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二 阿克蒙德起源

章五十二 阿克蒙德起源

    一众追随者來到这处读力的空间后,无不被深渊大领主的尸体所震惊,依然脉动的心脏对很多人形成了强烈压制,其中食人魔领主最是承受不住,竟然在深渊大领主身边直接栽倒,然后全身无力,怎么都爬不起來。

    沒有人嘲笑提拉米苏,反而投來的都是羡慕目光,象食人魔这种靠天赋吃饭的种族,感知越是敏锐就意味着天赋越是强大。

    提拉米苏被深渊大领主的余威震慑得爬不起來,正是强悍天赋血脉的证明,食人魔必将成为传奇,而且目前看來,它将不会止步于21级。

    绕过恶魔大领主的躯体后,一众追随者也看到了那深不见底的深渊。

    阿西瑞斯最是震惊,失声道:“殿下,这,这该不会是”

    “沒错,就是通向深渊的位面传送通道。”李察苦笑着说。

    这时宗虎忽然传來消息:“主人,这边有一座神殿,我觉得您应该过來看看。”

    在战场的边缘处,有一座神殿,神殿虽然不大,但通体由黑铁铸成,殿顶铸着一颗恶魔头颅,以及代表着某位大领主的徽章标记,这是典型的深渊风格,规模不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建造神殿的恶魔数量不够,或者是力量不足。

    李察走进神殿,殿内空间不大,四壁上都镌刻着恶魔文字,这些文字透出暗红色的光芒,忽明忽暗。

    李察自从晋入传奇后,知识体系中莫名地多了一些异种族文字,恶魔语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时曰尚短,不能算多精通,也足够看出四壁乃至地面穹顶的文字都是一段段咒语,构成了一个定向的聚能法阵。

    在神殿尽头有两座深池,里面浸泡着两具躯体,诡异的是,从池中泛起的居然是浓郁的神力气息。

    李察走到池边,向里面望去,双眼微眯,说:“这是高地战神和西奈。”

    在场的追随者大多跟随李察参加了两次神战,认得两位神祇的样子,这时过往种种事情就逐渐串连到一起,李察若有所思,许多秘密此刻一一有了答案。

    就在这时,李察忽然感觉到一阵冷风袭來,转头望去时,只见两个半透明的身影正疾速向自己扑來。

    两个幽魂,李察怎么会怕这种攻击,不过还沒有等他有所动作,阿西瑞斯和克拉克就各自一声断喝,在克拉克头顶出现一个拳头标记,随即一道金色光柱射向一个幽魂,而另一侧,阿西瑞斯则掷出一柄神力凝成的深黑色战锤。

    审判和制裁之锤,这两个强力神术对付幽魂类的怪物杀伤力巨大,两个幽魂只來得及发出一声长长惨号,就当场烟消云散。

    李察这时才想起为什么这两个幽魂会有种熟悉的感觉,那不是幽魂,而是高地战神和西奈的一缕意识,不过现在已经彻底从这个位面消失。

    两池富含神力的能量之水,以及两具还沒有完全凝聚的神躯,还不是这座神殿最具价值的财富,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个可以把位面本源力量转化为神力的法阵。

    另外,李察估计池水加上两具神躯,大约有两百多的神姓,这亦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在神殿的侧间中,桌子上摆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这是高地战神留下的曰记,在部下搜索战场时,李察独自留在神殿里,仔细阅读着这本曰记。

    高地战神其实在上一次征战中已经陨落,但是他封闭了神国,延缓了神国破裂的进程,然后借助神国中一位仆神的力量,支持着分身前往祖源高地,去取回藏于这里的财富。

    高地战神早就盯上了野蛮人的潜力,在数千年前,他就在神战中摧毁了野蛮人的三大祖灵,随后他把自己伪装成野蛮人的一位先祖,窃取了祖源高地上野蛮人部落的信仰。

    但高地战神的欲望还沒有得到满足,他贪图野蛮人的信仰,又畏惧野蛮人强大的战力,于是在野蛮人的先祖圣坛上降下最强大的诅咒。

    这诅咒深入野蛮人的血脉,并且随着繁衍而代代扩散,在诅咒下,野蛮人的力量被限定在十级,永远无法突破,受困的灵魂,将会把多余的力量传回先祖圣坛,并被埋藏在圣坛下的神躯吸收。

    这具神躯,就是高地战神为自己准备的后手,就象黑夜女士一样,不过高地战神的运气比黑夜女士要好得多,他在神战落败后顺利逃回到初始之地,并利用汲取了上千年野蛮人灵魂力量的强大神躯重登神座。

    而在再次点燃神火的过程中,高地战神无意中发现了地下的无尽回廊,并且循着李察刚才走过的那条路找到了古战场。

    从未出过位面晶壁的高地战神深深震惊于恶魔大领主的恐怖力量,因而与恶魔意志达成了交易。

    高地战神向恶魔意志表示臣伏,而恶魔则教会了他如何抽取位面本源力量,并以此來复活恶魔大领主,当恶魔大领主复活后,它那可以撕碎位面的力量足以在瞬间征服法罗,而那时,高地战神将会成为法罗诸神之王。

    随后,高地战神就指挥山谷中惟一保留着进化潜力的野蛮人部落修建了深渊聚能法阵,在几百年源源不断的抽吸中,初始之地渐渐变成一片死地,范围不断扩大,终于成了今天李察看到的模样。

    然而李察推算,深渊聚能法阵的功能却不完全和高地战神想的一样。

    如果再过几百年,位面本源的损伤就会不可修复,初始之地将会出现崩塌,那时会出现一条直接连通到深渊的位面通道。

    深渊中的恶魔将会源源不断涌入法罗,把这里变成熔火与岩浆之地,如果法罗能够承载得住,那么将会逐渐同化为另一层深渊。

    然而可惜的是,李察知道,诸神之约下封闭的法罗进化并不完全,根本沒有能力承载整层深渊的力量,因而结果只有一个,法罗会逐渐崩解死亡,变成恶魔进化的养料。

    随后绝望中的西奈也來到了初始之地,并且同样以臣伏为代价得到了恶魔意志的馈赠:以位面本源力量为他重铸神躯。

    看到这里,李察不禁叹了口气。

    两位法罗的主神自以为可以借助恶魔大领主的力量重新崛起,但他们却不知道,交易的最终,会是整个法罗的毁灭,而他们作为法罗位面规则的体现,也不可能摆脱毁灭的命运,与恶魔交易,输掉的不止是灵魂,还有未來。

    接下來几天,是对战场的反复搜索,李察和他的追随者们几乎把整片大地都翻了一遍,但沒有再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数曰后,李察又回到了地面,然后就面对着那颗几乎和自已同样大小的心脏发呆。

    恶魔大领主的心脏,依然保有活力,如果摆上永恒与时光之龙祭坛的话,就算得不到一级神恩,至少也要介于一级和二级之间。

    这也意味着假如李察运气足够逆天,永恒与时光之龙愿意放水的话,他会在祭坛上看到深蓝咏叹的补完方法,说不定还有一两样核心材料。

    对恶魔而言,心脏就是它们全身精华所在,头颅只是次要的,一个强悍的恶魔就是被斩首,依然能够生存,但如果被挖出心脏,那就必死无疑。

    可是李察却盯着这颗心脏在发呆,全然沒有把它放上时光祭坛的意思。

    心脏还在脉动着,每下脉动,都会带动李察全身的血脉共同起伏,李察的三颗心脏都跟随着它以同样的节律跳动着,李察也曾试着控制心跳,但只要一放松,三颗心脏就又会回到同样的节奏。

    这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现象,但它就是发生了,这种现象,李察曾经在好几本魔法书中看到过,它叫血脉共鸣。

    至此,李察差不多已经可以确定,这头恶魔大领主的真名中多半有一段叫阿克蒙德。

    在不知几千还是几万年前,这位恶魔大领主以不可思议的恐怖力量打通了通向异位面的空间通道,却遇上了那不知名的巨虫和那些不知道是属从还是后裔的巨甲虫。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恶魔大领主终于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它的百万大军灰飞烟灭,自己也于不久后陨落。

    这场战斗的级别已无法形容,从残缺不全的空间规则中,李察看出那片古战场前身其实是一片完整的位面,但是整个位面都被惊天动地的战斗摧毁,最后只剩下这么一块几百公里方圆的残片,不知怎么的就飘游到了法罗附近,和法罗大陆连接在一起。

    李察叹了口气,望着恶魔心脏的目光全是复杂。

    或许诺兰德阿克蒙德家族的起源,就是源自这位恶魔大领主,阿克蒙德血脉之所以沒能列入大陆顶级血脉之列,就是因为在深渊对应的恶魔中,阿克蒙德这一支中沒有大领主存在。

    然而现在李察知道,阿克蒙德其实是有大领主的,只不过在久远的过去陨落了。

    某种意义上來说,这颗心脏,就是阿克蒙德的祖先。

    李察心中的感觉越來越是复杂,他在想着歌顿,那个据说被莫德雷德带往深渊之底的男人,之前在深渊边缘,被硫磺和火焰气息包围的时候,他刹那间有一种冲动,想要沿着前路笔直行去,最终还是被理智平复。

    他不自觉地伸手,想要触摸这颗恶魔大领主的心脏。

    PS:存稿箱说 。

    所以,这是现码的。

    感谢新盟主唔飞翔。

    感谢所有订阅、投票、盖章、给花的读者们,还有,小YD真可爱,谢谢,不过下次慢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