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为了荣誉,决斗

章七 为了荣誉,决斗

    “保护,不,不需要。”土门亲王笑了笑,说:“年轻人嘛,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事,梅克斯这脾气,也该有人收拾收拾了,说不定她这一去,还能给我点惊喜。”

    此刻在帝宫内,迦兰帝君正端坐在高椅上俯视下方,她穿着华丽得有些炫目的长袍,脸上则戴着威严的金属面具,面具上镌刻着俊美无匹的面容,但是边缘和上方却是几根细而长的弯角,宛若魔鬼的长角。

    大殿中央有一面魔法形成的水镜,九名面覆薄纱的女法师围着水镜跪成一圈,魔力不断从她们身上流出,注入到水镜内。

    水镜中央显现的是李察的身影,但是他的形象不断扭曲变幻,时而稚嫩,时而又显得成熟,环境和装束也各不相同,但大多时候,水镜中的影像模糊不清,有时甚至就是完全的黑暗。

    九名女法师很快汗透重衣,停止了施法,水镜也化作一片云气,徐徐飘散。

    为首的女法师走到帝君面前,单膝跪地,说:“帝君,始终有种力量在干扰着我们的探测,让我们无法看清李察的未來,能够浮现的,就只是刚刚那些零乱的片段。”

    迦兰帝君缓缓地说:“你们已经尽力了,下去吧。”

    帝君的声音很奇特,集沙哑与柔和于一体,还带有阵阵金属的摩擦声,说不出是悦耳还是难听,但是听到的人,却会觉得骨头缝里都在发痒,听得久了,好象心脏随时会从身体里跳出來。

    九名法师得到帝君的命令,立刻匆匆退下,她们可不敢在帝君身边多呆。

    迦兰帝君等法师们全部离开,才说:“你怎么看。”

    从帷幕后走出一个容貌儒雅的中年人,正是武圣藏剑,他的声音始终如一的温和悦耳:“我认为,不是有力量在干扰着她们的探测,而是李察本身就不在命运的长河中,他是一个规则之外的变数。”

    这一下迦兰帝君也微微动容,说:“你有多大的把握。”

    “我只是猜测。”

    迦兰帝君沉吟说:“如果李察真的不在命运之中,那倒是有点意思了,你觉得他突然出现在翡翠天湖,是为了什么。”

    藏剑微笑道:“其一当然是为了我们投放的那批材料,我看过拍卖清单,那批材料几乎三分之二是被他拍走了,另一个,恐怕就是要和我们的传奇强者打上几场,直白一点说,就是立威來了。”

    迦兰帝君笑了几声,说:“挺胆大的小家伙,不过就算我们不出手,帝国中也有足够多的强者可以给他些教训,让他知道,进入传奇才是开始,山与海怎么样了。”

    “那孩子最近进入休眠期,估计天天就是睡觉了,您的意思,难道是”

    迦兰帝君说:“沒错,我很想看看兽神血脉与阿克蒙德血脉的结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藏剑听出了迦兰帝君口气中的期待,禁不住咳嗽几声,然后说:“这个好象李察一直沒有动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帝君皱了皱眉,说:“那这么说,就只有那个办法了。”

    藏剑苦笑着说:“希望将來殿下长大了不会來找我的麻烦。”

    而当拍卖会结束时,李察又回到了住的那间小旅馆。

    这所名为林间少女的小旅馆在翡翠之湖毫无名气,主人也仅仅曾经是一名骑士。

    千年帝国的等级制度森严,各个阶层之间彼此也有巨大的差距,隔阂则是全方位的,贵族和平民之间几乎沒有多少交流的渠道,同样的,平民和下层贱民乃至奴隶之间也是壁垒森严,所以早就在上流社会传开的消息,林间少女的人,无论是住客还是主人,仍然一无所知。

    李察也喜欢这样单纯且安静的环境,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是整理收获,然后冥想,慢慢的恢复魔力。

    翡翠天湖是一座得天独厚的城市,在这里冥想,魔力恢复的速度比正常情况下要提高百分之三十,而整座城市下方,实际上是一座无比庞大的魔法阵,将周围百公里方圆内的能量都汲取过來,法阵的中心,则是指向梦境之湖湖心处的帝宫。

    无论翡翠天湖,浮世德抑或是深蓝,都是可以大幅提高冥想或是修炼速度的地方,能够居住在这里,所得到的好处并非仅仅是表面上的那些光鲜荣誉,而是实实在在的。

    当时针指向子夜两点时,李察忽然从冥想中惊醒,起身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在窗外,正站着一个满身英气的少女,只是她的美丽棱角分明,透着森森杀气,而且一身重铠,这可不是女孩子常见的装束。

    “李察。”少女冷冷喝问。

    “我是。”

    “我,梅克斯.土门,跟我來吧。”

    李察却沒有动:“我房间里值钱东西很多,如果丢了的话”

    “丢什么我都可以赔给你。”梅克斯的回答霸气十足。

    “我房间里的东西大致值十个顶级祭品。”

    梅克斯忽然一窒,气焰顿灭,十个顶级祭品,如此数量,别说梅克斯绝对拿不出來,就是她的父亲土门亲王也要伤筋动骨。

    “你,”有些气急败坏的梅克斯本能的想指责李察,说他吹牛。

    可是转眼间就想起李察光是在拍卖会上就花出了六个顶级祭品,包里总还得有些存货,如此一想,十个顶级祭品的财富似乎也不是特别离谱,而且李察是圣构装师,圣构装师的财富从來不能用常识衡量。

    这句指责最终沒能出口,梅克斯手一挥,一柄金质匕首射出,钉在房间的门框上。

    “这是我家族的信物,谁敢动你的东西,必将受到我们不死不休的追杀,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梅克斯说。

    李察点了点头,也不走门,轻轻跃出窗户,随着梅克斯远去。

    两人并肩而行,李察忽然问:“如果我的东西还是丢了呢,你知道,有些小偷或许喜欢铤而走险。”

    “我赔。”这一次,梅克斯说得沒那么有底气了,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李察点头说:“好,我相信你。”

    梅克斯的脚步稍稍慢了些,隐晦地发了段消息出去,李察就只当沒看见。

    两人一先一后,來到了一座小型格斗场里,这座格斗场外表普通,内部设施却十分奢华,居然还有空间法阵。

    梅克斯把一颗魔晶扔给管理格斗场的法师,然后走到格斗场中央,说:“这里可以承受传奇强者的攻击,所以放心动手吧。”

    李察却沒有下场,站在场边,悠然地说:“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你打。”

    梅克斯脸色一变,咬牙道:“尼瑞斯退了我的婚约。”

    李察耸肩道:“这好象和我沒有关系。”

    梅克斯声音提高了几度:“他现在是和你在一起,接受你的庇护,而你为了他退出了神圣同盟,别以为我不什么都不知道。”

    “但这是你和尼瑞斯之间的事,不是吗。”李察摊手说。

    梅克斯忽然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柄巨剑,将它重重插在地上,冷冷地说:“废话少说,今天你打赢了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如果你输了,那就把尼瑞斯给我交出來,对我家族荣誉的侮辱,必须受到惩罚。”

    李察饶有兴味地看着梅克斯,问:“如果我交出尼瑞斯,你打算怎么对他。”

    梅克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先歼后杀。”

    李察顿时一个寒战。

    他微不可觉地皱了皱眉,眼前这名少女虽然言行举止还有些天真烂漫,但是听得出來,她绝非在开玩笑,一句先歼后杀,就让李察明白了这仇结得有多大。

    尼瑞斯当曰公开撕毁婚约,不亚于在梅克斯及土门亲王脸上抽了记响亮的耳光,也等同于抽了千年帝国帝室一记耳光。

    当李察亲自來到翡翠天湖后,才切实感受到了千年帝国的繁荣、悠久以及壁垒森严的等级制度,等级越分明,上层人物就对尊严越看重。

    在荣誉方面,千年帝国上流社会很大程度上继承了精灵帝国那近乎变态的传统,所以尼瑞斯的所做所为,必然要付出代价,而且是沉重的代价,这个代价,原本是她为无定准备的,结果阴差阳错之下,全让李察给承担了。

    梅克斯是开始,但绝不是结束。

    只是以梅克斯的出身,还是很识大体的,哪怕是把尼瑞斯恨到了骨头里,为了得到强横的暗雷泰坦血脉,也要‘先歼’,才能‘后杀’。

    梅克斯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李察想到尼瑞斯的现状,也只能叹一口气,说:“这个因为某些原因,恐怕不能如你心愿了。”

    梅克斯巨剑一摆,面带杀气,冷道:“就知道你不肯答应,哼,这事简单,只要你打得过我,那么我就沒脸和你计较了。”

    李察心中了然,微笑问:“你不计较,其它人还会计较,是吧。”

    “那是当然,我只代表我自己。”

    李察点了点头,淡淡地说:“我可是传奇法师。”

    “刚刚晋阶的传奇吧,也未必就打得过我。”梅克斯显得底气十足。

    李察笑笑,说:“想和我决斗,光这点理由还不够,加些赌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