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 竞价下

    欧若伯爵在包厢的扶栏前,向全场深深鞠躬,貌似谦逊地说:“实在抱歉,因为这件东西对菲兹洛克大师实在太重要了,所以志在必得。”他顿了顿,加重语气说:“我想,各位尊贵的先生、女士们,你们是不会故意阻扰大师晋阶圣构装师的吧。”

    这番话威胁的意味已经非常浓厚,许多贵族尽管面露不满,但都沒有说话,山岳领主之心对他们來说并不是必不可缺的物品,为此得罪菲兹洛克,代价确实有点大。

    主持人虽然不满也拿欧若沒什么办法,欧若伯爵不光是菲兹洛克的代理人,本身也是天位圣域,并且还是能够做出三阶构装的构装师。

    看到全场安静,欧若伯爵傲然一笑,回身坐在高背椅上,并且把双脚直接搁在了包厢的扶栏上,这个动作简直就是藐视全场,可能在欧若心中,菲兹洛克成为圣构装师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事了。

    主持人这时抬高了声音,问:“山岳领主之心,还有沒有人出价。”

    拍卖场中一片沉寂。

    欧若伯爵一声冷笑,说:“何必再费事呢,我就不相信谁敢和菲兹洛克大师过不去”这次他放低了声音,但还是足以让至少半场的人听见。

    拍卖会的主持人脸上闪过怒意,随即恢复了正常,以温柔悦耳的声音说:“再重复一次,还有沒有人出价。”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说:“两个顶级祭品。”

    李察的声音温和悦耳,但在一片寂静的拍卖厅中却显得格外刺耳,而对欧若伯爵來说,这简直就是抽在脸上的响亮耳光。

    他腾地从座椅上跳了起來,恶狠狠的目光扫过包厢,然后盯住了李察,一字一句地说:“你想与菲兹洛克大师为敌,。”

    李察淡淡地说:“这里是拍卖会场,出不起价就滚出去,别只会在这里大声叫唤。”

    “你”欧若双眼刹那间通红,气得几乎要立刻扑上去杀掉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但他总算还有一线理智,控制着沒有在这种场所动手。

    他握住栏杆的手,紧了紧,在主持人极度不满的目光中,把铸铁横栏捏变了形,欧若忽然一声冷笑,说:“想和一位大构装师比财富吗,好,我就看看你有多少钱,加价,两件顶级祭品,再另加一百万。”

    “两百万。”李察的声音依旧平和。

    “三百万。”

    “五百万。”

    竞价此起彼伏,和李察始终如一的淡然相比,欧若的声音却越來越激动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现在的价格已经逼近了欧若的底线。

    场上的报价确实已经高到了一个离谱的地步,也难怪欧若会失态。

    就连洛姆多克也动了动身子,略有些不安,低声对李察耳语:“殿下,这个价格有些太高了吧,您要小心,欧若这是在给您设下陷阱。”

    李察轻声回道:“不会。”

    身为圣构装师,李察非常清楚山岳领主之心的特殊价值,这件东西确实是可以用作五阶构装的核心材料,它甚至可以成为超五阶构装的核心材料。

    在这个背景下,相信菲兹洛克一定会全力以赴,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李察随口报了一个新价出去,然后对洛姆多克说:“菲兹洛克怎么会用这么一个代理人,这简直要把人都得罪光了。”

    这位皇室的代理人看到李察依然轻松自如,也放松了表情,微笑着说:“菲兹洛克本來就是极度的傲慢无礼,帝国中他沒得罪过的不多了,可是有几种四阶构装,确实只有他能够做得出來,所以很多人就选择了忍让,菲兹洛克也不是真蠢,他还分得清谁能得罪,谁不能招惹,另外,欧若这个人本身即有实力,又是他最喜欢的情人的弟弟,自然会更嚣张些。”

    李察感觉到两道利剑一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但毫不在意地说:“看來欧若认为菲兹洛克必然会晋升圣构装师,所以无所顾忌了是吧,另加一千万。”

    这个价格显然快要击溃欧若的神经,他整个上身都倾出扶栏,死盯着李察,寒声说:“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抢东西。”

    李察看都不看欧若,只是向主持人点头示意。

    主持人于是在沉默时间到了之后,就开始询问是否还有人竞价,换照规矩询问三次,这件拍品就算尘埃落定了。

    欧若脸色变得难看之极,转而望向洛姆多克,问:“伯爵阁下,你坐在这里,是意味着帝室也在支持着这个蠢货吗。”

    洛姆多克却不是普通贵族,他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愠怒,然后站了起來,先向全场欠身表示歉意,才转向欧若说:“伯爵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就算菲兹洛克大师真的成为圣构装师,我相信,他也绝对不会容忍任何侮辱帝室的行为。”

    欧若顿时无言,张了张嘴,脸一直涨到了紫红,他随即恶狠狠地说:“另加一千两百万。”

    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过山岳领主之心的公认价值,可见菲兹洛克确实志在必得,而且欧若那句狂妄的‘敢和大构装师比财富’,确实不光是在吹牛。

    可惜欧若遇上的是李察,一个另类。

    “三件顶级祭品。”李察依旧从容淡然。

    这次跳价彻底击溃了欧若,他失声大叫:“你根本不可能付得起这个价格,一个骗子。”

    李察依旧安然坐着,洛姆多克则向主持人点头示意。

    在贵族们眼中,这个小动作的含义很明显,那就是洛姆多克在为这个陌生脸孔的年轻人背书,担保他确实有财力支付叫出的价格。

    这一下贵族们顿时惊讶好奇兼而有之,纷纷低声言论,猜测着这张陌生面孔会是哪位大人物的代理人。

    三个顶级祭品,就是顶级豪门也不会随随便便抛出來,而对于大多数人來说,山岳领主之心是珍贵难得,但在他们掌握的用途上确实不值这个价格。

    主持人询问竞价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欧若脸色阵红阵白,他确实叫不出更高的价格了,可又非常清楚山岳领主之心对菲兹洛克的意义。

    他瞪圆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如红了眼的公牛般盯着李察,一字一句地说:“你确定要与菲兹洛克大师为敌,现在撤销报价,还來得及。”

    李察微微一笑,说:“按照规矩,我要是撤销报价,会被扣去报价的三分之一作为惩罚,这可是一个顶级祭品。”

    欧若以为李察示弱,当下一声冷笑,说:“这是你胡乱出价应该受到的惩罚。”

    李察笑了笑,说:“我还是那句话:沒钱就滚。”

    “你找死。”欧若一声怒吼,拔出佩剑,瞬间横渡拍卖大厅,扑向李察,他这一击已是用上全力,长剑上绽放出夺目的斗气光华,竟是想置李察于死地。

    欧若本身实力接近天位圣域,谁也沒想到他居然会在这里动手,因此骤起突袭之下,一时沒人能够阻挡。

    洛姆多克伯爵也是圣域剑士,只堪堪站起,忽然觉得腰间一空,佩剑已经落在李察手里,随即李察轻飘飘地跃出护栏,迎上了欧若。

    欧若冲势如风如电,很多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视野中只有一道光芒刺目的斗气横贯剧场上方。

    李察却是优雅缓慢,如一片落叶随风而起,每个转折腾挪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真正的强者却知道李察的慢只是错觉,因为就是这样清晰可见的动作轻而易举地就截住了欧若,一剑朴实无华地斩了过去。

    洛姆多克的佩剑剑尖处燃起一点绚烂的蓝火,随着挥斩,在空中划出一条饱满的弧形轨迹。

    在这一瞬间,包括欧若在内,几乎所有人眼中都再也看不到其它,只有那条美丽到妖异的蓝色轨迹,这条轨迹,会让人生出莫名的感觉,似乎找不到任何形容词來描述它,但偏又被它惊动了灵魂。

    厅中的两位传奇强者忽然有所领悟,这种感觉,是完美,是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绝对完美的一剑,不可快,不能慢,不宜轻,不敢重,如此一剑,应该如何去挡。

    一想到这个问題,许多强者立刻从恍惚中醒來,猛然出了一身大汗。

    他们刚好看到李察徐徐倒飞进包厢,安然坐回原本的位置,好像沒有动过一样,而空中则飞动着一只手臂,末端仍然紧握着一把熠熠生辉的长剑,他们忽然明白,那是欧若的手臂。

    断臂的切口处燃烧着一层淡淡的蓝色火焰,这层火焰淡得象是随时可以熄灭,也根本沒有灼热的感觉,可是它的势头却凌厉霸道到了极致,瞬间就蔓延到了整条手臂,乃至那把准传奇级别的长剑上。

    呼的一片蓝光闪过,欧若的手臂直接化为一抹细细飞灰,瞬间被风吹散,那灰细得竟让人难以察觉,而长剑刚骤然扭曲变形,被熔成一块扭曲的金属棍,已是彻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