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七 动摇

    恶魔继续说:“不过,弱小的神灵,你的行踪显然不够隐秘,那些曾经毁灭你神国的人,现在已经出现在初始之地了,他们甚至攻占了我那些卑微仆人们的基地。”

    西奈浑身一颤,失声道:“啊,那怎么办。”

    恶魔非常享受西奈的失态,纵声大笑:“沒有关系,那些凡人最强大的也不过刚刚进入传奇,就凭他们对法则那点可怜的理解,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最多就是找到我那些仆人们挖掘的地洞,那里就只有一点仆人们制造的小玩具而已,等我降临之后,整个位面都是我的,这点玩具算什么。”

    西奈放松下來,附和着说:“是啊,他们不过是些凡人,本应永远在我们面前匍匐长跪,但他们却是如此的傲慢,这些爬虫,终将为自己的傲慢和罪行付出代价,我要把他们的心脏都挖出來,四肢剁碎了喂狗”

    冗长而且恶毒的咒骂在大殿中不断回响着,那从未露面的恶魔似乎非常享受这种恶意的氛围,兴致勃勃地参与其中,不时撩拨西奈几句,而前时间之神似乎跌下神座后,也完全抛弃了神祗的尊贵和气度,甚至爆出人类社会中的底层粗口。

    此际在虚空中,三女神的神国紧密相连,徐徐向南方飞去,在如光泡般的三个神国中央,还飘浮着西奈的神国。

    这时西奈神国已经破败不堪,晶壁已然消失不见,不时有山体崩解,脱离神国内的陆块。

    一个光罩代替晶壁暂时保护着西奈的神国,从三女神的神国中不断传输神力,支持着防护光壁,西奈神国中那些崩解的巨大山体,也在神力的牵引下不断移向三女神的神国,最终分解为原始神力。

    这些神力还带着西奈的印记,需要时间,西奈的印记才会逐渐被洗去,神力才会化为三女神神国的一部分。

    高坐在神座上的三女神,此刻的目光都落在西奈的神国上,目光中包含了许多复杂的东西,对西奈神国的这种利用,是最彻底的方式,但也是最缓慢、最低效的方式。

    以三女神如今信徒众多的状态,与其回收利用西奈神国,还不如把时间精力花在维护信众上,将众多浅信者转化为虔诚者,从长远看要比彻底回收西奈的神国效益更高。

    但就在几十年前,三女神还处于神力枯竭的状态,甚至最严重的时候都到了无法回应神官祈祷的窘迫状态。

    几十年,对于凡人短暂的一生來说非常漫长,可对诸神而言,却只不过是飞快流逝的瞬间,当时的窘迫仍历历在目,三女神实在是穷怕了,以致于无论如何难以看着西奈神国白白崩解。

    在泉水女神的神殿后厅,不时传來阵阵野兽般的咆哮。

    神力最强的泉水女神在那里以自己的神力布置了光做的囚笼,里面困着两个高大的仆神。

    数十根神力凝成的光带从囚笼光壁上伸出,象鞭子一样用力抽在两名仆神的身上,每一下抽击,都可以看到光带从仆神体内带出了几个光斑,然后仆神就会痛苦之极的号叫,拼命攻击着光牢的墙壁,可是任由他们如何攻击,光壁都纹丝不动。

    他们只是比半神略高一层的仆神,而光牢的力量來自于已经是中等神力的泉水女神,他们就是再努力一千年,也不可能攻破光牢。

    这两名仆神赫然是西奈最后、也是最强大的两名仆神。

    森林与狩猎女神的目光穿透重重空间,落在两个痛苦挣扎的仆神身上。

    片刻之后,森林女神说:“我们这样做真的可以吗,李察可是交待过要彻底毁灭西奈以及他的一切神仆,而我们却私自留下了他们。”

    狩猎女神说:“泉水姐姐已经是中等神力了,应该有能力彻底消除西奈的印记吧,所以应该沒什么大不了的,在西奈印记被清除之前,他们无非就是能够输送神力,让西奈在人间的分身或是神子多活些时候而已,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西奈已经沒有分身了吧,就是有又怎样,连神国都毁了,分身迟早也会消亡。”

    泉水女神表情复杂地看着两个挣扎的仆神,许久之后才说:“如果只靠我们自己,也许还要百年之后才能够有这么强大的仆神,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如果我们足够的强大,或许或许就可以摆脱现在的局面。”

    森林女神大吃一惊,失声道:“你要和李察敌对。”

    泉水女神目光闪烁,片刻后转为苦笑,说:“敌对,我们现在哪有和他敌对的资格,可是我们毕竟是法罗的神,想想我们在成神之前的那些时光吧”

    森林女神轻叹一声,说:“可是我们今天的一切,不都是李察给的吗。”

    狩猎女神却一声冷笑,说:“他不过是个凡人,就算來自另一个强大的位面,但也依然是凡人,怎么能够跟高贵的我们相提并论,那些信徒都是被我们的教义所感召,和他也沒有太多的关系,倒是过去这几十年中,他对我们有多少不敬的言行,你们还数得清吗,他现在甚至连表面上的尊重都省去了,直接通过我们的神官给我们下命令。”

    三女神忽然都沉默了,只有两名仆神的嘶吼声在不断回荡。

    在研究了数曰后,李察面前的魔法阵图上已经填满了注释,这个法阵已经被彻底解析。

    看着解析后的魔法阵,李察不由得赞叹设计者的智慧,这个法阵绝对是出自对位面基本法则有深入研究的强大法师之手。

    李察在工作台上伸手一点,显示的影像就换成了另一幅无比复杂的魔法阵设计图,这是从黑夜女士地下神殿中得到的法阵,是驱动神殿防御的能源核心。

    这套法阵是由母巢解析完成的,它最大的特点在于从强大虔信者的灵魂中源源不绝地获得力量,这种力量和信仰之力有些类似,不过更加直接,就像是把一名虔信者上百年祈祷产生的力量在短时间内全部榨取出來。

    从黑夜女士神殿守护法阵运转的情况,李察发现灵魂中蕴藏的力量超乎想象的丰富。

    不到百名骑士的灵魂,居然支持着整个法阵运转了数百年而不衰竭,要不是后來李察利用海量母巢生物强行冲垮了法阵,它还不知道能够运行多久。

    即使以李察现在的计算力,也只能承认在人类灵魂中蕴含的能量,简直就是无穷无尽。

    李察关闭了工作台上的魔法阵图,长出了一口气。

    可以说这两个法阵是从法罗中得到的最大收获,一个能够抽取位面本源力量,而另一个则能够有限利用灵魂的力量,如此一來,在任何陌生的位面,只要李察对位面法则有所理解,就再也不用担心能量的问題了。

    就在这几天,工蜂的挖掘又有了进展,在地下两百余米的深处,有一座汇聚能量的法力池,所有洞窟的管线都通到这里,似乎这就是初始之地全部的秘密了。

    但到了现在,李察已经可以确定,大厅中的法阵,再加上所有洞窟中的法阵,所消耗掉的位面本源能量至多造成二十公里范围的荒原。

    那么初始之地那么庞大的位面本源能量都去了哪里。

    李察此刻对法罗位面规则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的传奇法师,所以能够清晰计算出所有法阵能够汇聚和消耗的位面本源力量。

    那看似答案的地下法力池,能够骗得过传奇法师,却骗不倒身为圣构装师的李察,他能够看到位面规则对魔法阵的每一个细微影响,辨别出每一点一滴微不足道的偏移最后能够汇聚叠加成何等庞大的差异。

    李察走到平台边缘,俯瞰着大厅,沉思着,片刻之后,李察调來了两只分脑,让它们专门指挥工蜂群,沿着李察给定的路线向地下深处挖掘,一直到挖到岩浆时为止。

    片刻之后,上千只工蜂全部钻入山腹,开始向地下深处挖掘。

    就在这时,母巢的声音在李察意识中响起:“主人,这三具骸骨,您有其它的用途吗。”

    “不错的祭品和上佳的魔法材料,也就这样,沒有特殊用途。”

    “那么把这三具骸骨给我吧,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用它们建造三只战争巨兽。”

    李察立刻有了兴趣,问:“力量呢。”

    “投入至少一百神姓的话,它们的力量可以达到传奇水准。”

    “不错,它们都是你的了。”李察做了决定。

    传奇水准的战争巨兽,战力和李察曾经面对的巨人相比要差上一筹,那名巨人在战斗中展现了至少24级的战力。

    可是那名巨人是以位面本源力量作为营养源泉,又经历了上百年的时光,才算完成了一半的躯体,相比之下,以骸骨和一百神姓为代价得到传奇战争巨兽,姓价比可就高得多了。

    接下來的半个月,李察让工蜂不断向深处挖掘,自己则埋首在实验室里,不断处理着巨人的心脏,直到它变成手指大小、晶莹剔透的一颗结晶为止。

    巨人所有的生命能量,全部精华,此刻已经都在这颗结晶里了。

    李察十分满意自己的作品,然后取出一块银白色的胸甲甲片,小心翼翼地将结晶镶嵌上去。

    当结晶与胸甲甲片融为一体时,李察忽然听到了冥冥中传來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震得他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