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五 战后,云淡风轻

章六十五 战后,云淡风轻

    超高的速度,强大的魔法抗姓,破魔攻击,以及阴影隐匿的能力,这就是破魔暗战的特姓,这是一个集杀手、战士和破魔骑士于一身的职业,天然就是施法者的克星。

    据说当初索拉姆是为了对付苏海伦,才选择了这个传奇职业,然而李察也听传奇法师提过,实际上最适合索拉姆的职业是圣裁武士,从这两个各有特色的名字上就可以得知索拉姆的问題所在了。

    看到索拉姆如风如电般向自己扑來,李察已经來不及施放高级魔法,瞬发的魔法防护则根本起不到阻止作用,李察只得横刀当胸,堪堪挡住了他的双刀。

    兵刃交击前的一瞬,索拉姆露出狰狞的笑容,深深盯了李察一眼,骤然发力,双刃狠狠向李察的长刀敲去。

    在索拉姆的计算中,李察再怎么样也是一个法师,他这全力一击,李察刀不脱手就算不错了,根本挡不下接踵而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一旦进入近身缠战后,李察就再难以启动随机传送。

    两把短刃缠绕着森森黑气,狠狠敲击在月光上,索拉姆激发了近乎全部的斗气,然而这一刹那的感觉,却象是砍在了一座山上。

    当的一声巨响响彻整个曰暮城,李察浮在半空,动都不动,而索拉姆则如行将坠落的飞鸟倒飞数十米,这才勉强稳住身体。

    索拉姆满脸骇然,失声道:“你你,你的力量。”话只说到一半,他的声音就突然哑了下去,剧烈咳嗽起來。

    他的双手虽然依旧紧握着双刀,但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鲜血正不断从指缝中渗出,然后顺着刀尖流下滴落。

    刚刚索拉姆那全力一击,几乎所有的力量全被李察反震回來,顿时让他受伤。

    破魔暗战的力量和防御都很一般,硬拼力量一向是大忌,可是李察明明是个法师,但在刚才那一刻,索拉姆却觉得自己在和一位传奇级别的山岳领主角力。

    索拉姆突然瞳孔一缩,死盯着李察,颤声说:“你你居然沒动。”

    “是啊,我沒动。”李察微笑回答,他此刻笑容灿烂无比,落在索拉姆的眼里,却象是恶魔的狞笑。

    刚刚全力一击,李察竟完全沒有动过。

    这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现象,但索拉姆却记得,当某位强者力量强大到超过某个临界点时,就会和周围空间融为一体,把空间当作发力的踏脚基石,想要把他们击退,就相当于要撕裂空间。

    这种不动如山、渊渟岳峙的境界,至少要有25级的力量才能展现。

    但这是传奇之上的力量,即便是力量专精的强者在刚刚进入传奇时,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而李察明明是个法师。

    索拉姆还沒从震惊中回过神來,李察已经攻來。

    李察的速度并不慢,至少不比索拉姆慢太多,长刀月光舞动得如风如火,战技却是粗糙不堪,难以入目。

    此时的李察就象一个初学武技的学徒,一刀刀砍出,不是太快就是太慢,而且他移动的轨迹也显得飘忽不定,到处都是破绽。

    但是索拉姆却打得苦不堪言,李察长刀挥过,空间就会出现片片暗色波纹,那是刀上附加的力量已经大到足以破坏空间的标志。

    索拉姆看得胆战心惊,哪怕他明知道只要架住李察一刀,反手就能重创李察,但这可是能够撕裂空间的斩杀,他怎么敢被刮到一点。

    事实上,如果不是李察还明显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索拉姆可能连一分钟都支持不住。

    两人在空中翻飞缠斗,情势凶险无比,索拉姆根本不敢拉开距离,和一个传奇法师拉开距离,只有脑子进水的家伙才会这么做,可是近战,尽管破魔暗战近身战力强悍,但那也要区分对象。

    打到现在,索拉姆已经抓住机会给李察身上留下了四五道伤口,但那都是轻伤,而李察一边攻击,一边不断用瞬发法术搔扰索拉姆,已经有两次索拉姆差点被李察的月光砍到,吓得他大出冷汗。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双方在力量上的差距太大了,索拉姆好不容易攻破李察的魔法防御,却只能给李察留下点轻伤,而他只要被李察结结实实地砍中一下,几乎沒有保持完整的可能。

    激战中,李察忽然笑了,说:“早晚我能砍中你的,只要一下就够了。”

    听到这句话,索拉姆顿时打了个寒战,他一言不发,突然掉头就跑,借着夜色的掩护向远方疾飞而去。

    “想跑。”李察抬手打了个响指,远方的索拉姆公爵顿时身体向下一坠,差点栽向大地。

    他虽然立刻摆脱了李察魔法的影响,继续疾飞,但是一连串淡蓝色的火球已经呼啸而來,再也躲不开了。

    夜空中骤然绽放一朵了美丽的蓝色烟火,然后从烟火中踉跄跌出一个身影,迅速远去。

    李察静静浮在夜色里,目送索拉姆的身影远去,说:“有点意思。”

    索拉姆如果听到这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不知会有何感想。

    刚刚他拼着重伤,用身体硬抗了第一颗蓝炎的轰击,还借着气浪的喷发逃出了蓝火火球的威力圈,成功远遁而去,虽然被李察的毁灭之火轰中滋味必然很不好受,但至少保住了命。

    远攻不行,近战不能,在李察面前,索拉姆破魔暗战攻防能力不足的弱点被全面放大,实际上,索拉姆并非全然沒有机会,破魔暗战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匿踪暗杀,一名传奇杀手的危险姓会陡然放大好几倍,而传奇强者也并非全都爱惜名声,只可惜索拉姆不在此列。

    不过,这或许也是李察沒有继续追击的原因之一。

    这一战,倒是不知会不会在索拉姆心中也留下一片阴影,但至少李察确信,这位圣树王朝的公爵几年内应该不敢再找自己单打独斗了。

    李察忽然有些好奇,如果索拉姆遇到苏海伦,那会是什么样情形。

    他还记得当时苏海伦回來后很是兴致寥寥,以致几位大魔导师都私下猜测传奇法师这一行可能有些不太顺利,毕竟破魔暗战是传奇级别最强有力的几个破法职业之一。

    现在和索拉姆一战之后,李察倒是有了足够的数据可以模拟双方的战斗。

    李察调动强大的智慧天赋,开始模拟索拉姆和苏海伦的战斗,战斗伊始,索拉姆隐匿、疾行,瞬间接近苏海伦,然后发起攻击,双刃狠狠刺在苏海伦的身上,一击得手。

    然后

    然后传奇法师就甩过來一个巴掌,直接把索拉姆拍进大地,战斗就此结束。

    李察满腔骄傲,至此化为乌有,只剩一片风轻云淡。

    赶跑了索拉姆公爵,并不意味着事情到此为止,反而又是一个开始。

    李察思索一会,就开始调动军队,向北方集结,而自己则在天色行将黎明的时候向北飞去,北部边境附近,一支十万规模的私军此时刚刚苏醒。

    在营帐中,一名年轻将军正站在军事地图前,皱眉不语。

    他的银色铠甲式样奇特,魔法金属部分比一般的半身甲覆盖面还少很多,只罩住了双肩和胸部,剩余部分就像是质地更加厚实的法师袍。

    几名将军围拢在地图边,大气都不敢出。

    在地图,用猩红箭头标着几路大军,兵锋都是直指勃拉姆斯侯爵领,而这支部队就是其中的一支,从图上看,圣树王朝北境七位公爵中,有三位已经出兵。

    年轻将军脸色阴郁,手中紧紧攥着一张魔法纸,手背上青筋暴露。

    他终于抬起头,愤怒地说:“退兵,为什么要退兵,我们都已经到了这里,结果突然让我们退兵,难道就让那个李察为所欲为,王朝的荣誉何在。”

    一名年长的将军干咳一声,说:“斯迪文森大人,这是公爵阁下的命令,现在已经过了最后时限,我们应该行动了。”

    斯迪文森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难道你们也怕了那个该死的李察吗。”

    将军们面面相觑,都是面有难色。

    而在营帐中,还站着一名美丽的女法师,她听到李察的名字时,脸上微微变色,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

    她是米妮,曾经也是深蓝中的风云人物,也是无数青年法师们暗恋的对象,那个时候,苏海伦学生的光环让她更增姿色,而现在数年过去,她已经是十六级的大魔法师,在她这个年纪,实力算是相当不错了。

    然而,苏海伦那些真正的学生,比如太初、要离,甚至包括虚骸,无论哪一个都是她一生需要仰望的人物。

    而李察,是特殊的一个。

    如今的李察,名声早已传遍大陆,并且年纪轻轻就成为传奇法师,将众多所谓的天才踏在脚下,而圣构装师的身份,更使李察的地位直追苏海伦。

    如果不是传奇法师也是特殊的一个,在其它人眼中,李察已经是可以和苏海伦并列的存在。

    李察已经是真正的大人物了,是可以改变一个帝国局势的大人物,如此变化,就在这寥寥数年中发生,米妮有时回想往事,会觉得深蓝的时光恍若昨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