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 使者

    诺兰十分吃惊:“这太突然了!我们的工坊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订单呢,如果取消订单的话,对我们的信誉会是很沉重的打击。而且也会得罪很多不应该得罪的人。李察,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察的焦虑不安太明显了,简直就写在了脸上。他犹豫了一下,说:“是的,我总感觉很快就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所以我需要在最短时间里,最大限度的扩充军力。你听说过收割者吗?”

    “收割者!”诺兰一声惊呼,“你怎么会惹到收割者的?”

    “我在最重要的一个位面,法罗,找到了末曰印记。所以,我想很快我就不得不和他们打上一仗了。”

    诺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我明白了。明天我会亲自去向那几位大客户道歉,已经做好的装备会全部交付。然后我们的工坊就腾空产能,全力打制你设计图上的那些装备。”

    “谢谢。”

    诺兰笑了笑,说:“我们的命运早就捆绑在一起,帮了你也就是帮了我。不过”

    犹豫了一下,诺兰才说:“从过往的经验看,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放弃出现末曰印记的位面,切断和它们的一切联系。反正用不了多久,收割者就会把那里彻底毁灭。你为什么不那么做?”

    李察说:“我觉得,总要和他们打过一次,再去考虑放弃比较合适。”

    “和收割者战争,就是在浪费宝贵的军力。”

    “我会考虑的。”

    诺兰点了点头,说:“你自己要小心。一个位面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再去买几个回来就是。”

    “明白。”李察给了诺兰一个微笑,然后就切断了通讯。

    接下来,李察又传送到了自己的半位面。

    此刻他的半位面已经成长到几百米方圆,那些吸能树茁壮成长,每时每刻都从虚空的能量风暴里汲取能量,然后不断转化成陆块,让半位面不断生长。

    现在的半位面依然是光秃秃的,上面就是黄土碎石,完全是一片不毛之地。

    李察在半位面上信步走着,忽然俯身从地面上抓起一把土石。

    土是深黄色的,格外细腻,细到稍稍用手一捻,就可以无限细分下去。而土中的石块大的不过拇指大小,小的则象是一颗砂子。

    李察挑出一块石头,用手一捏,表面粘着的黄土就纷纷掉落,露出下面晶莹的黄色结晶体。

    这块不起眼的石头,再被擦了几下后,就彻底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晶体,里面可以看到浓黄色流动的土系能量。

    这块石头竟然是纯度极高的土元素结晶!

    光是这么一块拿到诺兰德去,就可以卖出不少钱。而那些黄土,则是纯净的元素之土,是用途最广泛的元素材料之一,能够用在为数众多的魔药、法阵和装备上。

    李察居然把土元素结晶直接抛在地上,然后向边缘处的一座土台走去。在他脚下,所有的土都是元素之土,所有的石头都是元素结晶。确实不需要太在意了。

    土台中央是魔力池,上下分为三层,呈阶梯形分布。

    最顶层的小池大约一米方圆,此刻早已装满,池水顺着早就开好的通道溢出,流入下一层魔力池中。

    这层魔力池要大得多,宽和深都是一米,长四米。第二层魔力池刚刚蕴了一小半的水,离蓄满还需要一段时间。

    第三层则是分成了数个小池,这些是元素池。等第二层魔力池蕴满水后,就会分别注入到这些小池中。每个小池都对应着不同的元素属姓,将来这里头积蓄的就是带有相应属姓的魔力了。

    而在最顶层的魔力池中,池底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魔力水晶,其中还夹杂着不少高纯魔晶。看到这些魔晶,李察也不禁有些咋舌。这才多长时间?但是半位面给他聚积的魔晶已经超过百万金币。

    吸能树不愧是位面间最珍稀的宝物之一。而苏海伦能够一次给李察几十根,确实是下了血本。

    普通传奇法师要是能够弄到一棵,就是倾家荡产也会愿意。

    李察犹豫了一下,还是去魔力池中把魔晶都捞了出来。他现在急需钱来扩军,以至于靠绘制构装所创造的巨大财富都花得差不多了。

    有了这批魔晶,就足够诺兰支付因为毁约而产生的赔款。至于那些能够装备整个军团的魔法装备,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用祭品去支付。

    巡视完自己的小小领地,李察再次强化了半位面的传送法阵,就回到了诺兰德。他把魔晶装好,让一队骑士护送给诺兰。

    办完这件事,李察刚想再去看看可可,忽然一名侍从法师飞奔而来,说:“殿下,索拉姆公爵的使者到了。”

    “索拉姆的使者?”李察脸色有些古怪,他倒没想到索拉姆居然真会派人过来。

    怎么说索拉姆也是一位公爵,于是李察在比较正式的议事大厅中接见了那名使者。

    使者是一位年轻的贵族,领口的银色羽毛说明他是一位世袭子爵。作为使者,这个头衔结合他的年纪,来做使节也不算失礼。

    面对李察,这位年轻使者分毫没有畏惧,侃侃而谈:“李察殿下,我受索拉姆公爵委托,是为了米妮而来。您一定很清楚,米妮是斯迪文森大人的妻子,而就在回归领地的路途上,她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丈夫。现在,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她逃到了您这里!”

    说到这里,使者稍稍停顿,目光炯炯地看着李察。只要李察否认,他就会将早就准备好的证人证词呈上,然后以狂风骤雨般的气势压倒李察!

    然而李察只是淡淡地说:“那又怎样?”

    年轻使者一时愕然,满腔准备好的犀利说辞全都落到了空处。他怎么都没想到李察居然坦然承认了有这么回事,一时之间这让他的大脑彻底地混乱了。

    索拉姆和李察确实有矛盾,但那是两位领主之间的争执,有着固定的游戏规则。可是米妮的所作所为却是在挑战贵族们的传统底线,在这种情况下,假如李察庇护收留米妮,就会面对贵族们的指责,除非他不看重自己的体面和名声了。

    这位使者想过了所有可能的场景,并且设计了应对之辞,但就是没有想到李察居然不准备按照传统的规则出牌。

    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跳到下一个步骤:“既然您承认米妮在这里,那就请您把她交给我,我可以保证她会受到最公正的审判。”

    “你可以保证?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来保证?”李察冷笑着说。

    年轻贵族脸立刻胀得通红,大声道:“我是托克.魏扬子爵!我的叔叔是魏扬公爵,现任圣树王朝南方军团总指挥!魏扬的名字,够做保证了吗?”

    李察哈哈一笑,说:“我刚刚把你们的北方军团打得落花流水,南方军团就冒出来了?我很奇怪,索拉姆为什么不自己来,而要派你来?他一定知道,派到我这里来的使者都没什么好下场,不是吗?”

    托克一呆,随即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显然他也发现了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而索拉姆和李察之间似乎还另有故事,矛盾绝不止互相打了几仗,彼此争抢领地这么简单。

    托克心中暗恨,但气势不倒,扬声道:“李察殿下,您最好把米妮交出来,这才符合您的身份!否则的话,传扬出去恐怕对您的名声不太好!至于您对王朝南方军团的挑衅,您放心,我会原封不动地替您转达的。”

    李察收起了笑容,说:“我们阿克蒙德的名声好象一直都不怎么好,要不然的话,怎么随便哪条流浪野狗都敢扑上来咬上一口?你尽管把这件事传播开去,就说杀掉斯迪文森的凶手现在就住在黑玫瑰古堡里,如果索拉姆不服,他尽可以过来试试。只要打下了这座城堡,米妮自然就是他的了!假如没这个本事,那就让他以后给我老实点!”

    托克冷笑,连连点头,说:“很好!李察殿下,您放心,这些话我一定替您带到!另外,我们魏扬家族会在合适的时候回应您的挑衅”

    托克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响亮耳光!这记耳光极为沉重,将他整个人都抽得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记耳光是李察抽的,可是他坐在高台上,好像动都没动过。整个议事厅中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托克带来的护卫急忙奔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另有几名护卫则抽出刀剑,恶狠狠地盯着李察。

    李察脸色平静如水,只是抬起左手,往下轻轻一压!

    议事厅两边侍立的构装骑士们一声怒喝,直接扑了上去,转眼间就将那些敢于拔刀的护卫斩杀!

    现在托克身边就剩下两名护卫了,这两个人还是因为要扶他起来没有拔刀,这才留下了一条命。

    托克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用颤抖的手指着李察,说:“你”

    李察淡淡地说:“这才是对魏扬家族的挑衅,小家伙。”

    他的身体略略前倾,俯视着托克,“回去之后记得把我的挑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们。另外,我也很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为你的家族招惹我这样一个敌人呢?你回去后,先看看会不会得到奖赏吧。走吧,下次别在我面前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