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竞价上

    “但这不是普通的生命诛绝,我估测,它所需要的承载力比正常的生命诛绝要少一半。”

    “一半,。”洛姆多克伯爵首先叫了起來,顾不上腹诽鉴定大师说话大喘气的习惯,探身过去想要仔仔细细地把构装的每一条纹路都看清楚。

    所需承载力减少一半,这意味着两幅生命诛绝只需要正常一幅的承载力,节省下來的承载力或是可以再加载一个四阶构装,或是把生命诛绝的叠加数量增加一倍,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战力实实在在的提升。

    到了天位圣域或者是传奇的层次,力量哪怕是微小的提升都十分困难,如此大幅度的提升,立刻让这两幅生命诛绝的价值翻了一倍。

    洛姆多克当机立断,说:“这两幅生命诛绝我全要了,合计三个顶级祭品,或是等值的魔晶,如何,如果你有更多这样的生命诛绝,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李察略一沉吟,虽然洛姆多克给出的价格略低于他的预期,但是后面无限量采购的承诺也价值不菲。

    于是李察沒有让伯爵等太久,点头道:“成交。”

    洛姆多克喜出望外,小心翼翼地把封魔箱收好,然后向卢矅点了点头。

    卢矅即微笑着说:“那么我这里给李察殿下提供一个小小的便利,您在拍卖会上的任何花费,我们都不会收取手续费用,并且可以由生命诛绝的费用中直接抵扣。”

    这是价值不大但是十分贴心的安排,双方愉快地分手后,李察跟随着侍从下去休息,等待晚上拍卖会的正式开始。

    六点正,李察出现在二楼的一个包厢中。

    此时各个包厢大多已经有客人入坐,而下方的大厅中也基本坐满,还陆续有人进入。

    六点十分,一道沉涩凝滞的感觉掠过整个拍卖场。

    这是禁绝空间的法术,以防止有人利用空间传送冲入会场,或是某个人借机逃路,其后又有数道魔法波动传遍全场,它们分别是预防各类隐形、隔空艹控或者是潜行的法术。

    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后,拍卖会的主持人才缓步入场。

    这时李察身后的包厢门被打开,洛姆多克伯爵走了进來,在李察身边坐下,微笑道:“这场拍卖会牵涉太多利益,李察殿下可能对千年帝国的交易规则还不熟悉,我可以來帮助您。”

    “非常荣幸。”李察回道,似乎李察刚才干脆利落的交易风格得到了这位帝室代理人的好感。

    六点三十分,拍卖会正式开始。

    主持拍卖的是一位圣域级别的美女,她将一个长方形的封魔箱放在台上,小心翼翼地打开,露出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

    “各位嘉宾,正如你们所见,这是一把传奇级别的长剑”

    主持人的声音不疾不徐,丝毫沒有撬动场内气氛的想法,而是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导到拍卖的传奇长剑上。

    在这场半封闭的拍卖会中,到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而且不乏强者,夸张的风格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十年盛会上的拍品件件都是精品,不怕勾不起人们的兴趣。

    初始拍品就是一把传奇级别的武器,顿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搔动,人们纷纷交头结耳,因为按照价值递增的惯例,这就意味着本次拍卖会上将会出现一两件足以让人震惊的货色。

    李察身体也微微前倾,想要看清楚些那把长剑的样式属姓,传奇级别的装备中,武器的价格明显要比其它装备高。

    “怎么,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洛姆多克在一边问。

    “确实。”李察回答,他的追随者中可以用剑的不少,水花、绯色和宗虎都是其中好手,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李察很愿意为他们换装。

    然而李察还是低估了千年帝国的底蕴,这柄传奇长剑的价格很快就超过了他的预算,李察摇了摇头,放弃了竞价的打算,毕竟后面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东西。

    拍卖会渐渐火爆,主持人的声音也适度地高亢。

    金币以百万计地流动着,钱在这时已经变成单纯的数字,高纯魔晶已经成为主要的货币,各个等级的祭品时时会出现在交换清单上,李察也出了两次手,拿到了两样颇为罕见的材料。

    很快拍卖会就到了第一个高潮,山岳领主的心脏。

    主持人先是小心翼翼地展示了这件拍品,狩猎者显然即是传奇强者,又是保持猎物的大师,这颗有一米见方的巨大心脏居然还在跳动着。

    李察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颗心脏的活姓几乎完好无损,顿时怦然心动。

    这颗心脏本身就是一件顶级祭品,但是由于可以用在构装上,因此实际价值还在顶级祭品之上,除了对构装师的吸引力之外,它还可以用于许多炼金机械,各种魔法装备,另外一些法师为了研究强大生物,也会对这颗心脏产生兴趣。

    主持人还沒有介绍完,就有人高声叫道:“一千万金币。”

    整个拍卖场中静了一下,又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一千一百万。”

    “一千两百万。”

    这次反而沒有慷慨激昂的气氛,一个个竞价的声音缓慢且冷静,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是体现了志在必得的决心,加价的过程也冷酷标准,一百万一百万地飞速加了上去,几乎沒有间隔,显然当前价格远沒有达到众人心目中的底价。

    李察等价格加到了一千六百万时,才第一次举牌出价:“一件顶级祭品。”

    这个出价激起了一阵小小的搔动,顶级祭品或许不见得能卖出一千六百万,但这个交易是单向的,就是说顶级祭品可以换金币,但拿多少金币出來也未必能够换來顶级祭品。

    拍卖主持人与在一旁压阵的鉴定大法师紧急协商了一会,宣布认可李察的出价。

    这下拍卖场内又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金币和顶级祭品之间的即时比价只是一件小事,重要的是用祭品出价,其实意味着凶残竞价的开始。

    从另一个包厢中传來一个浑厚的声音:“一件顶级祭品外加一百万金币。”

    “另加两百万金币。”

    叫价很快就逼近外加九百万金币,这时大厅中坐着的人基本上失去了竞价能力,但是包厢中却不时传出报价声音。

    整个环形剧场共有三十多个包厢,每个包厢中都端坐着数人,单是数数包厢的数量,就从侧面可以看出千年帝国底蕴深厚远在神圣同盟之上,这个拍卖会上许多拍品拿到神圣同盟,都可以当成压轴的拍品了。

    李察也不着急,一直等到这个时候才叫价另加一千万金币。

    拍卖厅中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大多竞争者此刻都放弃了竞价,毕竟在这个价位上,他们还能够找到更好的替代品,但对李察來说,这却是志在必得的一样材料。

    在亲眼看到了那颗还在跳动的巨大心脏后,李察心中立刻翻过十多个微调过的设计方案,确定了它可以作为米达伦战斗版中的一样关键材料,而且和星兽灵魂结晶一样不可替代。

    沉寂很快就被打破:“另加一千两百万金币。”

    这个声音尖锐高昂,透着不可一世的味道。

    在叫出竞价价格后,有人从那个包厢栏杆上探出半身,以倨傲的声音继续说:“我是菲兹洛克大师的代理人,我刚刚收到大师传來的消息,这件东西对他冲击圣构装师至关重要,因此我希望各位能够放弃对山岳领主之心的竞价,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剧场中又起了一阵搔动,许多人都发出不满的声音,可是却沒有谁公开站出來表示反对。

    李察对菲兹洛克并不陌生。

    菲兹洛克是千年帝国三大构装师之一,并且是其中资格最老,也最有希望冲击圣构装师的一位,菲兹洛克掌握了多达十余种四阶构装,其中包括三种自创的四阶构装,在十年前,还不到一百岁的菲兹洛克晋升传奇法师,从而打开了通向圣构装师的大门,十年的研究和积累,无疑使菲兹洛克冲击圣构装师的希望曰渐增长。

    菲兹洛克和圣树王朝的圣保罗同样接近圣构装师,也都是皇家首席构装师,李察原本也是神圣同盟的皇家构装师,现在退出神圣同盟后,自然也就失去了这个头衔。

    李察是如彗星般崛起的人物,在公众的观感中,他似乎从第一次召开构装发布会开始,就势如破竹般一路向上,轻轻松松就突破了圣构装师的境界,也正因为如此,他反而和其他构装师沒有什么來往,尤其是菲兹洛克这样的老牌著名构装师,互相之间连通个讯息的交情都沒有,李察刚发布三级构装时,还有不少大构装师愿意与他交流,等他连续做出生命诛绝这种特殊构装后,大构装师们和他的來往反而冷淡下來。

    拍卖会的主持人这时不得不开口,有些怒意地说:“欧若伯爵,请您注意自己的言行,这是有着整整三百五十年历史的帝国拍卖会,不得以任何方式阻扰其它贵宾的自由竞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