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六 神祗的复仇

章四十六 神祗的复仇

    查看完这间原本被封闭起來的洞窟后,李察就把几名追随者召集过來。

    绯色和宗虎将带领构装骑士和寒霜武士混编成的小队巡视整个山腹,在这座山腹中,多半还隐藏着大量的敌人。

    别的不说,光是已经探查发现的洞窟中,处于培养状态的战士就达数千人之多,而那两具巨大的生物骨架,也不见得就是全部。

    阿西瑞斯也被召集,黑暗神术师负责探察与诸神或是恶魔有关的线索,并且根据这些线索判断究竟是谁在幕后主持着一切。

    以初始之地已经被发现的这些设施來看,建造者的知识和力量都已远远超出法罗的时代,就是在诺兰德,这样的伟迹也不多见,要说这些幕后沒有主神或者是深渊领主级别的存在,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工蜂们的挖掘小心了很多,唯恐不小心触碰到那些深埋地下的重要管线。

    李察从洞窟走出时,克拉克赶了过來,说:“殿下,那些野蛮人又在搔动了。”

    李察双眉一皱,问:“这是第三次了吧。”

    “是的。”

    “我们才占领这里还不到一天,就已经三次搔动了。”

    “是的,您知道,这些野蛮人一向不是很安分,这次还有一名神官被打伤了。”

    李察停下了脚步,皱眉道:“一名神官被打伤,那些野蛮人战士不都被关押起來了吗,难道还有漏网的。”

    克拉克说:“打伤他的是女人和孩子。”

    “你的意思是”

    克拉克肃然说:“按照我们颁布的命令,搔乱的人都要处死。”

    李察心中迅速掠过整个山谷野蛮人的分布情况,这个山谷的野蛮人共有五万余人,其中有近一万战士在攻占谷地时战死,余下成年战士都被关押,剩下的都是女人和未成年的孩子。

    在整个初始之地,就这么一个还算正常的野蛮人部落,这里的野蛮人看似沒有异常,只是不象其它野蛮人那样有着十级的天然限制。

    李察抬手,制止了想要继续说话的克拉克,说:“直接攻击神官的人处死,其它的人,加强看管。”

    “可是,现在不是仁慈的时候,他们不过是些野蛮人,我们的神官比他们高贵和重要无数倍,如果不重罚,那么神官们可能会产生动摇。”克拉克坚持说。

    在有神的世界,神官的地位确实高高在上,有时甚至会超越世俗的君主,在这种涉及地位阶级的原则问題上,克拉克变得异常固执。

    李察叹了口气,说:“那就这样,参与搔乱的人全部关押,可以供神官们检查他们的信仰,但是不要再扩大范围。”

    “是,殿下,我们一定会顺利的。”克拉克答应了,匆匆而去。

    看着克拉克离去的背影,李察摇了摇头,回到平台上继续研究大厅内的法阵。

    检查信仰,是针对异教徒的一种手段,由一系列神术构成,被检查的人不光可以验证是否有信仰,甚至在精通此道的大神官手下,还能够追溯出信仰來源于哪里。

    克拉克的任务,就是检查这些野蛮人的信仰來源,李察并不认为,野蛮人口中的先祖圣灵,那个有泰坦血统的巨人就是这些家伙真正的信仰之源。

    惟一的问題是,这个过程异常痛苦,并且在结束后被检验者经常会失去神智,和阿西瑞斯的抽取记忆一样,检验信仰也需要大量的样本,数量越多,得到的结果就越快,并且越准确。

    李察原本是准备把重伤的野蛮人战士用作检验对象,但他们意志坚定,想要尽快搜检出信仰源头的话,还是女人和孩子容易得多。

    接下來的几天,初始之地渐渐平静下來。

    工蜂已经向下挖掘了上百米,但依然沒有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李察对法阵的研究倒是有了新进展。

    大厅中的巨型法阵威力强大,竟然可以抽取位面本源力量,巨人和僵尸战士的生长,能量均來自于此,而且,整个初始之地的荒芜死寂,就是巨型法阵抽取了太多的位面本源才会如此。

    看到这里,李察倒是精神一振,这样一座法阵奥妙无穷,用途广泛,可以直接抽取位面本源力量,也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能源,在某些特殊环境的位面,这座法阵可能是大规模能量的惟一來源。

    只不过反复计算后,李察发现光是以这座法阵的汇聚能力,远不足以造成初始之地这样辽阔的一片荒芜世界。

    这样一座法阵能够造成十几公里的荒芜世界已经很了不起了,然而初始之地的辽阔远超李察预期,这可是一片方圆上千公里,面积达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度。

    盯着刻印下來的法阵模型,李察陷入了沉思,那么多的本源能量,究竟去了哪里。

    就在李察沉思之时,在地下深处的某个空间,一个身披黑袍的神秘人正沿着长长的走廊走着。

    这道长廊上画满了形形**的战争场景和恶魔形象,盘旋向下,好象永远也沒有尽头,长廊是红黑双色的,地面上铺以火山岩,不时会从细小的孔隙中喷出浓浓的蒸汽。

    走廊中到处是硫磺的味道,热力灼人,普通人在这个地方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但这个身披黑袍的神秘人依然以不变的步伐向下走着,似乎可以这样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

    终于,在他面前出现了一道门,长廊也到了尽头。

    他犹豫了一下,才伸手去推门,但是苍白的手明显有些颤抖,当他的指尖触到那扇古老的青铜门时,周围的景像忽然变了,他发现自己已身处在一座巨大殿堂的中央。

    这座殿堂古老、恢宏而且阴暗,高达百米的殿顶看起來就象星空一样遥远,上面雕刻的无数恶魔好象随时能够复活,至于四壁,则隐沒在翻涌的雾气中。

    他看了看脚下,忽然吓得后退了几步,原來他此刻踏足之处,全是流动的岩浆。

    黑袍人随即发现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保护着,不受岩浆和毒雾的侵害,这才渐渐镇定下來。

    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殿堂中响起:“懦弱者,你居然还在犹豫迟疑,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黑袍人全身一震,猛地抬头,在他前方,毒雾正徐徐散去,露出由黑铁铸成的高台和王座,那张巨大的王座只凭肉眼测量,也知是给身高百米左右的巨人使用的。

    在王座前,他渺小得就象一只蚂蚁,不过王座上空无一人。

    黑袍人看着王座,艰难地说:“和恶魔交易,小心些是正常的。”

    那个声音发出雷鸣般的大笑:“关键在于,我给予你的,你无法拒绝。”

    黑袍人默然片刻,才问:“高地战神是在您的帮助下重登神座的吗。”

    “那是当然,首先,是使用位面本源的力量重铸神躯最后,则是神国的锻造,我可以免费提供必须的信仰力量,但是具体锻造出什么样的神国,则要看你们自己的积累。”

    黑袍人默默计算了一会,说:“我还有一半的积累。”

    恶魔的声音有些不悦:“只剩下一半,象你这种微弱神力的家伙,能有多少财富,只剩下一半的话,恐怕不够铸造完整的神国,你难道打算让我,伟大的深渊领主为你白白工作。”

    黑袍人忙道:“不,不是这样,当时我的神国破碎得太快,仓促之际,我只來得带出这么多。”

    “拿出來看看。”

    黑袍人摘下手上的一个戒指,伸手抛到大殿前的空地上,地面上刹时被小山般的财富堆满。

    其中大多数是高纯度的神力结晶,亦有上百件至少是传奇级别的各种装备,其它的则是珍稀材料,包括矿产,古兽骸骨,以及许多奇异生物的蛋,甚至还包括了两株小树苗。

    恶魔的声音显得十分失望:“就是这些,你不会以为用根本派不上用场的神晶來充数,就会显得很有价值了吧。”

    “只有这些了”

    “好吧,在这样一个偏远得让恶魔都难以相信的位面里,一位真神也就是这样了,不过你运气不错,我手上还有三个神格可供选择,重铸神躯后,你还打算使用原本的名字吗。”

    黑袍人掀开了头罩,露出了威严的面容,此刻他的脸在极端的仇恨下显得异常扭曲,脱口而出:“当然是西奈。”

    但是他随即显得挣扎和犹豫,然后痛苦地说:“不,还是换个名字吧,我在凡间已经沒有了信徒,当我重铸神国后,我一定会把那些入侵者的灵魂在神火上烧灼一万年,我会把所有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族人全部抓起來,男的投入深渊充当永世的苦力,女人会变成母兽,作为繁衍的机器。”

    恶魔赞道:“彻底的复仇,比我们恶魔更加恶毒,阴险程度只有魔鬼可比。”

    黑袍下赫然就是西奈在人间最后的分身,而此时此刻,随着神国的覆沒,这个分身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西奈的本体。

    得到了恶魔的赞美,西奈脸上泛起的却是尴尬和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