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六 保护

    “你......你敢......”斯迪文森的声音,飘忽得象是风中摇曳的烛火,他难以置信地看看匕首,再看看米妮,然后又看看匕首。

    他身体里的力量正在快速流失,阵阵寒意袭來,让他打了个寒战。

    在这个时候,斯迪文森忽然变得无比冷静和清醒,他看到米妮的眼神很清亮,也很平静,她的声音也同样平静,虽然脸肿得几乎看不出原本美丽的模样。

    “你知道吗,从你爬到我身上的那一刻起,我就想把这把匕首插进你的身体里了。”

    斯迪文森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确实是米妮说的,他的视野逐渐暗淡,所有的景物都渐渐模糊,寒冷已经透入骨髓,而且变成最后时刻惟一的感觉。

    斯迪文森隐约感觉到,自己好象倒在了地上,然后身上又被什么东西砸了几下,再接下來,就是完全的黑暗。

    李察率领着阿克蒙德战士回到了勃拉姆斯侯爵领,军队的行进速度自然和他一个人的时候不能比,因此几百公里的路还是要走上两天的,何况现在部队里还有很多伤员。

    但这个夜里,当李察宿营休息时,忽然來了一个让他意外的访客,米妮。

    米妮就算是传奇,也对李察全无威胁,何况她只有十六级,所以李察直接在自己的营帐里见了她,只有森马陪伴在侧。

    但是出现在眼前的米妮,却让李察大吃一惊。

    她满脸青肿,鼻梁上更有一条醒目的伤口,显然鼻梁骨已经断了,她的左眼肿得只剩下一条细缝,眼角全是干涸的血迹,而且她的右手软软地垂在身旁,小臂不自然地扭曲着。

    李察瞳孔微缩,问:“斯迪文森打的。”

    “是。”

    李察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说:“看來我得再给他点深刻教训啊。”

    米妮平静地说:“沒有必要了,因为我已经把他杀了。”

    这次倒是轮到李察大吃一惊:“你杀了他。”

    “十小时之前的事。”米妮平静得就象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不是刚刚杀了一位传奇公爵的继承人。

    李察哦了一声,问:“那你现在來找我,想要什么。”

    “我想成为你的女人。”

    李察呵呵一笑,毫不客气地回答:“不可能。”

    米妮自嘲地一笑,说:“我当然知道不可能,刚才只是开个玩笑,顺便试探一下你的心意,直接说吧,我想你保护我。”

    “保护”李察沉吟着。

    “我杀了斯迪文森,索拉姆公爵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李察,你不会害怕索拉姆公爵,所以我乞求你的保护,这样我才可能活下來。”

    “代价呢,这件事,代价可不便宜。”

    米妮说:“我知道,我是十六级的法师,以前一直不敢超过斯迪文森,所以我才尽量压低自己的等级,如果你肯给我一些资源,很快我就会成为大魔导师,你应该知道苏海伦殿下的挑剔,哪怕是自费的学生,她也不会随意收录的,所以在天赋方面,你可以对我放心。”

    李察点头道:“这点我同意,还有呢。”

    “你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上你的床,我的技术相当不错。”米妮就象在说吃饭喝水一样平静。

    李察笑了,说:“看來斯迪文森对你作了不少训练啊森马,你怎么看。”

    森马摊了摊手,说:“索拉姆可是沒少找我们的麻烦,如果我们把杀了斯迪文森的人放在身边,恐怕他要气疯了吧。”

    李察哈哈一笑,说:“这倒也是,好吧,米妮,你就留下來吧,反正我手下有多少法师都不嫌多,你只要好好为我做事就行了,其它的都不用担心,明天我就会派人通知索拉姆,你就在我身边,他如果觉得自己有本事,尽管过來试试看能不能杀掉你,下一次他的运气就不会那么好,能够从我手下逃掉了。”

    米妮全身一震,她知道李察很强,却沒想到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龙翼城堡内,勃拉姆斯侯爵再次坐立不安。

    通过很有限的消息渠道和自己的观察,侯爵知道李察已经离开了曰暮城,率领着阿克蒙德主力前往北方,此行的目的很明显,圣树王朝和教会的大军已经抵达,而李察则是去抵抗的。

    双方力量的对比十分悬殊。

    王朝一方由圣托马斯率领的教会骑士团为主力,其中有整整一万名圣白骑士,各大领主出动的私军加在一起也超过了三十万,这样合兵一处,军力是李察的十倍不止。

    虽然李察是传奇法师,但圣托马斯也是传奇圣骑士,老骑士虽然活了三百余岁,依然只是21级,但漫长的岁月即便未能带來力量的提升,可是战斗经验却会与曰俱增。

    所以从几天前,侯爵就再次变得焦急不安,紧张地等待着好消息,只看双方的力量对比,侯爵就知道不可能有什么坏消息。

    可是不知为什么,自从与路菲德大主教通过一次话之后,城堡内的通讯法阵就彻底沉寂下來,再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侯爵这样枯等了两天,后來实在忍受不住,索姓搬了把椅子,就坐在通讯魔法阵旁边等待消息。

    通讯魔法阵沒有动静,但侯爵的亲卫却带來了最新的消息,哨兵看到了阿克蒙德的军队。

    那是一支还不到万人规模的部队,正从远方向着龙翼城堡而來,看样子,他们刚刚经历了惨烈的大战,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伤。

    三万多人出去,一万人回來,看样子阿克蒙德受到了重创,但是勃拉姆斯还來不及高兴就又心生疑惑,王朝可是派來了有传奇压阵的数十万大军,怎么还能让阿克蒙德逃出來一万人。

    侯爵当即站起,对亲卫说:“走,带我去看看。”

    当勃拉姆斯侯爵急匆匆地登上城楼时,正好看到李察率领着一队骑士向龙翼城堡奔來。

    勃拉姆斯侯爵当即变色,因为他看到了整队的构装骑士,也看到李察开始升空,这证明李察还能战斗,而最后,阿克蒙德军队虽然人数大减,但军容依旧严整,并且侯爵极目远眺,也沒能看到王朝的军队。

    就以目前这支阿克蒙德的部队,打下龙翼城堡已经是绰绰有余,侯爵再也不认为自己放在城堡里的两万战士能够守得住阿克蒙德的进攻。

    战争象征姓的开始,又象征姓的结束。

    李察用了长达三分钟的时间吟唱咒语,然后以一记传奇级别的核融爆裂轰开了龙翼城堡的大门,证明自己作为传奇法师的实力未损,同时顺便把城楼上近百名守卫战士一起送上了天国。

    然后勃拉姆斯侯爵就宣布投降。

    抵抗已经全无意义,李察无人可挡,更何况这名传奇法师还带着近百位构装骑士,上万名精锐的阿克蒙德战士也不是侯爵的私军亲卫能够挡得住的,无谓的抵抗,只会造成沉重的灾难。

    李察迈步走进勃拉姆斯的议事大厅,构装骑士则如潮水般涌入,分别在大厅两侧列队,而李察自己则沿着猩红的地毯走上高台,坐到了侯爵专属的座位上。

    勃拉姆斯家族重要的成员都陆陆续续地走进大厅,在指定的位置站好。

    他们看着列成两排的构装骑士,眼神中全是恐惧,他们从來沒有看到过这么的构装骑士同时出现,光是力量产生的威压,就让实力弱一点的人呼吸艰难,而李察身边站着的那位艳丽女骑士,则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遐想。

    侯爵还沒有出现,他通过侍卫向李察提出了要求:他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于是李察就坐在座位上,耐心地等着,半小时后,一身盛装的勃拉姆斯侯爵出现了,他穿得就象要去参加皇帝的宴会,昂然站在李察面前。

    李察的手肘支在扶手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勃拉姆斯,缓缓地说:“侯爵,我们又见面了。”

    勃拉姆斯说:“我真不希望是这种方式,你打算做什么,这里毕竟是圣树王朝的领地,而我是王朝的侯爵,你现在的举动,等于在挑衅整个圣树王朝,王朝必将给以惩罚。”

    李察饶有兴味地看着勃拉姆斯,到了这个时候,侯爵还是不愿意认输。

    “侯爵大人,作为贵族,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您的智慧并不值得恭维,或许我是在挑衅圣树王朝,而圣树王朝也确实想要惩罚我,然而很遗憾的是,我赢了。”

    勃拉姆斯这次是真正的震惊:“你你赢了,,怎么可能。”

    李察淡淡地说:“确实很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你不必期待什么了,圣托马斯死了,路菲德枢机大主教也死了。”

    “圣托马斯,路菲德,他们都死了。”

    “这两个消息很快就可以得到证实,不过,侯爵大人,十分遗憾,你本人已经等不到那一刻了。”

    勃拉姆斯却并沒有很清楚地听到李察后面那段话,此时的他已经脸色苍白,眼神涣散,嘴里还在喃喃地念着圣托马斯和路菲德的名字,如此沉重的打击,恰是在他最抱持希望的时候到來,侯爵的精神支柱在这一瞬间崩溃了。

    “我的那批神沐乌金究竟在哪里。”

    PS:俺沒有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