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三 决战白鹿下

章十三 决战白鹿下

    白诺德缓缓地说:“李察,我进入传奇都有一百多年了,你应该对我的经历给与起码的尊重,展示一下你的力量吧,如果真是那么强大,那么我立刻退出这场战争,如果你还是这样无视我,那么就算再有危险,我也说不得要和你好好打一场了。”

    对于传奇强者來说,决斗和死战完全是不同等级的战斗。

    “也好。”李察转身面向白诺德,说:“这就是我的传奇能力,三界寂灭咒。”

    三张不同的面容从李察左右和前方浮现。

    左边是恶魔,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破坏与毁灭气息,而右边则是完美无瑕的脸,精致而美丽,看不出男女姓别,像是精灵皇族与大天使的结合体,在它身上,尽是难以形容的生机。

    在李察身前,却是一张只能用完美來形容的面容,每一根线条都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哪怕艺术大师也提不出修改意见,但头顶全是弯曲的尖角,这是恶魔与天使的结合,亦是混乱和秩序的一体,它与魔鬼有些相似,但更加的极端,白诺德从來沒有看到过这样的存在。

    当三张脸孔浮现的瞬间,白诺德突然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只觉得虚空中有三个无比可怕的意志同时把目光投注在他身上,刹那间的威压和恐惧几乎撕碎了他的灵魂,让他甚至连反抗和逃跑的能力都接近失去。

    白诺德忽然明白,接下來就会有三个不同的魔法从这三张脸中发出,哪怕不是传奇魔法,但是三个九级魔法同时轰來,也绝不是他能够挡得住的,三个顶级魔法的叠加,威力绝不是乘以三那么简单。

    就算是白诺德,他之所以能够在21级的等级上安然无恙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最强的那个传奇能力是防御类的,但是被三个内向爆裂这样的九级魔法叠加后直接命中,结果只有被瞬间秒杀。

    白诺德至此终于知道,李察领悟的传奇魔法不管是什么,威力不管有多烂,有了三界寂灭这个恐怖能力,就有了秒杀同级对手的能力。

    除非,在空间魔法上压制住李察,让他无法定位,或者最简单直接,拼施法速度,白诺德丰富的实战经验让他立刻组合出多个应对方案,但又本能地感觉到每一种都有致命的缺陷,不知不觉间,白诺德竟出了一身冷汗,浸透重衣。

    而这时在地面上,图兰公爵的脸色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构装骑士肯定是完了,他有心强行召唤已方的强者加入构装骑士的战场,可是放眼向天空望去,却突然发现空中坠落的十有**竟然都是已方的强者。

    李察一方有数道人影忽隐忽现,來去如电,几乎每一次闪现就会有一个强者坠落,众多圣域强者,居然沒有几人能够挡住哪怕一招。

    图兰转头向加西亚望去,见他也是脸色铁青,心中不禁一沉。

    感觉到图兰公爵的目光,加西亚说:“李察手上居然有这么多的天位圣域,公爵大人,现在只有一条路,让白诺德殿下动手,只要他能够击败李察,这一仗就还有胜利可能。”

    “好。”图兰公爵咬牙道,他抬头向白诺德叫道:“白诺德殿下,动手,那件事我答应你了。”

    但白诺德此刻脸色正变幻着,公爵的叫声恰好让他下定了决心,对李察说:“李察殿下,今天的事完全是个误会,我这就离开。”

    话音未落,白诺德身周就迸发出明黄光焰,在图兰公爵愕然的目光中倏忽远去,消逝无踪。

    传奇法师竟然跑了,这是,不战而逃。

    不止图兰公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众多圣域强者以及下方十几万战士同样难以置信,堂堂老牌传奇法师,在李察面前,居然战都不敢战。

    就在全场目光都随着公爵的大吼集中到在李察之际,李察抬手向联军方向遥遥一指,只说了一个字:“杀。”

    大地上,黑红双色的阿克蒙德大军宛若利刃,狠狠刺入规模更加庞大的对手腹部,又从后部冲出,随即在李察指挥下,数万阿克蒙德大军以不可思议的默契和灵动原地转向,再重新加速,又扑入已经混乱的敌军中。

    白鹿平原一战,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神圣同盟联军大败而归,十五万大军只逃回去三万多,构装骑士全军覆沒,圣域强者战死三分之一,图兰公爵被李察活捉。

    此战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图兰公爵那支二十人的私人卫队,刹那间就被骤然爆发的李察斩杀过半,根本沒有一合之将。

    图兰公爵被擒之时,依然是目瞪口呆。

    此战之后,李察随即挥军南下,一曰一夜奔袭,突然出现在千年帝国大军侧翼。

    这次李察亲自持刀上阵,在他身后,次第分别是追随者、构装骑士、寒霜武士和各种骑士。

    这是一个彻底的锋矢阵,强者在前,弱者随后,全力突击,不留丝毫后路,身为当今阿克蒙德第一强者,李察当仁不让地冲在最前。

    冲阵之前,李察只有最简单的一个命令:“跟我來。”

    上到提拉米苏,下到普通骑士,人人热血沸腾,追着前方那越來越远的身影而去。

    这一战,千年帝国贵族联军被一击凿穿,随即大败,十万大军逃回去的还不到一万,精锐全军覆沒,强者陨落过半,有两位公爵、四位侯爵被俘,伯爵以下不计其数。

    千年帝国的强者荣耀感明显强于神圣同盟,即使战局倾危,明知事不可为,依然坚守不退,战而不降,结果战死者数量远远多过了神圣同盟。

    李察让普通骑士战士原地休整,只带上最精锐的一万铁骑,挥军回援,与圣树王朝的大军决战于黑玫瑰古堡之下。

    这是最艰苦的一战,李察的临战指挥能力在这支全精锐的部队上发挥的淋漓尽致,由始至终,阵形就沒有乱过,僵持之际,刚德突然率领五千人形骑士从传送门出现,艾莉婕随即从黑玫瑰古堡挥军出击。

    两面夹攻之下,圣树王朝军队逐渐溃败,索拉姆公爵心中不忿,悍然升空,在万军之前与李察大战一场。

    这是破魔暗战与传奇法师的对决,原本索拉姆公爵可说是占尽了便宜。

    然而李察上手就是三界寂灭,魔法咏叹的声音彼此交织,响彻云宵,无数高阶魔法如怒涛狂流从三张面孔中涌出,这相当于三个不同专精的传奇法师在同时集火轰击。

    索拉姆公爵魔法抗姓再高,也经不住如此狂轰滥炸,虽然他依靠传奇能力和职业优势避开了大部分直接攻击,还有一次成功地贴到近战距离,但当即被锁住位置,无数个火球接踵而來轰成重伤,连大军也顾不上了,落荒而逃。

    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李察尽起大军,挥军转战千里,每战必胜,击溃数倍强敌,斩杀强者无数。

    至此,三大帝国尽管豪门无数,却一时噤声,再无人敢放言踏平阿克蒙德。

    黑玫瑰古堡长而幽暗的走廊中,响起沉重而急骤的脚步声,李察快步走进作战室,把自己扔进了椅子里,脸上全是疲惫。

    “李察殿下,我们开始吗。”一名法师小心翼翼地问。

    李察扫了一眼,见追随者和重要的将领们都已到齐,勉强挥了挥手。

    那名法师随即开启魔法地图,上面展示了当前的军事态势,解说时声音都变得有些异样:“当前在白鹿平原,金原谷地和卡比河域等区域,三大帝国的主力都已经被消灭,我们的损失如下”

    接下來是冗长的数据,战争虽然刚刚结束,然而大部分追随者对整个战局还沒有概念,他们更关心的是和强者间的战斗,尽管他们亲身参与了每一场战斗,但是随着一个个数据的披露,很多追随者的脸色还是变得沉重。

    李察的损失十分惨重,构装骑士损失近百骑,出征时的十万大军,最终返回黑玫瑰古堡的仅有五万人,战死的大部分都是精锐的母巢战士和阿克蒙德战士,每一个都是沉重的损失。

    而这些损失换來的,则是三大帝国近三十万精锐部队被歼灭,损失的构装骑士达到两百五十的惊人数目,强者陨落近百人,如此损失,相当于三个豪门的核心力量被消灭,哪怕是三大帝国共同分担伤害,也会感到痛入骨髓。

    普通战士死伤再多,也不会放在大贵族的心上,豪门概念中,那些只是数字而已,五级左右的老兵,私属位面中要多少就有多少,只不过昂贵的位面通道费用限制了位面间兵力的调动。

    可是沒有人能够无视圣域强者和构装骑士的损失,相比之下,构装骑士得到的重视还要在圣域强者之上。

    在战场上,圣域强者受到的约束小得多,他们有很大程度上的自主权,也正因如此,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就相当有限。

    李察和神圣同盟联军一战,当同盟强者们骇然发现李察麾下竟有如此众多的天位圣域时,竟有近半强者当场掉头,脱离了战场。

    同样的事,发生在士兵身上叫做逃兵,发生在圣域强者身上,就叫脱离战场,这就是诺兰德的现实,而构装骑士不同,他们是军队。

    如此战绩,辉煌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要知道这不是和私属位面那些战力孱弱的土著作战,而是和三大帝国豪门的精锐私军战斗,每一个豪门,都可能统治着几个乃至几十个位面。

    法师总算念完了冗长的数据,这时作战室中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鼾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声音的來源处,那是李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