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二 搜查

    整个战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一圈土浪以李察和凯勒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滚滚扩散,转眼间就波及到双方军阵,一时间勃拉姆斯战士一片人仰马翻,混乱不堪,阿克蒙德战士的素质明显要高得多,但也有不少人摇晃落马。

    双方中的强者只能勉强看清李察的动作,李察跨步深蹲,将凯勒按入大地后,自然而然地站起,还悠闲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整个动作有如行云流水。

    此时,在战场中央多了一个方圆近百米的浅坑,坑缘处一条条裂缝射向四面八方,而坑的中央,凯勒呈大字型嵌进了大地里,一脸呆滞。

    在他仅有的意识中,只觉得自己仿佛被远古泰坦一脚踩倒,还狠狠地碾了几下,这样的力量,怎么可能在人类身上出现。

    李察负手而立,抬起右手,在空中划了两个圆圈,然后向对面的勃拉姆斯军队一指,于是阿克蒙德战士如潮水般从李察两侧滚滚而过,扑向勃拉姆斯的军队。

    黄昏时分,凯勒被几名亲卫抬着,回到了龙翼古堡,他仰面朝天,不停地自言自语:“不可能,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这不可能”

    勃拉姆斯侯爵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看到手下第一战将变成这个样子,他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脾气。

    侯爵只是静静站在凯勒面前,听着他疯狂的呓语,他很了解凯勒,更知道凯勒曾经数次对战传奇强者全身而退,甚至也有不落下风的时候。

    凯勒出征之前,侯爵曾经设想过最坏的情形,也不过就是战死。

    阿克蒙德家族毕竟只有李察一个传奇法师,这是最大的硬伤,天位圣域对天位圣域的时候,凯勒的天赋和战斗经验常常占尽便宜,可是现在看凯勒的样子,明显比战死还要糟糕。

    侯爵深深地吸了口气,问:“他的伤怎么样。”

    一名光明教会的大神官立刻上前检视,然后说:“所有的骨头都碎了,内脏还算好,治疗的话,需要至少半年。”

    说话时,这名大神官也是一脸震惊,能够一击击碎全身骨骼,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要知道凯勒最强的地方就是他的身体,在斗气保护下,他的骨骼硬度就相当于一件传奇装备,处于这种状态下,普通的物理和魔法攻击对凯勒根本接近免疫。

    据说目击者说,当时李察一把将凯勒按入大地,从头到尾就是这么一击而已,可看凯勒的伤势,倒象是被深渊魔龙领主给拍了一爪子。

    侯爵抬起头,目光在那四名亲卫身上掠过,神色木然。

    出征时,凯勒带了七万大军,而现在回到龙翼城堡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这四名亲卫了,这显然还是李察有意放他们回來报信。

    七万大军,全军覆沒。

    “我们战死了多少。”侯爵的声音十分沙哑。

    “大约五千,其余的都投降了。”送凯勒回來的一名亲卫低声说。

    “李察的伤亡呢。”

    “大约一两千”

    “五千”侯爵突然飞起一脚,把那名亲卫踢得倒飞十余米,轰穿了两重墙壁,才摔在地上,眼看是不能活了。

    侯爵这时才象回过神來,歇斯底里地咆哮起來:“五千,战死的只有五千,我勃拉姆斯的军队里,原來都是这么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我养你们这些人又有什么用,”

    将军们人人低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可是将军们都知道,战死五千,受伤的可能有两万,一支军队伤亡到了这个程度,投降也不羞耻,更何况开战伊始主将凯勒就被李察碾压,这支军队能够支撑到这种程度,其实已经可以称为骁勇之师了。

    如果要怪,也只能怪凯勒这个蠢货不自量力,输得如此之惨。

    侯爵象野兽般喘息,低吼道:“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将军们面面相觑,沒有人作声。

    其实他们心中早有答案,一个就是等,看看李察究竟想要干什么,然后听天由命,另一个则是把那批神沐乌金还给李察,可是沒有人蠢到把答案说出來。

    侯爵也不想等答案,挥手把将军们都轰了出去,只留下光明教会的几位大神官。

    “那一位什么时候会到。”

    一名大神官说:“三天。”

    “三天,,三天时间,够李察把我的领地翻个遍了。”

    这名大神官却是淡定如常,不疾不徐地说:“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了,殿下正在位面中进行一场关键战役,三天已经是最快的了。”

    勃拉姆斯脸色阴沉,沉声说:“你这是怪我自作主张了。”

    “不敢。”大神官微微低头,表示退让。

    勃拉姆斯怒视着他,却知道自己不能真的对大神官做什么,就算他是枢机大主教的侄子也不行。

    李察接下來的动作则让人们有些看不明白了。

    挟大胜之威,李察兵临曰暮城下,连夜激战,至午夜时分曰暮城四万城防军伤亡过万,就此投降。

    这倒还在情理之中,但接下來李察就把大军分成五队,分别扑向侯爵领地内的五个重要城镇,同时分出数十支游骑小队,巡曳侯爵领全境,居然真的在查找红鹰之羽的下落。

    李察分出的五支部队都有五六千人,对五个重镇都是一攻而下。

    勃拉姆斯虽然号称有二十万私军,但是最精锐的部队早都在凯勒和曰暮城一战时被歼灭大半,现在只剩下龙翼城堡的一万守军还算精锐。

    至于其它地方守军,战力和阿克蒙德军队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基本上一触即溃。

    但攻下城镇之后,李察既沒有搜刮财物,也沒有撤换官吏,就是简单占领,保持自己军队的通行权,然后搜索红鹰之羽的下落。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弄不清李察的用意。

    看李察的样子,好象真的是在搜索红鹰之羽,而不是想要占领勃拉姆斯的领地,实际上在第一天,勃拉姆斯侯爵的私军就被李察打残,李察要攻下龙翼城堡也不会是太困难的事。

    占领不是问題,问題只是在于占领之后如何守住这块领地而已,事实上,圣树王朝周边几个大贵族和王朝的贵族事务局一直在等待,看李察的下一步行动决定自己出场的时机。

    可是李察所作所为,却象是对勃拉姆斯的领地全无兴趣,而只是想要‘调查’红鹰之羽事件,虽然这种调查,对于一个历史悠久的大贵族而言,相当的屈辱。

    在‘调查’过程中,大部分地方聪明地选择了尽量配合,也有少部分人悍然反抗,对于反抗者李察却是毫不客气,全部就地斩杀。

    几次之后,那些以为李察不敢真做什么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抓,再也无人敢胡乱叫嚣。

    整整两天,勃拉姆斯侯爵都在煎熬中度过,李察每一个行动,都象是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偏偏李察作事一丝不苟,严格按照筛查盗匪的方法办事,在侯爵领全境的交通要地都设了关卡,排查往來过客,如此一來,侯爵领内的消息就象插上了翅膀,转眼间传遍了整个诺兰德的上层社会。

    不管情不情愿,勃拉姆斯侯爵都成了议題的中心,而那批神沐乌金被劫持的事,也迅速为人所知。

    贵族们都不是傻瓜,立刻明白不知出于什么理由,这位勃拉姆斯侯爵对李察进行了挑衅,结果李察立刻一个响亮的耳光抽了回去,打得他晕头转向。

    现在所有人就等着看接下來侯爵会有什么样的反击了,如果反击不够犀利果决,那勃拉姆斯就真成了一个笑柄,或许会被嘲笑十几年。

    焦躁不安让侯爵食欲全无,他忽然想吃点新鲜的野味,于是派了一小队亲卫出城堡去打猎,结果这队亲卫刚刚出去,就又回到侯爵面前。

    “什么,李察竟然把关卡设到了我们城堡的门口。”侯爵久违的吼声再次在城堡内响起。

    他披上猩红斗蓬,二话不说,大步向城堡正门走去,在龙翼城堡内可还有一万多守军,这些都是领地内最精锐的战士,就算李察立刻挥军來攻,侯爵有信心凭借这些人守住城堡,直到王朝援军到來。

    登上城堡墙头一看,侯爵差点沒被气得昏死过去,原來所谓的关卡就是几根削尖木头扎成的那种最简陋的防骑兵工事,这也就罢了,关键是阿克蒙德派來守关的部队,竟然只有寥寥十几个人。

    就这么点人,就算全是最精锐的骑士,城堡内守军一拥而上,也能全都给砍了,可十几个阿克蒙德战士都是最普通的士兵,其中只有一名军官,还是最底层的士官。

    侯爵一言不发,飞奔下城,随即命令打开城堡大门,策骑而出,一直冲到那些还在架设关卡的阿克蒙德战士前,才暴喝一声:“你们想干什么,都不要命了。”

    侯爵的气势和身后数百名衣甲鲜明的骑士并沒有吓倒这些阿克蒙德战士,年轻的士官越众而出,朗声说:“我们奉李察殿下之命,在这里设立关卡,盘查过往人等,以防有红鹰之羽的成员趁机溜走。”

    PS:感谢新盟主jcagger。

    这周加更的理由好象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