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 战前阴云

    当李察的房门关上,那些伟大的意志才打破沉默。

    “真沒想到,他的传奇能力居然是这样”

    “那是刹那间的爆发,凯丽输得不冤。”

    “也许,我也抵挡不住这种爆发”

    李察依然象是不知道这些伟大意志的注目,只是在做自己的事,不过这次是收拾行李了。

    在桌上,放着一张摊开的信纸,这封信是艾莉婕寄來的,通过超远程传送魔法阵输送东西,哪怕是一张薄纸,也是价格不菲。

    信是早上刚刚送到的,内容很简单:神圣同盟和千年帝国一些大贵族联合在一起,陈兵亚山边界,明显不怀好意,而在西南方向,圣树王朝一些大贵族蠢蠢欲动,其中也包括了索拉姆公爵。

    和來时一样,当李察离开的时候,也和一个游历世界的小法师无异,当他走时,少女则躲在无人的房间中痛哭。

    帝宫中,迦兰帝君正站在窗前,俯瞰着梦境之湖,藏剑和她并肩而立,也在看着平静的湖面,而实际上,他们的目光已越过辽阔的水面,穿越重重阻碍,落在正走向超远程传送阵的李察身上。

    当李察在传送阵中消失,藏剑才笑着说:“终于走了,这个小家伙,倒是挺会精打细算的,在拍卖会上花的钱几乎都赚回來了。”

    帝君不知想起了什么,轻叹一声,说:“拍卖会上的那几样东西,只不过是他來翡翠天湖的目的之一,我看他另一个想法,就是过來和我们的强者狠狠地打几场,把这些人打得怕了,就沒有多少人敢去打他领地的主意了。”

    藏剑点头道:“一个非常能打的圣构装师,呵呵,说起來,连我都有些不愿意招惹这样的人,不过,这次拍卖会中那500单位的神姓结晶出现得很奇怪,好象专门针对着李察而來,从这些神姓结晶上,我仿佛看到了一些很讨厌的家伙的影子。”

    “那些家伙又不安分了吗。”迦兰帝君的声音中有了隐隐的威严和杀机。

    “他们什么时候安分过。”藏剑淡淡地说。

    迦兰帝君沉默了片刻,说:“再观察一段时间,时机,就快要到了。”

    藏剑脸上闪过隐约的惊讶,但沒有就这个话題继续下去,而是说:“这几天我曾经去看过那个小家伙,他似乎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构装,虽然仅仅完成了框架,但是散发出的气息已经让我都有些不安了。”

    迦兰帝君动容道:“能够让你都感到不安的构装,而且仅仅是构装本身。”

    “仅仅是一个框架。”藏剑强调说。

    帝君陷入深沉的思索,缓缓地说:“难道是六阶构装。”但话一出口,她自己就摇了摇头,说:“不可能,除了外來的那些东西,诺兰德还沒有出现过六阶构装。”

    “总而言之,这是个了不起的小家伙,这些天连续的战斗,他并不仅仅是想立威,而且还在不断吸收经验、飞速成长,我能够感觉得到,小家伙对规则力量的掌握又小进了一步。”藏剑毫不吝啬对于李察的赞美。

    “他招惹麻烦的本事也同样了不起。”迦兰帝君淡淡地评价了一句,然后转向藏剑,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卡兰多。”

    “可能就是这几天,我也有好久沒见过苍鹰了,当年他也是个小家伙,现在转眼之间,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迦兰帝君伸手在面前划了一个圈,空中就凝聚出一颗光球,透过光球,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光球内是间不大的房子,里面的摆设简单朴素,正中摆放着一张石床,床上仰卧着一个少女,正在呼呼大睡。

    即使在睡梦中,山与海也自然而然地有着磅礴的气势,她大张着手脚,仿若身下不是普通的石床,而是苍茫大地,而无尽的天空就是她的被盖。

    她一头黑发散着,上面依然结了十几根小辫子,只是现在系在辫梢的不再是价值连城的艾萨拉星钻,而是换成了一些色彩鲜艳的石块贝壳,甚至是几块金属矿石。

    这些饰品加在一起也值不了一个金币,就连帝宫中打扫清洁的侍女也不会多看一眼,迦兰帝君哼了一声,已经隐露怒意。

    藏剑倒是看出了些不同的东西,指指少女身下那所谓的石床,说:“这是一整块的寒铁矿石,但是边缘上多了不少裂痕,说明小殿下的身体越來越重了,至于这些饰品,呵呵,帝君,你不觉得她已经开始懂得体贴别人了吗。”

    “这小家伙,血脉力量看來是快觉醒了。”迦兰帝君语气变得缓和了一些,然后对藏剑说:“你早些回來,我最近总有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藏剑脸色也严肃起來,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大强者的目光,再一次透过光幕落在山与海身上,这个蛮族少女依然睡得深沉,全然不觉正在被人注视着。

    当李察走出传送阵时,黑玫瑰古堡中气氛压抑肃穆,不时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铿锵而过。

    在城堡外的坡地上,原本刚修建了沒多久的三座永久姓军营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在外围又搭起了成片的营帐。

    而远方的地平线上,数个商队正迤逦而來,巨大的载重货车上装满了武具、矿石和粮食等战争物资,商队的护卫数量远远超过正常水平,每支商队都至少跟着数百名护卫,绝大多数护卫都是阿克蒙德的战士,也有闻讯而來的佣兵们。

    李察宣布退出神圣同盟后,就在亚山领地开始大举招募阿克蒙德战士,同时向雇佣兵团开出非常优厚的招募条件。

    作为在神圣同盟中也是首屈一指的暴发户,李察抛出來的条件几乎让人无法拒绝,许多著名的佣兵团甚至从位面战场上撤出,准备加入亚山领的防御战,尽管这意味着有可能同时面临三大帝国的压力。

    这段时间,海量的军事物资和海量的战士不断向亚山集中,在这块不大的领地上,已经集结了接近十万大军,其中阿克蒙德战士只占了一半,另外一半则是接下來了招募书的雇佣军,以及想來碰碰运气的冒险者团体。

    骤然增加了数倍的军队,以及随之而來的天文数字的补给,让艾莉婕忙得团团乱转,要不是哥利亚派來了大量成熟军官,这支大军就会是一片混乱。

    李察一回到黑玫瑰古堡,即刻把艾莉婕等人召进作战室,法师和将军们也把最新的周边态势标注在魔法地图上。

    一名还不到三十岁的法师指着地图,开始讲解:“最大的压力來自神圣同盟,在这个方向上,集结了十一个家族的私军,其中包括两个浮岛豪门,以图兰家族为首,初步估计,目前集结起來的军队超过十万,并且还在陆续增加,强者和构装骑士的数量不详,不过看营地布置情况,预估构装骑士会在五十名以上。”

    接下來是千年帝国和圣树王朝,两方各有七八个家族在集结军队,数量只比神圣同盟略少,但也达到七八万之众,而在强者和构装骑士数量上,还要超过神圣同盟,相比之下,圣树王朝反而是集结军力最少的一方,领头的是索拉姆公爵,这是和阿克蒙德家族有旧仇的。

    李察看着魔法地图,不断思索着,看來圣树王朝一方多是贵族领主们的自发行动,而神圣同盟和千年帝国集结的大军背后,却都有皇室的影子。

    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都想争取李察,但争取有很多方式,打残了再收服也是一种,而且效果更好。

    对一个圣构装师领主,无论哪个帝国能够拿出來的最好条件无非两种,一是封爵,最高大公,二是资源特权,最高到皇家首席构装师,而对一个圣构装师强者,能够开放的是另外一个层次的资源,比如长老会席位、绝域战场,甚至于家徽联姻。

    “还有多久他们会完成集结。”李察问。

    “最多一个月。”艾莉婕给出了时间。

    在魔法地图上,三大帝国集结的军队如同三段巨大弧线,将亚山领包围在中间,而在外围,而不断有领主率领着军队赶來。

    李察皱眉看着形势,默然不语。

    对面可不是法罗的军队,而是诺兰德各大领主精锐的私军,也许这次被抽调过來的不是最精锐的,但是基本战力仍远远凌驾于法罗军队之上,和阿克蒙德家族战士的基本战力不相上下。

    双方综合实力的差距,或许就在阿克蒙德明显高出对手一个等级的精良装备上,但是对手的数量优势却远大于阿克蒙德这点装备上的优势。

    沉吟片刻,李察伸手在圣树王朝的军队上一点,对艾莉婕说:“这里都是你的老朋友了,如果你手上的兵力只是对手的四分之一,有把握守住城堡吗。”

    这是要放弃那个方向的战略深度,众人沉思起來。

    艾莉婕却沒有任何犹疑,即刻道:“给我五十骑构装骑士,或者能够挡得住传奇强者的追随者,并且我需要使用黑玫瑰古堡的全防御体系,这样的话,我可以守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