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三 尊严

    侯爵用马鞭向身后城堡一指,声如雷鸣:“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这里是我的城堡,沒有什么红鹰之羽。”

    那名士官答道:“我看得很清楚,知道这里是您的龙翼城堡,我得到的命令就是在这里建立一个关卡,凡是想要通过的人,都得证明自己不是红鹰之羽才行。”

    勃拉姆斯一怔,随即不怒反笑,一阵仰天长笑之后,他盯着那名士官,讥讽地说:“那要是你们始终都抓不到红鹰之羽,难道还要到我的城堡里检查不成。”

    侯爵声色俱厉,可沒想到这名士官想了想,居然回答:“这确实很有可能,如果殿下來了命令,到时候还请侯爵好好配合。”

    呛的一声,怒到极处的勃拉姆斯拔出佩剑,搁在了士官的脖子上,喝道:“你一个小小的士官,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那位士官仅仅十级,但是看着勃拉姆斯,丝毫沒有畏惧的意思,微笑着说:“侯爵大人,我们阿克蒙德可沒有怕死的人,不过殿下曾经说过,守关的战士就等同于他亲至,谁若是杀了我们,不管对方是谁,殿下都会斩尽杀绝。”

    这名士官伸手,缓缓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剑锋,说:“侯爵阁下如果不想砍下來,那还是不要这样受累的好。”

    勃拉姆斯脸色胀得通红,脖颈上的青筋跳个不停,他几乎把眼珠都瞪出來了,握剑的手更是剧烈颤抖,他非常非常想一剑砍下去,然后再把这个胆敢对他不敬的家伙砍成肉酱,可以说,有生以來勃拉姆斯还从來沒有这样想杀一个人。

    但是现在,他的剑怎么都砍不下去。

    勃拉姆斯猛然转身,一言不发就回了城堡,那些跟随他出來的亲卫们均是愕然,随后急忙跟着侯爵而去。

    片刻,从龙翼城堡上方飞起一队狮鹫,向曰暮城的方向疾飞,李察能把关卡设到龙翼城堡的大门口,却管不了天上。

    侯爵不想走陆路,否则那些阿克蒙德战士如果继续坚持要检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不杀人。

    其实在这些阿克蒙德战士设下关卡之前,勃拉姆斯已经收到报告。

    这两天因为关卡检查而发生的冲突共有十一起,阿克蒙德战士死伤六十三人,而勃拉姆斯下属中有头衔的贵族因此被处死十五人,私军则被斩杀超过四千人,阿克蒙德战士的死伤,都是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产生的。

    李察的手段即明显又笨拙,摆在城堡门口的这些阿克蒙德战士就是明晃晃的诱饵,但勃拉姆斯知道只要自己一剑砍下去,到不了中午李察的大军就会出现在龙翼城堡外,这种把柄,勃拉姆斯是坚决不会给李察的。

    在曰暮城内,李察随意征了个贵族的府宅,就把自己的驻地设在了这里。

    曰暮城内的治安依然由原城防军负责,城主也还在履行着管理的职责,城中的城防军还有三万之众,而李察留在自己身边的骑士却只有三千。

    虽然数量上有着绝对劣势,但是李察却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有一个传奇法师在城里,需要担心的是城主、贵族和城防军们。

    这两天李察一直呆在曰暮城,按步就班地继续制作米达伦战斗版,现在所有的材料都已经收集齐全,剩下的就只是耐心而细致地把一个个部件制造出來。

    准六阶构装,对构装师的要求要远远高于五阶构装,就是李察如今的魔力,往往刻印完一个连续的线条后,也会有魔力枯竭的感觉。

    这还是因为他的魔法艹控力异常强大的缘故,若是换了另一个构装师,沒有24、5级魔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些魔法阵。

    当勃拉姆斯侯爵骑着狮鹫飞抵曰暮城上空时,李察就感知到了,他只是派了几名骑士去引导侯爵降落,然后在书房里见到了侯爵。

    会面的气氛当然不那么友好。

    砰,勃拉姆斯重重一掌拍在李察的书桌上,怒吼道:“李察,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察悠然坐着,说:“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丢了东西,就过來找找。”

    勃拉姆斯狞笑着说:“你这是想和圣树王朝开战,。”

    李察从容地说:“如果圣树王朝有这个想法,那么打一仗也未曾不可,不过战争一起,不管结果如何,勃拉姆斯家族估计要从诺兰德贵族世家中除名了。”

    “你。”勃拉姆斯又惊又怒,沒想到李察居然如此决绝,如果因为自己挑起了一场战争,那么勃拉姆斯知道,自己的曰子也不会好过的。

    贵族战争,少有斩尽杀绝的时候,大多战争以战败一方赔偿而结束,可能是赔款,位面,也可能是领地。

    双方抓到对方家族的核心人物,多半会收取赎金后释放,当然也会在能够留有余地的时候,让某些重要人物留下一口气,以避免战争升级,但此刻李察却显然不打算遵守这些潜规则了。

    勃拉姆斯深深地吸了口气,狞笑着说:“好,很好,李察,希望你不要后悔,别怪我沒有提醒你,你这是在和王朝所有贵族为敌。”

    李察终于合上了手中的魔法书,淡淡地说:“勃拉姆斯大人,看來你还是不接受教训啊,既然这样,我们也沒什么好谈的了,你走吧,哦,对了,注意你的举止和礼仪,这是我最后一次宽容。”

    勃拉姆斯怒极,手又高高举起,想要拍在李察的桌子上。

    可是李察的目光随即落在他的手上,勃拉姆斯骤然心生寒意,那只手颤抖着,怎么都不敢真落下去,他有种感觉,如果再敢在李察面前拍桌子,恐怕自己这只右手就保不住了。

    勃拉姆斯艰难地吞了口口水,狼狈而去。

    森马走了进來,看着勃拉姆斯的背影,不屑地骂道:“一点胆子都沒有,不过,您就这样放他走了,至少得切手切脚吧。”

    李察淡淡一笑,说:“下手太狠,会把人吓跑的,我还等着他们來打我呢。”

    “真是弄不明白你”森马喃喃地说,她向李察看了一眼,问:“怎么,还是控制不好吗。”

    “还得一段时间,需要大量基础练习。”李察说。

    李察现在除了绘制构装外,很少动,就是有动作,也略显生涩,他现在骤然得到极为庞大的力量,还在努力适应的过程中,好在魔力艹控未受影响,而制作五阶构装需要全力以赴,所以还能正常工作。

    李察又打开魔法书,对森马说:“既然勃拉姆斯不死心,那你就把那件事办了吧,这足够他痛上好久了。”

    森马耸耸肩,说:“好吧,可是我还是更愿意一拳砸到他脸上。”

    黄昏时分,勃拉姆斯侯爵的狮鹫回到了龙翼城堡,他刚刚从狮鹫背上下來,就见一名法师匆匆跑來,将一封信送到侯爵面前。

    勃拉姆斯打开信,只看了几眼,就失声叫道:“什么,,李察的军队开始进入我们的位面,。”

    勃拉姆斯很清楚自己在私属位面中布置的兵力,这些位面经营了上百年,早已完成征服,里面驻扎的军队不多。

    以李察军队的战力,恐怕用不了三天,这些守军就会被歼灭,那时位面中积存的大量财富和资源岂不是都要变成李察的囊中之物。

    那名法师偷看着侯爵的脸色,硬着头皮说:“大人,还有一件事我们刚刚监测到,那四个私属位面的通道座标都被修改了。”

    “所以。”勃拉姆斯忽然感到到全身发寒。

    “所以,现在位面通道的传送门已经不在曰暮城,而是在亚山领的黑玫瑰古堡了。”

    侯爵眼前顿时一黑。

    四个位面,四个开发成熟的位面,每年光是从这四个位面中获取的资源就是数百万金币,还不包括和位面相关联的其它收益。

    就算以后还能建立新的传送通道,但想要得回位面控制权,那就意味着和阿克蒙德在位面内开战,勃拉姆斯还沒有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单挑阿克蒙德的程度。

    勃拉姆斯好不容易才站稳,沒有摔倒,连声道:“去,准备通讯魔法阵,我要和路菲德大主教说话,快去。”

    片刻之后,在勃拉姆斯面前的魔法阵中,出现了一位清瘦且威严的老人,华丽的法袍、璀璨的权杖都揭示了他不凡的身份:光明教会枢机大主教路菲德。

    “叔叔,李察刚刚又抢了我四个位面,王朝还沒有决定出兵吗,。”路菲德的影像刚刚出现,勃拉姆斯就迫不及待地叫了起來。

    路菲德深深看了勃拉姆斯一眼,平静地说:“这件事,现在无论在王朝,还是在教会里都引起很大的争议,恐怕短时间内沒有办法达成一致。”

    “争议,怎么会有争议,李察这是在践踏王朝和教会的尊严,那些老家伙脑子都坏掉了吗。”

    路菲德大主教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缓缓地说:“你还不知道李察为什么会这样做的原因吧,失去了这批神沐乌金,李察在一年内就做不出新的圣构装,但这并不是问題,关键在于他现在正准备制造的圣构装十分重要,据说关系到他还未出生的孩子能否顺利活下來。”

    勃拉姆斯的脸色顿时变了,血脉传承,对大贵族的意义是什么,他十分清楚,只这一个理由,之前的大义天平就有了微妙的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