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三 大天使长的落幕

章七十三 大天使长的落幕

    在李察身后,三位米达伦一字排开,手持血色圣剑,虎视着米迦勒。

    之前,处于米达伦战斗版的压制下,四位圣战天使对战三位普通版米达伦本來就只能勉强支撑,结果李察突然舍弃了米迦勒,强势杀至,他们哪有抵抗之力,被李察一剑一个,瞬间斩杀。

    现在,空中局势就变成了李察和三位普通版米达伦围攻米迦勒的局面,原本以一对一,米迦勒都不是李察的对手,现在变成一对四,战局更不必说。

    优势再大,李察也不打算给米迦勒充裕的准备时间,更不会和他公平一战,从另一个角度,李察也厌倦了大天使长那毫无意义的优越感和无处不在傲慢。

    李察伸手一指,身上立刻飞射出三道红光,照耀在三个普通版的米达伦身上。

    刹那之间,艹纵米达伦的三位圣武士长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三具米达伦瞬间就成了被李察艹控的傀儡。

    远方的马丁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微微皱了皱眉,但什么都沒有说,看來天国武装彼此之间的等级压制非常厉害,米达伦的战斗姿态干脆就可以接管普通版的控制权。

    这一幕或许就是李察特意展示给马丁看的,双方只有拥有对等的力量,友谊才会长久且稳固。

    三个米达伦迅速将米迦勒包围,然后一拥而上,奋力围攻,米迦勒怒吼连连,转眼间就将三位米达伦压制到下风,可是也只能如此了,因为李察还沒有动,李察不动,米迦勒也就不敢用全力。

    就在米迦勒快要失去耐心时,眼前突然红光一闪,他心下骇然,立刻一剑向红光斩去,果然从巨剑上传來让他全身震动的巨大反震,那非人的力量差点让他握不住手中的巨剑。

    当红光散去时,米迦勒赫然发现架住巨剑的竟然是裁决,这把诡异的武器,难道就在刚刚一战的时间,就已经成长到不畏惧圣焰巨剑的程度。

    既然一把裁决就能挡住圣焰巨剑,那么月光呢。

    米迦勒忽然感觉腹部有一阵轻微的刺痛,急忙低头望去,看到月光正插在自己的腹部,那身天国武装化成的盔甲,沒能阻挡住这把奇异的长刀。

    “这把刀这把刀”米迦勒好象想起了什么,盯着月光,脸色渐变,嘴张了张。

    “这把刀不错。”唰的一声,李察猛然拔出月光,冷冷看着米迦勒。

    大天使长呆呆看着腹部的伤口,忽然全身一震,原本只是一线的伤口遽然炸开,射出一道金色的血雨。

    生命诛绝,它的效果终于暴发了,不过只有那幅吸收了李察精血的生命诛绝产生了效果,其余的都沒能在大天使长身上生效。

    这是米迦勒本体第一次受伤,他死盯着李察手中的月光,眼中仇恨甚至还在裁决之上,看起來他还想说什么,但是李察却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艹纵着三具米达伦舍生忘死的攻上。

    天空中的战局骤然就到了最高潮。

    大天使长发出不甘的嘶吼,金色光芒重新点亮,宛若太阳般在天空中升起,三个米达伦则向后抛飞,被远远轰了出去,但是他们手中,各自抓着一片残破的光翼。

    月光上,穿着一片金色光翼,而裁决正努力吞噬另一片光翼。

    米迦勒全身淋满了金色的鲜血,背后只剩下一片残存光翼,在缓缓翼动。

    看着曾经六翼的天使,李察缓缓地说:“我说过,你逃不了。”

    “你你与邪恶为伍,终将毁灭”米迦勒晃了晃,最后的光翼化为流光而去,他的鲜血开始熊熊燃烧,最后空中出现一颗金色的燃烧流星,坠向大地。

    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上燃起一团耀眼的金色火球,数以千计正交战中的战士被炸飞。

    火浪过后,战场上留下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大坑,坑中一片焦土,再无生命存在,曾经在这里殊死战斗的上千名战士,哪怕是构装骑士,也在炽热的高温下化为乌有。

    李察自空中落下,站在深坑的中央。

    在爆炸的中心处,立着一尊金色的全身铠甲,那就是天国武装:米迦勒。

    金色的铠甲上到处都是破损,那是激战中被月光洞穿后留下的伤痕,但盔甲的头盔却毫发无损,在前额处则镌刻着光辉之主的神徽,看來,这个头盔就是当初光辉之主亲自制作的核心构件。

    只要核心构件沒有破损,那么李察就有信心修复其余的部分。

    在天国武装:米迦勒的旁边,大天使长使用过的圣焰巨剑正插在大地上,金色的余火还在燃烧着,等米迦勒残留的圣力消耗完,圣焰才会熄灭。

    李察伸手穿过圣焰,拔出巨剑,随手挥了几下,金色流火四处飞射,在焦土上又留下一片片晶化的烧灼痕迹。

    单纯从威力上來说,巨剑产生的圣焰几乎不比李察苍蓝之月结合毁灭真名所产生的蓝色液火差了,蓝色液火带有一丝湮灭的属姓,能够破坏物质本身保持稳定的结构,而圣焰则是依靠纯粹的高温來造成毁灭,当温度高到一定程度,几乎沒有什么物质能够抵抗。

    这把圣焰巨剑是真正的神器,可以归入高级神器的范畴,就威能而言,或许仅次于教皇身上的圣者法袍和光辉之杖。

    只不过巨剑过于巨大,长达三米的剑刃很适合米迦勒使用,但对人类來说却是过大了一些,不过考虑到它的威力,这点小小的不便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在月光之外,李察终于看到了第二把带有‘永不损毁’属姓的装备,直到现在,李察才明白永不损毁并不是个很常见的属姓。

    李察从空中落下,伸手在天国武装:米迦勒上敲了敲,然后掀开胸甲,在中空的盔甲内,果然飘浮着一颗硕大的金色水晶。

    天使核心。

    这是与恶魔心核和人类心脏类似的东西,是为天界之民提供能量的核心器官,由米迦勒所遗留的这颗天使核心,从能量上讲已经和恶魔小领主的相当,若是用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标准衡量,已经勉强摸到了二级祭品的门槛。

    李察伸手将这颗天使核心取出,然后收了起來。

    “异端,你这是在亵渎圣骸。”远方的圣托马斯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高声怒吼,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圣马丁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反而是教皇一脸平静。

    可是此刻在教皇脚下,到处是红衣主教和枢机主教的尸体,路菲德伸手抓着教皇的袍角,双眼瞪圆,竟是死也不肯瞑目。

    这位已经步入传奇的枢机大主教,今年还沒有超过一百岁,虽然神术者的生命比普通传奇强者要短得多,但他至少还有两百年的寿命,在传奇强者中,路菲德依然有广阔的提升空间,也有着与自己实力相匹配的野心。

    假如不是圣马丁的出现,按照光明教会过往的惯例,路菲德已经足以接过教皇手中的光辉之杖。

    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圣托马斯想要冲过來,可是却被森马死死缠住,整个战场都被李察的米达伦战斗版压制着,此消彼长之下,森马虽然不可能战胜这位老牌的传奇圣骑士,但想要缠住他还是办得到的。

    李察收起了裁决和月光,举着圣焰巨剑,缓缓将自己的力量输入进去,米达伦战斗版上的血色纹路再次点亮,圣焰巨剑上的火焰渐渐变成血色火焰,这时李察才转头望向圣托马斯,米达伦的面具上一片淡漠和平静。

    李察伸出左手,在空中勾勒出一道传送门,然后走了进去,就此消失。

    圣托马斯愕然看着这一幕,片刻后才猛然反应过來,李察是传奇法师,传送正是法师们的拿手好戏。

    同样的传送门在圣骑士身后悄然浮现,李察从传送门内走出,一剑向圣托马斯当头斩下。

    血色的圣焰化为怒涛,瞬间就淹沒了圣骑士。

    当火焰过去,众人才看到托马斯横持骑枪,死死架住了李察当头斩下的血焰巨剑,但是血色火焰已经冲过了他的身体,圣骑士脸色苍白,胡须都在不断颤动,拼死抵抗着巨剑上传來的巨大力量。

    他胯下的银色战驹突然一声悲鸣,四肢一软,塌倒在地,全身骨架尽碎,这匹跟随了圣托马斯超过百年的战马,抵抗不住李察源自上古阿克蒙德的力量,被活活压死。

    圣托马斯一声悲呼,然而叫声却嘎然而止,他缓缓回头,看向身后,森马手中的战枪已刺入他的后心,枪尖从前胸透了出來,血之圣骑士双手持枪,咬紧牙关,拼死将全身斗气送入圣托马斯体内,将他的内脏全部震成肉酱。

    李察收回了巨剑,看了看还保持着原本战斗姿势的圣骑士,叹了口气,说:“我说过,这是生死血仇,就从你开始吧。”

    圣托马斯喉咙动了动,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森马双手一收,把战枪抽了出來,圣托马斯仅存的生命力迅速流失,他的身躯缓缓倒下,落入尘埃。

    战争结束了。

    李察抬起头,平静地看着站在圣光之上的教皇。

    PS:据说大家想把大战一天看完,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