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八 龙星之死

章九十八 龙星之死

    李察点了点头,回头对森马说:“拨一个小队的构装骑士,配合他的行动。另外再调三百黯锋骑士作为机动待命,务必要把华莱士及早干掉。对待叛军,要从有苗头起来的时候就要扼杀!”

    “是,殿下!”森马恭敬地说。

    国王则又惊又喜,他自然知道构装骑士和黯锋骑士们的强悍,有了他们的帮助,华莱士和他那几名号称强者的追随者根本就不堪一击。

    而忧的则是有了强有力的支持,也就背上沉重的责任,假如他再不能抓到华莱士的话,恐怕王座就不是那么安稳了。

    “明天我要去神巢,行程就不需要你管了,然后我会直接离开。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李察站了起来。

    国王一个箭步上前,亲自引领着李察走向后殿。在王宫中,还建有一座李察专用的宫殿,甚至比国王本人的居处更加高大奢华。

    这座宫殿自建成后,李察还从来没有来住过。曾经李察准备将这座宫殿转作他用,但被追随者们反对。这座宫殿代表着阿克蒙德的统治地位,是一种象征。

    李察并没有和国王多交谈,由几十名构装骑士守卫宫殿,而森马则带着大队构装骑士前往王城之外,不知道办什么机密事情去了。她不说,就连国王也不敢问。在过往数年中,李察不在的时候,森马就是统御整个位面的女王。

    当李察开始休息时,在王宫的某处阴影中,缓缓张开了一双眼睛。这是一双晶莹的眼睛,但是在黑暗中丝毫没有反光。哪怕有人的视线掠过,也不会看到任何东西。

    那双眼睛默默注视着宫殿外守护的几名构装骑士,并观察着巡逻队的行进规律。

    在黑暗中,响起了一阵奇异而悠长的呼吸声,内中隐约夹杂着微不可察的自语:“你以为带上这么多的构装骑士,自己就安全了吗?”

    当又一队巡逻的构装骑士大步走过后,从王宫中忽然浮起一道黑影。它就象一片薄薄的影子,又好像是人们夜间视野的错觉,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然后无息无息地在空中蔓延移动,向李察休息的寝殿飘去。

    在下方的构装骑士们挺立如枪,但却浑然不知一片奇异的阴影正越过自己的头顶,潜入宫殿。

    宫殿内还亮着灯,李察正在灯下翻阅着文件。堆叠得高高的文件正在飞快消减,大多数文件李察只是扫一眼就算数,偶尔才会遇上需要多看两眼的。小小一个休兰,又能有多少大事?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敲响。李察微微皱眉,沉声道:“我不是说过没有什么事不要打扰我吗?”

    房门外响起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可是我确实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李察面容一肃,把手上的文件合上,淡淡地说:“进来吧。”

    房门无声打开,一个容貌俊美妖异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虽然他的外表已经完全改变,但是李察记人是看灵魂气息,而不是认脸,当下说:“原来是你,龙星。你的胆子好象变大了!”

    龙星掩上了房门,微笑着说:“胆子的大小是要看对谁的。现在,我觉得胆子可以再大一点。你那些构装骑士可是来不及救你了。”

    李察把文件扔在桌上,身体向后,舒适地靠在椅背上,说:“看来这个王宫里有你的人啊,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准地抓到我的行踪。”

    龙星哈哈一笑,说:“我的人很多,不止是在王宫里。毕竟在你们到来之前,我可是这里的神呢!”

    李察讥讽地一笑,说:“区区一个初级传奇,也妄想称神?另外就算是真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龙星面容扭曲了一下,随即又舒展成变态的笑容:“一个初级传奇,杀你已经足够了!你的傲慢又成功地激怒了我,我不会很快杀掉你的,**是一门艺术,一门非常让人着迷的艺术!”

    不过李察却没有龙星想象中慌张,也不是在故作镇静,而是就那么安宁地坐着,甚至没有一点动用魔力的迹象。

    看起来龙星的威胁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更没有吓到李察。这让龙星怒意飞升,牙齿咬得如此之紧,以致嘴角都在不断抽搐。最后一句话,他完全是从牙缝里磨出来的。

    李察终于换了个姿势,身体前倾,用手轻轻敲着书桌,说:“你虽然弱了些,但勉强也算是个传奇。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为我效力吧,怎么样?否则的话,你就是死路一条!”

    “放屁!!”龙星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完全用上了最大的音量,以至于都出现了破音。他用手指着李察的鼻尖,气得全身都在颤抖,尖叫的声浪一遍遍冲击着李察的耳膜:“是什么让你如此傲慢!?是什么?我现在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把你拆成几百块,几千块!就是森马在这里,也阻挡不了我!可是你居然说让我为你效力,哈,哈哈!让一个伟大的传奇为你效力?你为什么不去找几个真神,对他们说‘来!为我效力吧!否则你就是死路一条!’,啊?为什么不呢?”

    龙星的脖子都胀红了,眼中转眼间已布满了血丝,额头上更是汗出如雨,已经濒于崩溃的边缘。

    李察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然后说:“确实有几位真神正在为我效力。也有不肯效力的,的确走上了死路。不过看你的样子,这段时间应该过得很不好,大概时时刻刻害怕我会找到你藏身的老鼠洞吧?”

    “去死吧!”龙星手中寒光一闪,突然出现了两把布满锯齿的匕首,狠狠刺向李察!

    李察坐着未动,只是抬起未出鞘的月光,架住了刺来的匕首。

    龙星的眼睛骤然睁大,刹那间全是骇然,颤声说:“你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力量!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龙星只觉得自己刺在了一座山上,作为以速度见长的传奇,他当然刺不动山。可是全力以赴的撞击,居然没有让李察挪动分毫,一点都没有!

    龙星忽然拼死一拉,但是匕首同样分毫不动!刹那间剧烈冲击的力量让他的面孔骤然浮上血红,一口鲜血已到了喉头,却怎么都喷不出来。

    李察手腕一沉,啪啪两声,龙星的双匕立刻片片粉碎。巨力的撞击,又让他腹内涌上一口鲜血,但一样卡在咽喉里。

    李察安坐不动,手中月光刀鞘一转,在龙星胸口轻轻一点!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龙星胸口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空洞,一团血雾在他身后出现,彻底粉碎的内脏混和鲜血喷出,染红了大半面墙壁!

    只是随手一敲,李察就几乎把龙星整个上半身击碎。

    李察收回月光,缓缓站了起来。

    龙星脸上全是恐惧,踉跄后退,后背重重地撞在墙壁上。他向李察伸出手,哀求道:“不!不要杀我!我答应你了,我会为你效力!我一定会忠心的,你也需要传奇作手下,对不对?”

    李察叹了口气,抬起左手,说:“你答应了?可惜,我是骗你的。”

    数道光带从李察的左手中飞出,飞快地绕在龙星身上,毫无阻碍地没入他的身体,然后往外一拉,立刻从龙星身体里拉出一个透明的身影!

    在光带的束缚下,那透明身影极为痛苦地嘶号着,转眼间就被压缩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落在李察手里。而龙星的表情在这一刻开始停滞,呼吸也渐渐消失。

    李察看着浮在手心上的光球,光球表面有一张痛苦的面容时隐时现,依稀就是龙星的样子。这颗光球就是龙星的灵魂,这还是李察第一次如此主动地使用自己猎魂者的能力。

    在成为传奇之后,李察的猎魂能力愈发强大,如龙星这样灵魂格外虚弱的传奇,整个灵魂都会被李察捕捉。

    李察叹了口气,把龙星的灵魂收进专门制造的封魔匣子中。然后叫进来几名构装骑士,吩咐道:“把这具尸体挂到王宫大门上去,然后把这里收拾干净。另外,通知法师们,我需要一间实验室,让他们在半小时内准备好。”

    几名构装骑士对房间里的惨象丝毫不以为意,也完全没有为李察担心的意思。他们跟随李察征战已久,心里很清楚这位家主才是阿克蒙德第一强者,任何人想要暗杀李察,完全是脑子进水。

    片刻之后,得到了消息的国王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直接披着睡袍就冲了过来。

    在路上,他愕然看到了被几名构装骑士抬着的龙星尸体。作为旧休兰时代的大贵族,这位现任的国王自然认识龙星是谁。虽然龙星改变了身体形貌,但是此刻他胸膛袒露,那里烙印着他的独有标记。

    在旧休兰时代,这个标记就意味着至高无上的威权,国王几乎是闭着眼睛也能把它认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国王拦住构装骑士,小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