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二 决战白鹿上

章十二 决战白鹿上

    可是图兰公爵心中总是有着不安,而且李察军阵中那一个个极为高大的,巨人一般的战士也让他有莫名的心悸。

    那个外表显然是异位面土著,但來自低位面的战士如果沒有特殊技能,在主位面战场上是讨不了好的,李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图兰公爵很不喜欢这种未知的感觉,更不喜欢这种未知來自李察。

    不管公爵怎么想,战斗已经开始。

    双方的前锋骑士迅速接近,不断加速,弓箭手已经在互相抛射,长箭如一片骤雨,泼向对方的阵营,五颜六色的魔法光辉在天空中闪动。

    就在这时,数百支深色利箭忽然毫无预兆地从李察军中飞出,目标直指图兰公爵一方的构装骑士,这些利箭刚飞到中段,就发出刺耳的尖啸,显然劲力强劲之极。

    “不好。”图兰公爵差点从马上跳起來,旁边加西亚的脸色也终于变了。

    这数百支奇异利箭威力极大,和十四级神射手的全力一击相当,就是对构装骑士也有极大威胁,十四级的战职者,就是在诺兰德也能够混个骑士爵位了,能带兵的说不定还可以当上爵士。

    图兰公爵虽然知道李察在招募佣军,但完全想不通,如此多的高阶射手是哪里來的。

    利箭飞向疾冲的构装骑士,随即传來扑扑扑的一片闷响,每声闷响,都象是刺到了图兰公爵的心里,那是利箭透甲而入的声音。

    构装骑士毕竟训练有素,陡然受到这样的攻击,仍然挡下了大部分利箭,但余下的利箭依旧给他们造成了重创。

    几个运气不好的构装骑士,不是被扎到要害部位,就是战马受创,一个接一个地栽落。

    图兰公爵忽然后悔了,他发现自己在构装骑士装备上花的钱太少了,假如骑士盔甲能够再上一个等级,受伤的骑士就会少一大半。

    第一波箭雨过去,联军方的构装骑士落马近十骑,另外约三十骑的人或战马带伤,在战场上,每个构装骑士的战死或失去战斗能力都不是小事,这已经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隐藏在李察军中的数百匹箭兽放缓了速度,自然而然地落在后方,它们的一次倾力喷吐后,要休息几分钟才能够继续战斗。

    浮在半空中的李察脸上泛起冷笑,瞬间发出数十个命令。

    于是下方的大军相应而动,阵形向中央收缩,让图兰公爵的两翼扑了个空,而李察大军整体开始加速,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向图兰的中军。

    最前方的黯锋骑士忽如潮水般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中央那黑压压一片,宛若魔神般的骑士。

    “构装骑士。”

    “怎么会。”

    “那么多,套装骑士。”神圣同盟一方,贵族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图兰公爵终于顾不上保持形象,迅速升空,遥遥一望,顿时全身如坠冰窟,公爵自身实力也在圣域之上,一眼扫过就粗略估出了李察构装骑士的数量。

    五百骑,整整五百骑的构装骑士。

    这个数字,只会在两大帝国间的全面战争中才会出现,图兰公爵做梦也想不到居然会在一场局部战争中看到。

    五百骑的构装骑士,哪怕全都是一阶,也不是区区一百名构装骑士能够挡得住的,如此巨大的数量优势,足以迅速粉碎联军构装骑士的抵抗,在其它局部战场决出胜负之前就全歼对手。

    全歼,一瞬间,这个词在许多贵族的脑海中闪过,顿时让他们和图兰公爵一样全身冰凉。

    在位面战争的时代,炮灰要多少就有多少,可是构装骑士却依然非常难得,骑士和坐骑的素质、构装的数量、武器和装备,以及高昂的维护费用,每一项都是瓶颈。

    如果损失了全部的构装骑士,那这一仗就算是赢了也和战败沒什么区别,要知道,今天在战场上的是十一个家族,他们背后还有诸多盟友,但除此之外,观望着这场战争的家族更多。

    就像在魔兽的世界里,撕裂和分食失败者的,不仅仅是天敌,还有上一刻的盟友。

    混乱之际,不知道是哪个贵族高喊一句:“提利亚家族的构装骑士们,撤退,快撤。”

    既然开了头,贵族家主们的叫喊声就连成了一片,每个人都想把自己家族的构装骑士撤下來。

    原本就在箭兽打击下显得有些变形的构装骑士方阵,现在迅速向混乱发展。

    图兰公爵又惊又怒,连声怒吼:“擅自撤退者立刻处死。”

    公爵的吼声压倒全场,这才让构装骑士的战阵稍稍稳定,然而李察那海量的构装骑士已经冲了上來,如潮水一样淹沒对手。

    仅仅一个对冲,双方就各自倒下了十余名构装骑士,但是李察一方的数量优势就显得更大了,他的构装骑士将对手彻底包围,反复冲击厮杀。

    若黑潮一样的黯锋骑士越过了中央的战团,代替构装骑士冲击敌阵,在精良武具、强横的身体防御之外,他们悍不畏死以命博命的打法更让对手胆寒。

    若从高空俯瞰,这道黑潮在冲入敌阵百米之后,才被成功阻挡,但是大地很快震动,一个个仿若巨人的寒霜武士穿过黯锋骑士,充当起攻坚的枪锋。

    寒霜武士的战力已经接近最低级别的构装骑士,在他们动辄数百公斤的重武器前,普通的战士显得如此脆弱,挨上一下身体就会彻底扭曲变形。

    天空和大地上不断有威力巨大的魔法爆开,数以百计的强者在天空中捉对厮杀,时时会有人号叫着从空中坠落。

    每一个大威力的魔法爆炸,就会有数十甚至上百名战士魂归天国,然而对鏖战的近二十万大军來说,零星的魔法轰击改变不了战局。

    魔法对李察一方的伤害格外的小,往往一个高级魔法过去,才有十几个、甚至是几个骑士倒下,让施法的法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联军法师团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扔出來的大型魔法只有攻击和状态魔法,一个防御的都沒有了。

    法师团长仔细观察了下,李察一方凡是十级以上的骑士,都配备了具魔法抗姓的盔甲,这名中年大魔导师只能苦笑着指挥法师们放弃所有攻击魔法,全部换成防御和状态的。

    李察依然飘浮在高空,一边通过意识指挥着整个战场,一边翻动创造与承载之书,把一个个翡翠先知和血色仲裁召唤到战场,他这番举动平时可能沒什么问題,但假如就在百米外有个虎视耽耽的传奇法师,那就很有问題了。

    那是一名白须白发的传奇法师,个子不高,手中巨大的法杖比他的人还要高得多,一身法袍则是华丽到了极致。

    此刻法师袍上的特效激活,几条由无数符文构成的光带环绕着他,说不出的瑰丽恢宏,从头到脚,每个细节都在提醒着人们他传奇法师的崇高身份。

    他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和李察战斗,准确点说,是牵制。

    李察已经晋阶传奇的消息早在诺兰德上层人物中传开,虽然构装师从不以战力见长,但是传奇与圣域和大魔导师之间巨大的实力鸿沟,依然使他们可以凌驾于众多圣域之上。

    只有传奇才能对抗传奇,这是整个诺兰德公认的规则,如无定、白夜和李察这样的异类,可说是极少数的特例。

    白诺德,神圣同盟资深传奇法师,虽然仍停留在21级,但他成为传奇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无论位面探索还是实战经验都异常丰富,作为老牌传奇法师,白诺德在神圣同盟的地位相当之高,即使等级在他之上的传奇法师,亦会对他多有尊重。

    百米距离,对于传奇法师來说,就是战斗的最佳距离,甚至还有些近了,白诺德逼近百米,李察却仍我行我素,该召唤召唤,该指挥指挥,甚至间中还连射五颗火球,长途奔袭,凌空轰杀了一名圣域强者,无比强势。

    “李察,你这是在羞辱我吗,。”白诺德愤怒地说。

    李察唇角浮上一抹玩味的笑容,说:“羞辱,不,我从不羞辱敌人,我只是杀死他们,所以站在那别动,不要成为我的敌人,那很不明智。”

    说着,李察指尖上跳起一团小小的电火,他伸指一弹,数百米外突然劈下一道闪电,击中了一名飞掠的圣域强者,那人狂吼一声,斗气闪耀,居然强行顶住了这记闪电。

    然而李察闪电中蕴含着强大麻痹力量,却让他身型一滞,就这么转瞬即逝的机会,水花就如幽灵般从虚空中浮现,一刀刺入那名强者的心脏。

    无法形容的默契和配合。

    白诺德只觉得脸上象火烧一样,每一个倒在李察手下的强者,每一道李察发出的命令,都象是一记记响亮耳光,毫不留情地抽在他的脸上。

    然而另一方面,李察虽然使用的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各系基础魔法,可是每个威力都大得不可思议,而且还附加了种种超魔效果,从这些最简单的魔法上,白诺德却是闻到了规则的味道。

    一百多年的传奇经验并不是白给的,白诺德嗅觉敏锐,眼光毒辣,是他能够多次从死局中逃脱的依仗。

    他脸上的愤怒忽然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