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三 围杀

    巨人并沒有立刻投入战斗,而是停下脚步,警觉地看着空中片片游移的阴影。

    那是火球凝聚时产生的负作用,周围的空间结构依然很不稳定,这些阴影般的波纹虽然不若真正的空间裂隙那样致命,但也会造成不小的伤害。

    李察缓缓转身,这时他的左眼已经恢复了正常。

    当着巨人的面,李察取出一瓶小巧的金色药剂,仰头喝了下去,刹那间,他的身体内魔力汹涌澎湃,原本损耗大半的魔力已经瞬间补足。

    巨人目光闪烁,面对这样的轻蔑和挑衅,脸上全是凶厉之色,但还是沒有贸然闯入那片不稳定的空间区域。

    还是李察先开口:“你就是这些野蛮人的先祖圣灵。”

    巨人威严地说:“停止屠杀我的子民,立刻离开这里,我可以饶过你们。”

    “子民,你把这些僵尸叫子民。”李察冷笑,压根沒有停止战争的意思。

    构装骑士和母巢战士们依然驰骋在劫后的战场上,屠戮着剩余的野蛮人武士。

    李察双眼光芒闪动,运起真实视野,检视着这名巨人。

    他有着古拙的面容,高高的颧骨不同于大多数法罗人,他头发是深棕色,编成数十根发辫,上面缀满了各式各样的饰品,其中大多数是一些猛兽的骸骨,在他身上,裹着兽皮制成的衣甲,只在一侧肩部穿着金属盔甲,手中则提着一柄有若小山般的巨锤。

    这是真正的巨人,足有百米的身高已经勉强可以称为泰坦了,那柄巨锤光从体积上看,怕就有数百吨重,甚至可能更为沉重,仅仅是体形带來的巨大力量,就是让人难以抵抗的优势。

    当李察目光掠过时,巨人立刻感觉到全身都不自在,咆哮道:“你在干什么。”

    李察已经收回了目光,说:“一半是实体,一半是虚影,看來你真的已经存活了久远的岁月,但和这些野蛮人一样,只能部分说是活着,这样的存在形态,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是打算象下面这些僵尸一样活下去吗,你会畏惧阳光,会思维迟钝混乱,会逐渐丢失所有的记忆,另外为了让躯体腐烂得缓慢一些,你不得不大部分时间都得浸泡在腐臭的药水中沉睡。”

    李察的语速极快,但是每一个音节仍然那么清晰,一个接一个地砸向巨人。

    巨人突然狂躁起來,高声咆哮:“你胡说,胡说。”

    李察冷笑:“你害怕了,动手。”

    这声喝令突如其來,那巨人正在心浮气躁的时候,又有些畏惧李察最后施展出的毁灭星火,当下反应就慢了一拍。

    他挥动战锤,正想往前冲,忽然看到身前那层层飘动的黑间波纹,又犹豫起來,他的身体并不全然是实体,至少有一半介于虚影和实体之间,这些不稳定的空间波纹会对他造成格外巨大的伤害。

    就这么一个迟疑,巨人脚上突然传來一阵剧痛,他痛吼一声,低头一看,只见提拉米苏正手握十吨,狠狠砸在他的脚掌上。

    食人魔领主的力量极大,这一下砸得巨人的兽皮靴子都凹了进去,而且传來清晰的骨裂声,两根脚趾已然被砸断。

    巨人一脚飞出,将食人魔领主远远踢飞,然而这时三道身影迅速缠上了他的小腿,宗虎提着那根奇异兵器狠狠刺入,宛若章鱼般的生体兵器即刻一胀一缩,开始吸食血肉,伤口周围立刻出现大面积的干枯萎缩。

    绯色和水花则如幽灵般攀援而上,如登峭壁,一直到了膝盖两侧,才一刀狠狠刺入,可是巨人的体型实在太过庞大,她们刀已沒柄,却只是刚刚划破了巨人的厚皮,想要废掉巨人的膝盖,还不知道要砍多少刀。

    看來庞大体型就是巨人最好的防御武器。

    巨人腿上疼痛,用力踏地,大地顿时龟裂,强烈的震动让不少还在鏖战的野蛮战士和母巢战士人仰马翻。

    绯色和水花也立足不稳,被震得飞射出去。

    阿西瑞斯直接把黑暗圣典翻到最后一页,抬手向巨人一指,巨人身上顿时泛起淡淡的黑气,动作立刻迟缓了几分。

    可是巨人一声怒吼,全身肌肉贲张鼓胀,力量汹涌勃发,瞬间就把黑气全都冲得一干二净,阿西瑞斯脸色一阵惨白,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刚才他用的是黑暗圣典上最厉害的神术诅咒,结果被巨人以强横无匹的力量直接击溃,阿西瑞斯一下就受了反噬。

    巨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然后冲着李察发出一声战吼,无形的冲击波如怒涛般向李察扑來,在冲击波束途经之处,空中也出现了道道隐约的黑纹,那是,咆哮冲击。

    李察双眼一凝,瞳孔骤然缩到极致,然后又扩张到了整个眼瞳,一收一张之间,他的左眼已经转为暗金色的竖瞳。

    三张面容再次浮现,全部面对着巨人的方向,每张面容都以极致的高速不断念颂着咒语,一颗颗属姓各异的炎弹不断浮现,如狂风骤雨般轰向扑面而來的冲击波。

    天空中轰鸣声连绵不绝,就在巨人的咆哮冲击推行到李察面前的短短路程中,李察已经轰出上百发炎弹,轰得咆哮冲击摇摇欲坠。

    看着扑面而來的咆哮冲击,李察竖瞳中忽然光芒绽放,双唇微开,喝出一句神文:“冲击。”

    一道淡蓝色火线从李察唇中吐出,一下刺入咆哮冲击的波动中,刹那间深入百米,咆哮冲击的波动竟然被这道火线带得倒卷而回。

    轰的一声,蓝色火线炸开,将整个咆哮冲击彻底摧毁,天空顿时一扫而空,只是那些黑色的波纹却又多了不少。

    这一下对轰,双方可说是平分秋色,李察心中大定,同时也对自身实力有了新的评估。

    这名巨人显然属于上古生物的范畴,所有上古生物都异常强大,成年体均有传奇级别的实力,而它们往往因为庞大的体形和异常强悍的身体,从而战力还在人类传奇强者之上,这名巨人倾尽全力的咆哮冲击被李察化解,接下來事情就好办了。

    巨人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阴影,母巢全速冲來。

    巨人一声怒吼,双腿踞地,巨锤如山一样落下,狠狠砸在母巢的头顶,顿时母巢上半边身体深深陷入大地。

    李察看得瞳孔一缩,泰坦级别的巨人,在力量上就是无可匹敌的存在,就连传奇巨龙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母巢头甲四分五裂,正中被砸进去一个数米深的大坑,不过放在小山一样的母巢身上,这也就是轻伤而已。

    母巢节肢一阵划动,想要挣扎着爬出來,可是那巨人哪敢让它随意出來,大脚一抬,就重重踏在母巢身上,将它牢牢压住。

    母巢毕竟不是专门的战斗兵器,自身进化不是强化创造能力,就是强化生存能力,此刻一时之间毫无办法,只能猛喷酸雾毒气,至于精神冲击,象这个巨人那种级别,灵魂强度都可以与诸神相比,母巢的精神冲击对他根本无用。

    酸雾升腾,将巨人整个包裹在内,巨人不光是肌肤,就连战锤都被腐蚀得冒出白烟,反而是兽皮作的盔甲毫发无伤,可是巨人的皮极厚,母巢的酸雾想要烧穿他的肌肤,很是需要一些时间。

    这时空中突然掠过阵阵暗红,一颗颗炎弹如流星般射入酸雾,轰在巨人头上脸上。

    连绵不绝的爆炸之后,是大片不断燃烧的狱火,这些狱炎燃烧起來经久不熄,持续时间一久,造成的伤害就非常可观,甚至不比蓝火差不少。

    巨人被烧得痛呼一声,伸手在头脸上不断拍打,忙着扑灭烈火,而他慌乱中刚刚露出一个破绽,耳中忽然又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冲击。”

    一道蓝色火线穿透酸雾,射在巨人脸上,瞬间点燃大片肌肤毛发,然后不断灼烧他的血肉肌体。

    蓝色液火极为霸道,可是巨人的皮还是太厚了,眼看着最深处已被烧下去近半米,也还沒见到骨头,巨人慌忙拍打自己额头,好不容易才将蓝火拍熄。

    然而他身体猛然挺直,又发出一声痛号,原來李察已经传送到巨人背后,月光和裁决刺入他的后背,就势向下拖动,一下就切出近十米长的巨大伤口。

    但这只是第一波的伤害,当李察瞬移到百米之外后,伤口中生命诛绝的效果悉数爆发,混杂着碎肉的血雨喷出数米。

    巨人痛苦地号叫着,想要伸手去捂背后的伤口,可是这个位置十分别扭,剧烈的动作给巨人带來了更大的伤痛,母巢感觉到压力一松,于是突然发力上顶,一下就把巨人掀开,随即扬起身躯,向巨人扑去。

    巨人一声大吼,用双臂架住了母巢,双方又开始僵持角力。

    此时,李察又如幽影般从巨人的膝弯处掠过,然后巨人的膝部又多了一条深达一米的血槽。

    扑通一声,巨人的右腿吃不住力,重重地跪在地上,而他左腿突然一软,也随之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