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 贫瘠之地

章四十 贫瘠之地

    那是古老、苍凉的脉动,激起的震荡跨越了无数时空位面,不知传递了多远,李察现在又听到了这个脉动,和在神国时听到的类似,但又有些不一样,这一次更加清晰,牵引着他的血脉灵魂。

    李察脸色微变,古老的心跳声只响了几下就渐渐消失,让他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其实不用怀疑,那就是某种幻觉,在真实的世界中李察并沒有听到、或是感知到任何东西,但正因如此,李察才感到了深沉的压力。

    命运直觉,又是命运直觉,李察几乎可以确定,在初始之地一定隐藏着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至少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未來。

    李察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初始之地,久久不语。

    这里是野蛮人的圣地,也是神秘的禁区,不过法罗有类似传说的地方不下上百个,其中大部分证明了只是些传说而已,沒有什么价值,巨龙山谷算是最有价值的收获了,一条稳固的位面通道,以及一个资源丰饶的巨龙位面。

    所以李察最初对初始之地沒什么兴趣,祖源高地的贫瘠超出想象,深红公国动用了十几万大军,整整攻打了三年多,几乎占据了整个高地,领土面积还要超过铁三角帝国,然而除了最初找到的一些资源外,就再也沒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资源了。

    高地深处意外的贫瘠,匮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数千公里的辽阔土地,居然连个象样点的铁矿都找不到,就连某些遗弃之地,资源也比这里要丰富些。

    按他原本的构想,此时法罗已经进入彻底征服的阶段,李察将会抽调强力的追随者和高阶战斗单元去其它位面,开始新的征服,惟有将众多有价值的位面彻底转为资源,才能够支撑起李察的帝国。

    李察双眉越锁越紧,终于下定了决心:“速战速决吧。”

    李察第一时间联系了母巢,说:“让星蛹立刻到巨龙山谷,另外准备十只信使,十只飞蜉,让分脑提前移动,建立直通初始之地的通道,调集所有的神晶单位,到祖源高地集结。”

    母巢迅速做出安排,然后问:“主人,初始之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种感觉。”

    母巢沉默片刻,说:“主人,我也会去。”

    李察吃了一惊,问:“你來干什么。”

    “我和您一样,感觉到在那里有对我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感觉,光凭战斗单元可能应付不了,我得亲自到场才行。”

    李察微微皱眉,母巢晋升十一阶后,本体战力远在普通传奇之上,它的到场必定令李察实力大增,可是李察现在能够调集的力量也非同小可,就算沒有母巢,也能够击杀卡卡罗尔这个等级的传奇巨龙。

    只不过母巢如果离开动荡之地,就不是小事,移动中的母巢是无法创造战斗单元的,光是这一点就会损失不少,每一天都要损失八个十五级的战士,或是两个十六级的精英战士。

    “好,我们在祖源高地汇合。”李察的犹豫只是一闪即逝。

    结束了和母巢的联系,李察给所有追随者下了命令,除了奥拉尔和刚德,他带上了所有的追随者。

    临到出发前,无面却突然表示她正在晋升传奇的关键阶段,无法同行,少了无面,有可能少了最强大的一个战力,但巨龙山谷有她坐镇,李察也就可以放心了。

    巨龙山谷才是李察的财富之源,通过这里前往巨龙位面狩猎的强者络绎不绝,每个月光是收取租金,就有超过三十个高级祭品,聚敛财富的速度甚至让李察自己的追随者都瞋目结舌。

    这个时候如阿西瑞斯、森马等來自歌顿时期的老一代骑士,才对李察真正的佩服。

    起初他们并不理解李察的做法,歌顿更喜欢独占位面,一点点地去硬啃,这也是诺兰德非常通行的作法,老牌豪门通常都会独占位面,自己把所有的利益全部吞下。

    独吞当然会使位面开发的过程变得非常缓慢,然而对传承千年的古老家族來说,时间从來不是问題,并且完整的位面权益,使得家族在战略布局不用考虑來自盟友方的掣肘。

    但就短时间内聚敛财富的速度而言,十个歌顿都比不上李察。

    就在李察筹备进军初始之地时,祖源高地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旅人,他裹着深灰色的披风,头面都隐藏在阴影里。

    一周后,祖源高地的宁静被打破了。

    一个野蛮人部落正在高地上缓慢前进着。

    这个部落规模不大,也就百人左右,队伍中只有三辆牛车,装载着整个部落少得可怜的财物,整个祖源高地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迁移的小部落。

    高地太贫瘠了,气候变化无常,一条河流经常存在数年后就会干涸,依附于它生存的部落就不得不迁移,追逐水草而生。

    野蛮人缓慢但坚定地走着,艰苦的环境造就了他们坚韧的姓格,野蛮人每天可以行走二十个小时,只休息四小时不到,就能够继续上路。

    队伍中一个还带着稚气的少年突然抬头,望着遥遥远方的白云,问道:“长老,那是什么。”

    部落长老曾经高大的身材如今已经被岁月压弯,鬓发也是斑斑灰白,他向孩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可除了白云什么都沒有看见。

    “那是云,孩子。”

    “不,长老,云上面有东西,它们过來了。”少年惊慌地叫了起來。

    部落中的人们都向少年指着的方向望去,不过和长老一样,除了厚厚的白云,他们什么都沒有看到。

    少年急得快要哭了,叫道:“那里真的有东西,它过來了,真的过來了。”

    就在这时,一个无法形容的庞然大物悄无声息地从云层上方跃出,这些野蛮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座山飞到了天上。

    那是长达千米的母巢,它每一下蠕动,就会无声无息地向前滑动数公里,在母巢之后,则是体形小不了多少的星蛹,然后是十余只飞蜉、分脑,以及上百只进化过的高阶羽蛇。

    整个队伍悄然无声地从空中飞过,宛若一片乌云,却听不到一声振翼,也沒有丝毫空气被撕开的响动,无形的威压当空而降,所有的野蛮人都战栗着,根本说不出话來,拉车的凶猛公牛则直接跪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再挪动一步。

    李察站在母巢的头顶,遥望着天际尽头,他忽然神色一动,切换到一头分脑的视野,看到了下方的小部落,注意力的焦点则集中在那个少年身上。

    “一个不错的小家伙,居然能够注意到我们的存在,还是有点天赋的。”李察说。

    “我们要把他带上吗。”母巢问。

    李察想了想,摇头道:“不必了,他或许能够达到圣域,但这也就是尽头了,有天赋的人有很多,而我的资源却有限,与其培养他,我倒更愿意把资源倾斜在现有的人身上。”

    就这样三言两语之间,野蛮人少年可能改变命运的机遇就这样过去了。

    李察叫來了亡灵大魔导师山德鲁,问:“为什么还能看到不少迁移中的野蛮人部落,我们不是在祖源高地上修建了好几座城市吗。”

    山德鲁在祖源高地上征战多年,十分熟悉情况,当下答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我们的馈赠,我们的城市确实可以让很多野蛮人活下去,甚至过得更好,但仍然有很多部落坚持原有的生活方式,不愿意改变,他们认为,在迁移的路途中死去,等于回归祖先的怀抱,因此他们并不认为这是痛苦。”

    李察皱了皱眉,沒有再问下去,这些野蛮人愿意恪守古老的生活方式,也沒法强求。

    以往李察还希望尽可能多地收编野蛮人战士,当时他们十级的战力还是相当可观的,但现在,李察奉行少量精锐建军策略,在他的军队中野蛮人战士的作用已经降到可有可无的程度。

    空中的强大军团继续西行,李察一路观察着下方的戈壁荒漠,疑惑渐升,让人把阿西瑞斯叫了过來。

    “这片土地好象贫瘠得不太正常,我沒有看到任何有用的资源,你在其它位面,有看到过类似的地方吗。”

    阿西瑞斯说:“确实不正常,位面的本源力量会自然渗透到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就会产生各种资源和矿脉,就算行将死去的位面,也会有资源,或是曾经有过资源的痕迹,但这里什么都沒有,倒好象有什么力量把这片土地全部的精华都抽走了一样。”

    说完,阿西瑞斯自己就先摇了摇头,说:“这不可能,如此辽阔的区域,想把这里的位面本源力量全部抽取干净,就是强大神力的主神也很难办到,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黑暗神官有多个位面征战的经历,如今战力在李察麾下不再是最强,但见闻渊博,却远在其它追随者之上。

    法罗拥有强大神力的主神就那么几位,不可能不被发现,所以阿西瑞斯才感到疑惑。

    PS:

    小区里不知谁家在做道场,锣鼓喧嚣,云板铿锵,从窗口看出去,热闹的场景,粗糙的妆面,乡土,淳朴,充满生机,有一种穿越时光的错觉。

    十年前的今天,我在电脑上打出“亵渎”这两个字,那时候,杨奇正在隔壁房间午睡,右下角隐藏的窗口是罗森会客室,一些现在已经湮灭的名字正在激烈争论,盈风的群里,黑肚皮兄和荆戈兄有一条沒一条地刷屏,六翼那个鸟人还安在,虽然头像是灰色的,不过潜水而已,总会在关键时刻刺出血淋淋的一刀。

    辜负此时欢宴散,棠棣寂寂不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