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一 没有灵魂的战士

章四十一 没有灵魂的战士

    李察忽然说:“说不定这里真就隐藏着一位主神,可能不是法罗的诸神而已。”

    “怎么可能。”阿西瑞斯有些震惊,这有违位面的基本规则。

    “去初始之地看看就知道了,我有种强烈的预感,答案就在那个地方。”

    这支史无前例的空中军团掠过广袤的荒原,终于接近了初始之地,这是更加荒芜的世界,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活动的生物,飞鸟、魔兽,甚至是昆虫,什么都沒有。

    前两天还能偶尔看到的那种低矮灌木,到这里也完全不见踪影。

    周围寂静得可怕,连风都停了。

    李察向前一指,母巢即刻缓缓加速,向初始之地飞去。

    荒芜的地平线上,忽然出现了一小队人,迎着李察而來,双方迅速接近,相距百米时就停了下來,那是一队野蛮人战士,大约三十余人的样子,穿着传统式样的皮甲,拿着简陋粗糙的武器。

    然而,这队战士的战力却是异常强大,平均等级居然有十五级,居然突破了野蛮人不能超过十级的无形限制。

    一名野蛮人战士大声说:“这里是神之禁区,凡是闯入这里的生灵,都要死,你们现在立刻自杀吧,免得触怒先祖的圣灵。”

    李察的追随者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随便哪个追随者下场,都能轻易灭掉这队野蛮人,结果这些野蛮人上來就要求他们自杀,就连李察也不明白这些野蛮战士究竟从哪里來的强悍自信。

    阿西瑞斯忽然说:“这些人的状态不对,连基本的判断力都沒有,有些象是**纵的傀儡。”

    李察点了点头,手一挥,众追随者就飞身而下,倾刻间就将这批野蛮人杀光,倒不是他们不想留活口,而是这些野蛮人个个悍不畏死,只要有一点行动能力就殊死拼斗。

    李察和阿西瑞斯同时飞落,阿西瑞斯落在一个刚死的野蛮人战士身边,将手按在他的头部,缕缕黑雾不断钻入这名战士的大脑。

    片刻之后,阿西瑞斯站了起來,凝重地说:“他的灵魂残缺得非常厉害,无法读取到任何记忆。”

    李察点了点头,说:“沒关系,我们继续往前,看看神之禁区,先祖圣灵究竟是什么东西。”

    母巢继续前进,一路上遇到的野蛮人战士越來越多,等级也逐渐提升到了十六级,又深入初始之地两百多公里后,大地上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灌木,就象是尖刺膨胀成叶片的仙人掌,另外野蛮人中也出现了十七级的战士。

    无论十五级还是十七级,也无论击杀多少野蛮人战士,阿西瑞斯都找不到一个完整的灵魂,也读取不到任何记忆。

    李察让母巢降落,所有搭载的骑士全部落地,休整了一晚,第二天清晨时才继续出发。

    这一次李察打定了速战速决的主意,高端战力几乎倾巢而出,光是构装骑士就带了三百骑,所有神晶版的寒霜武士和箭兽也全都在列。

    另外,李察还从三女神的教会中抽调了四名十八级大神官,二十名十六级以上的神官随行。

    当黎明到來时,大地突然开始颤抖。

    从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黑压压一片身影,无数身披黑色长袍的人出现,迈着缓慢而坚定的步伐走來,他们的脚步落下,就会震得大地不断颤抖。

    随着这些黑袍人的出现,天空中气流变化,连云层都开始紊乱,在他们身后,风扬起尘土,形成滚滚壮云的烟云。

    坚实的大地上,留下无数的深深脚印,呼啸而來。

    全都是十五级以上的战士,当数千人排成一线出现时,宛若涛天的海潮,就连李察身后许多追随者们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与之相比,李察这支刚过千人的队伍显得很不起眼。

    提拉米苏挠了挠头,喃喃地说:“有点不好对付。”

    水花无言握紧了永眠指引者,眼中开始闪烁危险的光芒,那是她在压力下的自然反应,危险越大,她就会变得越危险。

    在李察身后的山德鲁说:“我在他们身上闻到了亡者的味道,很淡,但是有。”

    阿西瑞斯抚摸着手中的黑暗神典,说:“我还看到了黑暗源力和混乱的力量,这是堕落者独有的特征。”

    李察双眼微眯,遥望着涌來的那一线黑潮,缓缓地说:“你们看到了先祖圣灵沒有。”

    追随者纷纷摇头,片刻后母巢也传回信息:“百公里之内,只有这些生命。”

    李察从容地说:“这么说,他们应该是藏起來了,或者干脆躲在后面艹纵一切,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他们一个惊喜,母巢。”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我们先上,把他们居中分开。”

    “沒问題。”

    母巢微微前倾,然后缓缓加速,无比庞大的身躯在移动的时候,带來的压力也是无以伦比。

    在辽阔广袤的荒原上,双方间十公里的距离,不过是母巢数个身长,李察站在母巢之上,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说给冥冥中什么人听:“我的老师从來不怕对手人多”

    他浮上淡而冰冷的微笑,轻声说:“我也是。”

    大地突然猛烈震动,母巢提前数百米就扑到大地上,顿时一阵轰鸣,巨大的惯姓推着它在大地上滑行,一直冲出上千米才终于停下,如山峦般的身躯在大地上犁出一道宽百米,深达数米的深沟。

    黑袍的野蛮人战士自然而然地就被截成两段,被母巢卷入深沟的则直接被压得踪影不见。

    但他们全然不知道什么是恐惧,纷纷飞身而起,扑上母巢,将手中的武器深深插入,十五级战士的全力一击,就是母巢的虫甲也无法抵挡。

    这些野蛮人战士纷纷爆发力量,不管手里是什么武器,用力一转一挖,就会掘下一大块虫甲,转眼间母巢身上就多了无数坑坑洼洼,那些野蛮人战士就象一只只蚂蚁,挂满母巢全身,疯狂啃噬攻击。

    只不过母巢光虫甲就厚达数米,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挖得穿的。

    母巢身上突然出现一片火焰,炸开的火浪向四面八方滚滚而去,一下就覆盖了数十米方圆的辽阔范围,在爆炸中心处的野蛮人战士纷纷被炸飞,外围的战士也被烈火点燃,他们在挥之不去的火中挣扎着,终于一个个掉了下去。

    这是暗红色的火焰,并不如何炽烈,但是出奇粘稠厚重,一旦燃烧就经久不熄,这是源自深渊的狱炎,具有极强的粘姓,而且几乎沒有什么能把它扑灭,除非能量彻底散尽。

    李察在母巢背上走过,恶魔面容环身飞舞,不断念颂咒语,一颗颗火球连绵不绝地射出,烈火覆盖了母巢整个背部,无数野蛮人战士爬上母巢后背,舍生忘死地冲向李察,但随即被迎面飞來的火球轰飞。

    火球无穷无尽,李察的魔力似乎永远也不会枯竭,当他走到母巢尾部时,身后只留下一片火海,和无数在烈火中挣扎的野蛮人战士。

    蹄声如雷。

    两翼,整整三百构装骑士分成两队,远远迂回包抄,闪耀着斗气的掷矛划着闪亮的轨迹飞入野蛮人战士的队列,随即猛烈爆炸。

    轰鸣的爆炸声连绵不绝,宛如初春的惊雷,不时有野蛮人战士被炸得高高飞上天空,再狠狠摔落。

    这批爆裂掷矛里面填装了大量改良矮人火药,威力比攻打铁三角帝国时期的那批掷矛要大得多,李察这次几乎把所有的库存都带到了初始之地,就是准备倾力一击,速战速决。

    两翼的野蛮人战士被炸得东倒西歪,残缺的肢体在空中飞舞,但是爆炸余波过后,许多野蛮人战士又摇摇晃晃地爬了起來。

    这种程度的爆炸,对十五级的战士杀伤力不是特别强大,这些野蛮人生命力又格外顽强,就是少了小半个身体也能再次站起來,除了在爆心处的野蛮人会被直接炸碎之外,其余的野蛮人大多只伤不死。

    他们身上的黑袍早被冲击波撕碎,露出异常健硕的身体,但是裸/露出的肌肤并不是正常野蛮人的深棕色或者是褐色,而是带着苍白的青灰。

    他们的表情也显得刻板呆滞,只不过受伤之后,许多人的眼珠开始充血,转为恐怖的暗红色,断裂肢体的伤口处,流出的不是红色的血,而是暗黄色的半透明液体。

    李察的构装骑士早已身经百战,连巨龙都杀过不知道多少头,再诡异恐怖的生物也吓不倒他们,构装骑士们迅捷无比地抽出第二根爆炸掷矛,附上斗气,掷了出去。

    又是一波剧烈爆炸,一波炸不死,就炸两次,三次,反正每个构装骑士的魔骑上都挂着十根爆炸掷矛,后方的飞蜉上还装载着更多。

    寒霜武士开始奔跑,他们在箭兽的配合下正面冲击,神晶版的寒霜武士身高接近四米,远远超过野蛮人的变异战士,他们的力量也有压倒姓的优势,重武器挥动起來波及范围可达二十米,许多野蛮人被直接轰飞。

    PS:

    感谢诸位陪我一路走來,这些年和大家多是文字來往,很少有机会进行其他交流,所以想在11月中旬搞一次线上书友YY活动,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去书评区置顶帖跟帖。

    等pass长发及腰,來做主持可好,在此期间,我会努力保持更新,也希望大家给点鼓励,每天看完更新后点下正文下方的“顶”字,期待和大家面对面交流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