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四 初始深处

章四十四 初始深处

    这一下攻击來自食人魔领主,在一边等待时机的提拉米苏终于抓住时机,跳起來,凌空给了他膝盖一记重击。

    巨人双膝跪地,难以发力,终于被母巢压在地上,一双刀锋深深钉入他的脖颈,口器大开,狠狠向巨人面部咬去。

    让人牙酸的啃咬声和巨人痛苦的吼叫交织在一起,母巢的刀锋和口器都是难以想象的锋锐,无论遇上什么都可以轻易刺穿咬开。

    李察稍稍喘息,然后骤然冲上,身影绕着倒地的巨人不断闪烁,连闪了七次后才传送到数百米外,巨人身上随即绽放七朵血花,一个个两米见方的巨大伤口出现,鲜血泉涌。

    瞬移攻击七次后,李察的脸色也显得苍白,消耗不轻,他喝下几瓶恢复药剂,一边等候魔力的恢复,一边给麾下追随者和构装骑士们下了新的命令。

    两百构装骑士被抽调出來,他们挺枪冲向巨人,然后以精湛无比的骑术艹控着魔骑以小角度冲刺,再把长长的骑枪狠狠刺入巨人的身躯。

    在斗气的全力爆发下,每一枪刺入,周围的血肉都会发生猛烈的爆炸,构装骑士则借助刺击的反作用力改变方向,遁向远方,远远兜个圈子,再重新加速冲锋。

    巨人身上开始连绵不绝地绽放血花,构装骑士们象一波波浪涛,不断拍打着巨人的身躯。

    母巢终于发挥了自己力量和体型上的优势,把他牢牢压在身下,在噬咬的同时,还会时时喷出剧毒的酸液。

    绯色、水花和宗虎则被调去填补构装骑士留下的空白,围杀野蛮战士们,面对巨人的时候,他们显得技巧有余而杀伤力不足。

    就算李察有双神器在手,又有生命诛绝的可怕效果,想要重创这样一个大家伙还是要花费很多力气。

    巨人大手一挥,突然拍下,突如其來的一击顿时把六名构装骑士砸成了肉酱,但这就是他最后的挣扎。

    少了钳制的力量,母巢即刻大发神威,彻底将巨人压倒,咬开了他的咽喉,撕扯着,让致命的创口变得更深更大。

    巨人的生命力出奇的悠长,挣扎了许久才终于死去,但是手脚还会受到沒有全部坏死的神经牵扯,本能地抽动。

    当母巢退开时,巨人变成了一副巨大的骨架,身上只有一半左右的血肉,大量身躯化为阴影,逐渐消散。

    他是依靠某种神秘且强大的力量,才把能量转化为半实质的身躯,现在死去后,维持身体的力量消失,被禁锢的能量又变回原始的形态,散入空中。

    李察落在巨人的胸膛上,用月光剖开他的胸口,露出了一颗比李察整个人还要大的心脏。

    这颗心脏是青灰色的,许久才会脉动一下,但是里面隐藏着地火喷发般的力量,足以支持如此庞大身躯的运转。

    看到这颗心脏,李察终于松了口气。

    仅从蕴含的能量看,这颗心脏的价值就不逊于山岳领主之心,这是一颗即可以当顶级祭品,又可以做构装原料的东西,有了它,李察完成米达伦的战斗版又多了几分把握。

    李察仔细地检视心脏上的几个关键部位,终于可以确定巨人确实有泰坦的血统。

    然而象这样力量强大的生命本不应该出现在法罗,它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位面的承载能力,全力一击足以引发位面空间结构的不稳定,当然,李察动用毁灭真名时亦会如此。

    外围的战斗还在继续,那些野蛮人僵尸战士根本不知道畏惧,也不懂得什么是撤退,但是当两百构装骑士加入战局时,等候他们的就只有灭亡。

    当最后一个野蛮武士被砍倒后,李察才收回了血色大祭祀和精灵先知,他落在巨人的心脏上,开始用魔法封存心脏的活姓。

    法师和神官们也纷纷攀上了巨人的身体,开始研究那些脏器和血肉骨骼,大量的工蜂也出现了,在分脑的指挥下,它们就是最好的工人和助手。

    巨人有价值的不仅仅是心脏,几乎全身上下都是宝藏,特别是巨大且完整的骨架,假如李察有足够的野心和资源,甚至可以炼制出一具史无前例的巨型傀儡,相比之下,那些野蛮人战士几乎沒有任何价值。

    巨人太庞大了,要把他充分回收利用,就算李察带來了千头工蜂,又有众多构装骑士帮助,也需要近三天的时间,其中最大的工程,就是把骨架分拆封存,利用炼金术将体积大幅缩小后,再行封装保存。

    李察并沒有闲着,他正在临时搭建的实验室中,检视着一具具野蛮人战士的尸体,这些野蛮人死后不久,身体就出现了急速老化的迹象,一天时间,他们就象苍老了几十年一样,但是他们的肉体却出奇地沒有任何[***]迹象。

    一天后,李察手中多了一瓶半透明的黄色液体,就是这种东西阻止了野蛮人肉体的腐烂进程,根据他的检测,这些野蛮人战士的肉体年龄差异惊人的大,有的已经接近千年,而有的不过三五十年。

    造成这种效果的就是这种黄色液体,那是一种极强力的防腐剂,又能够代替血液。

    李察再仔细看了一会,就把手中的玻璃瓶放下,继续检验。

    兼具防腐作用的血液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真正重要的是野蛮人身体中隐藏的强大能量,这是接近于位面本源的能量,十分纯净,正是它的存在,才让野蛮人战士拥有了远超天然限界的力量,并且可以维持活动和保有简单的智慧。

    李察隐约有了猜想,不过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如果不出所料,所有的答案都将在初始之地的核心处揭晓。

    这支野蛮人的僵尸军队实力极为强大,几乎可以横扫大半个法罗,要不是李察是來自诺兰德的传奇法师兼圣构装师,此次出击初始之地集结的军队已经相当于整整三个底层浮岛豪门的常规军力,恐怕也难以对付这个巨人与野蛮人僵尸军队。

    在初始之地的深处,居然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也难怪这么多年來凡是私下潜入的人都是有去无回。

    当处理完巨人遗骸后,母巢也利用这段时间初步修复了自己的虫甲,李察再次踏上母巢,率领这支规模不大,战力却极度强悍的军队升上天空,向初始之地的深处飞去。

    又经过一整天的飞行,路途中遭遇了十几股零星野蛮人僵尸战士中,李察终于找到了隐藏在初始之地深处的秘密。

    那是一片浅而平缓的谷地,依偎着不高的山峰,这座山虽然最高还不到千米,但在一望无际的初始之地却显得十分突兀。

    山谷中终于看到了野蛮人,里面有十几个村落,而且李察还看到了大片郁郁葱葱的田地,上面反常地生长着根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庄稼,整个山谷中显得生机勃勃,甚至过于旺盛,就是绿森位面也不过如此。

    李察的目光落在了那座小山上,山上全是黑色的岩石,几道巨大的裂隙中不断喷着大团的蒸汽,山脚上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洞窟,不断有野蛮人在里面进进出出。

    李察意识忽然一阵恍惚,又听到了那冥冥中的巨大心跳声,这一次更加清晰,声音也更加持久,并且引动李察的三颗心脏一起跳动,险些让他一口血喷出來。

    李察惊觉不对,立刻凝聚意志,强行将那心跳声驱离意识。

    俯瞰着整个山谷,李察双眉紧锁。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心跳声就來自下方山谷,只是李察不明白,为何这心跳会让他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

    而且这次李察能够更加清晰分辨出这种跃动的细微之处,除了最强大的心跳外,竟然还存在另外两个小得多的心跳声音,其中一个微弱得几乎无法觉察,但它真实存在。

    山谷中开始搔动,已经有人看到了空中徐徐飞來的军队。

    许多野蛮人战士从各处涌出,紧盯天空,徒劳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也有暴躁的战士奋力掷出手中的长矛,可是却根本无法触及飞行在几百米空中的母巢。

    李察的目光扫过下方的野蛮人,发现了许多等级超过十级的战士,首领甚至达到了十八级,不过虽然拥有了圣域力量,这个野蛮人首领却依旧不会飞。

    “准备攻击,彻底占领这里。”

    随着李察的命令,母巢、星蛹和飞蜉开始降落,羽蛇则先一步俯冲,不断用密集的魔法轰下,驱散了野蛮人的队形。

    很快构装骑士和寒霜武士就集结完毕,开始向山谷推进,追随者们也纷纷行动,紧盯着山谷中可能出现的强者。

    战斗格外顺利,寒霜武士第一次冲锋就把野蛮人打得溃不成军,然后强横的追随者们率领构装骑士开始反复穿插分割,数千名野蛮人战士被分割成数十处,各自为战。

    就在这时,从山腹中突然冲出数十个高大战士,他们披着深红色的盔甲,虽然长着野蛮人的面孔,可是额角上却伸出两根至数根不等的短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