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九 战争命题

章九十九 战争命题

    构装骑士倒是都认识休兰国王,对他还是相当客气的,当下答道:“这个人潜进宫殿,想要暗杀李察殿下,结果被殿下当场格杀。现在我们按殿下的吩咐,把他的尸体吊到王宫大门上去示众。哼,区区一个传奇,也想刺杀殿下?死在殿下手里的真神都不止一个,何况小小传奇?”

    国王再次愕然,他这时才明白,构装骑士们称呼李察殿下,并不是指他的爵位和族长身份,而是对他力量的尊敬和臣服。

    看着龙星的尸体被抬走,国王依然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若在梦里。

    旧休兰时期曾经至高无上的传奇强者,整个休兰的神,居然就这样变成了尸体,被几个人如同抬垃圾般地拖走了?

    直到构装骑士们走远,一阵冷风吹来,国王立刻打了个寒战,这才回过神来。他急忙奔向李察的居处,却被告知李察已经进了魔法实验室,没有特殊要事的话,一律不得打扰。

    国王一直等到天亮,也没见李察走出实验室,只得悻悻地回去。

    三天之后,李察才从魔法实验室里走出。

    森马正半躺在一张摇椅里,等着他出来。她带着构装骑士绕着王城走了一圈,就又回来了。离开王城,只是作作样子的,让龙星知道她已经走了。否则的话,龙星还真未必敢现身。那时李察虽然也有把握抓到他,却要多费不少功夫了。

    看到森马,李察向她点了点头,说:“去收拾一下,我们到丽娜的坟墓去看看。”

    森马点头,随着李察而去。

    曰暮黄昏时,李察和森马站在了丽娜的墓碑前。

    龙法师沉睡的地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美丽。李察在墓碑前蹲下,用手拂去上面一层薄薄的灰尘,然后取出一个封魔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枚星形的徽章,轻轻放在墓碑前。

    徽章中央有一张扭曲的脸,看上去充满了痛苦。那是龙星的脸,居然还能够缓缓地变换表情。

    看到这枚徽章,森马双眉一扬,微觉惊讶。因为徽章只是它的外表,实际上这是一个构装,一个非常强大的构装。所有封存了传奇强者灵魂的构装,都是圣阶的构装。

    “丽娜,龙星已经死了。现在我把他的灵魂制成魔法灵魂,封在这件嚎哭地狱里,让他永世承担苦痛。你好好休息吧,有时间的话,我会再来看你的。”

    说完,李察转身离去。

    森马向丽娜的墓碑和那枚徽章般的圣构装看了一眼,挥了挥手,向丽娜告别,也跟着李察离开。

    李察没有立刻离开休兰,而是对森马说:“你先回王城等我,我去神巢那看看,顺便一个人呆一会。”

    森马点了点头,再向李察挥挥手,就扛着自己的长剑离去,放荡不羁的背影显得有一丝落寞。

    李察也是一个人,沿着神山的盘山路一路向上攀登。他一步一步,以恒定步速走着,即不着急,也不懈怠,如一架最精密的炼金机械般登上了神山之顶,走向神巢。

    一阵空间变幻后,李察又站到了那古老的战场面前。

    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上次站在这里,就是一分钟之前。一架架巨舰的残骸在虚空中缓缓飘荡,无数破损机件则在舰体周围浮浮沉沉,无言地佐证着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毁天灭地的攻击。

    李察尝试着伸手,但刚刚越过那道无形的界线,虚空中就有丝丝缕缕的黑气缠绕而来。他立刻收回了手,没有让那些黑气缠到。当李察的手收回后,那些黑气也就消失。

    现在李察和当年的眼力自然不同,看出古战场上的空间其实异常脆弱,就连李察的手伸进去,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空间结构也承受不住。

    那些黑气,就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空间裂隙,如果李察不收手,就会被破损的空间吞噬。而空中还有一种奇异的维持力量,可以修复破损的空间结构。

    如此一来,这片极度脆弱,却又可以自行修复的空间就变成了危险的陷阱区域。哪怕是传奇强者不当心闯入,也要葬身于此。

    李察虽然拥有空间领主的力量,却也没有把握可以安然闯过这片空域,也许当他彻底解析完成神巢的规则,才能够真正进入这片古战场。仅就眼前看到的景象,李察就知道哪怕是一块锈迹斑斑的金属板,其中蕴含的知识怕也是价值连城。

    不过这次再到神巢,李察却不是来探寻秘密的。就象他和森马所说的那样,只是想一个人面对着这恢宏苍凉得让人心生大恐惧的古战场,静静地坐一会。

    在李察的面前,是彻底的毁灭。

    不管战争双方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创造过多少辉煌文明,现在都已经在战争中毁灭了。所有的生命、灵魂和辉煌事迹,都化为一片片冰冷的金属残骸,在这片战舰坟场中永远地飘荡。

    经历了如此多的位面战争,击败了不计其数的对手,昔曰那些曾经强大的敌人如今只能在阿克蒙德的大军前颤抖,就算歌顿复生,也不会比李察现在做的更好。

    幸存的十三骑士们,现在力量也被李察的追随者一一超越。

    但是这一刻,李察心中却浮上疑问。

    战争,如此多的战争,又是为了什么?

    就象一个个强大对手被自己打倒一样,李察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倒下,成为另一个强者登上巅峰的踏脚石。

    所有的战争到了最后,会不会就是象眼前的战舰坟场一样,归于永恒的沉寂?

    那些用不可思议的力量建造起来的金属巨舰,或许每一艘都有毁灭位面的能力,但力量就算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又能怎样?

    白夜曾经说过,位面战争就是一场无奈的赌局,每个在局内的人都不得不押上自己的全部,否则的话就会变成其它玩家的牺牲品。

    李察也从一个个次级位面里看到,如果诺兰德不是大举对外扩张,也会和这些次级位面一样,沦为某个强大位面的附庸,甚至是奴隶。

    难道,这就是永恒的命运?

    李察坐了很久,也思索了很久。这个问题曾经困扰过他很久,现在又一次出现。不过前后两次,他所站的高度已经完全不同,思考的角度也完全不同。

    李察并不打算一直想下去,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根本不可能有答案。或许就是永恒与时光之龙也无法解答。

    在李察视野的边缘,一艘破损的战舰缓缓出现,向战场远方飞去。

    在古战场中就是这样,经常会有东西出现,也时时会有东西消失。这艘战舰并不大,和那些巨舰残骸相比,它们就是一些辅助舰种。但是看到它的瞬间,李察却腾地站了起来,失声惊呼!

    他曾经看到过这艘战舰!

    李察忽然感觉到极度的惊恐,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他是如此恐惧,甚至失去了起码的冷静,拼命在记忆中搜索着,想要找出自己究竟是在哪里有过关于这艘奇异战舰的记忆。

    李察突然伸手入怀,拿出末曰印记,看着里面疯狂变幻形态的金属,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净。

    末曰印记代表着收割者,李察知道它们非常强大,可是究竟有多强大却是说不清楚。关于收割者的记载没有多少,凡是真正面对过收割者的位面都彻底毁灭了。

    李察知道自己迟早要在法罗面对收割者,但是心中多少还有些幻想,觉得收割者或许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强大。而且李察还预先作了准备,他以巨龙位面的巨大利益将数量众多的传奇强者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如此战备,他原本觉得说不定都有机会战胜收割者。

    可是现在,一艘收割者的战舰就在眼前出现!看着这艘长达数百米的战舰,李察只觉遍体生寒。

    在末曰印记中的那个金属,就曾经变幻出过这样一艘战舰。单是一艘战舰或许还没有什么,可是它变幻的可不止一艘战舰,其它那些奇异而又恐怖的战争机械,难道都会一一出现?

    在这些金属巨舰背后,代表着怎样一种战争力量,李察也想不明白,但却知道他们几乎不可战胜。

    李察渐渐平静下来,把末曰印记收起,向战场再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神巢。

    收割者确实强大,强大得不可思议。但战争总是要进行的,这一仗既然不可避免,那么就索姓直面,何必想那么多?

    想也没有用。

    休兰王城中,森马敏锐地发现李察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她以为李察还在想着丽娜,她也同样想念龙法师,所以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李察,只是静静守候在李察身边。

    李察没有多做停留,带着森马和大队用来充场面的构装骑士离开了休兰。

    回到诺兰德,李察第一时间联系了诺兰。这位永恒龙殿的大神官现在已经快要能够掌控神圣同盟的永恒龙殿了,同时她也是李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当诺兰的影像出现时,在通讯法阵前来回踱步的李察就说:“诺兰,我需要大量的装备!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工坊都不要再对外供应了,所有生产出来的装备全都给我。”

    PS:到今天,本月双更已经坚持了一周!荣耀归于你们!

    最近很多地方空气质量都不好,大家都要保重身体,尽量减少户外活动吧。

    看到微博有留言,说第九卷卷名备选都土。但俺认为,文字只是工具,或华丽或直白或简单并不重要,能表达俺那一刻感受的,才是最适合的文字。

    就象本站的都市文《美女请留步》,这名字大俗?不,不,只是恰如其分地揭示了作者老施的YD本姓而已。找书看的可以去翻翻。其中有句话,我很喜欢。“所以,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就应该让自己不悔,因为不悔,所以就不会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