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五 战场外的插曲

章七十五 战场外的插曲

    如此一來,再加上三套米达伦,用不了多久,圣马丁手上就会有八套天国武装,而他已经决定回去之后,不惜代价投入资源再提升几个圣武士长來驱动它们。

    圣武士长再加上天国武装,已经相当于天位圣域了,坐拥这样的力量,和掌握两位传奇也沒多大区别。

    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神沐乌金,也在议題之中。

    圣马丁答应回去后就把枢机主教团的战略库存拿出來交给李察,至于原本被劫走的那批神沐乌金,就需要李察自己想办法了,能要得回來就是额外收获,要不回來也沒办法。

    分赃完毕,就到了分手时刻。

    马丁和李察又站在圣光平台上,相对而立,圣马丁始终沒有撤掉他的圣光平台,而李察也沒有卸下米达伦战斗版。

    此刻马丁看不到李察的表情,只能看到一张冷冰冰的金属面具,当然,假如李察想要有表情的话,确实可以通过面具展现出來,但是现在,李察不想有任何表情。

    还是圣马丁先开口:“李察,我记得你身上的构装是万物成灰吧,那是一套四阶套装,里面好象还有圣构装作为组成部分,但现在你身上又有这件嗯,战斗姿态的米达伦,我很好奇,你的承载力究竟是多少,别的不说,光是这套米达伦,就能把一般的传奇吸成干尸吧。”

    “你知道得真多。”

    马丁耸肩道:“那是当然,对天国武装我总是有些了解的,当年米迦勒制成后,为了使用他,教庭里先后牺牲了十几位圣武士长,甚至还有一位传奇级别的圣骑士被米迦勒吸成了干尸,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后,米迦勒才变成了天界之民专用的天国武装,就是王朝皇室中血脉最浓郁的人,也不敢再尝试米迦勒了,而你身上这套战斗姿态的米达伦甚至可以压制米迦勒,别告诉我它的要求比米迦勒还要低,我可不相信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

    李察笑了笑,说:“要不你穿上试试。”

    “坚决不,你自己好好留着吧,我还想多活几年,为主服务呢。”圣马丁看來对这套米达伦避如蛇蝎。

    “既然沒兴趣,那就不要问那么多,好了,沒什么其它事的话,我走了。”

    李察向马丁挥了挥手,就转身准备离开。

    在他勾勒传送门的时候,马丁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不把这套盔甲脱下來。”

    李察头也不回,继续勾勒自己的传送门:“如果我现在脱了它的话,那战争说不定又要开始了。”

    马丁嘿嘿一笑,说:“怎么会。”

    “我们的友谊很脆弱,经不起考验。”

    传送门终于完成,李察一步就迈了进去。

    马丁伸长了脖子,冲着传送门喊道:“李察,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有那么高的承载力了吧,不然的话,我会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死的。”

    从行将消失的传送门中传出李察的声音:“我身强力壮。”

    马丁愕然,半天后才回过神來,怒道:“壮,壮你个头,你还能比兽人强壮不成。”

    然而他回想起李察砸飞一个个圣武士的轻松写意,信念忽然动摇,看样子,李察就是比兽人强壮。

    马丁缓缓回身,下方是数十万大军,天空中有数百圣武士,这些,从今天起,就都是他的力量了。

    “出发,我们回圣辉大神殿。”圣马丁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

    这一刻,它是光明教会惟一的声音。

    战争结束了,但对一些人來说,厄运才是刚刚开始。

    斯迪文森和米妮被李察释放后,一路往索拉姆公爵领而去。

    路途很遥远,所以晚上斯迪文森就选了个小镇,带着米妮住进了一家小旅馆里,他沒有显露自己的身份,对他來说,眼下的状况是难以承受的耻辱,怎么可能暴露身份,那样的话,他只会成为贵族中的笑柄。

    整整十万大军啊,如此军力,结果在李察的突袭下居然就这么轻易地崩溃了,而李察从天而降时显露的恐怖威势,不光震慑了全部将军们,连斯迪文森也害怕了。

    事后,他不止一次深深地后悔,为什么就沒有冲上去殊死一战的勇气了。

    斯迪文森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李察的对手,但是强大的对手不是避战的理由,哪怕英勇的战死,也比现在的状态要好得多。

    斯迪文森知道,现在对李察的恐惧已经深入自己的灵魂深处,他甚至失去了奋斗的斗志,因为他知道,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追上李察了,双方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了让人绝望的地步。

    在旅馆住下,斯迪文森直接把疲惫的身体扔到了床上。

    房间很简陋,甚至还不如他仆人的房间,可是现在他心中想的不是享受,而是回去后如何向索拉姆公爵交待,还有几十名贵族和将军,以及数万战士需要赎身呢,赎金金额之大,他甚至都不敢去计算。

    米妮坐在角落,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被释放后,她就沒有说过几句话。

    斯迪文森忽然坐起,死死盯着米妮,阴冷地说:“你现在情绪有些不对啊,在想什么。”

    米妮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什么都沒想,我只是累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她脸上,打得她整个人都向后飞出,后脑重重地磕在墙上。

    米妮一声惨叫,翻滚了几圈,才勉强撑起身体,她清丽的脸正迅速肿起,鲜血则从发际里渗出,沿着面颊流下。

    斯迪文森象疯了一样叫着:“你个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李察,在想当初为什么不是上他的床,而是上了我的床,是这样的吧,你说啊,是不是。”

    米妮呻吟了一声,苦涩地笑了,说:“怎么会,我现在心里就只有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斯迪文森忽然笑了,笑得有些癫狂:“我当然知道,我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如李察,构装比不过他,苏海伦也更喜欢他,现在他已经是传奇,已经是殿下了,而我呢,我又算什么,就算在战场上,我带了十万人,整整十万人啊,却被数量不到一半的阿克蒙德打得全军覆沒,你心里有我,我这样一个废物,也配在你心里吗,美丽的米妮小姐。”

    他突然抓住米妮的衣领,把她提了起來,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在离开深蓝的时候,你偷偷去找过李察,只是人家看不上你这个贱货,你才不得不跟着我回來的。”

    米妮吸了口凉气,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被李察轰出來的时候,我就在通道的尽头看着。”斯迪文森的声音突然变得正常了,语调也低下來,甚至有点温柔。

    米妮却颤抖起來。

    “你你听我解释。”

    啪,又是一个耳光,抽得米妮嘴角鼻中都飙出鲜血。

    “解释,好,你解释给我听,解释啊,解释啊。”斯迪文森每吼一句,就会重重抽米妮一个耳光。

    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血珠溅到墙壁上,触目惊心。

    这时房门被轻轻敲响,旅馆的侍女在门外说:“大人,您沒有什么事吧,有客人说太吵了,沒法睡觉。”

    斯迪文森大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房门,侍女看到他完全扭曲的脸,吓得当场就是一声尖叫。

    斯迪文森抓出满满一把金币,用力兜头砸向侍女,冷冷地说:“这些钱你拿去,要是还有哪个蠢货嫌自己活得太长,觉得我太吵的话,你就他们直接來找我,我会一根一根敲碎这些贱民的骨头。”

    长长的走廊上,本來有几个住客满脸怒容地探出头,可是和斯迪文森的目光一触,再看到洒落一地的灿烂金币,立刻吓得缩了回去,紧紧关上房门。

    砰的一声,房门在侍女面前狠狠摔上,侍女又吓了一跳,她慌张地捡起所有的金币,然后匆匆逃走,因为房间内又响起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听得她心胆俱裂,好象每根骨头都在痛着。

    房间里,斯迪文森一脚踢在米妮脸上,墙壁上顿时又多了一飚鲜血,还沾着一颗牙齿,看到这些,他才觉得稍稍出了口气,喘息着。

    米妮伏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地抽动着,连呻吟的力气都沒了。

    看着她窈窕的曲线,斯迪文森忽然觉得喉咙发干,下体开始迅速膨胀充血,他猛然扑到米妮身上,直接撕去她下/体的衣物,用尽全力,一下就插到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此刻的斯迪文森就象从來沒有碰过女人的流浪汉,用尽吃奶的力气,疯了似的冲击着米妮,每冲撞一下,就会狠狠地骂着:“爽吗,贱/货,是我的家伙大还是李察的大啊,说啊,你个贱货,你不就是想被李察艹吗。”

    斯迪文森近乎疯狂地撞击着米妮,但撞着撞着,却突然全身僵住,他愕然,慢慢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在他的肋部,正深深地插着一把精致的匕首,而这把匕首,握在米妮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