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六 令人不快的道贺

章一一六 令人不快的道贺

    即使有真实视野的帮助,李察也整整花了十几分钟.

    每个可能出问题的环节都反复检查了数遍,确认一切无误后李察才站直了身体,微笑着说:“一切都很正常。老管家应该已经做好了准备,另外也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三天后小家伙就应该出生了。”

    可可看着他,有些不安地说:“还有三天呢!您这么早就赶回来,不要紧吗?”

    “没事的。”

    可可咬着下唇,轻声说:“对不起,我没法帮到您什么”

    李察微笑道:“没事,你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什么也不用做。”他看看时间,说:“到了喝生命魔药的时间了,怎么还没有把药送过来?”

    这时房门打开,老管家和一名年轻的女法师走了进来。女法师手中端着的正是生命魔药。李察盯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迟了五分钟。再有下一次,你就回原来的地方去吧!”

    女法师顿时脸色苍白,什么话都不敢说,赶紧服侍可可喝完药,然后立刻退了出去。

    在生命魔药的作用下,可可的脸上立刻多了一层血色,身体居然也显得丰腴了不少。但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一天时间,她多出来的生命力就会全部被胎儿吸收。

    可可说:“李察,别怪她。迟五分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察脸色却没有好看多少,哼了一声,说:“我定的时间是魔药可以发挥最大药效的时候,一旦超过十分钟药效就会锐减。哼,一个法师如果连魔法钟都不会看的话,还要她们有什么用?”

    李察又对老管家说:“你怎么不好好地管管他们?”

    老管家叹了口气,说:“这些法师大多来自深蓝,除了您和艾莉婕大人外,他们平时谁的话都不怎么听的。”

    李察的脸立刻沉了下去,说:“是这样吗?我原本以为已经把他们管得够老实听话了,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这样吧,我拨给你一百名骑士,全权负责城堡的内部事务。有什么你不方便管理的,让他们去说!”

    老管家答应了,然后说:“少爷,现在有很多要事需要您亲自处理。”

    李察向可可看了一眼,说:“我们去书房吧。”

    片刻之后,在书房中,李察看着面前堆得高高的一叠信件,脸色十分难看。他飞速拆阅,扫一眼就把信扔到一旁,几分钟后就把所有的信都拆阅了一遍。

    这些信大都是同一个内容,就是听说李察即将有第一个后裔,所以准备派人前来道贺。

    这在贵族之间本来是一个很寻常的举动,但不寻常的却是时间和规模。

    被李察放在面前,准备再读一次的信整整占去了道贺信的三分之二。能够被李察分捡出来的,都是侯爵以上的实地领主,或者是地位相当的大人物。

    结果数量之多,完全超乎李察想像。而且这些家族派来的大多是重量级人物,甚至有公爵家族的家主亲自赶来的。

    就连神圣同盟的浮岛豪门也来了六家,没有和李察正面打过仗的六层浮岛豪门个个到齐,而铁血大公则是派出了阿伽门农到场。

    除了和李察的特殊关系外,阿伽门农近年来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积累胜利军功,个人实力也越过了十九级,逼近二十级的天位圣域关口。背衬天蓝色翅膀盾的香根鸢尾花图案,也正式在铁血大公爵家族谱系中出现。

    阿伽门农的进步看上去并不算特别快,但可怕之处在于他稳定得令人心寒,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

    其他人或许有起伏,有挫折,或者是有骄傲自满,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但阿伽门农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数年过去后,原本和他相差无几的人就愕然发觉,自己和阿伽门农之间的差距原来已经大到没法弥补的程度。

    铁血大公爵已经正式确认阿伽门农为爵位继承人,另一位李察熟悉的白夜则在早些时候就跨入传奇,现在正躲在一个无人知晓的位面内巩固自己的法则境界。

    如今的铁血家族已经是神圣同盟名符其实的第一豪门,差的就只是超级强者了。

    而白夜也在李察之后,被认为是将来有可能晋阶超级强者的人。

    圣树王朝中也有一位大公爵派了使者过来。一位公爵没有什么,但考虑到圣树王朝和李察之间微妙的关系,以及这位公爵本身南方军团副军团长的身份,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千年帝国方面就没有其它两大帝国那么多的忌讳,他们可以说是和李察之间关系最好的。所谓最好,其实也就是正常而已,没有什么可以摆到台面上来说的深仇大恨。所以从千年帝国赶来的家族最多,甚至比神圣同盟还要多一些。

    土门亲王都派来了使者,以他的身份地位,其实就相当于是替皇室来打探消息的。

    看到了这些信函,李察也就明白了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所在。他们确实是来看李察的孩子的,此行的目的,是确认阿克蒙德血脉的强大与否,以及传承可能姓有多大。

    毕竟阿克蒙德家族突然连出了歌顿和李察两个强大的人物,歌顿英年早逝,他奇迹般的战绩还局限于同盟内部,带给大陆的震动不算太大,但李察现在却集众多光环于一身。而米达伦战斗版的出现,让他彻底凌驾于大陆另外两位圣构装师之上,成为真正的第一人。

    从身份上来说,李察已经可以和超级强者平起平坐了。这非常重要,至少保证了阿克蒙德从神圣同盟读力的合法姓。

    在诺兰德上流社会有一个沿用多年的潜规则,那就是只有超级强者才有资格建立起真正读力的国度。至于是公国,王国还是帝国,则取决于国家的大小强弱。

    不是超级强者也想要读力,那就很有可能招致老牌豪门的干涉。传承悠久的大家族把维护传统视为自己与生俱来的责任,这一点人类三大帝国的豪门都是一样的。所以阿克蒙德宣布读力时,才会引来那么多的干涉军。

    李察的财富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方面,在贵族们心中,这种干涉也是合法的。

    而现在李察有了和超级强者等同的地位,也就让贵族私军们的干涉失去了借口。再要讨伐李察,就需要寻找新的理由了。

    诺兰德是一个惟血统论的位面,强大的血脉是成为强者的第一要素,至于其它因素往往被认为不是那么重要。

    所有的老牌贵族都在孜孜不倦地寻找着激发自身血脉,以及让它变得更强的方式。在自身血脉无法取得进步的情况下,把其他拥有强大血脉的人吸收到家族内也是一个通行的作法。

    现在的诺兰德上层社会中,已经有很强的一股声音,认为歌顿和李察的表现足以让阿克蒙德血脉跻身大陆顶级血脉之列。但要证明这一点,还是需要亲眼看过李察的孩子才行。初生的婴儿是最容易看出血脉力量的。

    李察对于这一点倒是并不排斥,而让他震怒的原因是时间。

    这些贵族时间把握得十分精准,基本都会在这一两天里到达,有些到得早的,也不过比李察早来了两天而已。问题是李察并没有透露过可可生产的曰期,只有自己和可可身边的一些人才会大致知道,那么,消息究竟是从哪里泄漏出去的?

    如果不是内部人泄漏,而是对方自己查出来的话,那就更加可怕了。岂不是说对手的法师可以在黑玫瑰古堡中自由进出,而且李察还一无所觉?

    “这是怎么回事?”李察指着桌上的信函问。

    老管家也知道这些信函的意义,当即说:“我已经私下里调查过城堡里的人。初步认为,可能是城堡内部的仆人们泄漏的消息,现在我已经缩小范围, 只等进一步的观察”

    “缩小范围?多小的范围?”

    “一共是九个人。”

    李察手一挥,冷冷地说:“我没有时间等你进一步的观察了。把这九个人都抓起来,立刻查,彻底地查,我不相信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我会让金丝利协助你的。在她的帮助下,没有什么人能够守得住秘密。”

    “这个是,少爷。”老管家显得很是犹豫,但没有继续坚持。

    “他们这是在示威,哼!”李察把老管家的犹豫和不忍看在眼里,慢慢压抑怒气,放缓了口气,说:“现在我们阿克蒙德家族已经变得非常庞大,形形**的人都会有,而且今后还会越来越多。象金丝利这样的人会不断加入,你或许应该习惯起来。此外,从现在开始,我就要给所有人立下规矩,让他们看清楚我的原则和底线在何处。我不反对他们谋取一些自己的利益,只要为阿克蒙德作出了贡献就行。但是我绝不容许背叛!这种出卖家族利益行为,是绝对不会被容忍的!”

    “我明白了,少爷。”老管家深深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很清楚李察对这个孩子的看重,也清楚李察对家族核心利益的划分和保护。

    现在孩子出生的准确曰期被传开,等如大陆上所有人都知道阿克蒙德有人出卖了这个重要消息,这相当于公然在李察脸上甩了一记耳光。现在来的多是道贺的人,但假如得到消息的是李察的仇人呢?相信大陆上有不少人期盼着李察断绝血裔。

    李察让金丝利调查这件事,就是表明他已经深深震怒,动了沉重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