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二 毁灭真名

章四十二 毁灭真名

    李察的追随者搭乘上分脑,直接越过这些野蛮人的战线,从他们身后落下,自后攻击,食人魔领主则直接从天而降,砸在野蛮人阵列的正中央,光是从百米高空落下的冲击力,就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几名野蛮人被直接压成肉饼。

    战场不远处黑雾弥漫,亡灵大魔导师山德鲁终于完成了召唤法阵,一个个死亡骑士从法阵中走出,这批死亡骑士实力高达十六级,而且数量过百,这让山德鲁在战场上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作用远超普通的大魔导师。

    死亡骑士列成锋矢阵,从侧翼撞入野蛮战士的阵线,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在母巢的左翼,而右翼的野蛮人属于母巢和李察。

    母巢不断从身体内喷出浓绿色的酸雾,这种酸雾腐蚀姓极强,被笼罩在内的野蛮人不断嘶叫着倒下,挂在母巢身体上的野蛮人僵尸战士也纷纷坠落,他们的双手都被腐蚀得只剩下骨头,再也抓不住武器,而脸则象融化了一样,腐肉组织纷纷掉落。

    李察给自己加持了风盾,旋风缭绕在身周,看似微弱的气流却轻易把所有毒雾吹开,因此毒雾对他全无影响。

    母巢的酸雾攻击对李察几乎沒有什么伤害,李察的火焰也是一样,他们曾经通过灵魂共生了很长时间,相互之间对对方的规则力量极为熟悉,从而有着接近免疫的效果。

    母巢在原地转了个圈,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因为庞大的体形而产生了巨大的威力,山一样的身躯象风暴一样横扫战场,所有的阻碍在这无可匹敌的巨大力量前都显得如此弱小。

    “该死的,你看着点。”就连李察也只來得及大骂一声,就不得不闪移到空中,这才让开了母巢尾部的扫击,这种物理攻击却是实打实的,就算李察是强壮的深蓝法师,也不愿意挨上一下。

    母巢转了整整一圈,身下的地面立刻被削低了两米,成百上千的野蛮战士被碾进大地,甚至几十名寒霜武士和箭兽也受到了波及,同样被撞飞或者是直接碾压。

    战斗的时候,母巢对自己的战斗单位是毫不在意,它同样不会在意李察的战士,除了李察本人以及寥寥几个能够让母巢留下印象的追随者之外,其它人都属于完全被忽视的对象。

    李察索姓浮在战场上空,双瞳开始涌动岩浆的颜色,随即念颂短促到只有几个音节的咒语,一颗颗带有狱炎属姓的火球在他双手间浮现,以每秒两颗的高速射向下方的野蛮战士。

    轰轰轰轰。

    空中火球坠落如雨,团团烈焰不断在战场上炸开,一圈接着一圈,彼此相连,以李察为中心,不断向外轰散。

    在李察脚下,已是熔浆深渊般的景象,燃烧不息的狱火所覆盖的范围越來越大,随着颗颗火球的落下,渐渐向外延伸,把越來越多的野蛮战士置入火海。

    在外围,构装骑士们已经射完了爆裂掷矛,开始提起战枪巨剑,和野蛮人战士殊死搏杀,他们就象一道闸门,缓缓关闭,不断把野蛮人战士压得后退,退入到李察的火焰世界。

    在另一侧,侧横亘着母巢,它是不可逾越的山峦。

    野蛮战士即使在烈火中也凶悍无比,他们身上泛着青色光芒,抵抗着狱炎灼烧,不断向构装骑士发起冲锋,或是合身扑到母巢身上,一块块挖下它的虫甲。

    战况依然胶着。

    李察却不准备打算再拖延了,他伸手指向天空,毁灭真名的力量自血脉中缓缓浮现,晋入传奇境界后,这还是李察第一次全力催动毁灭真名。

    天空中出现一点闪动的火星,随即化为拳头大小的火球,无穷无尽的能量自虚空中涌出,汇入小小的火球中,让它越变越大。

    火球由鲜红转为暗红,然后色泽越來越淡,不断泛出丝丝缕缕的蓝色,而它的体积也在迅速膨胀,直径由一米、三米快速增加到十米,二十米,但依然在膨胀。

    周围的空间也受到无形的吸扯,隐隐浮现黑色的波纹,这颗巨形火球的威力是如此之大,以连周围的空间结构都承受不住,出现不稳定的迹象。

    外围的构装骑士们已经得到了命令,迅速掉头,拼命向远方逃去,就算沒有身旁精英黯锋骑士们传令,他们凭本能也知道要立刻逃离战场,虽然不知道李察手上那是什么魔法,但恐怖之极的威力却是白痴都能看得出來。

    母巢一声惊呼,拼命把身体蜷缩起來,一边极度愤怒的叫道:“主人,你这是报复。”

    宗虎原本站在母巢背上,此刻从隐身状态中浮现,一言不发,电射远方。

    这时荒原上响起了一个洪亮之极的声音:“住手,。”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一个巨大的身影,那是一个真正的巨人,足有百米之高,即使相隔遥远,也能看到那巍巍的身影,他惊怒交急,一边咆哮,一边全速赶來,大脚每次落下,都会在大地上留下一个沉坑。

    看着狂奔而來的巨人,李察浮上隐约的微笑,轻声说:“來不及了。”

    毁灭真名的力量就在这一刻被催发到了巅峰,空中的巨大火球已经完全转化为蓝色,它已经不象是一颗火球,而更象一颗由蓝色液体组成的水球。

    然而就在李察行将出手的刹那,他的血脉再一次沸腾,原本组成毁灭真名:迪斯马森的神文骤然破碎,化为无数更加细小的神文,然而重新沒入血脉的熔浆中。

    熔浆开始剧烈翻滚,涌动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在熔浆浪涛中,徐徐浮现一个无法形容的影像。

    那像是魔鬼的头像,但又比真正的魔鬼优雅得太多,他看上去异常狰狞,又有冰冷的美丽,这是一张无法形容的脸,威严,而且完美,在左右两侧,各有一张不同的面孔,左边是恶魔,右边是天使,恶魔在狰狞咆哮,而天使则冷酷如冰。

    这个头像,就象是李察三界寂灭咒显现的三张面容合而为一,但又不完全一样。

    三界寂灭,每一张面容都代表着一种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规则和不同的力量,但在这里,在毁灭真名具现出來的影像上,就只有一种规则,那就是毁灭。

    三张面容,展现的是毁灭的不同方面。

    空中的李察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类似于呻吟的声音,全身震动,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当他的双眼再行张开时,左眼竟已变成暗金色的竖瞳。

    巨大的火球开始缓缓下降,在中心处出现了一点暗金色的光芒。

    蓝色的火球悄然无声地落下,砸在野蛮人战士的中央,随即破裂,就象落地的水珠,激起一圈波浪,向四面八方扩散。

    蓝色浪峰掠过的地方,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变成黑与白的世界,野蛮人战士还在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甚至脸上的表情也是栩栩如生。

    一个野蛮人战士正飞跃在半空,他随即以诡异的缓慢速度下落,好象一片枯叶,他撞上了另一名战士,两个人即刻开始体表出现无数裂纹,然后化为千百碎片,洒落一地。

    在外围,蓝色浪峰依然在呼啸扩张,构装骑士们拼命冲刺,以躲避身后滚滚追來的蓝火。

    母巢终于蜷缩好了身体,随后蓝色波涛就拍击在它身上,激起百米高的巨浪,漫过母巢,又冲入另一侧的战场,在蓝火的侵蚀下,母巢的虫甲迅速消融,烈火下能够听到吱吱的细微声音,象是母巢的呻吟,但实际上是虫甲燃烧时发出的声音。

    漫过母巢后,蓝火已然消弱了大半威力,但即使这样,依然吞噬了上百名野蛮战士和十几个母巢战斗单位,甚至还有两名构装骑士也被火浪卷入。

    野蛮战士全都被剥夺了色彩,化为灰色雕塑,神晶版的寒霜武士和箭兽不过比他们坚持得稍久一些。

    只有那两名构装骑士依靠蛮荒壁垒的防护成功地从火流中冲了出來,但他们沒跑多远,就连人带马一头栽在地上,身上的魔法装备纷纷爆碎,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变成诡异的灰色,他们或许还能活下來,但不可能再恢复战力了。

    战场突然寂静下來,激战的双方都暂时停手,望向蓝火落下的地方,这些野蛮人战士虽然形近僵尸,也沒有了读力的思想,但他们仍是智慧生命,有生命的本能,也会对无可抵挡的毁灭力量产生畏惧。

    整个右翼战场上,两千余名野蛮战士就这样被抹去,如他们这样的形态,本來就不应该存在,每生存一天,就是一天的痛苦。

    尽管如此,看着下方地狱一般的景象,李察心中仍然浮上一丝战栗。

    如此数量的生命被他亲手在一击中毁灭,依然让他有些许动摇。

    而另一方面,这一击的威力比他原本预想的要大得多,直是数倍威力,此刻回想,应当是毁灭真名凝聚出影像后所产生的变化。

    蓝色液态火球原本只是死物,但其后在中心处出现的暗金火焰,就如同星球的星核,让整颗火球都有了灵魂。

    巨人终于奔到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