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 挑战上

    “多少。”

    “一个高级祭品。”

    “就这么说定了。”以梅克斯的身份,拿出一个高级祭品虽然肉疼,但咬咬牙还是办得到的,她巨剑提起,斜指天空,剑身上猛然泛起一片金色,宛若流淌着金色的激流,而她本人身上也同样涌动着如水波般的金色光华。

    看到能量激荡的金色波动,李察即知她起手就激发了黄金月河的血脉力量。

    黄金月河是千年帝国的顶级血脉之一,放眼整个诺兰德,也可列入一流血脉,只在寥寥数种传说中的血脉之下,而以前阿克蒙德血脉所获的评价,可能连二流也挤不进去。

    黄金月河可以衍生出多种强大能力,光是李察所知,这种血脉激活后,可以使拥有者的攻击防御以及速度等获得全面提升,并且还有相当强大的魔法抗姓,正是因此,梅克斯才敢以还不到天位圣域的力量,就來挑战李察这个传奇法师。

    另一层原因,则是此刻梅克斯全身上下都是传奇装备,许多都拥有悠久的历史,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而李察主要为人所知的是圣构装师,这是学者类型的职业,并不以战斗见长。

    梅克斯巨剑越举越高,剑上金色波涛越发明显,这显然是血脉力量已经进化到高级阶段的标志。

    李察双眼微放光芒,看出梅克斯此刻魔法抗姓之高,已经到了可以使攻來的魔法等级直降三级的地步,也就是说李察如果用九级魔法轰击的话,最终只相当于一个六级魔法,这对梅克斯这种等级的圣域來说就有些不痛不痒了。

    “给我趴下。”梅克斯一声大喝,金发飞扬,竟从数十米外一剑遥斩李察,金色剑气立刻化为巨大光刃,向李察当头斩下。

    李察横跨一步,闪移数米,就让开了梅克斯的重击。

    梅克斯一剑落空却毫不在意,又是一声叱喝,巨剑横挥,一道数十米长的光刃又横斩李察。

    黄金月河斗气所落之处,会即刻燃起金色火焰,这种火焰看似不强,然而却让李察也隐约感觉到威胁,那普通圣域强者就不大经得住烧了,而且火焰燃烧得特别持久,竟然还在从周围空间抽取力量补充自己。

    两剑无功,梅克斯金发狂舞,一声断喝:“我看你往哪里逃。”再次把巨剑高举过顶,忽然间万千金色剑气迸射如雨,覆盖了竞技场的每一个角落。

    每道剑气落地,都会生出一片黄金月火,只是片刻就让李察全无立足之地。

    黄金月火也是一种特殊的火焰,居然还附带有燃烧魔力的效果。

    然而李察的身影一闪,居然在梅克斯眼前消失。

    “随机传送。”梅克斯立刻把感知放出,探查周围空间的波动,哪里出现紊乱,哪里就是李察传送的位置。

    然而空间非常稳定,梅克斯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她心中忽然毫无來由的生出警兆,但还沒來得及有所反应,后颈处就传來极为沉重的压力,好象一座大山突然压上脊背。

    扑通一声,处于全力攻击状态的梅克斯竟然全无抵抗余地,被李察一手按进了竞技场的地面。

    “你输了。”李察拍了拍梅克斯的头,站直了身体。

    拥有空间领主称号之后,李察对于空间的掌控大幅增强,再加上晋入传奇境界,各类空间法术使用起來已渐渐沒了烟火气。

    梅克斯怔怔地爬起,怔怔地看着李察,还是沒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输的。

    李察也不打算向她解释,径自向竞技场外走去。

    “等一等。”梅克斯叫道。

    李察却头也不回地说:“记得把赌注付了,你知道我的住处,送到我房间就行了。”

    “可是”梅克斯还想说什么,可是李察已经走远了。

    她棱角分明的双眉渐渐绞在一起,眼中充满着不甘,恨恨地说:“不会这么完的,你给我等着。”

    李察在林间少女的住处已经公开了,还沒等梅克斯筹划进一步的行动,已经另有麻烦找上门來。

    午饭时间刚过,数名衣甲鲜明的剑士就走进了林间少女。

    旅馆内瞬间安静下來,几名还沒用完午餐的住客愕然看着这批剑士,这些人的盔甲上不时闪动魔法光芒,显然都是价值昂贵的高等级魔法装备,而且人人都有非同寻常的威压,至少都是接近圣域的强者。

    这样的一群人,即使在翡翠天湖中也属于上流社会,平时罕有出现在这种小旅馆的时候。

    为首一名剑士扫视了一下旅馆内部,沉声喝道:“我们是菲兹洛克大人的属下,李察,出來。”

    李察,旅馆内的人脑海中都浮现出那个年轻、英俊而又显得有些落魄的法师,可是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就得罪了菲兹洛克这种远在天上的大人物。

    那剑士脸色一沉,刚想再喝问一遍,忽然面颊上象是被针刺了一下,他脸色立刻变了,这是无形的杀意,浓到如有实质的杀意。

    杀意的源头很好判断,就來自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这名剑士面沉如水,手一摆,让其它人等在门口,自己就向那个房间走去。

    门沒有锁,剑士一推门就开了,房间不算很大,但很整齐,一个年轻的法师正在案前埋首整理着什么,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炼金机械。

    “你就是李察吧呃。”剑士一声怒喝刚刚出口,就骤然沒了声音。

    他愕然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狰狞长刀,完全不知道这把刀是什么时候、怎么出现的,在楼下感觉到浓若实质的杀意时,剑士就已经凝神防备,却想不到还是一个照面要害就落入人手。

    刚刚还在埋头工作的李察此刻就站在他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长刀的刀柄就握在他手里,长刀的刀锋上全是锯齿,上面散发着丝丝寒气,轻而易举地穿透了剑士护身的斗气,刺入他的肌肤内。

    剑士的脸色逐渐惨白,毫无疑问这是一把神器,而且是以锋锐见长,哪怕是握在一个普通人手里,只要轻轻一带,就可以把他的头给切下來。

    李察凝视着剑士的眼睛,片刻后才用裁决拍了拍他的脸,说:“这是我住的地方,我希望它安静且不被普通人打扰,我想,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把菲兹洛克的信给我吧。”

    片刻之后,剑士首领就从李察的房间里走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就沒有其它异常了。

    看到自己的属下,剑士首领大手一挥,说:“找错人了,我们走。”

    剑士们一脸错愕,但还是跟着他们的队长离开,而旅馆里的人们都松了口气,心中释然,这才是对的,那名年轻的小法师怎么可能和权倾一方的大构装师产生交集。

    而在房间中,李察随手把一个纸团扔进了废纸筐,那张纸原本是一封挑战信,來自菲兹洛克,大构装师希望以决斗的方式來解决李察带來的羞辱。

    李察放下手上的工作,慢慢进入冥想状态。

    现在他已经能够修习冥想术的第三阶段,深蓝咏叹,在传奇阶段,深蓝咏叹才显示出真正的威力,随着深蓝冥想的运行,李察的意识扩散出去,在虚空中竟然看到了漫天的星辰。

    每一颗星辰都意味着本原的能量,可以转化为最基本的魔力,但是和数之不尽的星辰相比,李察的精神力量反而显得不够用了,牵引的速度无法加快,而围绕血脉旋转的第五条轨道已经接近计算完成,用不了几天,就又可以再行捕获一颗星体,每颗星体,都能够源源不断地为李察补充能量。

    从虚空中汲取了一会能量后,李察心中忽然一动,知道预定的时间到了,于是他结束冥想,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向外走去。

    在出门前,他想了想,还是拿上了裁决,这才出门,只身远去。

    此时已过午夜,翡翠天湖中大多数人都已沉睡,在夜色里,李察怀抱长刀,不疾不徐地走着,每一步都仿佛踏在无声的节拍上。

    冥冥中,有数道无比庞大的意识正注视着他,李察却似全无所觉,只是按照既定的节奏在走着。

    他的目的地是竞技场,就是白天击败梅克斯的那座竞技场。

    竞技场的大门在李察面前无声打开,里面灯火通明,早有人等在那里,当李察进去后,门就无声无息地关上。

    时间静悄悄地流逝。

    竞技场好象忽然整体跳了一下,把路过一个夜归的路人吓了一跳,可是当他再仔细看时,并不如何雄伟的建筑静静趴在夜色里,四下一片宁静,疲惫的夜归人用力揉了揉眼睛,最后觉得还是自己眼花,匆匆离去,他刚刚离开,竞技场的门又打开了。

    李察从里面走出來,以不变的脚步踏上林间少女的归途,他依然怀抱长刀,而手中还多了一个封魔箱,封魔箱装的是一个顶级祭品,是今晚的赌注和战利品。

    在李察身后的竞技场内,此刻一个中年剑士怔怔地站在场中央,眼中全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