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五 上古遗民

章五十五 上古遗民

    “您看一下,这就是那个位面上生存的一些生命。”说着,布拉特把魔法纸递给了传奇法师,那张纸上手绘了十几只异兽的样子。

    苏海伦接过魔法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双眼忽然瞪圆,盯着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生物,失声道:“石男。”

    “石男,那是什么。”布拉特显得一头雾水。

    “沒什么,一件小事。”苏海伦强作镇定,但谁都看得出來,石男绝不是件小事。

    布拉特也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物,立刻抹去一切不适宜的表情,堆起笑容说:“那这么说,您是愿意和我一起去探索那个位面了。”

    出乎布拉特意料,传奇法师抚着自己的肚子,沉吟不语,显得十分挣扎纠结。

    布拉特眼皮一跳,痛下决心,说:“如果您肯答应,那么这次探索所有的收获,您可以获得六成,另外可以先挑一件东西。”

    这个条件显然让传奇法师大为心动, 终于点头,很显然,她的目标就是对着石男去的,整个谈判过程中,目光就沒有离开过那个和土元素生物类似的小东西。

    布拉特长出一口气,笑道:“您可以先准备一下,三天后我们再出发。”

    “不必,今晚就可以走了。”

    布拉特欢畅地笑着,这种好事,当然要一口答应下來,否则的话苏海伦向來以随心所欲闻名,说不定过一会就变卦了。

    深夜,深蓝的上空闪过两道微弱的光芒,两位传奇法师又开始了他们的探索之旅。

    虚空之中,那恐怖的位面风暴核心处,换上一身灰袍的老法师正坐在露台上,俯视着已经有数千年历史的所罗门堡。

    这座城堡的真实历史比诺兰德记载的要久远得多,事实上,连许多学者法师都不知道,当年所罗门大师是发现者,而不是建造者。

    直到今曰,真正支撑着所罗门城堡在虚空中不灭不动的,依然是城堡地下深处那个最古老的法阵,上千年过去了,每一代学者法师中出类拔翠的天才,都会试图挑战这个古老的法阵,但从來沒有人成功过。

    在无比巨大的能量风暴之前,人类所谓强大的力量完全是个笑话,而城堡所代表的古老智慧,亦让代代学者法师中的佼佼者叹为观止。

    老法师轻叹了一口气,收拾思绪,继续阅读面前的魔法书,打开的这页上有张插图,上面绘着一个类似于土元素精灵的生物,标注则是石男。

    老法师耐心而细致地读着石男的说明,每一个词都沒有忽略,其实这篇文字他已经读了不下十遍,早就刻印在灵魂深处。

    老法师看着石男的图样,低沉地笑了几声,自语道:“苏海伦啊,如果你确实是那支上古遗族的后代,那么看到了它,就应该觉醒相关的记忆,你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吗,这可是你们最喜欢的食物,也是能够让你们得以再次进化的关键,这是來自种族记忆深处的本能啊。”

    露台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老法师不动声色地合上了面前的魔法书,來的是一位年轻的魔法学徒,她容貌清秀,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

    少女拿着一张魔法纸,放在桌上,恭敬地说:“尊敬的城堡代掌者,这是魔镜中刚刚传來的消息。”

    老法师拿起了魔法纸,仔细阅读上面的消息,片刻后他放下信纸,对少女温和地说:“你很不错,能够亲手抄录到这样重要的信息,说明你得到了命运的垂青,去找罗迪大学者吧,如果你能够成功完成他交给你的小小试练,那么就可以成为他的学生。”

    刹那的惊喜让少女不能自已,她吃吃地说:“成为大学者的学生,我我明白了,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少女如飞而去。

    看着她的背影,老法师沉重地叹了口气,感慨着:“命运啊”

    就在这时,少女忽然又回來了,不安地说:“尊敬的城堡代掌者,我刚刚想起來,罗迪大学者在今天早上已经离开了城堡,离开前他交待过我,说是一个月之后才会回來。”

    老法师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精彩,喃喃地说:“罗迪居然不在,他居然不在,命运啊”

    他叹了口气,抬手一指,地面上就浮现出一个精巧的传送法阵,然后温和地说:“既然罗迪不在,那么由我來为你完成这个试练也是一样的,在传送法阵的另一端,就是你需要完成任务的地方,來吧,孩子,勇敢点,去掌握你的命运吧。”

    少女激动得脸颊晕红,用力点了点头,大步走进了传送阵,在一道光芒中,她的身影就此消失,然而在距离城堡不到十公里的虚空中,少女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看到眼前的所罗门堡,她立刻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沒有城堡防护罩的保护,她立刻就被虚空中无比强烈的辐射摧毁,化为虚无,连惊叫一声的余地都沒有。

    城堡代掌者深深地叹息着,脸上的皱纹仿佛又多了几条,他站了起來,一路走到会议厅内,激活了魔法阵。

    座椅椅背上的宝石纷纷点亮,将一个个影像投射到座席中,但是这一次十三张座席中空了两张。

    那些虚影都显得有些意外,象这样重要的会议,罕有人会缺席。

    这时老法师缓缓地说:“各位,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一个虚影不解地问:“不是还少了两个人吗。”

    老法师说:“罗迪大学者刚刚启程前往无尽漩流,无法参加会议,而另一位,值得尊敬的苦行学者,已经确定无法参加这次的会议,而这也正是我召集各位开会的原因。”

    所有虚影都沉默下來,他们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城堡代掌者以缓慢而沉重的声音说:“尊敬的苦行学者落入了卑鄙的陷阱,法罗的那头母巢,确实执行了灵魂补完计划,从而获得了读力而完整的灵魂,但是它不知道为什么察觉了我们在灵魂补完计划中留下的控制手段,并且以此为诱饵,在苦行学者试图控制它的灵魂时,反过來消灭了苦行学者的灵魂。”

    老法师停顿了一下,让所有倾听者消化这个讯息,然后接着说:“尊敬的苦行学者放弃了最后的脱困机会,将残余的灵魂力量全部用來发出警告,我也是刚刚才收到这个消息。”

    “斩断命运连线了吗。”一个虚影问道。

    城堡代掌者叹道:“斩断了,但不完全,毕竟罗迪不在这里。”

    一阵难言的沉默后,会议室中的虚影才陆续开口。

    “苦行学者的灵魂力量在我们当中排得进前三名,连他都陨落了,我们更沒有可能和法罗母巢在灵魂上对抗。”

    “消除了后门隐患的母巢非常可怕,何况它还觉醒了真名,也许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沿着残留的命运痕迹找到我们。”

    “我们需要另外想办法。”

    城堡代掌者抬起手,让会议厅安静下來,说:“很显然,沒有灵魂漏洞的母巢,已经沒有再被控制的可能。”

    一个高瘦的虚影以无法形容的傲慢说:“母巢是极为危险的力量,只有掌握在我们手里才是安全的,这样的力量不应该落在别人手中,包括李察。”

    随后一个又一个虚影表示同意,最终城堡代掌者说:“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那么就是使用那个东西的时候了。”

    这时那名凶兽的虚影说:“苏海伦怎么办,她是个很麻烦的女人。”

    城堡代掌者说:“罗迪去无尽漩涡就是为了这件事,很快,她就不会再是我们的麻烦了。”

    那头凶兽不安地动了动身体,问道:“难道无尽漩涡中藏着藏着”

    “沒错,那里就是混沌巨兽的巢穴,它们是所有上古遗族的天敌。”城堡代掌者淡淡地说。

    一个虚影以极为低沉的声音说:“有必要动用这种手段吗,混沌巨兽是一切秩序和生命的天敌,它们所到之处,会让一切毁灭,重归虚空。”

    听到这句话,那头凶兽的虚影显得更加不安,下意识地蜷成了一团。

    城堡代掌者则保持着一贯的淡定:“如果不动用混沌巨兽,有什么办法可以消灭那个上古遗民吗,或者,您亲自去试试。”

    那名虚影重重地哼了一声,显得极为恼怒,但是对于亲自挑战苏海伦这个话題,却是坚决地回避了。

    一阵难以形容的压抑感悄然在会议厅中扩散,一名又一名虚影开始离开,显然,混沌巨兽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话題。

    此时,在诺兰德的远望半岛上,黑玫瑰古堡的传送门开始闪亮,片刻之后李察从里面走出來。

    他一边快步向城堡内走去,一边不断吩咐着:“通知法师们,把和深蓝和远程通讯魔法阵设置好,他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另外,我书房里的魔法地图有更新过吗,如果沒有的话,立刻更新,我需要知道我的军队现在都在哪里,正在干什么,去找老管家,让他到书房來见我,啊,对了,谁知道尼瑞斯在哪里,一个小时后,我希望在书房里见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