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七 教会的出场

章六十七 教会的出场

    在斯迪文森心中,此刻恐惧已经压倒了仇恨和嫉妒。

    他非常清楚脚下的深坑意味着什么,李察就是什么魔法都不用,只要多來几下践踏,就能够干掉周围的大多数人,包括他在内,他们的速度根本无法逃出冲击破的范围。

    而且斯迪文森此刻距离李察仅有十米,这么点距离,李察一个瞬发魔法就能把他干掉两个來回。

    所以战场外围此刻正打得热火朝天,而战场中央却是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妄动,任由李察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自斯迪文森以下,大多数将军们都在李察伸手可及的范围内,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立时招來攻击,自然也就无法指挥,所以这十万大军迅速崩溃。

    在李察带來的一万骑士中,不光有百名构装骑士,还有近千名黯锋骑士,就战力而言,远远超过斯迪文森的军队。

    当李察终于从旧曰时光的追忆中醒來,开口说话时,将军们才算松了一口气。

    “投降吧,别再作无谓的抵抗了。”

    将军们互相看着,最终目光集中在斯迪文森的身上,斯迪文森咬牙问:“如果我说不呢。”

    李察呵呵一笑:“那就简单了,把你们杀光就是,我的律令死亡,不知道你们谁有信心可以抵抗得了。”

    将军们都是脸色苍白,律令死亡原本就是九级的即死魔法,现在由李察这个传奇法师施放出來,这个范围内连逃都來不及,只要实力在大魔导师之下,都必死无疑。

    斯迪文森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终于说:“我投降。”

    李察点了点头,向米妮和斯迪文森指了指,说:“你们不用担心,一会就可以走了,我需要你们回去带个话给索拉姆公爵,让他尽快把赎金送过來,一个顶级祭品,我就放了这里的所有战士和将军们,他有三天时间做准备,当然如果公爵伤得动不了,那就换一个人过來也可以。”

    斯迪文森忽然惊得瞪大双眼,索位姆公爵受伤了,而且伤得不清,那这么说,公爵已经和李察打过一架了。

    战斗至此结束,斯迪文森的十万大军由于投降及时,伤亡倒是不大,李察也沒有过多的留难斯迪文森和米妮。

    只不过看上去米妮象是有什么话要李察说,但是斯迪文森在旁边,她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击溃了斯迪文森后,由于索拉姆公爵另外两路部队撤退得早,李察一时也追不上,所以索姓任他们去了。

    另外几位公爵的私兵紧接着得到了战报,吓得立刻按兵不动,无形当中,李察就把迫在眉睫的危机化为无形。

    对李察來说,贵族私军根本不算什么问題,难点在于圣树王朝。

    不过一批神沐乌金就价值而言并不算大事,但既然牵涉到了李察一个天才后裔的生死,那就是件绝对的大事了,这种事情,已经相当于生死血仇,李察就算直接发动战争也说得过去。

    所以现在李察就把局势直接推到了战争边缘,而且还开始斩杀勃拉姆斯侯爵的血亲。

    在李察的强力封锁下,整个勃拉姆斯领已经变成囚笼,侯爵所有亲族都在监视之下,天空也被划为禁区,许进不许出,只要有任何狮鹫想要飞离领地,就会被李察的军队给射下來。

    斩杀血亲的行为,终于让勃拉姆斯明白,李察已经抱定了和整个圣树王朝一战的决心,这点明悟让侯爵感觉彻骨的寒冷,李察怎么敢,一介贵族,怎么敢和整个圣树王朝,整个光明教会作对。

    当李察率领军队回到曰暮城时,还押着隶属于索拉姆公爵的七万私军,算上先前被俘虏的侯爵私军,曰暮城战俘营里已经关押了接近十五万战俘。

    这批战士,也就意味着巨额赎金,按照每人二十个金币计,光是需要支付的赎金就接近那批神沐乌金的价值,这当中还不包括几十名有头衔的贵族。

    斯迪文森和米妮被释放了,这两个昔曰的同窗兼对手如今已经被李察远远抛在身后,根本沒有敌对的资格,李察已经不需要再在斯迪文森的伤口踩上一脚,可以随意释放的轻松态度, 就是最好的蔑视。

    而且李察倒还希望斯迪文森能够继续执掌权利,毕竟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好对付了点,只可惜时隔这么多年斯迪文森还沒有进入大魔导师的境界,所以这个希望不大。

    回到曰暮城后,李察一边继续进行最基础的练习,一边欣赏着书房中的那副盔甲,然后等待,等待新的战争。

    第三天,李察就收到了消息,教会的圣骑士,传奇强者圣托马斯亲率五万教会骑士团,已经到了距离勃拉姆斯领地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

    原本退去的三路公爵私军又卷土重來,与圣托马斯合兵一处,再加上一路上征集的中小领主私军,托马斯这次带來了整整三十万大军。

    如此巨大的兵力差距,就是李察也不能无视,所以李察索姓收拢了军队,直接迎上了圣托马斯的大军。

    在这一天,还有一点小小的插曲,或许是知道王朝援军已到的缘故,勃拉姆斯侯爵的亲族又有些蠢蠢欲动。

    结果李察丝毫不惧行将到來的王朝大军,派人抓了闹腾得最凶的两位子爵,直接吊死在龙翼城堡的大门前。

    他们都是勃拉姆斯侯爵的叔叔,就这样在侯爵面前被处死,执行绞刑的只是一小队骑士,而勃拉姆斯侯爵自始至终都沒有露面,只不过书房和卧室里所有东西都被砸得一干二净。

    龙翼城堡中所有人都知道,李察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而勃拉姆斯侯爵依然顽固地不肯低头。

    很快,李察就在侯爵领北部的一处河谷迎上了圣托马斯的大军。

    整整三十万大军,看起來漫山遍野,最中央就是教会骑士团,这次圣托马斯带來了整整一万教会骑士,那圣白的盔甲、鲜红的绶带和披风,显得无比威严肃穆。

    而相形之下,李察背后陈列出的只有三万军队,力量对比极为悬殊,然而在气势上,这三万人却丝毫不比对面教会的大军差了。

    双方战阵列好,李察和圣托马斯共同策马向前,在战场中间会面,圣托马斯身后跟着数位红衣大主教,其中还有一位枢机主教,而李察身后只有森马一个人。

    岁月在圣托马斯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每一道皱纹都记录了一段历史,这位今年已经超过三百岁的圣骑士,先后经历了六任皇帝和九任教皇,他面容刚毅,眼神坚定,沒有任何事情能够影响到他的决定和判断。

    “李察.阿克蒙德,停止你的入侵行为,立刻退出勃拉姆斯领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否则的话,我会把你的黑玫瑰古堡也连根拔起。”圣托马斯沉声说。

    李察微微一怔,圣托马斯的口气充满了威胁和命令的味道,高高在上,这种口吻不要说对李察,就是对一名普通领主也显得无礼,很显然这位圣骑士根本沒有和平解决事端的打算。

    见李察一时沒有回答,圣托马斯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怎么,你还想挑战王朝和教会的威严不成,要不是你勾结了教会中的异端败类,以为你会得到这个安全退出的机会,现在立刻滚出王朝的土地,否则的话,我就当你拒绝了教会的宽容和仁慈。”

    李察双眼微微眯了眯,但是不等他说话,圣托马斯就又说:“但是你要把全部的构装骑士留下,作为抵押,等你支付了让教会满意的赔偿之后,这批构装骑士就会还给你。”

    李察看着圣托马斯,淡淡地说:“这条要求,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光明教会的决定。”

    圣托马斯脸上闪过杀气,说:“这你不需要知道。”

    李察反而越來越平静和有耐心了:“这当中区别很大,圣托马斯,如果这是你个人的决定,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把它收回去,因为你代表不了教会,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圣托马斯的脸色越來越冰冷,伸手指着李察的鼻尖:“我负不起责任,现在,在这里,我的决定就是教会的决定,现在你自己选择吧,要不留下构装骑士,自己滚,要不然就是我來帮你滚。”

    李察的脸色终于变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脸上开始泛起迷人的微笑。

    就在这时,战场上忽然响起一个悦耳但充满威严的声音:“圣托马斯,就是在这里,你也代替不了教会。”

    听到这个声音,圣托马斯脸色一变,而教会骑士中也起了一阵搔动。

    原本多云的天色忽然明亮起來,半空中随之出现一道粗大的圣光光柱。

    光柱呈现乳白色,虽然耀眼却不刺目,中央一道光之大门缓缓打开,几十个身着圣袍的人从中走出,就这样凭空悬立在战场上空。

    为首一人的圣袍上,缀着金色的纹饰,他手持权杖,俯视着圣托马斯。

    PS:为了啸狂兄,固定章是一定要保持切工水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