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九 失物

    这批神沐乌金要是出了事,短时间内是得不到补充的,因为一段时间里光明教会的产量就那么多,早早就被各方势力瓜分完毕,李察若不是圣构装师,也不可能拿得到这么多的神沐乌金。

    更糟糕的是,魔动武装因为使用了神圣核心,必须使用神沐乌金,普通乌金已经不行了。

    李察脸上已经有了怒意,这么重要的核心级材料居然会出差错,而且自己还不知道。

    当负责管理材料的主管走进书房时,看到李察一脸阴沉,正用手指不断敲击着桌子,每一下敲击,都象是打在他的心上。

    “那批神沐乌金本应该躺在我的仓库里,现在呢,它在哪里。”

    这位主管是一位十六级的法师,但此刻在李察面前他却感觉双腿发软,连挺直身体都很困难,传奇强者已经是能够掌控规则的存在,李察手握众多规则,他的一怒自然而然的会影响到周围的人。

    主管尽可能迅速且简洁地说:“殿下,事情是这样的,这批神沐精金,以及一批武器盔甲由教会骑士护送,他们负责送达亚山领,但是就在圣树王朝的边界地区,他们突然遭到了袭击,全军覆沒,所有携带的货物物资都被洗劫一空。”

    李察瞳孔一缩,冷冷地问:“谁干的。”竟然有人敢在圣树王朝的地盘上袭击教会骑士,还把人全部杀光。

    “据说是一伙名为红鹰之羽的雇佣兵,他们下手很狠,五十个教会骑士连一个都沒有逃出來。”

    听到这里,李察露出了一个优雅,却让主管感到毛骨悚然的微笑:“既然知道了下手的是谁,那么你是怎么做的呢,当然,红鹰之羽是如何知道这批教会骑士是护送神沐乌金的,这个问題可以稍后再讨论。”

    “当时得到消息,我立刻派人去找出事区域的领主,圣树王朝的勃拉姆斯侯爵,请他调查此事,另外,我也将这件事汇报给了艾莉婕伯爵。”

    李察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一些,说:“勃拉姆斯侯爵听说这个人有些难缠,那么调查的结果呢。”

    主管面有难色,说:“是这样,殿下,出事的地点仍然在圣树王朝境内,而且对方死的也都是教会的人,严格意义上來说,光明教会还沒有完成货物交接,那批货物也还不算是我们的资产,所以我们沒有理由去插手,只能请当地的领主协助调查。”

    听到这里李察挑了挑眉,示意主管继续说下去,心里却有一点模糊的想法开始成形。

    “另外,我已经派人前往光明教会的大神殿去交涉此事,按照惯例,光明教会应当重新发货,或者是作出赔偿。”主管说完,忍不住擦了擦额头。

    “重新发货。”李察冷笑一声,缓缓地说:“等到光明教会新一批神沐乌金出來,至少也是一年之后的事了,我可等不了一年的时间,调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应该就快有消息回來了。”主管小心翼翼地说。

    就在这时,他手腕上的一个魔力之环突然闪烁了几下,这是属下有事要找他的讯号,而且是重要事情。

    李察已经感知到一个法师就站在书房门外,当下一挥手,说:“什么事,先去听一下吧。”

    主管推门而出,片刻后就回到书房,脸色古怪地说:“勃拉姆斯侯爵刚刚传來消息,他已经找到了红鹰之羽的巢穴,并且全歼了这支声名狼藉的佣兵,在佣兵营地中,找到了被劫走的那批装备,但是沒有神沐乌金,一克也沒有。”

    砰,李察的手指和刚刚一样轻轻敲击着书桌,但这一下,整个书桌突然粉碎,化为一地木屑。

    李察神情平静地伸出了手,主管立刻把刚刚收到的情报递了上去。

    那來自勃拉姆斯伯爵的信,措辞彬彬有礼,陈述简洁扼要,信后还附了一张长长的清单,列明了从红鹰之羽营地中缴获的物资。

    武具一件沒丢,神沐乌金一克沒有,而且红鹰之羽一个活口都沒留下。

    主管极度不安,感觉到胸口象是压了块石头,这封信他已经看过,在温雅而有礼的措辞中,他看到了傲慢,极致的傲慢。

    信被李察轻轻放在桌上,温柔得象是对待情人的情书,桌子早已彻底粉碎,但信却悬浮在空中,连同原本放在桌面上的文件,就好象下面仍然有坚实桌面的支撑。

    这是恐怖的控制力,以纯粹的魔力完成的效果,在主管这种大魔法师眼中,已堪称神技。

    一名法师的厉害,不需要通过毁天灭地的魔法展示,有时一两个细节就足够了。

    李察轻轻敲打着信,就象此前敲打桌子一样,同样发出清脆的砰砰声。

    在难言的寂静中,李察忽然说:“是红鹰之羽袭击了我们的商队,这个消息,也是勃拉姆斯告诉你的吧。”

    “是的,殿下。”

    李察轻轻挥了挥手,说:“好,沒事了,你下去吧。”

    主管终于松了口气,退出了房间,在关上房门的一瞬,他看到蓝火突兀地燃起,无声无息地把信和破裂的书桌都燃得灰烬,而那些沒有批阅的文件全都毫发无伤。

    主管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急忙关上房门,匆匆而去。

    片刻之后,李察站在超远程通讯魔法阵前,输入了一组特殊的定位代码,魔法阵随即点亮,里面出现了圣马丁那张英俊且永远带着微笑的脸。

    “嗨,李察,什么事情这么急,需要通过这种方式來找我,这种通讯可是很贵的,每一分钟就要消耗十万金币,你不能因为是我付钱,就随便使用啊,圣子家也沒有余粮啊”

    李察有些头痛地打断了圣马丁的话,不然的废话他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用一分钟十万金币的通讯法阵來聊天,看來这位圣马丁家里不光有余粮,而且还不少。

    “马丁,神沐乌金还有多少。”

    圣马丁作了个夸张的表情,说:“还有多少,,我亲爱的李察,你以为谈论的是寒铁吗,老实说,我已经把我最近五年的配额都交给你了,现在教会里连一克神沐乌金都沒有,再想要的话,等明年吧。”

    “这批神沐乌金,被抢了。”

    圣马丁大吃一惊,玩笑神情尽去,他很清楚对于一名圣构装师來说神沐乌金意味着什么,这种辅助材料不是核心,但不可或缺,尤其是对一些特殊构装來说,临时寻找替代品极为麻烦。

    他皱眉问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荒芜高原镇压异端,消息比较闭塞,弄清楚是谁干的了吗。”

    “在勃拉姆斯侯爵的领地上发生的”

    李察简单几句话把事情讲了一遍,圣马丁立刻就嗅出了其中的味道,皱眉道:“这种作法,实在是太”

    李察露出讥讽的笑容,说:“是啊,太明显了,简直象是生怕我不知道是谁干的一样。”

    圣马丁却是从另一角度在思考:“但是他的作法却沒有漏洞,至少符合了所有规则,而且态度上也无可挑剔,至少表面上如此,当然,这也是挑衅,我们谁都知道这个。”

    “你有什么建议。”

    圣马丁苦笑:“你问我的建议,你肯定早就有想法了吧,还來问我的建议,我只能说,这个勃拉姆斯侯爵地位不低,是教会现任枢机团大主教的侄子,这一次,恐怕还是针对我更多一些。”

    “枢机团大主教,好象是一个仅次于教宗的位置吧。”

    “是的,枢机团路菲德大主教,他和华文大主教的地位相当,只不过个人实力比华文大主教略弱一些,但也相差不是太多,至少比我是强多了。”

    李察淡淡一笑,说:“真是一个大人物啊”

    圣马丁再次苦笑:“在你这个天才圣构装师面前,除了那些超级强者,哪还有什么大人物,你就别挖苦我了。”

    李察抬头望天,轻轻吐出一口气,说:“不管他们是不是针对你,但是这次确实把我也牵连进來了,呵呵,想让我一年时间内制作不了五阶构装,这算是警告。”

    圣马丁已经听出李察口气的异常,鼻尖开始渗汗:“这件事对你的影响,不会那么严重吧,几百万的小钱而已,他们还是很有分寸的,只是不希望你再來帮我。”

    李察露出有些奇异的笑,说:“不是钱,是时间,我需要得到一样东西,來保住我那个还沒出生的儿子的小命,而为了得到它,我需要制作一件圣构装,这能让我成功的机会从五成变成八成,等上一年,我那个小儿子大概要死个七八回了,你说,这件事严不严重。”

    圣马丁脸色一变,沉吟道:“原來是这样,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回圣城去找教宗,教宗手里肯定还有一些私人收藏的神沐乌金,另外,我会派人去找勃拉姆斯,让他把那批神沐乌金吐出來,但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李察眉毛扬了扬,说:“你这是准备和教宗全面开战,准备好了吗。”

    PS:感谢新盟主老楚1977。

    呃,这是整个周末都要加更的意思吗。

    明晚19:00,YY频道:58516640,说起來,帕帕的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