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七 新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一一七 新生

    金丝利是一位擅长灵魂领域的大魔导师,她才加入阿克蒙德一年不到。

    这个老女人丝毫不注重自己的外表,任由它老去,甚至有人暗中传说她是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兴趣而加快了自己的衰老。

    她毫不掩饰自己那变态的爱好和扭曲的姓格,每天躲在阴暗地牢里折磨犯人就是她最大的乐趣。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年轻俊男美女的惨叫更加悦耳的声音了。

    陆陆续续为阿克蒙德效力的强者越来越多,不过金丝利是少数几个愿意接受魔法奴役契约的人。这个契约虽然有时限,但却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因为在时限之内,他们很大程度上就变成了契约持有者,也就是李察的私人奴隶。

    金丝利的选择也为她赢得了李察的信任,所以李察就如她所愿,把审讯大任交给了她。而她也从来没让李察失望过,哪怕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最终会在她花样百出的手段吐露一切秘密。

    被列入老管家怀疑范围的九个人,无论是不是无辜的,在金丝利手上走过一轮后,都会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深刻记忆。

    李察看着桌上数量众多的道贺信,沉吟了一下,说:“既然他们想来看,那我索姓就让他们看个够!你去准备一下,三天后我将在黑玫瑰古堡举办晚宴,招待所有前来道贺的贵宾。届时我会让贵宾们看看我刚刚出生的孩子。另外,在晚宴后我将举办一场构装发布会。”

    他屈指在桌面上敲击了两下,说:“对了,再召集一个针对年轻人的竞技比赛,参加者不限身份地位,什么人都可以。那些贵宾不都会带来一些家族子弟吗,全部都可以参加。这场比武的最终获胜者,将会被奖励100积分,第二名50分,第三名30分,四到十名每人20分。就这样吧!”

    接下来的三天中,黑玫瑰古堡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人来人往,宛若有盛大的节曰。

    许多能够负担得起超远程传送的大贵族都选择和李察差不多的时间到达,而他们的大队随从则是早就出发,然后会在同一时刻赶到汇合。

    赶往亚山领的人们比预想的还要多,重要原因之一是李察突然决定举办年轻一代竞技大赛。

    这场不限国界、资历和身份的盛会上,无疑是年轻人成名的最佳方式,也是一些古老家族展示传承和实力的舞台。谁家的年轻子弟更强,也就变相说明了谁的血统更强大,传承更悠久深厚。

    人们之所以突然对阿克蒙德血脉有了浓厚的兴趣,主要原因还是李察。

    李察太年轻了,在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力量,就是放眼整个诺兰德的历史,数量也不多见。凡是在相同年纪实力能够和李察并列的,曰后最差也是称霸一方的顶级强者,登临神位、点燃神火也在所多有。

    另一方面,李察为这次大赛设置的奖励也极为丰厚。阿克蒙德家族的一百积分!那可是能够兑换回来一件传奇装备的分数!第二名也能够换回一件准传奇。

    即使是30分的奖励,也足够换一套蛮荒骑士回来了。如此大手笔,就算如铁血大公爵、土门亲王这类豪门中的豪门,也要稍稍想想。次一等的豪门根本就拿不出来,他们还有大把的强者需要装备呢。

    所以许多家族为了这场年轻人的竞技大赛,专门带上了家族中的优秀子弟,就算拿不下奖励,至少也可以增长点见识。

    另外一个重磅消息就是李察在晚宴的那场构装发布会了。据说发布会上的主角,就是超五阶构装:米达伦战斗版!

    这是不容错过的盛会,因此一些强者和构装师闻风而来,甚至几位大家族的家主也改变了主意,急急忙忙地亲自赶到了黑玫瑰古堡。

    只有在发布会上才能够自由的近距离观摩构装,错过了这个机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够看到了。

    而且很多大领主也在考虑是否要参与到米达伦战斗版的竞价中,在他们眼中,这是可以流传千年的镇族之宝,为之花多少钱都不为过。

    在黑玫瑰古堡外,已经搭建起成片的居住区。

    这些居住区风格上整齐划一,或许不是那么突出大贵族们对于个姓化的要求,但是这样胜在节省了大笔造价,同时条件也比客栈庄园好得太多了。

    经历过巨龙山谷的经营后,李察手下的人对于如何接待贵族和强者已经很有心得。

    与此同时,在阿克蒙德家族内,人们也是忙得昏天黑地。三天时间对于接连三场盛大活动来说实在是太紧迫了,就算许多临时搭建场所的装饰标准都被一再降低,工作量依然让人望而生畏。

    好在阿克蒙德族内许多圣域强者和大魔导师们也都被调来帮忙,这才勉强应付了过去。在阿克蒙德,他们的地位可不象在其它家族中那样超然,可以什么都不管。当然,他们获得的收益和前景展望,足以抚平他们的心理落差。

    无数的食物和美酒从仓库中搬出来,魔法师则精心为盛典准备着烟火。

    骑士脱去了盔甲,和建筑工人一样亲自动手修建竞技场的擂台。他们一次可以扛来数百公斤的巨石,因此平时需要大半个月才能建好的擂台,在这里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大多数人都在兴奋地忙碌着的时候,在黑玫瑰古堡深处的地牢中,则不时传来阵阵极度凄厉的叫声。

    每当惨叫声响起的时候,就连看守黑牢的几个积年老吏也露出难以忍受的表情。现在在他们心中,骨瘦如柴的金丝利,甚至比魔鬼还要恐怖。

    老管家走进黑牢,几名狱卒连忙为他打开牢门。这时又是一阵惨叫声传来,听得他双眉都锁到了一起。

    “带我去金丝利大师那里。”老管家吩咐道。

    金丝利几乎所有时间都呆在行刑室里。

    一共九个人被捆绑成各种姿势,而一个佝偻着背,瘦小干枯的老太婆正借着昏暗的魔法灯光,不断书写着什么。

    偶尔她会停下来思考,然后拿起几件细小且精致的工具,来到某位犯人身旁,在他身上比划几下。

    她的动作轻柔得象少女的抚摸,那个人身上只划开一条浅浅的伤口,半天才渗出一滴血珠。

    可就是这点细小伤势,却让他再次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

    老管家恰好在这时走进行刑室,脸抽动了一下,随即说:“大师,看来有必要为您的行刑室增加一些隔音的措施。”

    金丝利转过头,看着老管家,吃吃地笑了起来。她的脸形如骷髅,眼睛中是诡异的暗红色,就象干涸的血渍。

    “没那个必要,我就是让地牢里的其它人都听听这些美妙的声音!”

    老管家叹了口气,说:“那好吧。我这次过来,是看看上次少爷交待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殿下给的期限是庆典之后。你让殿下放心,我一定会在时限之前让这些人把所有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倒出来的。”

    老管家又是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金丝利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去。

    其实根据以往的经验,不要说几个普通人,就是圣域强者落在金丝利手里,也挺不过一天。所以这多出来的时间,实际上就是金丝利的娱乐时间。这也是李察默认的。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

    三天之后的中午,李察站在产房中,看着一名年轻的神官抱着一个全身都沾满血污的婴儿,清洗之后,抱到李察眼前。

    在产床上,可可服下了最后一剂生命魔药,被施放了一个清洁术后,在药力的作用下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些曰子,她身上被胎儿吸走了相当于几十个强壮人类的生命力,然后又被生命魔药以及各种强力药剂和神术强行充满。这个过程本身其实相当疲劳,此刻终于解脱,可可就再也忍不住睡意,进入最深沉的睡眠。

    新生的婴儿没有哭,而是睁大闪亮的双眼看着李察的方向。

    这是个小女孩,容貌更多的继承了李察银月精灵的那部分,并且依稀可以看到一点可可的影子。能够想象,等她长大了后,想必又是一个动人的大美女。但重要的不是容貌,而是她宁定的神态,在她瞳孔的深处,李察还能够看到一点暗红流转的熔浆。

    随即,李察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耳侧,在小女孩的右耳和半边面颊上,生长着一片暗红色的美丽花纹,如同跳跃的火焰。

    身为站在整个诺兰德巅峰的圣构装师,李察一眼就看出这些花纹的来历和作用:这是天生魔纹,作用就是天然的火焰亲和!

    天生魔纹极为罕见,但也不是绝对没有。

    当某个人身体内的血脉之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就有可能在体外结成天然魔纹。这就象天生的魔纹构装,不光没有承载力的要求,而且比普通构装更加强大。

    这个孩子刚刚出生就出现了天生魔纹,正是拥有顶级血脉天赋的证明。

    李察看着她,总觉得她也在审视着自己。

    实际上,大部分刚出生的婴儿都不能清晰地辨别物体。然而李察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很可能已经拥有了不低的智慧,只是在佯装着天真无知而已。

    另一方面,李察又从她眼中看到了恐惧,对自己的极度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