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内战之始

章十一 内战之始

    李察笑笑说:“我不需要你守两月,守两周就可以了。”

    艾莉婕皱眉问:“您打算怎么做。”

    李察的手指移到神圣同盟军队的集结点,声音中已带上些许杀气:“我会先行击溃这些‘老朋友’再掉过头來干掉千年帝国,最后,把圣树王朝的家伙们消灭在黑玫瑰古堡下。”

    简单的话,却不简单的战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疯狂,李察想一口气把三大帝国的军队都吞了。

    一名将军咽了口口水,迟疑地问:“李察殿下,这样不太好吧,他们毕竟还沒有进攻,也沒说是要打我们,我们要是出兵,不是正好给了他们借口。”

    李察哈哈笑起來,说:“有沒有借口,他们都会來打的。”

    接下來的几天,李察把自己关进魔法实验室里,足不出户,但是每天都有几十甚至上百条命令从实验室里发出,部分命令就在黑玫瑰古堡的范围内执行,更多的命令则被送往各个位面。

    五天之后,古堡周围的位面传送门纷纷亮起,一个个气息强横危险的追随者从传送门走出,森马,阿西瑞斯,提拉米苏,等等等等,除了奥拉尔、刚德寥寥数人外,所有追随者悉数到场。

    在他们身后,是源源不绝的大军,而來自法罗的军队数量最多,超过其它位面的总和,特别是一个个身量极为高大的寒霜武士,更是让人侧目,相比之下,数百箭兽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可是跟随李察在法罗征战过的人都知道,这些箭兽的威力不在寒霜武士之下。

    寒霜武士,箭兽,精英黯锋骑士,从法罗传送门出來的全是高阶战士,最差的也是人形骑士这一级别,论等级、论装备,这已是大陆罕见的强军。

    然而更重要的还是他们的数量,漫漫无际的队伍,甚至让阿克蒙德的将军们也看傻了,对诺兰德豪门來说,藏于各开拓位面的私军才是家族核心战力,但是象李察这样,数量和质量达到如此之大差距的,实在只能用异常两个字來做评价了。

    当大军出尽,李察也从魔法实验室走出,他扫了一眼漫山遍野的大军,就召來高大的神圣独角兽,策骑下山。

    预定出战的追随者们纷纷策动魔骑,跟在李察身后,再往后,则是大队的构装骑士,最后步兵和骑兵方阵也一个跟着一个动了。

    仅仅片刻,十万虎狼之师就随着李察滚滚而去,一路北进。

    李察大军还沒有走出亚山领,神圣同盟方向上集结的军队就得到了消息,图兰公爵即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议对策。

    若大的会议厅内,满满地挤了近百人,半站半坐,这还是图兰公爵限定每个出兵家族仅能派两人参会的情况下。

    不管什么样的规定,总归会有些特权人士可以找到理由多带几个人进來,能够坐在会场里这件事本身,已经被贵族们视为身份地位的一种象征。

    “他居然敢进攻我们。”

    “简直胆大妄为。”

    “必须迎头痛击。”

    会议厅内嘈杂一片,李察的主动进军被大多数人视为难以接受的挑衅。

    贵族们群情激愤,好象全都忘记了还是浮岛豪门时的阿克蒙德是如何强势凶悍,哪怕阿克蒙德未进浮世德前,也很少人愿意和这个疯子家族单独正面交锋。

    图兰公爵双眉紧锁,贵族们的叫嚣除了嗓门够大之外毫无意义,但他们言辞虽然空洞,也根本沒有提出什么好的策略战术,可这毕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情绪。

    这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贵族携私军而來,也可随时撤走,图兰公爵名义上是总指挥,但也不能事事如意。

    公爵转向身旁一个外貌平平无奇的中年法师,低声问:“加西亚先生,您的意思是。”

    加西亚等级不高,连大魔导师都不是,但图兰公爵对他的态度却是格外尊重,加西亚向激动的贵族们一指,微笑着说:“您看,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能不打吗。”

    图兰公爵点了点头,加西亚又说:“另外,您还怕打不赢吗。”

    听到这句话,图兰公爵紧锁的双眉渐渐舒张开來。

    联军集结的兵力此刻已经超过十五万,构装骑士也有近百骑,虽然大部分都是各家族的诺兰德驻军,不算顶尖的,但数量优势足够弥补那点差距了,在强者方面,即有传奇强者座镇,又有众多家族参战,圣域强者的数量比李察只多不少。

    如此兵力、装备和强者全部占优的情况下,若还不敢打,那就是个笑话了。

    图兰公爵蓦然醒觉,自己竟是隐隐地怕了李察,怕了他那不败的传说,但他看了一眼加西亚,立刻信心大增。

    加西亚是一年多前被图兰公爵招募的,他仅仅有十五级的魔力,在公爵麾下的法师中根本排不上号,然而加西亚真正的价值却在于他的统帅和管理能力,即是一个难得的领主,更是无双的统帅。

    在图兰家族的私属位面,加西亚仅用数月时间就打开了僵持多年的局面,随即挥军横扫整个位面,一举击溃了大陆上最强大的两个帝国,并因此赢得了图兰公爵毫无保留的信任。

    “李察可不好对付。”图兰公爵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请您相信,我从來不会轻敌。”加西亚微笑着说。

    公爵走上讲台,举手示意,等会场安静下來后,才一字一句地说:“李察既然敢于挑战我们的尊严,那么,我们就给他战争。”

    会场寂静一刻后,随即被扑天盖地的欢呼声淹沒。

    亚山北部,是一片辽阔的平原,上面点缀着零星的山脉和纵横交错的河流,这里是天然的战场,即适合大规模的军团战,也有各种战术回旋的余地。

    当李察率领大军开入平原后不久,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看到了连绵无尽的军营。

    李察和加西亚都选择了这里作为战场。

    决战在第二天开始,李察把近三万人向两翼撒出,自己则率领六万大军进入正面战场,在他的对面,是图兰公爵率领的十二万大军。

    “他输定了。”加西亚淡淡地说。

    图兰公爵深有同感:“本來兵力就不占优,居然还敢分兵,这是几十万人的大战,不是几千人的小打小闹,李察号称战场之王,呵呵,大规模战争的指挥和小战场那可是截然不同的。”

    “今后的战场之王,就是公爵大人您了。”加西亚适时地恭维了一句。

    图兰公爵矜持地笑了。

    双方战线相距千米时,李察勒停了神圣独角兽,遥望着神圣同盟的大军。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算是身处同一方战壕,但现在已经变成了战场上的敌人,李察心中颇有感慨,命令大军停止前进,自己独自策骑向对面奔去。

    神圣同盟一方,图兰公爵也孤身來到战场中央,与李察相会。

    “李察,你不可能与整个神圣同盟抗衡,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刻投降,回归神圣同盟,宣誓效忠无定陛下,这是你避免毁灭的惟一途径。”图兰公爵威严地说。

    李察淡然一笑,说:“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立刻投降,图兰家族还能保住浮岛的位置。”

    图兰公爵脸色阴沉,哼了一声,说:“这么说,我们沒什么好谈的了。”

    图兰和李察各回本阵,凄厉的战号不断回荡在战场上空,庞大的军阵按照既定的战术开始移动。

    当图兰公爵归队时,恰好与本方的构装骑士们擦肩而过,整整一百二十骑构装骑士,让图兰公爵心潮澎湃,他倒沒指望在构装骑士上击败李察,毕竟大家都知道阿克蒙德家族的构装骑士超过两百骑,而李察本人名下的还都是套装骑士。

    可是两百构装骑士不可能全部出战,必须分兵扼守私属位面,就象图兰也不可能把家族的构装骑士都调出來一样。

    一百二十骑构装骑士,只要拖得住李察的构装骑士,这场战争就已经赢了一半,在图兰公爵的心中,李察现在惟一的优势也就在构装骑士的数量上了。

    阿克蒙德军阵中央的骑兵也策马向前,那是一片黑色的海洋,狰狞的魔骑、黑色的铠甲,以及沉默肃杀的气势,都是名声在外的黯锋骑士的典型特征。

    图兰公爵眼皮一跳,心中莫名的一紧,其它贵族们也大都脸色难看,此时他们才想起了黯锋骑士那构装终结者的称号。

    “不要怕,我们有一百二十骑构装骑士,而且有大量精锐骑士。”加西亚适时地说,他的话让图兰公爵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

    当李察的黯锋骑士在诺兰德首次出现后,各大家族就根据自己的特色兵种研究了无数针对姓方案,加西亚说的这两点正是应对黯锋骑士的关键。

    当构装骑士的数量足够多,那么冲击力将会无以伦比,黯锋骑士也挡不住他们的突破,连普通传奇都要暂避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