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三 后裔

    当指尖触碰到恶魔心脏的瞬间,李察骇然发现自己的阿克蒙德血脉竟然以最猛烈的方式爆发了。

    刹那之间,李察全身血液都在高温下沸腾。

    李察一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完全动弹不得,可是体内每个角落都在传來灼烧的痛苦却是真实不虚。

    那颗恶魔心脏上突然探出无数条黑色触须,缠上了李察手腕,并且迅速向他全身蔓延。

    李察惊骇之极,立刻召唤追随者和母巢,可是这颗恶魔心脏竟然切断了他和追随者们的灵魂联系,现在李察的意识就好象完全被囚困在无形的牢笼中,根本无法脱离。

    李察连叫都叫不出來,眼睁睁地着恶摩大领主的心脏化为无数黑丝,缠绕在自己身上,转眼在前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李察一颗心已沉到谷底,因为他无论做魔法实验,还是绘制构装,都是完全不能被打扰,除非敌人打到了大门口,否则追随者们根本不会进入李察的实验室,也就是说,沒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了。

    在李察实验室中,多出一个黑色巨茧,而且还在有规律的脉动着。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然后是三天,七天转眼间就是半个月。

    追随者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李察这次的实验格外的长,但也不是沒有先例,所以所有人还是修炼的修炼,睡觉的睡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沒心沒肺地快乐着。

    时间飞逝如水,一个月就在悄然中度过。

    在这一天,那枚巨茧终于晃动了一下,上面出现一道裂缝,从裂缝伸出一只手,这是完美的手,手指纤长,晶莹如玉,这只手抓住裂缝,用力撕开,然后一个**的身体就从巨茧中掉出,重重摔在地上。

    破茧而出后,李察立刻剧烈地咳嗽起來,不断呕出清水,他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双手撑地,不断喘息着,终于艰难地抬起了头。

    他的样子沒有什么变化,身材反而变得有些纤细单薄,而若仔细看,他的脸变得更加精致了,每个细节都趋向完美。

    当挣扎着站起时,李察忽然感觉到一阵无法形容的饥饿,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强烈到轻而易举地压制了李察的理智。

    李察的目光忽然落在那个巨茧残片上,腹中的饥饿象烈火般开始燃烧,一时之间,他的视野中就只剩下了那枚巨茧。

    李察发出野兽般的吼叫,扑到巨茧上,用力咬下。

    片刻之后,李察眼中终于恢复了清明,此时那枚巨茧已经全无踪影,只有地板上一摊水渍隐晦地揭示了它曾经的存在。

    李察站在那里,脸上表情变幻,有痛苦、犹豫、疑惑、恐慌和惊诧,渐渐归于平淡,最终是一声叹息。

    李察还是李察,只是他沒有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天,自己会象母巢的战斗单元一样吞吃孕育了自己的蛋壳,可是转念一想,这颗巨茧其实是恶魔大领主的心脏所化,李察吃掉了它,也就想当于吞下了恶魔大领主的心脏。

    李察苦笑,直接吃掉了一个二级之上的祭品,换个角度,李察等于把深蓝咏叹或是米达伦完整版给吃到了肚子里,如果这是一餐的话,那么也实在太奢侈了点,就算菲利浦重生,迦兰帝君到场,也做不到这种奢侈。

    李察下意识地伸手搭在实验台上,想要借力站起來,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都会做,可是只听喀嚓一声,那张用比钢铁还要坚硬的铁木制成的实验台,就在李察眼前粉碎,变成木屑。

    愕然之后,李察看着自己的手,实在难以相信自己随手一按就会把整张实验台按得粉碎,他忽然伸手向地面按去。

    实验室的地面,为了防止高度腐蚀的实验溶液破坏,一般都是由密度极大的矿石制成,比实验台还要坚硬得多,否则的话,法师们每出一次事故就要重修实验室的话,有多少钱都不够用的。

    此时此刻,坚硬的地面居然软得象奶酪,李察的手已深陷其中。

    李察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双手,忽然从空间指环中取出一把史诗级别的重型战锤,然后李察一手抓住锤头,一手握住把手,瞬间发力,那柄战锤居然被生生扭曲得不成样子。

    李察并沒有施放诸如金属疲劳之类的魔法,也沒有给自己加持传奇力量,那么这柄战锤变成如今这样惟一的理由,就是李察已经拥有了恶魔的纯粹力量。

    挣扎许久,李察才堪堪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勉强站了起來,只听哗啦一声,一列货架突然粉碎,李察这时才发现,自己只不过在平衡身体的时候,伸手碰了它一下。

    消失整整一个月后,李察的意识再一次和母巢以及众多追随者链接在一起。

    片刻之后,接到召唤的阿西瑞斯走近李察的实验室,还为李察带來了一整套的衣服,而李察原本那些准传奇级别的法袍早已化为乌有。

    “这一个月都发生了些什么。”李察问。

    阿西瑞斯就开始一件件讲述过去一个月中发生的重要事件。

    不止限于法罗,包括诺兰德以及诸多强大位面所发生的事,都在阿西瑞斯的汇报范围之内,在过去一个月,一切都在按步就班地进行着,并沒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事件,但李察坐在椅子上,听得聚精会神,一动也不动。

    很快黑暗神官就知道了李察如此认真的理由,李察稍稍动了下自己的身体,那把椅子就卡嚓一声彻底粉碎,总算这次,他已经有心理准备,柔韧的腰身一挺站了起來,不至于直接跌坐到地上。

    李察有些尴尬,说:“沒事,还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你继续说。”

    半小时后,阿西瑞斯离开了实验室,李察则小心翼翼地活动着身体,不断调整着对力量的感觉。

    现在他就象喝醉了一样,对力量的感知发生了很大的偏差,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对自身力量的驾驭,而李察已有所感觉,单纯从肉体力量來说,自己的力量恐怕已经不在食人魔领主之下,甚至可能还有过之。

    在过去一个月中,恶魔大领主心脏中所蕴含的力量全部进入李察体内,彻底改造了他的身体,甚至内部一些大的结构也发生了改动,现在李察身体中心,又多出了一颗心脏,这颗心脏的血管伸向四面八方,完全是恶魔心脏的式样。

    现在,李察终于确信那位恶魔大领主,多半就是阿克蒙德家族血脉力量的源头,只不过阿克蒙德家族最初是如何得到恶魔血脉力量,就沒有人知道了,李察能够听到这颗恶魔心脏的脉动,就是因为血脉共鸣。

    然而李察忽然想起,当初产生血脉共鸣的可不止一个声音,而另一个声音虽然很微弱,但是却充满了新生的味道,而且李察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沒有听错。

    他蓦然张大了口,一个想法油然浮上心头:“难道,我有孩子了。”

    一想到这里,李察腾地站了起來,结果他直接撞穿了实验室的屋顶,冲上百米高空。

    李察再也无法等待,直接调來信使,就向蓝水绿洲城飞去,经过一天一夜毫不停歇的疾飞,李察终于站到位面传送门前,大步跨了进去。

    黑玫瑰城堡内和往曰一样秩序井然,老管家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此刻在城堡前的广场上,上千名骑士正在集结,等待着出征,再过一会,艾莉婕就将率领他们前往西方,去和圣树王朝的老对手大战一场。

    古堡内,幽暗的长廊上响起沉重的脚步声,一身铠甲的艾莉婕怀抱着自己的头盔,从长廊尽头走來,在她身后,则是一队杀气腾腾的构装骑士。

    此时此刻,阿克蒙德家族的女战神面沉如水,阴霾的表情清晰告诉别人,她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正巧,在长廊的另一端,老管家和可可走了过來,少女怀中抱着一些自己的衣物,而老管家则走在她身边,正细心地叮嘱着些什么,在他们身后,两名侍女正拿着可可的随身用品。

    艾莉婕神情越发阴沉了,停下脚步,重重地哼了一声,这记哼声中甚至动用了不少斗气,结果和普通人无异的可可顿时一惊,双手一松,衣服顿时散落了一地。

    老管家咳嗽了一声,上前一步,半挡在可可身前,向艾莉婕行礼,说:“伯爵大人,您又要出征了吗。”

    艾莉婕目光如剑,在可可肚子上狠狠盯了一眼,淡淡地说:“是啊,出去打几仗散散心,顺便给阿克蒙德再弄点领地回來,以后想要继承的人多了呢,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换房间了。”

    老管家谦恭地躬身,说:“是的,城堡上层会有更多的阳光和更好的活动空间,对可可小姐的身体有好处,所以我自作主张,把她的房间调换到上面去。”

    老管家的态度很恭敬,但语气中可是一点和艾莉婕商量的意思都沒有,事实上,他也确实不需要向艾莉婕请示,只不过他隐含的强硬,却让艾莉婕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现在她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的不快了。

    PS:今天第五更,最后一更会过12点,感谢大家。

    今晚10点结算,如果还欠更将在本月内还清。

    帕帕拿出你的计算器,俺本月10万更新的目标还差多少。

    突然发现明天是光棍节,想起去年七夕某人欠俺的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