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零 仁慈(盟主更1)

章一二零 仁慈(盟主更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关于构装的出让,李察早有腹稿。

    他表示由于产能有限,米达伦战斗版将只能通过积分系统兑换。而魔动武装的价格还没有最后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也将在积分兑换系统中出现,大概在5000分左右。

    至于不参加积分兑换的人,也能够获得魔动武装。李察将会在近期召开一个拍卖会,公开拍卖一幅五阶魔动武装。

    这两个都是重磅消息,许多领主当即低声吩咐身边的助手,让他们立刻想办法弄一套最新的积分兑换制度和物品清单来。等晚宴结束之后,他们要好好研究一下。

    只要能够获得米达伦,哪怕这套系统再白痴,那也是有价值的。

    晚会至此顺利落幕,一些大领主都想和李察秘谈一下。

    由于人数实在太多,李察每家就只能安排二十分钟时间,即使这样,等他送走最后一位公爵时,也已经天色将明。

    老管家一直守候着,等李察终于空下来,才递上一份报告。

    那是金丝利送来的报告,她已经得到了李察想要知道的一切消息,并且准备踏着盛会结束的时间。

    李察沉吟了一下,问:“可可醒了吗?”

    老管家说:“已经醒了,正和孩子在一起。她的情况非常好,现在已经和正常情况下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芙蕾儿小姐似乎对她的感情很淡,甚至有些抗拒她的拥抱。”

    “过几天我要带芙蕾儿去次法罗,这几天就放她随便玩吧。对了,她想吃多少多东西就给多少,不需要控制。另外,我现在要去看看这个犯人,你去把可可也叫来。”

    片刻之后,李察就出现在地牢里。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一张深色的高背椅上,看着面前跪伏的犯人。

    金丝利站在李察身边,身体佝偻得更厉害了。她这不是疲累,而是谄媚。每当看到李察时,她就会笑得象只见到骨头的老狗。

    看到跪在地的犯人,刚踏进门来的可可极度震惊,失声道:“怎么怎么会是她?”

    这个跪着的人,就是可可从家族里面招来的贴身侍女。

    这几天侍女一直没有出现,而代之以两位年轻的女法师。李察给出的说法是这几天非常关键,必须由法师曰夜照看。

    对李察,可可自然是温驯顺从的。只是没想到侍女居然是暗中被抓了起来。

    “殿下,不可能是她吧?”可可又问了一句。

    李察皱眉不语,而金丝利则用夜枭般的声音说:“可可小姐,我在这方面还从来没有犯过错误。她可以欺骗我,但她的灵魂欺骗不了我。”

    听到金丝利的声音,侍女突然剧烈颤抖,显然被吓得非常厉害。

    李察看了看可可,叹了口气,说:“她是你找来的吧?在过去的一个月,她靠向外出卖家族中的情报,已经赚了三千枚金币了。”

    可可顿时愕然,说:“这这不可能”

    三千金币绝不是小数目,就连她自己,在得到伴侣的正式地位后,每月的收入也不过几百金币。其它东西,都是李察额外给予的。

    可可也不傻,卖情报能够能到三千金币这样一笔巨款,可想而知她都出卖了什么样的东西。而情报来源,自然不用说,多半就是可可自己。

    可可在很多时候是帮助李察筛选整理文件的,这个位置上,她做不了任何决定,但是却能够看到李察的大多数决定。她和这个侍女相处得很好,在随意的聊天中不知不觉就说了很多不该说的东西。

    “我,我对不起”可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丝利嘿嘿笑了几声,问:“殿下,那些收买情报的家族要怎么处理?还有这个女人呢?”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这种事总会有的,没必要太当真。但也不能任由他们如此猖狂,必须让他们收敛一点。这样吧,金丝利,你把和她接头的那份名单筛选一下,不是特别重要的人,就让他们自然‘消失’吧。至于这个女人,交给你了。”

    金丝利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阴笑着说:“谢谢殿下!这就是让我为您死心塌地的一个重要理由。”

    “那另一个理由呢?”

    “您的强大,无法抗拒的强大!”说这话的时候,金丝利的声音都在颤抖。

    李察点了点头,说:“看来你能够感应到我身体里的那个东西。这样也好,我就知道你想要什么了,好好地干,你会得到想要的东西的。”

    “非常感谢!”金丝利现在是由衷地感谢着。

    这时那名侍女已经听明白了自己的最终命运,当即吓得呆了。

    此时她终于回过神,一下跳了起来,尖叫道:“殿下,不,不要这样!饶了我吧,你怎么打我都行,就是别把我交给她。可可姐姐,帮帮我,求求你救救我!”

    可可面露不忍,但最终叹了口气,轻声说:“对不起,这这件事,我也有错,帮不了你,全由殿下决定。”

    侍女盯着可可,突然爆发,大声叫道:“我只是拿了一点点钱而已,而且这也是我该拿的。你帮不了我?哈!你现在居然这样说!为了到这里来,我又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你的父亲,你的哥哥都睡过我!现在你却说帮不了我”

    侍女猛然跃起扑向可可,可是她却突然从半空摔了下来,然后痛苦不已地翻滚,凄厉的呼号声响彻了整个地牢。

    金丝利看了一眼李察,抬手向侍女一指,侍女的声音立刻消失了,可是她身上的痛苦却丝毫没有减轻。

    可可看着李察,似乎想要为侍女求下情,可是却始终没敢开口。

    李察又拿起一份文件,说:“可可,我刚刚给你的父亲扩张了领地,在新领地内就接连发生了两起打死领民的事件。据说原因是对你的哥哥不敬,另外还有多起盘查刁难过往商队,与邻近区域领主冲突,等等事情。另外,你那位父亲大人还打算在领地内设立关卡,向往来商队收税。那里可是有一条通向黑玫瑰城堡的主要道路,他们是觉得我给的钱和领地太少,所以打算把税收到我的头上来吗?”

    “这这不可能”可可忽然觉得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双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李察叹了口气,把她扶到了座椅上,说:“你说,这种事让我怎么办?”

    可可低声抽泣着,说不出话来。在她确定有身孕后,父亲、哥哥,以及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亲戚都找上门来,要钱要爵位要领地。特别是那些亲戚,有好多可可连见都没见过。

    她的哥哥对李察其实也十分不满,经常说可可都要生孩子了,李察怎么也应该给他个伯爵当当,结果到现在只是给了可可的父亲一个爵士。在外面,她的哥哥借着可可和李察的名义也做了不少的事。

    可可一直担心,这些事情如果让李察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然而现在李察不光知道了,她的哥哥还做出了更出格的事,他打死了领民,就只是为了不敬?

    领民不同于奴隶,一般领主没有充分理由,绝不会任意处死领民。而且就是可可的父亲,也不是完全读力的领主,没有经过审判,他根本没有处死领民的权利。

    李察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旁边的老总管也低着头。这些事情理应是由他汇报的,但是却被他想办法给压了下来。结果没想到会出现打死领民和勒索商队的事件,闹大了之后,就从其它渠道传到了李察这里。

    李察整整走了几十圈,这件事对他来说,或许比征服整个位面还要棘手。

    他最终还是下了决心,说:“可可,他们是你的家人,我还是会照顾一下的。这样吧,征调你的哥哥进入军队,去驻守流金山谷。至于你的父亲,爵位和领地还是保留,但是税收权上交,改为从我这里拨发经费补贴。就这样吧,另外,今后再有类似的事件,我不希望它们会在半路上被扣下!”

    可可终于松了口气。这个处罚比应有的结果实在是宽松得多了。

    老管家走过来,将可可送了出去。

    等可可离开,金丝利才吃吃笑着说:“殿下,您还是太仁慈了。”

    法罗,初始之地,这里的沉寂与宁静已经被打破,一队队战士正向纵深处开进。

    沿途的野蛮人部落不是被剿灭,就是被收编征服,迁往初始之地以外。

    李察并没有破坏那座抽取位面本源力量的法阵,因此祖源高地上的野蛮人依然会有那道无形的枷锁。李察已经看到,假如没有这道枷锁的话,野蛮人将会很容易升到十三四级,这即使在诺兰德都可以算是高阶战士了。

    攻破祖源高地后,李察就变成所有野蛮人的敌人。他可不想让自己潜在的敌人突破等级的限制。

    天空中,几只巨大的飞蜉正在缓缓移动,它们装载了一些物资,但主要运载的还是工蜂。

    初始之地深处的地下空间中,已经有上百位法师在这里忙碌着。

    他们需要研究破解这里的巨大法阵。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活,毕竟是深渊大领主的作品。

    他们的另一个任务则是构筑防御设施,扼守深渊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