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三 歧路

    又向前走了一天一夜,李察距离前进基地已经超过三千公里,但在行进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极微弱的生命能量波动。

    是绿森精灵。

    有绿森精灵的地方,就会有生命树,这正是李察的目标。

    李察面无表情,转向那阵能量波动传來的方向,身影连续闪动,每次闪烁都会传送到千米之外,如是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冲向暴露行踪的绿森精灵。

    片刻后,李察就凝立在百米空中,俯视着下方的一名精灵。

    这是一个精灵少女,她的实力不过十六级,但是以她的年纪和绿森位面的力量限制來看,这个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在一个部落中,最多也就两三个人可能有这种天赋。

    此刻少女根本沒有发现李察,她靠在大树上,剧烈喘息着,小心翼翼地解下身上的皮甲,检视着胸前的伤口,在她光洁的肌肤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看上去是箭伤,但是羽箭应该被她强行拔掉了。

    **着上身的少女根本不知道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她,专注地处理着伤口,她咬牙施放了一个法术,碧绿的光芒在伤口上闪过,血流立刻减缓,可是距离痊愈还有相当距离。

    施放完法术后,少女显得十分虚弱,靠在树身上,闭上了眼睛,好象连穿上衣服的力量都不够了。

    她刚刚休息沒多久,突然间耳朵动了动,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警觉地望向某个方向。

    李察立刻就对她产生了兴趣,因为在她望去的方向上,确实正有十几名精灵猎手和两位德鲁依快速赶來,但是他们的方位还在数公里之外,如此遥远的距离,这个少女居然能够感知得到,这个感知范围,已经和天位圣域相当了。

    难道她正在被追杀,李察对这个更感兴趣了,反正看到了绿森精灵,也就等于看到了生命树,这么多的精灵,李察不相信以自己的手段,会得不到想要的讯息。

    少女挣扎着穿上衣甲,这个动作让她稍微闭合起來的伤口再次迸裂,痛得脸色更加苍白,她分辨了一下方向,就向追捕者相反的方向逃去。

    但是远方的一位德鲁依此时忽然说:“若琳,我已经闻到你的味道,你逃不掉了。”

    精灵少女咬牙狂奔,鲜血从皮甲中不断渗出,一滴滴落在地上,她根本顾不上这些,但是李察却看得暗自摇头,有了这些血迹作为指引,那些森林精灵迟早都能追上她。

    双方一追一逃,天空中还有李察这个旁观者,就这样,少女转眼之间就逃出了几十公里,然而在她面前忽然跃出一头巨大黑豹,少女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那头黑豹,就是先前发话的德鲁依。

    “你逃不掉的,离开了生命树,我们森林精灵就失去了灵魂,回來吧,回到部落里來,完成你的职责和使命。”

    黑豹一步步向精灵少女逼近,而少女则是一步步的后退,她的后背突然撞在一棵大树上,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她已经退无可退了。

    少女突然爆发,用力叫道:“不,我绝不回去,你们杀了风叶,但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屈服,我绝不去翡翠叶部落,也绝不嫁给那个什么森林之子,我的心,我的灵魂,会永远和风叶在一起。”

    黑豹发出一阵恼怒的低吼,说:“不,你的灵魂,我的灵魂,我们所有森林精灵的灵魂都属于生命树,属于世界树,沒有了生命树,我们的生命意义何在,翡翠叶部落是世界树的守护精灵,他们就相当于世界树的枝叶根须,风叶击伤了翡翠叶部落的森林之子,就相当于伤害了世界树,以他的罪行,处死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少女凄惨地笑了,说:“世界树就是我们的一切,包括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生命,都要献给它,无论它如何对待我们。”

    “当然。”黑豹说得理所当然。

    这是他的信仰,也是所有森林精灵的信仰。

    少女忽然说:“如果我说,在遥远的地方,有另一棵世界树呢。”

    黑豹一惊,随即叫了起來:“这不可能,林海只有一个意志,一棵世界树。”

    “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又出现了一棵世界树,我能够感觉到它对我的呼唤,而且它给我的感觉,很温暖,也很安全,它会把我们视为它的孩子,并且要改变这个世界,改变林海,它要把阳光带到这个世界。”

    少女的面孔上出现一阵恍惚而温柔的表情,几乎低喃地说:“阳光,你能够想象阳光是什么吗,但我看到了,是它给我看的,那是从天上落下的光,明亮而温暖,在阳光下,我们会真心地感觉到快乐,可以很单纯地活着”

    听着少女梦呓般的自语,黑豹低吼一声,叫道:“你疯了。”

    “不,我沒疯,我确实听到它的呼唤,也看到了它展示给我的未來景像,不光是我,风叶也一样看到,听到了同样的东西,其实翡翠叶的那些人就是害怕他所看到、听到的东西,才下手杀了他。”

    “胡说,那不是世界树,而是扭曲意志产生的妖树。”黑豹同样提高了声音,“翡翠叶部落的长老们早就传來了消息,让我们全力抵御妖树的意志,否则的话,就是堕落。”

    德鲁依的声音十分愤怒,却有几不可觉的惶恐:“若琳,翡翠叶的长老们已经有了决议,凡是堕落的精灵,都要被带到世界树下烧死,‘惟有烈火才能洗净他们的灵魂’,这是长老的原话,现在跟我回去,你刚才所说的话我都可以当作沒有听到。”

    少女冷笑:“翡翠叶,他们在害怕,自从上次的战争后,他们根本不敢去面对入侵者,更不敢去面对新生的世界树,他们拥有着所有部落中最多的精灵猎手,最强大的德鲁依,甚至世界树也在无时无刻不在支持着他们,可是他们都干了些什么,他们有派战士去攻击入侵者吗,有想过应该如何把入侵者赶走吗,就连我都知道每过一天,入侵者就会强大一点,但除了逼着我们迁移生命树外,翡翠叶部落什么都沒干,他们这是在把林海让给入侵者。”

    黑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干涩:“翡翠叶毕竟有大德鲁依苍翠之环,也有十几名圣域射手,足以抵御入侵者了,或许他们只是在寻找时机而已。”

    少女虚弱地摆了摆手,说:“你不必说了,我很清楚自己的选择,翡翠叶部落的所作所为,我们心中都很清楚,无论如何,我绝不可能嫁给杀死了我爱人的精灵,也不可能去他所在的部落,看在你把我养大的份上,杀了我吧,这样对我更好,我可不想在痛苦中生活几百年。”

    少女停了一下,凝视着黑豹,说:“最后,我想对您说的是,去看看新生的世界树吧,如果你也看到了,就会知道那不是妖树,而是真正的世界树,它甚至远比我们的世界树还要高贵、强大,更加接近世界的本源。”

    黑豹现在是真的犹豫了,而且从它的眼中,流露出的是痛苦,原本的野兽光芒已经全部消失。

    最终,黑豹还是走近少女,露出了森寒的獠牙。

    精灵少女却伸手抱住了它的头,轻声说:“谢谢你。”

    黑豹张开了嘴,几次犹豫之后,终于一口向少女的脖颈咬下。

    然而它的嘴里突然多了一颗光球,这颗光球无比坚硬,让黑豹根本咬不下去,喀嚓声中,黑豹的两根利齿从根部折断。

    李察从天而降,落到少女身前,说:“你居然能够听到黄金世界树的召唤,很让人意外,我是异位面來访者的首领,你还听到、看到了什么,都告诉我,我会给你应有的奖励。”

    “骗子。”

    听到了这个评语,李察当即愕然,他万万沒想到精灵少女居然会给他这样一个评价。

    无奈之下,李察只好展示了那把得自米迦勒之手的圣焰巨剑,这把武器比什么花言巧语都更有说服力,因为它根本不是绿森精灵所能完成的神品,就是加上世界树也不行。

    这把巨剑,再清楚不过地坐实了李察入侵者的身份,而且巨剑的品质,也凌驾于所有绿森精灵的神器之上。

    少女这才相信了,惊疑不定地看着李察。

    李察向若琳伸出了右手:“來,跟我走吧,我会带你到呼唤着你的那棵世界树下。”

    若琳头脑中一阵迷糊,不知怎么的就把手放在李察的手上,让他把自己拉了起來。

    就在这时,李察头顶忽然浮现一轮天青之月,随后李察就把自己的手放在若琳的胸前,生命气息突然自虚空中滚滚而來,灌注进少女的体内。

    少女的伤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而精灵少女则是望向自己的脚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脚边的草地上竟然开满了白色的山花。

    转眼之间,少女的伤势就好了大半,李察向远方一指,说:“你向那个方向一直奔跑,大约十天左右,就会进入黄金世界树的范围,那时候你就自然会知道目的地所在。”

    精灵少女迟疑地问:“黄金世界树,它在它下面也生活着精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