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随风逝去

    整个帝宫基本处于毫无防御的状态,看不到城墙箭塔,就是那几座高耸的魔法塔也与通用样式不同,看样子恐怕也是用來研究或维护环境,而不是防御攻敌,至少李察沒有在尖顶上看到释放魔法能量攻击的装置。

    如果有敌人穿越低语森林,直接从梦境之湖偷袭,那就可以越过城市直取帝宫,李察心中刚刚浮上这个想法,随即就给否定了。

    这是一条捷径,但也可以说是最困难的路线,因为帝宫中住着的是迦兰帝君,而武圣藏剑的庄园则在低语森林的深处。

    翡翠天湖的城墙更多是用于装饰和城市管理,而非防御敌人。

    在千年之前,千年帝国立国之际,开国的波涛帝君罗曼罗兰曾站在梦境之湖的湖畔发表了著名的立国演讲。

    她当时曾说:“如果我的敌人能够打到这里,那么帝国也必将灭亡,所以翡翠天湖将是不设防的城市,我的后代子孙,必须有将任何敌人挡在国门之外的勇气。”

    自此之后,千年帝国就延续了极为强硬的对外风格。

    此后一代代帝君不断对外扩张,数百年來最大的挫折就是北上失败,但当时千年帝国是败于查尔斯之手。

    当年查尔斯和他的七将军不可一世,横扫了北部大陆,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神圣同盟,其后他更是发动了人族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远征,完成了斩杀深渊大领主魔龙达拉摩阿的伟业,绝世武功,堪称前无古人,后无來者。

    翡翠天湖除了自然赐予的美丽之外,行走在其中,处处都能够感受到历史与时间的沉淀,也许一个很普通的雕塑都可能有着悠久的历史,这一点和浮世德那有些诡异的异域风格截然不同。

    李察站在一座不大的旅馆前,出神地看着庭院中央的喷泉。

    喷泉中有一座精灵少女的石雕,有关精灵主題的各类装饰和雕塑,在翡翠天湖中多得简直就要泛滥了,这具石雕至少有上百年甚至更久远的历史,但是翡翠天湖中更古老的雕塑也很多,真正吸引李察的,是这个精灵少女身上的衣饰细节。

    “法师大人,您很喜欢这个雕像吗。”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李察的思绪。

    李察转头看过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少女,穿着旅馆使女的衣服,于是微笑着说:“是啊,看起來很有历史,而且,她的衣服和发饰很特别。”

    看清楚李察的面容,少女双眼顿时一亮,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说:“您真是博学,而且这么年轻,实际上这座雕像來自永夜森林,原本是银月精灵们留下的。”

    李察点头道:“确实是艺术杰作。”

    少女忽然有些愤愤地说:“银月精灵都是高贵优雅的真正高等精灵,永夜森林据说是诺兰德大陆上最美丽的地方,可是却被神圣同盟的那群暴发户和野蛮人给毁坏了,我听说他们甚至一把火烧掉了世界树,天啊,您能够想象这是多么恶劣的罪行吗,。”

    李察顿时有点尴尬,同时心底泛起挥之不去的哀伤,歌顿和伊兰妮就是在这场战争中走到了一起,然后转眼分开,从此再也沒能相见。

    李察深叹了一声,说:“那确实是永远的遗憾。”

    少女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说:“啊,我要去工作了,如果让温瑟阿姨知道了我又和人聊天忘了时间,又会骂我了,对了,您是刚到翡翠天湖吗,找到住处了吗,如果沒有的话就住在我们的店里吧,我会给你准备一盆鲜花,晚上温瑟阿姨还会做烤馅饼,许多人都专程跑过來吃呢。”

    “好啊。”李察答应了,这才抬头又打量了一番小旅馆。

    眼前的庭院和建筑规模不大,但很精致干净,和翡翠天湖许多建筑一样,它也很有点年头,至少存在了两三百年。

    李察要了一个明亮干净的房间,价格以翡翠天湖的标准來说很适中。

    少女心中立刻验证了对李察的看法,一个年轻的、优雅的、很有前途的中级法师,以游历來寻找突破的机会,或者是來翡翠天湖寻找一份前程。

    当李察住下后,少女送來一杯酒和甜品,然后快速说了一句:“我叫艾琳。”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艾琳,这是一个几乎被李察遗忘了的名字,可是当擦去尘埃时,才发现它藏在角落里,完好无损。

    李察无奈地摇头,又把这段记忆埋藏下去,窗外传來那个同名少女银铃般欢快的笑声,鼻端是午后微热空气蒸氲出來的花香,一切忧愁和阴霾似乎都随风逝去。

    李察出了一会儿神,拿起书桌上旅馆为住客准备的翡翠天湖地图,细细地看着,把每一个细节都刻印在脑海里。

    现在距离正式的拍卖会还有一天时间,他可以在城市中走走看看,说不定能够淘到些有意思的东西。

    桐树区是城里著名的冒险者天堂,这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和战争与冒险相关的店铺,而且大多数店铺同时会从來访的冒险者手中收购材料,所以颇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李察准备花一个下午在这里逛逛,碰碰运气。

    当李察走进桐树区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在林荫掩映下的各种店铺招牌和醒目的各色门饰,这些店铺建筑本身就是艺术品,又由悠久的历史赋予了特殊的价值,形形**的冒险者在这里穿行着,寻找着机会,又或是把战利品换成金钱。

    李察一间间店铺走过去,惊讶地发现这里出现了不少高等级的魔法物品,货品水准还要在浮世德的贸易区之上。

    一路走下來,李察的背包居然渐渐满了,里面装满了淘來的魔法材料,甚至还有几样能够用在米达伦战斗版上的材料,这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了,当然代价也不菲,为了这一整包的材料,李察付出了相当于五十万金币的魔晶。

    晚餐时分,李察回到了小旅馆,享用了温瑟阿姨美味的馅饼,又和艾琳聊了一会天,然后就伸了个懒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艾琳的目光有些幽怨,可是李察只留给她一个微笑,就关上了房门。

    李察打开了随身的工具包,开始绘制一批关键姓的功能魔法阵,宁静的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时分,李察雇了辆马车,前往预定的拍卖场所在地,阿比斯公爵的私人剧场。

    当李察走到大门处时,两名身着华丽盔甲的卫兵拦住了去路,而同时有好几道强大的精神波动扫过李察,显示出暗地里的防御力量极为强大,远非表面这两个华而不实的哨兵那么简单。

    李察取出邀请函,递给了卫兵,然后就安静等候着。

    片刻之后,一名年迈的法师匆匆奔出,对李察矜持而不失恭敬地行礼,说:“殿下,请跟我來。”

    李察被直接引到了剧场内的一个包厢中,在这里已经有三个人在等着他,一位是发出邀请函的卢曜侯爵,另一位是接近传奇的大魔导师,第三位则是一名中年贵族。

    卢矅侯爵看上去五十出头,头发已经有一半花白,但是他整体打扮得一丝不苟,显然非常注重细节。

    当李察走进來时,三个人都礼貌地站了起來。

    卢矅侯爵首先微笑道:“沒想到李察殿下居然亲自前來,特别在这种敏感时期,我们感到万分荣幸,请容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汤姆大师,是著名的鉴定大师。”

    大魔导师和李察互相行了个法师礼,老法师虽然还是一言未发,但是表情变得柔和起來。

    卢矅侯爵继续介绍道:“这位是洛姆多克伯爵,帝室的代理人,帝室许多重要的采购都经由伯爵之手,那么,既然现在离拍卖会还有很长时间,李察殿下,你这么提早赶來,是有什么事情吧。”

    李察拿出了一个小封魔箱,放在桌上,说:“我有两件东西,希望在拍卖会上卖出去,或者用來抵扣竞价拍卖品需要支付的费用。”

    卢矅向汤姆点了点头,老法师就拿过封魔箱,小心翼翼地打开,当箱盖张开的刹那,一股难以形容的浓郁血腥气息立刻溢出,让三人都是面色一变。

    老法师凝神感觉了片刻,才把封魔箱完全打开,封魔箱分为上下两层,拉开上层后,可以看到下层放着一幅同样的构装。

    老法师取出一枚炼金放大镜,戴在眼睛上,仔细地检验着两幅构装,几乎把脸都贴上去了,他差不多是一厘米一厘米地看,整整一个小时后,才抬起头,说:“可以确定,这两幅都是生命诛绝。”

    卢矅和洛姆多克脸上都微露失望,他们很期待李察能够拿出前所未有的新作品,那样的话,才会在拍卖会上引起足够的轰动。

    其实构装师越到高阶,创新越不容易,可是李察过去实在带给人们太多的惊喜,所以卢矅本能地有所期待,生命诛绝确实价值不菲,却还不足以成为这次拍卖会的重头戏。

    不过汤姆擦去额头的汗水,摘下放大镜用力擦拭,说出了下半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