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 挑战下

    虚空中,那几个庞大的意识悄悄地交谈着。

    “克洛普败了。”

    “他的失败不是很正常吗,李察不是那种只知道研究的传奇法师。”

    “不,这并不正常,李察根本沒有使用他的传奇能力,甚至沒用高阶魔法。”

    克洛普,传奇剑士,是菲兹洛克的追随者兼多年好友,这次他代替菲兹洛克出战李察,也为菲兹洛克送出了一件顶级祭品,这件祭品,是李察同意决战的代价。

    片刻之后,李察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随手把封魔箱扔在一角,他看一眼排得满满的曰程表,就开始了冥想。

    这一次,在虚空中除了无数闪烁的星辰,还隐隐响起了悠远恢宏的乐声,那是能量激荡的奏鸣曲,也是深蓝咏叹这个名字的由來,一颗颗星辰被牵引,并化为魔力,而李察的魔力中,也开始有数点星芒开始闪烁。

    天明时分,李察完成了冥想,就走出房间,象个普通房客那样悠闲地吃了早餐。

    早餐过后,李察离开小旅馆,开始一处处游览翡翠之湖的各处名胜古迹,如翡翠天湖这样拥有数千年历史的都市,几乎处处都有故事,想想好好转一遍的话,恐怕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李察也不着急,就象个普通小法师那样四处游览,似乎一点都不知道有好几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直到傍晚时分,李察才回到林间少女,这一整天,他就是吃吃玩玩,完全无所事事地晃过了一天。

    少女第一时间就迎了上來,扬了扬手中的信封,说:“李察,这有你的信。”

    李察接过信,微笑着说:“谢谢,另外,你今天很漂亮。”

    说完,李察留下一脸晕红的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信封拆开,这封信从信封到信纸都是最普通的材质,封口也只是普通的火漆,然而内容却绝不普通。

    “亲爱的李察:知悉尼瑞斯已经在阿克蒙德的庇护之下,而您也愿意负起相应的责任,那么您一定不会拒绝珞璎殿下希望和您切蹉一下魔法技艺的请求,珞璎殿下的资料已经附在信后,而这次切蹉,赌注依然是一个顶级祭品。”

    这封信的落款,是土门亲王。

    在另一张纸上,确实列出了传奇法师珞璎的相关资料,珞璎虽然和李察一样是21级的传奇法师,但是她进入传奇已经四十余年了,是千年帝国的老牌传奇,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而李察进入传奇才数月而已。

    李察随手把信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筐,然后按曰程表上既定的安排,开始处理山岳领主之心,增强它的活姓,这不是件简单的工作,需要在魔法生物和炼金工艺方面都有很高造诣才行。

    直到第二天深夜,李察才完成了激发活姓的工作,他小心收好山岳领主之心,拿起月光,就离开了林间少女,又奔向已经去过两次的竞技场。

    他要稍稍加快些速度,因为距离和珞璎的决战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了。

    这一次,竞技场持续地震动了一会,才逐渐平息。

    李察又和上次一样,提着一个封魔箱离开。

    虚空中,那几个巨大意识又开始了交流。

    “珞璎败了。”

    “难以置信,李察居然沒有犯任何错误。”

    “他还是沒有使用传奇能力。”

    “所以,我们对他的评价需要提升一个等级了”

    李察好象不知道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自己,回到房间后就开始冥想,当黎明到來时,李察的魔力中已经有数十点星芒载沉载浮。

    第二天,李察依旧是在翡翠天湖中游荡,观察着这座古老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而傍晚,当他回來时,又有一封信在等着他了。

    还是一封挑战信,信后依然附有一份资料。

    在两名传奇失败后,这次前來挑战的居然只是一名圣域,二十级的圣域,也还是圣域,可是李察的脸色却第一次露出些许凝重,因为挑战者是龙驭,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武圣藏剑的弟子。

    李察深深知道,对有些人來说,等级并不是一切,传奇和圣域之间的鸿沟也不是那么巨大,在这个名单中,包括白夜,圣马丁,宗虎等等,当然也有李察自己,现在看來,还要加上龙驭。

    思索了一会,李察依然把信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筐。

    第二天的午夜,李察和往常一样离开旅馆,前往已经十分熟悉的竞技场,这一次,他带上了月光和裁决。

    整整过了半个小时,李察才提着一个封魔箱从竞技场走出,消失在夜色中,片刻之后,在竞技场中响起了一声极度压抑的嘶吼。

    虚空中的意识依旧在交流着。

    “龙驭的心乱了。”

    “无论是谁,遇上从不犯错的对手,都难以平静吧。”

    “这对龙驭也是好事,他有些太高傲了。”

    “李察还是沒有动用传奇能力,我开始有些好奇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了”

    生活总是在重复,李察也收到了新的挑战信。

    这封信來自罗米尔,22级的杀手,也是一名资深传奇,并且刚刚从绝域战场返回千年帝国,毫无疑问,罗米尔本身就是危险的代名词,无论是谁,在绝域战场上杀伐十几年后完整地归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多年不曾公开露面的罗米尔并非偶然回來,而是受到菲兹洛克的邀请,专程为了李察而來。

    在黄昏之地,罗米尔是以击杀黑暗法师著称的。

    或许是怕李察拒绝,菲兹洛克在一个顶级祭品之外,又额外增加了一个高级祭品作为赌注,李察欣然接受,就是沒有这个高级祭品,他也不会拒绝的。

    时间依然是午夜,地点依旧是那座竞技场,而战斗的时间却由上次的半小时缩短为五分钟。

    破法杀手和传奇法师之间的战斗,只需要一次力量爆发就够了,谁也承受不住第二次爆发。

    李察和罗米尔也是如此,只不过骤然迸发的力量过于强大,以致于可以容纳正常传奇强者战斗的竞技场也承受不住,被轰塌了半边。

    当李察提着封魔箱的身影渐行渐远,虚空中的伟大意识们沉默了片刻,才开始交流。

    “他从來不会犯错吗。”

    “那确实是毁灭之星的火焰。”

    “他居然还沒有动用传奇能力。”

    “也许该是凯丽出动的时候了”

    “也许。”

    这一天,李察沒有收到挑战信,他也沒有继续游览翡翠天湖,而是去了永恒龙殿献祭。

    沒有人知道李察得到了什么样的神恩,只不过当仪式结束后,主持献祭的年轻神官已经呆了,她甚至不知道李察是什么时候离开,只是反复检视着自己得到的神恩,如在梦中。

    离开永恒龙殿,李察手头又变得空空如洗,连一个低级祭品都沒有了,换來的则是满满一箱的魔法材料。

    接下來的三天,李察沒有再接到挑战信,他索姓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专心致志地开始构装的制作。

    少女在屋外徘徊着,门口有两份沒有动过的餐点,不过她也知道最基本的知识,当一名法师在做研究工作时,不能够受到打扰,她能做的,只是更换餐点和茶水,让李察需要的时候可以马上拿到新鲜的热食。

    屋里的魔法材料在迅速消耗着,当它们几乎消耗殆尽时,李察终于等來了久违的挑战信。

    这一次,他把挑战者的资料看了三遍,并且在出发前,留出整整一小时作战备,直到感觉万无一失,才前往竞技场,自从到了翡翠天湖,这还是李察第一次如此认真备战。

    挑战信比前面几封都简单,简单到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凯丽,在这个名字上,盖着的是帝室的印章。

    对于凯丽,确实不需要额外附加资料,因为她的资料早都为人所熟知,23级传奇骑士,顶级的蚀月潮汐血脉力量,千年帝国四亲王之一,帝室卫队总长,无论哪一个头衔都值得李察认真对待,这或许是李察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强敌人。

    还是午夜时分,还是那座古老的竞技场。

    仅仅几天功夫,倒塌了半边的竞技场就修复如初,好象从來沒有崩塌过一样,连爬满墙壁的藤蔓都覆盖得严严实实,乍眼看去一般无二。

    李察和以往一样,从从容容地进了竞技场,大门在他身后无声关上,将内外隔绝。

    夜很静,时间则在无声流逝,只是在寂静中,隐隐有窒息般的凝重。

    直到黎明行将到來时,竞技场的大门才再次打开,但这次出现的不是李察,而是维持竞技场运转的法师们,他们全速奔跑,并且连续使用着一个一个瞬闪,仿佛在身后有远古凶兽追赶。

    竞技场中心出现了一点湛蓝光芒,转眼间就化为蓝色波涛,向四面八方扩散,在蓝色的火焰狂潮中,竞技场无声崩解湮灭。

    从蓝火中,李察徐徐走出,可是当他走到竞技场外时,突然一晃,差点栽倒在地,他踉跄了几步,这才稳住身体,向林间少女走去,原本半小时的路,李察却花了三倍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