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力量

    其余几名骑士和剑士们又惊又惧,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则是抽出了刀剑,冲着森马喝骂,他们平时骄横惯了,一时还沒有转过脑筋,冲上去打那是不敢的,但骂出來的话可就难听了。

    “还敢挡道。”森马依旧妩媚地笑着,眼中却闪过杀气,她仿若饥渴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骑枪一挥,喝道:“给我踩过去。”

    跟在森马身后的都是十二级以上的精锐骑士,闻言一拥而上,一个冲踏就把剑士的阵型冲得四分五裂,随即如巨龙般从剑士们中央碾了过去。

    百名重装骑士并骑冲踏,哪里是这批轻甲剑士挡得住的,骑士们甚至沒有出枪,沒有拔剑,就是靠着魔骑生冲硬踩,就把整营剑士踩得一片狼藉,死伤大半。

    剑士营的军官们吓得脸色惨白,他们仗着有马,一看形势不对就逃向两边,逃跑速度甚至比李察麾下的精锐骑士都快。

    而那名被森马抽飞的剑士营首领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來时,看到的就是自己那些骄横手下被放倒了大半,他当场愕然,甚至都忘了半边血肉模糊的脸上的伤痛。

    一个痛痛快快的耳光甩了出去,再放马踩过人,森马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许多,笑骂一句:“你们几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勃拉姆斯的几名骑士省悟过來,当下掉头就跑。

    “站住。”森马一声断喝,立刻让那几名骑士钉在原地,不敢再动,她冷笑一声,说:“把路收拾干净了再走。”

    再也无人敢于反抗这名女魔头。

    转眼之间,剑士营还能够站着的人就把伤者和尸体都拖到了一边,三名随军的低级法师还释放了水系魔法,清洗了一下被鲜血污染的道路。

    在死亡的阴影下,这些剑士营还能行动的人顿时迸发了超乎想象的能量,一个人干了七八个人的活。

    当李察以不变的速度來到关卡前时,道路上已经十分干净,只有零星几点血迹见证着刚刚发生的战斗。

    李察点了点头,对森马说:“干得不错,走吧,我们的时间很紧。”

    “是,殿下。”森马柔媚地答应着,策马跟上了李察,光听她的声音,完全想象不到这位血之圣骑士就在片刻造成了多少血腥。

    阿克蒙德的数万大军随即滚滚开入了勃拉姆斯领。

    片刻之后,龙翼城堡中又传出砰的一声闷响,侯爵的新书桌再次粉碎。

    “这个该死的李察,他把我当成了什么,把圣树王朝当成了什么,这让我今后我还怎么做人。”侯爵的咆哮在整个龙翼城堡中回荡着。

    作战室内鸦雀无声,沒有人敢于在这个时候去接侯爵的话,就连劝说和安抚都不敢。

    疯狂地咒骂了十分钟,勃拉姆斯才停下來缓了缓气,他喘息了一会,问:“那个李察,往哪个方向去了。”

    一名随军法师犹豫了一下,才战战兢兢地说:“他他沿着秋落公路,直接向曰暮城的方向去了。”

    曰暮城。

    听到这个名字,作战室内每个人都悚然动容。

    龙翼城堡是侯爵的驻地,这里有绝佳的风景,而且易守难攻,驻扎着大军,这个驻地还有更深一层的作用,就是防范圣树王朝北方的那些读力大贵族。

    在很多情况下,领主们最大的敌人其实是同一个帝国的其它领主。

    而曰暮城则是侯爵领内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勃拉姆斯家族七个私属位面中,有四个的位面通道就建立在曰暮城中。

    李察可是传奇法师,他的老师苏海伦无数个头衔中的一个就是空间大师,这样的魔法师,不要说让他得到位面通道,就是远远地看上一会,都有可能计算出那些位面的座标。

    无论龙翼城堡还是曰暮城,都是侯爵领内不容有失的要地,现在李察挥军直扑曰暮城,无论如何,勃拉姆斯都不能置之不理。

    一名面容阴沉的中年将军踏前一步,说:“大人,这是战争,我们足有二十万大军,而且还有那位大人的支持,何必怕了这个李察,就让我凯勒去试试,看看这些该死的阿克蒙德是不是真的那么疯狂,真敢和我们勃拉姆斯开战,敢和整个圣树王朝开战,在我凯勒面前,就算李察是传奇法师,战力也强不到哪里去。”

    勃拉姆斯侯爵望着这位手下第一战将,同时实力也达到天位圣域的心腹,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好,我就给你七万人,只要能够让那个该死的李察付出代价,你想怎么干都行。”

    那名天位圣域强者露出狞笑,说:“大人放心,虽然听说李察很能打仗,但他只带了五万人,就算他击败了我,实力也必然大损,到时候想要活着离开圣树王朝,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忽然狰狞了几分,问道:“大人,要是我第一仗就打赢了,您准备怎么处置这个李察。”

    勃拉姆斯认真地想了想,说:“必须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过杀人就算了,他的老师可是苏海伦,那个女人十分麻烦,就是我叔叔也不愿意轻易招惹她。”

    凯勒一脸失望,悻悻地说:“真是便宜了这个小兔崽子。”身为天位圣域,凯文觉得自己至少有自保之力,而且他的特长能力在法师面前有压制姓优势,李察晋入传奇还沒多久,战力又能强到哪里去。

    进入勃拉姆斯侯爵领的第二天,李察就看到了这位天位圣域的凯勒,以及他身后的七万大军,这个数量,比李察还要多两万。

    凯勒策马向前,高声喝道:“李察,这里是圣树王朝,不是你这种乡巴佬可以撒野的地方,现在立刻离开我们的领地还來得及,我就当这件事沒有发生过,否则的话”

    “会怎么样。”李察饶有兴味地问。

    李察确实觉得很有意思,这位天位圣域离他太近了,居然敢近到百米之内,就算是一般的战职对法职,这个距离也太托大了。

    李察的战斗风格向來是一击必杀,以李察目前的实力,就是普通传奇怕也难逃过他的全力格杀,区区一个天位圣域,杀起來也就是几刀的事,更何况他现在吸收了疑似阿克蒙德先祖的恶魔大领主心脏,全身上下更是充满了非人的力量,最后的短板也被弥补了。

    李察玩味的目光刺得凯勒十分不舒服,他下意识地想着,这是什么眼神,,凯勒记得自己以前看那些还不到圣域的白痴时,好象就是用的这种眼光。

    凯勒重重哼了一声,勉强压住自己的怒意,冷冷地说:“会怎么样,会是战争。”

    “战争。”李察笑了,手一挥,说:“森马,去试试他的本事。”

    “又是我”血之圣骑士很是不情不愿的答着,然后妖妖娆娆地走向凯勒,不过她天生不是玩风搔浪荡的风格,看起來颇为生涩。

    凯勒哼了一声,摘下巨大战锤,从战马上跃下,气势如山,向森马走去。

    战场中央,风暴骤起。

    森马幻成无数红色光带,围着凯勒疾行,手中刺剑如狂风骤雨般攻去,而凯勒则气势沉凝,战锤每一下挥击都会带起一大片厚重的黄色光晕,他的重击威力极大,杀气森森,森马根本不敢硬接。

    李察微微皱眉,看出这样下去,森马多半要输,这名天位圣域虽然表现白痴了点,却还是有点本钱的。

    就在这时凯勒突然一声怒吼,战锤狂舞,好象全无章法一样向周围胡乱砸了七八下,其中一锤不知怎么就出现在森马面前,森马不得不挥剑一挡,啪的一声,刺剑顿时断成数截,森马一声闷哼,唇角就渗出鲜血。

    “好了,回來吧。”李察的声音恰在这时响起,森马立刻闪退到李察身边,脸上已沒了血色。

    血之圣骑士的实力不弱,但距离天位圣域确实还有点差距,凯勒是勃拉姆斯手下第一战将,在各大位面征战厮杀多年,战斗经验更在她之上,力量类型又却是正好克制住了森马。

    凯勒一声大喝,吐了口浊气,周身白雾升腾,气势竟然又升高一层,显然和森马一战活动开了身体血脉,现在才达到最佳状态。

    他用战锤重重敲击着大地,喝道:“李察,你们阿克蒙德都是软蛋吗,就会让些娘们冲在前头,來啊,让我看看你们的力量。”

    “力量。”李察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李察胯下的魔骑忽然四蹄一软,跪倒在地,随后它就象沒了骨头,整个垮塌下去,转眼间就变成了一滩肉泥,漫向四面八方。

    凯勒瞳孔急缩,全身紧繃,三颗心脏忽然同时停止了跳动,他看到,魔骑上已空空如也,李察的身影已经消失。

    就在凯勒失神的瞬间,李察已出现在他眼前,右手抚上凯勒的胸膛,向前一个跨步,猛一发力,砰的一声闷响,就把凯勒按进大地。

    PS:本体已降临YY频道58516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