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九三 最后的谢幕

章一九三 最后的谢幕

    只要李察还留在神圣同盟,真若有事,苏海伦绝对不会置之不理,也就相当于神圣同盟有了两位超级强者,而且战力明显强横,但若是李察成为战争导火索,深蓝那位殿下恐怕就要和圣树王朝的超级强者站在一起了,那时就算神圣同盟能够联合千年帝国,在超级强者方面也不过是平分秋色。

    局势变换,损益得失,一瞬间就在众家主脑海中掠过。

    只是任何道理在无定那里,都是根本讲不通的。

    女皇依然在看着自己漆黑如墨的指甲,淡淡地说:“条件啊,很简单,要么交出尼瑞斯,要么我就在这杀了你。”

    李察缓缓站起,走到会议厅的中央,抽出双刀,说:“既然如此,女皇陛下,你就來试试杀了我吧。”

    浊流咳嗽了一声,第一次抢在女皇之前发言,说:“李察殿下,你这样做值得吗。”

    李察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題,而是荣誉与尊严的问題,不是每个人在面对超级强者的时候,都必须卑躬屈膝。”

    一阵掌声响起,圣马丁缓缓走向李察,说:“说得好,这一战算我一个。”

    众家主犹疑之际都面露惊诧,浊流则皱紧了双眉。

    圣马丁是光明教会惟一的圣子,内定的下一任教皇,在神权与皇权分庭抗礼的圣树王朝地位极为崇高,他如果在这里有个闪失,那就注定意味着两大帝国的全面战争。

    然而浊流随即又想开了,真到走投无路又怎么样,大不了再回外域去。

    看到圣马丁走到自己身边,李察皱眉,压低了声音说:“你下去,会死的。”

    圣马丁耸耸肩,说:“我知道,可是谁让我欠你一个承诺呢。”

    “真会死的,下去。”

    “你废话真多。”圣马丁有些慵懒地踱到李察身边,站定。

    这个时候,铁血大公爵终于站了起來,沉声说:“够了,无定陛下,身为神圣同盟的皇帝,还请您注意自己的行为,不然的话,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元老会罢免你的帝位。”

    无定向铁血大公看了一眼,问:“这么说,你是站在李察一边了。”

    铁血大公略显犹豫,随即变得坚定,说:“在这件事情上,是的。”

    无定扫过其他家主,说:“你们呢,还有谁打算站到李察那边。”

    威灵堡公爵站了起來,说:“陛下,我现在站在这里,不是为了支持李察,而是不赞同您的做法,即使是皇帝陛下也不能为所欲为,特别是不能把屠刀挥向浮岛家族,这是当年查尔斯大帝和第一代浮岛贵族间的古老约定。”

    威灵堡公爵话音刚落,一众家主就纷纷表示赞同。

    无定忽然笑了起來:“反对我,呵呵,你们拿什么來反对我。”她的笑声骤然变得尖锐癫狂,霍然站起。

    眼睛根本捕捉不到无定变换姿势的动作,上一刻她还傲慢地坐着,下一刻已经站在了会议桌上,不,实际上,她是完全悬空的。

    一股庞然无匹的气势奔涌而出,刹那间笼罩了整个大厅。

    啪啪啪,墙壁上的镜子悉数粉碎,但飞溅的破片突然全部停在半空,再也不动,好象时光已在这一刻凝止。

    与此同时,整个皇宫浮岛突然升降了一下,白天永恒照耀浮世德每个角落的淡金色光芒也一灭一明,但是镜厅里丝毫沒有感觉,而皇宫浮岛之外,也无任何异常,只有在浮世德其他地方的强者们,刹那间心脏或者其他动力核心加重了一个节拍,随即恢复如常。

    镜厅中依然一片寂静。

    众多家主都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和表情,或愤怒,或惊恐,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几乎连胸口的呼吸起伏都看不出來,只有达到传奇境界的家主才有行动的自由,可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两名家主各自闷哼一声,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就虚弱下去,铁血大公则猛地后退了几步,又惊又怒,脸上则是掠过一层不正常的潮红,显然也吃了暗亏。

    无定女皇什么都沒有做,仅仅凭着强横无伦的气势就压得满堂皆伤。

    这就是超级强者。

    无定双瞳燃烧着紫色的火焰,声音无比的冰寒:“我刚回來的时候满身是伤,你们看到我那时候的力量,就觉得能够靠人多和我抗衡一下了。”

    李察的位置处于女皇的正前方,虽然无定沒有看他,但他却仿佛感受到了比所有人都强烈的威压,无法形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扑面而來,好象整个位面在迫近,李察的手臂根本无法抬起,更别提发出攻击,只能勉强握住双刀不脱手。

    无定每说一句话,李察就要身不由已地后退一步,金属规则、生命规则、火焰规则在他的意识中轮番浮现,又立刻被撕得粉碎,甚至连自然、神巢、黑夜、时光这种只窥得殿堂大门的规则也一一露头,继续碎裂。

    当无定这段话说完,李察只觉得眼前一黑,当下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一只温暖的手贴在李察的后背上,随即阵阵柔和浑厚的圣力涌入李察的身体,帮助他抵挡着无定冲入体力的毁灭力量。

    李察回头一看,不禁一怔,在他身后自然是圣马丁,但是就在厅内众人满堂皆伤的情况下,圣马丁居然啥事都沒有。

    李察根本说不出话來,惊讶的以目示意,“你居然不怕她。”

    圣马丁象是知道他在问什么,脸色一正,悠然道:“谁说的,这女人实在比当初厉害了太多,我看就是华文那老家伙在这里,多半也是被她搞定,我自然更不行了,我能为你做的,也就是刚刚这些了,接下來全靠你了。”

    说着,马丁还拍了拍李察,然后才倒下去,昏迷不醒去了。

    李察不禁愕然,随即回头,迎上了无定女皇扫过來的双眼。

    无定哼了一声,随着音波而來的还有一道冰寒的风,风势很柔和,可是在李察感知中里面却充满了不知何种规则力量,风吹过的时候,李察还在顽抗的各类规则都在瞬间瓦解,他全身一软,就向地上栽倒。

    扑扑两声轻响,李察反握裁决和月光,将双刀插在地上,借着刀身的支撑,才勉强半跪在地,沒有直接扑倒。

    直到这个时候,无定才冷冷地说:“想跟我讲道理,你们还真是天真。”

    这一刻,已经沒有人能够反驳她了。

    就连铁血大公爵都铁青着脸,闭口不言,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和李察一样根本无法开口,他双臂上有一层光辉流动,那是刚才仓促之下催动的战衣,但是只來得及形成护臂,此刻他的防御也岌岌可危,如果一开口,必然会松动,那时无定随手一击都会致命。

    无定两颗已经在燃烧的深紫色眼睛凝视着李察,她的目光一落在李察身上,李察的身体就骤然向下一沉,但他挣扎着,尽管连头都抬不起來,但还是坚持不倒。

    李察体内的血脉突然疯狂地沸腾起來。

    世界树绽放出蓬勃生机,自然、元素、恢复、幻星和月力在枝干上中勾勒出一片片莹光闪动的叶子,火山深沉地震动起來,缓慢、有力,深红之流中明明灭灭,迪斯马森、撒隆和瑞文的真名不断沉浮,似乎下一刻就会腾空而起。

    而在血脉交缠的虚空中,三张假面正慢慢想要凝结成形。

    无定哼了一声,气势忽如潮水般收回,厅中众人这才恢复了行动自如,立刻有一半家主吐出血來,而传奇级别的家主则是仍然不敢稍动,全力压制着体内的伤势。

    在无定刚才的强横压制下,实力越强的人受伤就是越重。

    无定走到李察面前,淡淡地说:“既然你把尊严看得如此重要,那就展示给我看看,就给你一个机会,來,亲吻我的皮靴,只要你做了,我就可以忘记当年的事,放过你和尼瑞斯。”

    无定把左脚伸到了李察面前。

    李察抬起头,深深看了一眼无定女皇,然后俯身、低头、吻上了女皇的皮靴。

    “你走吧,以后别让尼瑞斯出现在我面前。”说完,无定女皇就转身离开了镜厅。

    浊流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察,目光复杂,但他什么也沒有说,只是跟随着无定离去。

    李察慢慢地站起,慢慢把双刀收好,再慢慢擦去唇上的泥土,他扛起昏迷不醒的马丁,转身离开了镜厅。

    在走出大门时,李察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很平静。

    三天后,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神圣同盟的大事:阿克蒙德现任家主,圣构装师及传奇法师李察.阿克蒙德,宣布退出神圣同盟,阿克蒙德家族从此成为读力贵族。

    三天时间,李察已经收拾好了浮岛上的一切,当退出神圣同盟的决定宣布时,阿克蒙德战士们就有条不紊地进入传送阵,前往黑玫瑰古堡。

    李察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把玩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空间宝石,这块宝石,里面就是阿克蒙德的家族墓地。

    此刻在李察眼前,浮世德显得格外的繁华、绚烂和奢靡。

    无数人在这里活得纸醉金迷,同时也有更多的人在这里苦苦挣扎,这里是众多罪恶的温床,也是无限梦想的起源。

    在这座传奇之都,李察也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

    “我会回來,以我的方式。”李察如是说。

    《那时浮华染流年》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