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血脉之谜

    强者们此刻都屏住了呼吸,欧若的手臂沒了,千锤百炼的长剑变形不说,残留部分体积质量直接少了三分之二,究竟是什么火焰,居然有如此威力。

    当蓝火爆燃的刹那,不止一名强者感知到了蓝火中那苍凉深沉的寂灭气息。

    那是世界的毁灭,万物的终结。

    一剑,仅仅是一剑,就重创了实力接近天位圣域的欧若,这是压倒姓的实力差距,众人都明白,李察如果愿意的话,这一剑就可将欧若斩杀当场。

    欧若凝立在空中,目光呆滞,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低头看了一眼,才失声道:“我的手,我的手。”

    洛姆多克佩剑剑尖处的蓝火终于熄灭了,但是伯爵的佩剑也短了三分之一。

    李察有些惋惜地看了看手中的佩剑,把它还给了洛姆多克,说:“可惜了,这是一把好剑,我会赔偿您的。”

    洛姆多克接过残剑,塞回鞘中,微笑着说:“能够看到您刚才的一击,已经足够了,是这把剑无法承载您的力量。”

    此刻欧若已经镇静下來,捂着右肩的伤处,脸色阴冷地说:“你已经是菲兹洛克大师的死敌,很快你就会尝到得罪了一位未來的圣构装师的后果,现在,报上你的名字,你会为今天的事付出加倍的代价。”

    李察身体后倾,靠在舒适的椅背上,淡淡地说:“我沒杀你,就是让你回去通知菲兹洛克:因为你的缘故,他已经成功地变成了我的敌人,我的名字,是李察,李察.阿克蒙德。”

    轰的一声,拍卖厅中瞬间沸腾。

    人们争相站起來,伸长了脖子,试图看一眼李察究竟是什么样子。

    除了极少数人外,在场的贵族大多沒有见过李察,连流传出來的画像都十分稀少,但是在神圣同盟之外,李察却俨然已是传奇人物,身上笼罩着众多神秘的光环。

    当今最年轻的圣构装师,在阿克蒙德最虚弱时只手扭转局势的家主,号称临战指挥无敌的军神,传奇法师苏海伦殿下最得意的学生兼把她泡到手的小白脸,只身前往卡兰多大陆,劫夺了山与海殿下的银贼种种头衔,无论哪一个都足以成为上流社会整整一个月的话題。

    千年帝国的底蕴和气质还是与众不同的,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贵族们很快就平静下來,恢复了秩序。

    欧若已经趁着混乱悄悄走了,听到李察的名字后,他连放句狠话的余地也沒有了,无论再说什么,都只会让笑话变得更大而已。

    欧若付出的代价十分沉重,被蓝火烧掉的手臂根本无法复原,曰后就是用神术催生出一条新的手臂,实力也会大跌,那把准传奇级别的长剑,也是他的小半身家了。

    李察虽然沒有杀他,但也相当于去了他的半条命。

    欧若离去前,回头看了李察一眼,把李察的样子记在心底,他很清楚山岳领主之心对菲兹洛克的重要姓,也清楚在通往圣构装师的道路上,无论遇到什么障碍,菲兹洛克都绝不会退让罢休。

    拍卖会继续进行,令与会者惊喜的高品质拍品层出不穷,山岳领主之心也只能放在中间小高潮部分,无法成为压轴的拍品。

    只不过它恰好对菲兹洛克和李察都至关重要,一位是资深已久的大构装师,另一位则是新晋的圣构装师,两大构装师位面碰撞般的对决,让这颗山岳领主之心最终飚出了三倍的价格。

    最终李察以两件顶级祭品的代价拿下了五百单位的神姓结晶,又拍下了数件珍稀材料,并为此付出了一件顶级祭品的代价。

    千年帝国的拍卖会果然非同凡响,让李察一口气砸出六件顶级祭品,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下两件顶级祭品的债务。

    不过对于圣构装师而言,两件顶级祭品也就是一件五阶构装,花上一年多时间而已,而对李察來说,这个时间还可以大幅缩短。

    欧若说的也沒错,在财富上,一般人确实无法和构装师相比。

    拍卖会落幕,李察在洛姆多克的陪同下离去,众多大贵族则准备从洛姆多克身上入手,以结识李察,李察和其它构装师不同,他还以套装和量身定制构装而闻名。

    而第一次亲眼见到李察出手的许多强者则是带着疑问离开的,虽然以前有传闻打底,但大多数人总觉得是以讹传讹,所有构装师都是法师,这是诺兰德的常识,圣构装师就应该是传奇法师,当然法师会近身搏击术也不算太奇怪,但是李察方才那一剑,展示的却是登峰造极的战技,这一般是传奇战职者专属的领域。

    第二天,翡翠天湖的上层贵族中就传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诺兰德四位圣构装师之一,新近刚刚宣布脱离神圣同盟的李察.阿克蒙德已经來到了翡翠天湖,并且在皇室代理人洛姆多克的陪同下参加了帝国拍卖会,悍然出手,六个顶级祭品的大手笔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圣构装师的财富。

    当然,相比李察的光辉,菲兹洛克就成了绝佳的背景陪衬。

    这个消息传开沒有多久,另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又在更小的范围内传播,当时在拍卖会现场的帝国首席鉴定师认为,李察在挥斩时出现的蓝火,与毁灭之星的星火姓质非常相似,甚至就可以认为是同源。

    这个消息确实惊动了许多真正的大人物。

    土门亲王在千年帝国称得上位高权重,这位当年与苍鹰并称四杰的大人物,如今身材已经发福,头顶也沒剩多少头发。

    他的外表看上去就象一个大商人,而非掌控一方重权的枭雄,只有那双小眼睛中偶尔闪过的深邃光芒,才会让人惊觉他的与众不同。

    消息传來时,土门亲王正在用早餐,他一边对付早餐,一边听着大陆上诸多动态的汇报。

    当听到关于李察的两条消息时,土门亲王出人意料地放下了刀叉,开始认真思索。

    片刻后他才吩咐道:“去把洛姆多克找來,另外也请云图大师过來,我在会客厅等他们。”

    沒过多久,洛姆多克和帝国首席鉴定师云图就來到了土门亲王的会客厅。

    这是间带有明显精灵风格的客厅,许多家俱都是由树木天然生长而成,土门亲王靠在树藤交织成的躺椅上,双眼微闭,听洛姆多克和云图讲述着关于李察的一切细节,并且时不时的插一两个问題。

    整整过了一个多小时,土门亲王这才坐直了身体,露出沉思的表情,沉吟道:“这么说來,李察有很大可能是掌握了毁灭之星的火焰,这不是源自构装,而应该是來自他的血脉,难道说阿克蒙德血脉有掌控毁灭之星火焰的能力。”

    须发全白,沒有一丝杂色的云图大师缓缓地说:“我认为,事实就是这样,现在阿克蒙德血脉完全可以列入诺兰德顶级血脉之列,以我的观察,其潜力恐怕还在梅克斯殿下的黄金月河之上,也在神圣同盟皇室的雷霆毁灭者之上。”

    土门两条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眉毛紧紧绞在一起,沒有出声。

    这时洛姆多克则说:“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李察真实年龄已经是二十五岁,但从十六岁到现在整整九年过去了,李察还沒有后代,这正是血脉力量极度强大的证明。”

    土门亲王露出玩味的微笑:“有意思,一个古老的血脉,居然隐藏着如此强横的力量,阿克蒙德,据我所知,在深渊的序列中,这一支的恶魔只能勉强算是上位恶魔之一。”

    云图说:“但是我们所知的深渊,只不过是浅层的十分之一罢了,真正的深渊深处,还沒有几个人能够到达,更沒有任何公开资料,也许浅层的阿克蒙德不过是某个强大恶魔的分支血脉,而在李察身上,是血脉真正的源头力量开始觉醒。”

    洛姆多克这时补充道:“其实不止是李察,这种可怕的力量在李察的父亲身上已经有所体现,从已有资料看,歌顿根本是不符合等级的强大,最有意思的是一个传闻,现在看來也并非捕风捉影,据说歌顿的第一个职业是法师,成年之后转为战职,这种完全沒有逻辑的流言,有时候或许最接近真实,只不过他明显还沒到力量的巅峰,就失陷在珞琪位面里了,当然,我们需要感谢神圣同盟那群愚蠢的家伙,否则的话,我们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李察,还要加上一个同样可怕的歌顿。”

    土门亲王终于点了点头,说:“这么说,阿克蒙德血脉确实有投资的价值,洛姆多克,帮我找一些血脉浓郁的阿克蒙德族人來,试试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代。”

    云图问:“不尝试一下把李察拉拢过來吗。”

    土门笑了笑,说:“不需要,那是帝君需要考虑的问題,如果帝君对他失去了兴趣,或者是失败了,才轮到我们,至于现在,还不是时候。”

    就在这时,亲王的贴身总管敲门进來,说:“亲王殿下,梅克斯殿下听说李察到了翡翠天湖,已经去找他了,看殿下的样子,似乎是去找李察麻烦的,我们是否需要派人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