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一 天使,王者

章七十一 天使,王者

    神术者从來都是魔法师最厌恶的敌人,这是因为神力对魔法元素有强烈的排斥姓,表现在战斗中就是神术者往往抗姓强大,而且他们所使用的神术对法师的魔法有着加成的效果。

    在战场上,神官们的驱散魔法一向是对付法师的利器。

    在米迦勒纯正的光辉神力下,就连过去无往而不利的蓝火都变得相当无力。

    李察是战争艺术的大师,此时此刻已经看出不先把米迦勒干掉,那么这场战争必输无疑。

    在下方,就连森马都受光辉国度影响而战力大减,在和圣托马斯战斗中险象环生,被杀得全无还手之力,要不是李察雄厚财力的支持下,森马一身装备品级还在圣托马斯之上,血之圣骑士早就被圣托马斯斩杀了。

    连森马都不能完全抵消光辉国度的影响,构装骑士就更不行了。

    李察脸色冷了下來,对米迦勒冷冷地说:“我不管你是谁,不想找死的话,就立刻给我滚。”

    天界的力量层次还在诺兰德之上,李察此刻还不想真正与天界不死不休。

    然而米迦勒一声冷笑,巨剑一挥,说:“异端,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沒有任何人能够拯救你们。”

    李察向下方望去,看到阿克蒙德战士们在海量敌人的围攻下一个个倒下,脸上的怒意渐渐淡去,转为什么都沒有的平静。

    他看着米迦勒,淡淡地说:“既然是这样,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在李察身上,突然迸发出压倒一切的光辉,那血红色的光柱直通天地,刹那间,就连圣光之门都为之失色。

    以光柱为中心,又有一道血色的光环浮现,迅速扩散,直至万米之外,整个战场上都笼罩了一层朦朦血色,战士的视野中亦是如此。

    李察浮在光柱的中心,数件银色甲片从虚空中浮现,汇聚到他身上,最终组合成一件覆盖了全身的战甲。

    教会中红衣主教以上的高层,都看到过天国武装启动时的模样,因此此刻也是极为震惊,因为这件战甲的浮现与装备方式和天国武装几乎一模一样,它既是盔甲,也是构装。

    在李察身上,居然也出现了天国武装。

    天国武装要有虔诚的信仰才能启动,这是过去千年的常识,圣马丁那三件不知道从哪里弄來的米达伦还好说,毕竟里面都是十八级以上的圣武士长,他们的信仰之力毋庸置疑,但是李察身上这件天国武装是怎么回事,谁都知道,他不可能对光辉之主有信仰。

    此刻李察已经从血色光柱中走出,现在他身上的盔甲线条优雅而流畅,以银色为底,以血色为纹,红银双色的基色看起來无比醒目。

    在这套盔甲的头盔上,一张金属面具遮住了李察的面容,这是张淡然的脸,眉目栩栩,宛若活物,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众生。

    一名年迈的枢机主教全身突然颤抖,遥遥指着李察,失声叫道:“米达伦,天使之王米达伦。”

    又一个米达伦,这位枢机主教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大构装师,毕生都在研究天国武装,他是绝不会认错的。

    一众枢机主教们看到李察身上的米达伦,终于明白了圣马丁的米达伦是出自谁手。

    但是另一位枢机主教疑惑地说:“不对,米达伦的光芒不是淡金色的吗,象征圣洁、高贵与怜悯,不应该是眼前的红色,难道李察能够改动天国武装,那可是圣彼德大师受到神启后才能完成的作品。”

    先一位老枢机主教这时眼神复杂,喃喃地说:“你们忘了吗,传说中,吾主座下米达伦为天使之王,它执掌众多权柄,有三种姿态,一种是平常的状态,也就是圣彼德大师所刻画的米达伦的姿态,而第二种则是战斗姿态,圣典中,当米达伦展现血色光芒予敌人时,就是战斗姿态。”

    一名红衣主教骇然惊呼:“这是米达伦战斗版,这,这难道也是五阶构装。”

    “不,恐怕在五阶之上。”老枢机主教话宛若巨石,重重地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诺兰德最高的就是五阶构装,但教会高层能够接触大陆许多核心机密和秘闻,自然知道其实是有过一些超五阶构装出现的,比如传说中苏海伦身上就是六阶构装。

    只不过超五阶的构装大多如昙花般一闪而逝,即使还有一些留存至今的,则再也无人能够驱动,超五阶构装对承载力有着恐怖的要求,就是传奇强者贸然穿上,一启动就会被吸成干尸。

    战场上一片寂静,天上地下,那些还在殊死搏杀着的战士们也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动作,无数目光都汇聚在李察身上,看着这个从未出现过的神秘圣战天使。

    从这具天国武装身上,他们感觉到了无法形容的威严与力量,仿佛世界万物只要敢挡在它前进的道路上,就会被无情摧毁。

    李察静静站着,米达伦战斗版连接在他身体上的四个接口此刻就象堤坝上的四个缺口,让他体内的能量汹涌而出,转眼之间,相当于一位普通传奇法师的能量就被抽吸过去。

    但是米达伦战斗版显然还未满足,从四个接口处传來无法抗拒的强大抽吸力,不断压榨着李察身上每一点每一滴的能量。

    李察身体中,三颗心脏已经在疯狂跳动,拼命把能量泵向全身各处,但是每一丝能量涌出,都会在瞬间被抽吸一空,三颗心脏因为过度负荷,此刻表面已经开始渗出血珠,那是出现细微破损的迹象。

    但是米达伦战斗版还未满足。

    再这样下去,恐怕李察会被抽吸成干尸,而战斗版却还未能启动,这就是超五阶构装的恐怖之处,在超绝的威力背后,是对使用人承载力的恐怖要求。

    就在这时,在李察胸膛中心,那一颗古老的恶魔核心终于苏醒了,然后缓缓脉动了一下。

    整个战场上,突然响起了一记巨大的心跳声,所有人的心脏这时都失去了自己的节奏,跟随着这颗心脏一起跳动。

    教皇遽然睁大双眼,握杖的手都有些颤抖,轻声说:“这是主神之力,在哪,在哪。”

    教皇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最终还是落在李察身上,因为李察身上那件盔甲忽然活了过來,所有血色纹饰开始在盔甲表面缓缓流动。

    米达伦战斗版,终于启动了。

    來自远古阿克蒙德的恶魔核心在脉动了一下后,就再次归于沉寂,但仅仅是一下脉动,所产生的能量不光满足了米达伦战斗版启动的要求,还把李察全部的能量瞬间补满。

    李察有些笨拙地抬起左手,象是在观察着自己,随后他抬起头,望着那展现了六对光翼的天使长,说:“我说过,你可以去死了。”

    说着,李察左手握拳,在身前虚挥了一下,随着他的动作,米达伦战斗版光芒大起,在背后也舒展了六只血色光翼,这些光翼随即收拢,把李察环抱在内,然后化为盔甲表面血纹的一部分。

    当李察左手打开时,又是一道血色光环涤荡开來,刹那间掠过整个战场,将米迦勒的金色光辉一扫而空。

    此时此刻, 米迦勒原本铺展千米的光辉就只剩下不足百米,而且边缘明暗不定,看來百米都是勉强维持,而四位圣战天使的光芒尽失,只有盔甲表面还能浮着一层淡淡光幕。

    圣马丁一方的三位米达伦却是水涨船高,在李察笼罩了整个战场的血色光芒中,它们的光辉也随之扩散到五百余米,远远超过了先前的能力。

    而且三个米达伦正在不断吸收周围的血色光芒,身上一些细小的破损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补着,转眼之间,三具米达伦就又恢复到接近全新的状态。

    米迦勒又惊又怒,喝道:“异端,你敢亵渎天界之民。”他一声怒吼,飞射到李察面前,巨剑当头斩下。

    李察抽出月光,挥手架住了米迦勒的圣焰巨剑,冷笑着说:“你看不到吗,我这可是米达伦大人的战斗姿态,你这个天界的叛逆,自甘堕落的东西,有什么资格來说我。”

    “异端,我要把你在火刑柱上彻底焚烧。”米迦勒怒极,巨剑重重压下。

    双方开始了第一次全力较量,一道金色光环猛然迸发,迅速向周围扩散,但随即从两人的战斗中心处又出现一道血色光环,瞬间追上了金色光环,并将之扑灭。

    天上地下,又是血色笼罩的世界。

    地上,李察的战士不断吸收着血色光芒,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膨胀,他们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大,甚至还有了一定的自愈能力。

    而教会骑士们身上同样缭绕着血色光芒,感受却截然不同,他们觉得象是在水中行走,一举一动都受到阻力,而且血色光芒有着强烈的腐蚀力,烧灼着他们的肌肤,时时传來的刺痛让骑士们的攻击受到极大的影响,有些明明可以击中的攻击,却因为突然而起的刺痛导致身体一抖,也就落了个空。

    李察俯视着整个战场,将这一幕幕情况都收在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