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三 差距

    三张面容再次浮现,同时吟唱着咒语,随即一个个魔法如狂风骤雨般轰向两名圣域级别的灰矮人,将它们轰得东倒西歪,上蹿下跳,

    兽人强者看到李察居然想要近战,当下一声冷笑,横握战锤,就等着李察自已过來送死,这么快就把魔力泄空,然后企图打近身战的法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就在相距数十米时,李察身影一闪,忽然消失,

    随机传送,兽人强者想不到对方还有余力,但是也不慌忙,他有过丰富对战法师的经验,立刻握锤戒备,四下搜索着李察的位置,然而恰恰是最坏的情况发生,李察直接出现在他的背后,挥刀直刺,

    如狂风骤雨般连攻十几刀,这名兽人强者居然全都挡了下來,

    李察心中暗觉可惜,如果他的魔动武装是五阶,能够转化出传奇级别的斗气,那么这轮狂攻就足以让这个兽人强者带伤了,李察手中可是两大神器,无论月光还是裁决,只要挨上一下,绝对可以让这个兽人强者大吃一惊,

    李察无意和他多做纠缠,当下深吸一口气,身影闪烁间再次传送到兽人强者的身侧,挥刀就斩,

    那兽人强者大骇,手忙脚乱,这才勉强挡下李察致命一击,兽人强者刚回过气,想组织反攻,李察又闪现在他身后,双刀直刺后腰,

    这一下兽人强者终于知道面对的绝不是随机传送的战斗法师,而是可以控制瞬移落点的可怕强者,

    可是李察这一击却是角度刁钻,很难闪避,兽人强者眼中闪过凶厉,一声狂吼,拼命转身,用自己覆盖着厚重腿甲的大腿生挡李察的一击,

    李察顿时一怔,差点错失了这一击,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敢于用肉体硬挡他的刀,哪怕是素來以身体强悍著称的兽人,

    然而无论月光还是传奇,就连传奇巨龙卡卡罗尔的龙躯都挡不住,区区兽人又算什么,

    李察当下在那兽人强者惊疑的目光中,将裁决归鞘,双手紧握月光,一刀斩在兽人强者那根比李察腰还要粗的大腿上,

    嗤的一声轻响,厚近二十厘米的腿甲居然象纸一样被轻易划开,然后刀锋就在兽人强者那惊骇欲绝的眼神中,狠狠向下一划,

    兽人强者发出惊天动地的号叫,身形暴退,喷洒的鲜血在空中画出触目惊心的轨迹,李察这一刀,几乎将他的大腿整个切下,现在兽人强者的右腿只剩下一层皮肉勉强和身体相连,

    灌注了天位圣域级别的斗气后,月光的极致锋锐爆发出可怕的威力,要不是那兽人强者身体确实强悍,这一刀直接就能切掉他的大腿,

    兽人强者极为凶悍,一把扯掉右腿,挂在背后,然后双手持锤,面向李察,徐徐向后退去,并不时亮出獠牙,发出威胁的低吼,

    见到兽人强者这个架势,李察放弃了追击的打算,

    兽人生命力顽强,真死磕到底想必又是一番苦战,在见到苏海伦之前,李察不能消耗太多实力,必须要保持全力一击的力量,这样才有可能影响到两大超级强者的战局,

    李察收起月光,一个随机传送就向北方飞去,

    这一下随机传送足足跨越了千米距离,比普通法师的随机传送远了太多,但是当李察从虚空闪现出來时,却突然僵住,

    无定就立在他面前,相距还不到一米,完全是伸手可及,李察甚至可以看到她眼眸中的玩味意味,感觉到她呼出的冰寒气息,

    措不及防之下,刚刚传送出來的李察已经完全处于任凭宰割的状态,他甚至不敢稍有动作,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全身上下都笼罩在无定一触即发的强大气息中,只要稍有妄动,就会牵引來必杀的一击,

    而李察还能隐约感觉到周围空间的规则有极微弱的异常,似乎诺兰德世界在这里有一点点扭曲,只是这一点点不同,就使得他的规则、真名、魔力都沉静于意识之海的水面之下,其上却似乎是悬了山峦般的巨石,随时会坠落下來,使得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这是李察第二次与无定对峙,这一次,他在意识中清晰地触摸到了与超级强者之间的力量差距,

    现在,李察看得到无定深紫色的眼瞳,

    神圣同盟内早有传闻,当无定陛下是紫瞳时,就是喜怒无常,随时可能翻脸杀人,她转为黑瞳时,才会比较平静,能够稍稍听得进点道理,

    无定缓缓抬手,摸上了李察的脖颈,并轻抚着他的咽喉,她的手寒冷如冰,又细腻无比,就象蛇一样在肌肤上滑动着,

    别说是人类身躯,就算李察咽喉有传奇巨龙的龙鳞保护,无定的五指也能轻易洞穿,超级强者身体各个部分,都随时可以化成堪比传奇级别的武器,

    无定伸手在李察的脸上拍了拍,柔媚一笑,嘴几乎贴在李察耳朵上,轻声说:“你來得可真够慢的。”

    李察还沒有弄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无定已瞬息远去,

    天际处,突然传來那兽人强者凄厉的惨叫,

    无定的身影徐徐浮现,手中握着一颗还在鲜活脉动的硕大心脏,她几口就把心脏吃了下去,显然对味道十分满意,眼瞳中的紫色也消褪了不少,她的身影闪烁不定,每次闪烁都会跨越数公里距离,如是划过长空,向浮世德的方向飞去,

    在她身后,那名兽人传奇强者仍浮在空中,拼命挣扎着不让自己坠落,

    他喉咙中嗬嗬叫着,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恐怖的空洞,不断试探用双手盖住伤口,可是血和内脏碎块仍不断从指缝中涌出,他的眼神渐渐迷离焕散,终于从空中坠落,重重砸在雪原上,鲜血很快在洁白的大地上浸出一朵血花,

    李察静静浮在空中,深深地低着头,动也不动,仿佛只是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像,

    一名幸存的灰矮人看了半天也不见李察有动静,于是大着胆子悄悄接近,并且缓缓扬起了战斧,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刀光如闪电点亮,

    那名灰矮人即刻僵在空中,他张大了口,可是已经一句话都出说不來,战斧从变得无力的手中滑脱,坠向大地,灰矮人随即也跟着战斧坠落,摔向苍茫的雪原大地,

    李察长长地出了口气,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情亦如这天空般灰暗,

    他这次看到了差距,但还是始终沒有想明白,无定是如何控制住他的,也沒有想到破解刚刚局面的办法,如果想到了,那他也就离超级强者不远了,

    远方天际云层涌动,传奇法师的身影出现在天的尽头,她身影只闪了数次,就來到李察面前,

    传奇法师满身狼狈,金发上都有些焦痕,蓝色法袍又不出意外地处处破损,每年光是花在修补这件法袍上的钱,就是个天文数字,

    法袍几乎遮不住苏海伦的身体,可以说是处处春光乍现,但若是普通人觉得借此可以占到便宜,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某人的目光落在不该看的地方时,入目的绝不会是传奇法师的身体,而是无穷无尽的强光,亮得足以刺瞎他们的眼睛,

    看到李察,苏海伦也大吃一惊,忙问:“你怎么在这,你遇到无定了,。”

    李察这才想起忘记清除无定留在他咽喉上的气息,说:“沒事,我只是沒想到她会突然出现,不小心被占了上风,但她沒有把我怎么样。”

    苏海伦的小眉毛几乎锁到了一起,眼中全是怒火,

    但是她看着李察,忽然叹了口气,怒意渐渐消失,然后有些怅然地说:“你就是小心也沒用,她的速度太快了,或许在超级强者中可以排到第一位,她的战斗艺术也是我所见过最出众的数人之一,所以除非你的实力与她相当,否则的话哪怕只是差了一点,和她打起來也全然沒有还手之力,以后尽量不要招惹她。”

    李察一怔,问:“你输了,不太可能吧。”

    刚刚无定的状态也瞒不过李察,伤势比苏海伦只重不轻,传奇法师比巨龙还要强悍的身体就是最大的优势,

    苏海伦忽然恼怒起來,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叫道:“我怎么可能会输!?当然打得她落荒而逃。”

    李察当即松了口气,沒输就好,面对无定这种敌人,输就等于死,不过李察还是弄不明白,传奇法师为何打赢了心情还是如此之差,难道觉得赢得不够漂亮,

    可是或许放眼整个诺兰德,在沒有真正打过之前,都不会有人敢说能够稳胜无定,

    传奇法师此刻已经处于爆发边缘,李察识趣地沒有再问,陪着她一路回到深蓝,

    浮世德,浊流摇摇晃晃地飞入皇宫,立刻脱光衣服,让人用大盆冷水从头到脚冲洗干净,然后用斗气蒸干水分,换上新衣服,就疾奔无定的寝宫,他刚刚走进院门,无定就从空中如电飞下,落在了庭院中央,

    看到无定的样子,浊流脸色一变,奔了上去,忙问:“陛下,这一战”

    无定看着自己的手,忽然举到在鼻端尖用力嗅了嗅,然后放声大笑:“这一战啊,战果相当丰厚,以后苏海伦看见我,都要做恶梦了吧,哈哈哈哈。”

    “陛下,您为了喜好,还真是不畏艰难。”浊流真心实意地说,

    PS:本月不断更的目标,就在眼前,这就是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