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四 破魔之战

章六十四 破魔之战

    坏消息还沒完,路菲德大主教继续说,“而且听说这个孩子血脉天赋非常强大,刚刚一个月就出了血脉力量显化迹象,所以,你明白了吗,这种情况下谁來干涉这件事,就要面临和李察的死战,甚至是和阿克蒙德这个姓氏的世仇。”

    “这这怎么可能,哪会有这么巧的事。”勃拉姆斯张口结舌,他也沒想到会变成这样。

    路菲德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关键是李察已经表明了态度,现在教会情势非常敏感,圣马丁又蠢蠢欲动,我恐怕难以给你更多的支持,你这次的决定太草率了,云纹大师一向狡猾,你和我恐怕是都是被利用了。”

    勃拉姆斯嘴张了张,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的本意只是给李察找一点小小的麻烦,阻碍一件圣构装在当年度产生而已,但是眼前事态的扩大显然已经不受控制,如果那个据说是真的,甚至够得上血亲复仇的理由了。

    一个圣构装师的血亲复仇,勃拉姆斯忍不住打了寒战,随即安慰自己,那应该不过是个借口,借口而已。

    他这次劫夺神沐乌金,有一半因素也是因为圣树王朝皇家大构装师,云纹,云纹今年准备召开发布会,发布一个接近圣构装等级的新构装,然而李察发布五阶构装的速度太快了,有他在,云纹的构装就不会得到太多的关注,而且云纹和李察的老师苏海伦也有不小的仇怨。

    “我我也是怕李察做出新的构装,然后支持马丁。”勃拉姆斯勉强辩解。

    路菲德沉思片刻,缓缓地说:“不过这次的事情,李察确实给了我们不少借口,虽然我们沒有准备好,但相信圣马丁更沒有准备好,不过你那边的情况也不能再拖了,这样吧,我让圣托马斯带五万人过去,再加上边境领主们的私军,先凑二十万人,把李察逼回去再说,但在托马斯抵达之前,你无论如何也要忍耐,忍耐,再忍耐,就算李察把口水吐到了你的脸上,你也让忍到让它自己干为止。”

    魔法通讯切断了,通的一声,勃拉姆斯一拳砸在墙壁上,击出一个深坑。

    勃拉姆斯已经下定决心要忍,可是却发现忍起來并不那么容易,至少李察是绝不打算让他好过的。

    就在这天夜里,勃拉姆斯的一个外甥因为和阿克蒙德士兵发生了冲突而被处死,那可是一个子爵,不过就是气急之下刺了对方一剑,而且还沒有刺死。

    侯爵还沒能消化完这个消息,一队阿克蒙德战士就强行进入了龙翼要塞外围的四座哨塔,直接踹倒了塔顶印有勃拉姆斯族徽的旗帜。

    给出的理由是,这些旗帜挡住了守关战士的视线,一座关卡的战士怎么可能看得到城堡四角的问題,则被忽略了。

    不管勃拉姆斯如何暴跳如雷,李察这个晚上却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他拿着战刀,一下一下做着最基本的砍劈刺削的练习,一边欣赏着墙边一座奇异的银色盔甲。

    盔甲造型优雅古朴,上面全是细密而繁复的金色花纹,带有浓郁的天界风格。

    李察对着这具盔甲左看右看,显得异常满意,脸上的笑容越來越欢畅。

    他忽然有些懒懒地说:“來都來了,何必还躲呢。”

    窗外传來一个低沉的笑声:“不错的感知范围,小家伙,看來你沒有给你的老师丢脸。”

    在窗外的夜色中,浮现出一个面貌威严的中年人,他留着修剪整齐的短须,身上穿着简洁优雅的黑色皮甲。

    有经验的人绝不会轻视这件看起來沒什么装饰的皮甲,细看皮甲上天然的纹路,就会知道这是由成年黑龙皮制成的皮甲,防御力不在全钢板甲之下,更有着其它材质难以相比的优异魔法抗姓。

    李察依然在笨拙地练习着挥砍,有些懒洋洋地说:“不要以为破魔暗战有几手特殊技能,就可以不把法师放在眼里了,我曾经听老师说,你已经被她打出心理阴影了。”

    那名黑甲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刹那间满是怒容,勉强平静地说:“输给苏海伦殿下,并不是羞耻。”

    李察转头望着窗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您很快就会发现,输给我也不羞耻,索拉姆殿下。”

    果然是李察的老熟人,索拉姆公爵,看他自信的样子,显然并不觉得当初战场上的惨败代表双方实力的真实差距。

    这么想原本也沒错,当时自开战伊始,索拉姆就一直被李察的追随者们围攻,等升空与李察决战时,已消耗过半,况且战场开阔地形下,他也发挥不出潜行匿踪的特长,由此败在了李察狂风暴雨般的三界寂灭咒下。

    而此时此刻,李察孤身一人,又沒有了长施法准备时间,还处于夜色之下,怎么看,都是破魔暗战的主场。

    索拉姆缓缓摘下背后双刀,说:“你在构装上确实有天赋,但是战斗不是绘制构装,魔力等级也不代表一切,看在苏海伦殿下的面子上,你如果立刻退出圣树王朝,那么我就放过你,权当今晚沒有來过。”

    “放过我。”李察意味深长地一笑,跃出窗外,凝立在索拉姆公爵对面,说:“公爵大人,看來我也得象老师一样把你打出心理阴影,你才能学得聪明些啊。”

    索拉姆脸上怒意更盛,喝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不要想离开王朝了。”

    索拉姆身影一阵模糊,溶入黑暗,下一刻已出现在李察身后,一把短刀狠狠插向李察后背,刀锋距离李察还有数米时,就遇到了层层魔法防护,身为传奇法师,李察可以轻而易举地瞬发四五层魔法防护。

    这本是在意料之中的,索拉姆一声冷笑,短刀刀锋上突然泛起一层灰黑光芒,刀锋突然加快,轻松切入了魔法护罩,层层魔法防护不断爆碎,连平时的一半强度都沒有,转眼间短刀就触及到了李察后心的衣服。

    李察那可以挡住传奇强者一击的多重防护,居然被索拉姆随手一刀悉数穿透。

    破魔,破魔暗战最重要的传奇能力,也是职业名称的由來,它可以大幅削弱防护魔法的强度和稳定,附加了破魔属姓的攻击,就是法师们的梦魇。

    李察早有准备,一个随机传送就已出现在百米之外,随后射出两道火线,直冲索拉姆胸口。

    索拉姆一声狞笑,突然加速,迎着火线扑上,两道炽热火线射在索拉姆身上,溅起大片火雨,然而索拉姆象是全无感觉,眨眼间就出现在李察面前,又是一刀如幽灵般抹向李察的咽喉。

    李察立刻又是随机传送闪走,这才堪堪让过必杀的一击。

    当再次出现时,李察目光炯炯,盯着索拉姆被火线射出的地方。

    这两道灼热射线足有七级威力,是燃烧之手的升级版本,然而索拉姆居然能够用身体硬抗,颇出李察意料之外,看來除了黑龙皮甲的效果外,索拉姆本身的魔法抗姓也非同小可。

    难怪那天在战场上,索拉姆耗力过半后,还敢升空与李察正面对决,如果遇到的不是李察那极为变态的火球群攒射,未必沒有一战之力。

    只不过,索拉姆当时用错了战术,这次,却是找错了战机,李察唇边逸出一丝浅笑。

    “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吟唱咒语。”索拉姆从容说着,双刀交击,发出当的一声悠长鸣音,听到这个声音,李察忽然觉得一阵晕眩,眼前竟然出现了片刻景物扭曲的现象。

    如果换了一般法师,骤然听到这么一记敲击声,多半会出现施法失败,那时不仅仅是法术失控的危险,片刻的空当足够索拉姆完成数次绝杀了。

    不过李察随即恢复了正常,向索拉姆那两把材质特殊的短刀看了一眼,说:“这两把刀不错。”他话语自如,丝毫看不出不妥。

    索拉姆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沒了,冷冷地说:“就只有刀不错吗,那我就让你体验点别的!”

    话音未落,索拉姆又就闪身向李察攻去,李察伸手向索拉姆连点,每一下点击,就会有一个负面魔法扔到索拉姆身上,索拉姆忽然惊讶地‘咦’了一声,动作骤然一慢,李察那些控制和削弱魔法居然生效了。

    索拉姆这下真正吃惊,要知道他魔法抗姓极强,不光可以压低攻击魔法的伤害,更可以让控制和削弱类的魔法失效,而李察刚刚释放的削弱魔法成功率异常的高,至少也要有两层法术穿透的超魔效果。

    索拉姆露出有些狰狞的笑空,身体一震,黑气泛起,顿时把身上负面魔法全部驱散,他继续向李察扑去,一边喝道:“你就打算靠这点东西把我打出心理阴影吗。”

    李察不等索拉姆靠近,立刻又是一个随机传送,可是当他从虚空中走出时,却看到索拉姆已经换了方向,继续向自己扑來,而且距离拉近了不少。

    李察眼角微微跳动,在战场上他就相当佩服索拉姆的贴近技巧,此时看到完整版破魔暗战的施展,仍然颇为惊讶于索拉姆的速度和预判的准确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