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七 重返绿森

章七十七 重返绿森

    勃拉姆斯忽然抬头,双眼通红,咬牙切齿地说:“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神沐乌金的下落,我的领地已经毁了,家族也毁了,可是你也别想平安无事,你不是有个天才的后裔吗,就让他给我陪葬吧。”

    李察哈的一笑,说:“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先对我动手,而且死不悔改,怎么到了现在,说得你好象是个受害者一样,勃拉姆斯,这就是你的荣耀和尊严吗,你太让我失望了,既然如此,那也沒什么好说的了,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很快我就能得到一批新的神沐乌金,是教会枢机团的战略储备,所以我的儿子,一定会平安无事。”

    李察站了起來,对森马说:“这里交给你了。”然后他就大步离开了议事大厅。

    森马目送李察离开,然后把目光落在侯爵身上,妩媚地一笑,她的笑容姓感艳丽,然而侯爵却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森马向大厅内的骑士们作了个手势,说:“把侯爵的直系血亲都找出來,押到后面去。”

    勃拉姆斯猛然变色,大吼一声“你要干什么。”话音未落就奋力扑向森马。

    血之圣骑士虽然重伤未愈,但也不是侯爵可以匹敌的,她随手抓起一把长剑,连着剑鞘在侯爵身上一敲,就把他打翻在地,然后踩住了他的头。

    森马用力碾了几下,听着侯爵脸上皮肉摩擦大理石地面的声音,然后兴致勃勃地说:“我要干什么,这不很清楚吗,当然是灭了你这一支家族啊,不过你放心,你的什么外甥、侄子之类的会跳出來继承你的爵位和领地的,勃拉姆斯不会灭亡,只是你这一支从谱系上消失而已,啊,或许我应该把侯爵夫人留下來,好让她嫁给下一任年轻的领主。”

    “你。”勃拉姆斯想怒吼,可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就被森马狠狠踩住,所有的诅咒漫骂都被踩回了喉咙中去。

    黄昏时分,龙翼古堡忽然燃起冲天的火光,拥有数百年历史的侯爵府很快就在烈火中化为废墟,勃拉姆斯侯爵和他的一家,都在这场大火中丧生。

    李察回到黑玫瑰古堡的第二天,森马也回來了,血之圣骑士只说侯爵已经被解决,其它的细节一概沒报告,而李察也不打算问。

    勃拉姆斯只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其地位也和所有的导火索一样,点燃以后就沒有用了。

    圣树王朝和光明教会一片平静,就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谁也不知道圣马丁和教皇的纷争是延续,还是就此解决。

    而光明教会的手段倒确实厉害,整个枢机主教团、四分之一的红衣主教全部死光,居然沒有引起任何风波,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如果李察不是当事人,或许都不会知道光明教会发生过这样的大事件。

    圣马丁的效率很高,第三天的时候他手下几名圣武士就來到了亚山领,将五份神沐乌金送到李察手上。

    光辉大神殿和黑玫瑰古堡相隔遥远,这几位圣武士是一路通过超远程传送阵來到黑玫瑰古堡,光是传送和租用设施的费用就超过了这些神沐乌金的价值。

    这几名圣武士还带來了一大批魔法材料,价值上千万金币。

    李察惊喜地发现里面竟然有几样诺兰德上已经绝迹的材料,看來这批材料都出自教会的宝库,圣马丁送來的这批材料也不是白送的,其中大多数是用于修复四件圣战天使的材料,还有一些则可以用于复制米迦勒上。

    尽管如此,那几样绝版的材料依然让李察惊喜,有了它们,李察就可以实现自己的许多构想,过去这些构想因为缺乏必要的材料,而只能停留在纸面上。

    可可已经十分虚弱了,每隔三天就会有神官过來为她施放可以激活生命力的神术,才让她的衰弱沒有那么快,但即使如此,她也最多只能拖一个月。

    李察得到神沐乌金后,即刻去了绿森位面,在绿森位面中又花了两个多月,才成功地把魔动武装晋升成五阶构装。

    到了李察如今的力量层次,已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位面的力量上限压制。

    新的魔动武装接近米达伦战斗版的层次,里面可是切切实实使用了两位主神的神躯作为核心,在制作过程中,李察明显受到了绿森位面力量的干扰,尽管最终还是成功了,但是一连失败了四次。

    这种失败频率在李察看來简直不可忍受,因为每一次失败,就意味着价值近四百万的魔法材料化为乌有,李察原本预计最多三次就能够成功的。

    然而在其它构装师那里,如果只失败四次就能够完成魔动武装,那简直就是可以吹嘘一生的伟迹。

    数量众多的失败倒也不是沒有好处,一次次把魔力压榨到极致的过程,反而刺激了李察魔力的快速增长。

    在传奇之后,限制强者的瓶颈主要是法则掌控,然而李察却恰恰相反,他还在大魔导师的层次时就开始触摸规则,而跨入天位圣域时就掌控了不只一种规则。

    到了现在,李察已经掌控了数种规则,如绿森生命规则这种比较浅层次的规则体系,他已经解析完了全部上层规则,就只剩下十六条底层规则了。

    一旦破解了这些底层规则,从规则力量上來说,李察已经完全等同于绿森的世界树。

    在改进魔动武装的过程中,尼瑞斯始终守在李察身边,她不说也不动,就是那样安静地看着李察,丝毫不会打扰到他。

    李察一旦沉浸到构装的世界里,就会变得极为投入和专注,有时会连续工作几天几夜,每当这个时候,尼瑞斯同样可以坐定几天几夜,当李察终于从构装与魔法的世界中归來时,即使有圣域的实力,尼瑞斯也差点站不起來了。

    尼瑞斯的守候,以及宁定中带有些期盼的眼神,让李察很是心颤。

    在那双明亮眼眸的注视下,李察总有种想要逃开的冲动,好在他的意志力极强,生生忍了下來,沒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可是当时间一天天过去,尼瑞斯始终如一地守望时,李察心底也有一丝震颤,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魅力惊人的四皇女了。

    有时候逃避也是一种很好的解决办法,而构装就是李察逃避的方式,但是再困难的构装也有成功的时候,魔动武装终于制成了,李察也终于抬起头,望向尼瑞斯。

    “你要出发了。”

    “嗯,很快。”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不,这次会有一些危险,我恐怕照顾不了你。”

    尼瑞斯点点头,说:“好的。”之后就再也沒提起和李察一起去冒险的事。

    绿森的天空永远是阴沉沉的,从來沒有阳光,无论何时抬起头,透过遮天的树冠,看到的都是一片灰色,这里的天气也一如即往的潮湿阴冷,在这个鬼地方呆久了简直要让人发疯。

    好在岩木如今已经变成唾手可得的燃料,几乎家家户户的壁炉里都永远燃烧着温暖的火焰,这才让人们能够过得舒适一些。

    李察沒有急于出发,而是先去看了黄金世界树和母巢分身。

    黄金世界树此时已有五十余米高,宽大的树冠则覆盖了上百米的范围,和真正的世界树相比,它还只是一棵小树苗,但是作为高等精灵的神物,黄金世界树已经显示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从树冠中,会射下道道金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温暖而明媚,驱散了林海中的潮湿与阴冷,让树下变成充满美丽光辉的世界。

    当李察來到黄金世界树下,顿时为这神迹般的景象所震撼,黄金世界树的光辉,居然可以代替阳光。

    幸存的永夜精灵们在黄金世界树下搭建了一个小小的村落。

    他们修建了月神艾露西娅的神殿,还尝试着建立月亮井,但是在绿森月力十分微弱,这口月井需要耗费诺兰德数倍的时间,才能够积满一井泉水。

    当李察到來时,月井中的水刚刚蓄满。

    李察站在月井边,身体内银月精灵的血脉在不住颤动着,月井的气息让他感觉到心醉神迷,他俯身掬起一捧泉水,仔细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月井泉水充满了月力与生命气息,而月力中天青之月明显占优,这种泉水是精灵的圣物,喝下一口就可以在短短数分钟内补满一名传奇法师的全部魔力,同时它还有着相当于大神官全力施为时的治愈效果,而最终,它还可以小幅提升法师的魔力上限。

    当年精灵帝国灭亡时,为了几口传承数千年的月井归属,曾经发生过好几起战争。

    在李察眼中,这口月井还很稚嫩,效果也弱得可以,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入的接触月井,属于精灵的天姓也随之缓缓苏醒。

    黄金世界树这时沙沙地摇曳起來,从树冠中射下的光芒渐渐变暗,这意味着黄昏已经到來,再过一会,世界树树冠中散发的光辉就会完全消失,那时夜将降临。

    站在黄金世界树下,李察能够感觉到它的意志正在欢呼雀跃,象个孩子似的围绕着他飞來飞去。

    PS:啸狂兄生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