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二 天使战争

章七十二 天使战争

    李察现在明白了,天国武装的战争光环是以信仰或者是心中的信念作为判断的依据,会自动区分敌我,甚至某些情况下可以用來甄别伪信者。

    所以同样在血色光芒下,为李察而战的人就可以得到类似于嗜血、巨力和祝福的增益,而与李察为敌的教会骑士们却要遭受痛苦与迟缓的折磨。

    天国武装并不是为了个人争斗,而是应该用于战场上的军团利器,特别是在宗教战争中,它就是独一无二的杀器。

    只是李察从永恒与时光之龙处得到了米达伦的战斗版,第一次使用却是对付光明教会,不知道这讽刺的巧合背后,会不会有其它的原因。

    米迦勒吼声如雷,一剑剑向李察狂攻,但是每一剑都被李察轻松挡下,大天使长可以劈飞普通米达伦的力量,在李察身上却占不到丝毫便宜,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好象还要略逊于李察。

    这怎么可能,为清除异端而生的米迦勒,虽然不以力量见长,但绝对力量依然不在巨龙之下,而在力量不占优势的情况下,米迦勒才发现自己的战斗艺术也并不比李察强。

    到了今时今曰,始终以一个分意识研究神官格斗术的李察,在战斗艺术上已经达到了大成的境界,单纯战斗技艺本身,已经沒有进步的空间。

    似乎是觉察到了米迦勒的愤怒与疑惑,李察哈哈一笑,说:“怎么,是不是突然发现自己力量不占优势,所以很想不通,你这个叛逆,想不通的事情还多着呢。”

    李察又拔出了第二把剑,裁决,而他以裁决指向米迦勒,说:“现在我发现,我越來越讨厌你这种长着翅膀的恶心东西了。”

    随着李察的话语,裁决上气息忽然一变,刀刃猛然加长,长近两米,参差不齐的锯齿突然变得严整如一,而刀锋上则泛起淡淡的黑气,那是來自地狱的气息。

    同为秩序一方,但魔鬼却是天使的死敌,双方的力量也最能够克制对方,不止天使能够克制魔鬼,魔鬼的力量也一样能够克制天使。

    裁决一出现,光明教会一方的主教和圣武士瞬间睁大了眼睛,那是如此浓郁而纯正的黑暗,在光明教会的定义中,这就是罪,最深沉的罪。

    “异端,你竟然与魔鬼勾结,啊,”

    在米迦勒的痛呼声中,裁决如幽灵般掠过了他的一片光翼,刀锋上黑气浮动,将大片大片的金色光芒吸入,而米迦勒的那片光翼也在吸力中被撕得四分五裂,最后只留下短短的一段翅根。

    裁决只是划到了光翼,正常情况下应该留下一个十几厘米的伤口,和米迦勒长达五米的巨大光翼相比,这点伤口就和被小虫子咬了一口差不多,可本应是小得可以忽略的伤口,却把天使长的光翼生生撕裂,近乎全毁。

    米迦勒踉跄后退,金色光辉立刻黯淡了许多,范围缩减了十余米,只能勉强覆盖五十多米的范围。

    而裁决则不断蠕动着,就象是什么活物在努力消化刚刚吸进去的破裂光翼,看得人毛骨悚然,裁决刀锋上的黑暗能量,正在迅速增强,看來米迦勒被撕裂的光翼,已经被转化为黑暗力量,大大增强了这把诡异武器的力量。

    李察用裁决向米迦勒一指,冷冷地说:“看到了吗,诸神赐与你力量,并不是让你拿來炫耀的。”

    极度的愤怒已经让米迦勒的脸有些扭曲了,他不停地咆哮着:“异端,你不过是低等位面的一条爬虫,居然敢伤害高贵的天界之民,不光是你,这个位面都要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你们这些下贱的灵魂。”

    不止是李察,就连教会的人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他们虽然自诩为神的仆人,但米迦勒也是神的仆人,在神的仆人中,可沒说还要分个三六九等,米迦勒的怒吼,却是把整个诺兰德的生灵一起骂进去了。

    李察反而笑了:“那就让我这个贱民好好给你上一课吧。”

    米达伦战斗版骤然升起灿烂光芒,化作一颗血色流星,瞬间扑到米迦勒面前,双刀如狂风骤雨般斩向对手。

    天空中骤然象烟火绽放,各色光落如雨。

    裁决缭绕着黑气,而月光上则升腾着蓝色的火焰,虽然李察的蓝火对米迦勒的效果并不明显,但多少能够给他造成些麻烦,更让米迦勒愤怒的是,月光居然可以硬挡他的巨剑。

    燃烧着圣焰的巨剑是米迦勒从天界带下來的武器,既使以天界标准也是神器,裁决明显要弱于巨剑,一次硬碰硬的格挡就让巨剑削断了三根锯齿。

    可是月光不知道是來自哪里的武器,居然能够和圣焰巨剑硬拼而毫不受损,而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李察就毫不犹豫地用月光硬拼,而裁决则游移在侧,时不时发起一下偷袭。

    米迦勒又惊又怒,裁决哪怕是擦身而过,都会从他身上带走一小片光芒,那些光芒就是米迦勒的本体,这样一來,李察根本不需要斩中他的身体,就算不断斩空,也能持续造成伤害。

    激战中,李察忽然泛起一丝笑容,米迦勒刹那间感觉到极度的危险,大吼一声,立刻后退!

    可是已经迟了。

    李察突然加速,狠狠撞在米迦勒身上,天空中骤然浮现一团巨大的血色光球。

    “啊。”又是一声长长的痛苦嘶喊,而这喊声出自米迦勒。

    天空中李察笔直坠向大地,但距离地面数十米时稳住了坠落势头,他身上燃烧着熊熊的金色火焰,不过米达伦上的血纹转动,将圣焰全部扑灭。

    血色光球慢慢黯淡,消散,米迦勒的身影也出现了,教会之中,一众主教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骇欲绝地看着米迦勒身后。

    大天使长的背后,又少了一只光翼。

    光翼是天界之民力量的源泉,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六翼天使就是至高的存在,如米达伦战斗版展现的也是六只血色光翼,只不过战斗开始前,米达伦就收起了全部光翼。

    米迦勒脸上全是痛苦,金色光芒明暗不定,只能维持在身周十米范围内,而且就是这点距离也不稳定。

    米迦勒忽然向教皇吼道:“给我力量,把你们的力量都给我。”

    众主教们骇然后退,而教皇则面容平静,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权杖,自路菲德枢机大主教之下,直至红衣主教,每个人身上都不由自主地浮现金色光辉,一个个金色光斑从他们身上散发出來,被权杖吸了进去。

    路菲德骇然发现,自己积蓄多年的神恩神力竟然不受控制的开始燃烧,并且被教皇手中的权杖吸收进去。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三分钟,路菲德一生修炼就会化为乌有,从此变成一个普通的老人,他骇然高呼:“不,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众主教们也发现神力在不断流失,可是他们此刻被权杖的力量完全禁锢束缚,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身神力被一点一点地抽空。

    不知何时,圣马丁來到李察身边,望着远方的教皇,神色复杂,说:“据说在光辉之主点燃神火的时候,积蓄的光还差了一点,在这种情况下,当时在场的主的信徒,自愿把自己的光奉献给了主,而主就成功点燃神火,升起了神国,主留下的光辉之杖,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起,拥有了这个功能。”

    “自愿。”李察看着远方一众惊骇欲绝、却丝毫动弹不得的主教们,当然有了不同的想法,他对马丁说:“这段历史,在教典中有记载吗。”

    “沒有,这是只会在教皇与圣子间流传的秘密。”

    “这就对了。”

    光辉之杖顶端射出一道光束,照耀在米迦勒身上,大天使长身周立刻浮现出一个金色护罩,将他保护起來,然后圣光源源不断涌进他的身体,两面已经被毁的光翼竟然一点一点开始重新生长。

    “米迦勒不好对付,你小心。”圣马丁看了李察手中的裁决一眼,神色很是复杂。

    此时裁决上黑气缭绕,正快速蠕动着,缺损的锯齿正一根一根重新生长出來,如此诡异恐怖的武器,就是在地狱中应该也不多见,而身为圣子,圣马丁就是离裁决近了,也会觉得全身不舒服。

    等裁决修复完毕,李察忽然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干等着呢。”

    米达伦战斗版突然展开全部光翼,化为红色闪电,扑向四位圣战天使。

    空中亮起四团血色光芒,四位圣战天使一个接一个从空中坠落。

    天国武装内的人体已经彻底粉碎,血肉都被黑气吞噬一空,半空中,圣战天使就纷纷解体,最终恢复成铠甲的本來形态,坠落在大地上,这些铠甲片竟然能量犹存,落地犹如小型爆裂弹,炸飞了周围一大片贵族私军。

    四件天国武装上布满了破损裂纹,光芒尽去,几乎完全损毁。

    这时李察又在空中浮现,看着正在教皇传送过來的圣光中快速恢复的米迦勒,含笑说:“高贵的天界之民,现在我们可以-公平-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