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八 圣光之前

章六十八 圣光之前

    圣托马斯狠狠地盯着这些人,片刻后才在马上躬身行礼,说:“圣马丁殿下,您怎么也來了。”

    圣马丁淡淡地说:“如果我不來,岂不是就让你代表了整个教会了,主说,傲慢是最大的罪,圣托马斯,今天的事情,等回去后我会在枢机会议上提出讨论的,我认为,你已经不再适合执掌教会骑士团了。”

    圣托马斯一窒,脸上的恭敬渐渐淡去,挺直了身躯,说:“圣马丁殿下,我能不能执掌教会骑士团,也不是您能够说了算的,即便您要在枢机会议上发难,也得是在今天之后,现在,在这里,得到枢机大主教授命的我,所做的决定就是教会的决定,至于您,还是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处理异端和伪信徒的事吧。”

    圣马丁笑了笑,说:“你这是在指责我的信仰不虔诚了。”

    “信仰是否虔诚,只能由主來判定,但你的行为,却不符合教会的利益。”圣托马斯的声音渐渐提高。

    这时李察插口说:“马丁,这次事情的起因我已经向你解说得很清楚了,教会高层想必都已经知道,但是这位圣托马斯却还是出现在这里,并且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我想,教会中的某些大人物已经做出决定了。”

    李察转而望向圣托马斯,缓缓地说:“圣骑士殿下,既然您一意想要代替教会做出决定,那么一定也很清楚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放弃那个还沒出世的后裔好了,但这是世代血仇,您准备好了吗。”

    圣托马斯脸色顿时变了。

    世代血仇,这是一个不会轻易被使用的词,它意味着双方家族从此将会进入不死不休的血战,直到有一方被彻底灭族为止。

    在圣托马斯眼中,脱离了神圣同盟的李察不过就是地方上的一个小领主,欺负也就欺负了,虽然动了神沐乌金这件事引发的后果比预想的要严重得多,但是假如李察足够识趣,不再支持圣马丁,那么把这批东西还些给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李察却选择了最激烈的对抗方式,这就激起了圣托马斯的无边怒火。

    在圣骑士看來,教会所做的一切都是奉神的旨意而行,都是绝对正确的,至于李察的后裔,听说有些天赋,那又有什么,大陆上天才多得是,和教会的尊严相比,这个小东西一钱不值。

    因此圣托马斯一路行來时,主动收拢了许多领主私军,就是准备把李察消灭在王朝的领地上,他要让世人看到,和教会为敌者都是什么下场。

    世代血仇却是圣托马斯沒能预料到的结果,圣骑士想要依靠教会和王朝的势力强压李察,而李察就反过來把圣托马斯个人和他的家族列为了复仇对像。

    圣托马斯双眼微眯,冷冷地说:“李察,你胆敢威胁光明教会的圣骑士。”

    李察呵呵一笑,说:“你不也同样威胁了一位传奇法师和圣构装师。”

    圣托马斯瞳孔一缩,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如果一位传奇法师不顾身份,对他的族人下手,那就是真正的灾难,就算圣托马斯有教会高层支持,也很难捕捉到一位传奇法师的行踪。

    圣托马斯重重地吐了口气,说:“你真不是一般的傲慢,在主的光辉前,任何人都应该谦卑,现在,我就教会你这个道理,主的骑士们,准备进攻。”

    悠长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教会骑士们纷纷放下面甲,战骑则开始暴躁地用铁蹄刨土。

    这时圣马丁飞到战场中央,高声喝道:“主的骑士们,放下你们的武器,现在我以圣子的身份宣布,托马斯不再适合担任教会骑士团团长的职务,就地解职。”

    教会骑士们顿时起了一阵搔动,不知如何是好,圣马丁在教会中地位超然,可以说仅次于教皇,现在圣子和圣骑士的命令截然相反,骑士们也不知道应该听谁的。

    圣托马斯大怒,指着马丁喝道:“你敢违抗枢机团的命令。”

    “我可以肯定,枢机团给你的命令并不是你刚刚说的那个。”圣马丁分毫不让。

    但是圣骑士亦有自己的心腹,他哼了一声,手向前一挥,数千名教会骑士即刻策马向前,在他们的带动下,其余的教会骑士也开始向前逼近。

    既然有人带头,越來越多的战士跟随前进,很快整个军阵都开始移动。

    圣马丁目光闪动,手一挥,近百名随从就飞到他身后,足踏圣光,浮在半空,马丁沉声说:“主的骑士们,停下你们的脚步,再往前走,就是与我为敌,你们要攻击主的圣子吗。”

    教会骑士愕然,很多都不由自主地勒停战马,对有着虔诚信仰的骑士们來说,圣子就等同于光辉主神在人间的化身,向圣子进攻就等于向主挥剑。

    但隶属于圣骑士的那些骑士,犹豫之后,又咬牙前进。

    圣马丁脸色一沉,重重哼了一声,在他身后的随从中,忽然有几位全身都裹在圣袍中,看不清本來面目的人飞上百米高空,然后纷纷在身后展开光翼。

    教会骑士们顿时一片哗然,这是天使,是天界之民,是服侍神的仆人,亦是神手中的权杖和剑,圣马丁是教会的唯一圣子,此时在他身边居然出现天使,真实无虚地说明了主对马丁的宠爱。

    在教会中,神所喜爱的,就是正当的。

    这一下,就连那些最忠于托马斯的教会骑士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李察安静地骑在魔骑上,向怒发欲狂的圣托马斯看了一眼,然后策马向自己的军队走去,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在战场的东方,李察感知到了大规模的空间波动,很快就会有人传送过來。

    果然,在李察感知到的方向突然响起嘹亮的圣歌,半边天空如黎明晨曦慢慢明亮起來,圣光从虚空中滚滚而下,在空中勾勒出一座宏伟的大门,并且在大门前凝聚成光的地面。

    大门徐徐打开,一个又一个身披洁白圣袍的圣骑士从中走出,随后就出现了身披红色圣袍的红衣主教,然后则是红衣上缀着金色缎带的枢机主教。

    最后,从圣光之门中走出了枢机大主教路菲德。

    现在在圣光之门前,共有近千名教会高级人员站在圣光上。

    路菲德缓缓地说:“圣马丁,你要背弃神对你的眷顾,一意孤行吗。”

    路菲德一上來就毫不留情面地斥责,他的声音则在神术作用下传遍了整个战场。

    圣马丁神色不动,淡淡说:“你们才是背弃神的人,当审判曰到來的时候,谁有罪,自然会有公正的结论。”

    “你在帮助教会和王朝的敌人,这是背叛,你难道想要成为异端吗。”路菲德的声音越來越响亮,有若雷鸣。

    圣马丁冷笑,说:“什么时候听说过主选定的圣子会成为异端,路菲德,你的胆子越來越大了,大权在手,就敢为所欲为,你们为了对付我,甚至连我派出去的教会骑士都杀得一干二净,如果你们这种作法都不是异端,那什么才是异端。”

    战场上,教会骑士们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听谁的命令,一方是圣子,一方是枢机大主教,两者可以说地位相当,双方的相互指责越來越严厉,根本沒有回旋余地。

    就在这时,圣光之门上突然出现一道极为耀眼的圣光光柱,直射天空,一直照耀到肉眼看不到的虚空尽头,随即,一阵无法形容的感觉悄然间压在每个人的心头,那是肃穆,也是威严。

    从圣光之门中,走出一位瘦小的老人,他披着一袭最普通教徒才会穿的法袍,手中握着一根黑沉沉毫无光泽的长杖。

    他从圣光之门中一出现,李察就猛然回头,目光落在这位老人身上,再也不肯离开。

    在李察的眼中,这位老人完全就是一团光,强烈到极致的光,而他身上披的法袍,手中持的权杖看似不起眼,但在李察的感知中都有着难以想像的威能,那分明就是两件顶级神器。

    李察心中一凛,立刻想起了光明教会的两个传说,这位老人身上穿的,应该就是光辉主神在点燃神火那一刻穿的长袍,他手中拿的,就是光辉主神当时手握的权杖。

    看到这位老人出现,战场上数以万计的教会骑士纷纷下马,跪倒在地,圣光之门前,圣骑士、红衣主教、甚至枢机主教们也纷纷下跪行礼,只有枢机大主教路菲德仍然站立。

    圣马丁脸上露出苦涩的笑,缓缓地说:“教皇陛下,沒想到,您还是來了。”

    这位老人,就是光明教会的现任教皇。

    李察目不转睛地看着教皇,当年流砂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封信中曾说,如果李察不能战胜光明教会的教会,那么就不要试图去找她。

    教皇看上去就象个普通的老人,一点也沒有威势,他望着圣马丁,徐徐地说:“我也沒有想到,你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PS:至此,11月更新10万字目标即将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