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六 低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如此侮辱的话语,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已经足够挑起一场决斗了,更是与铁血家族深厚而悠久的传承不符。

    但是铁血大公只是皱眉不语,显然内心也是难以决定,下意识地忽略了年轻人的这句话。

    这时白夜忽然懒洋洋地说:“李察手下那些传奇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数量多了点而已。不过你们谁要和阿克蒙德开战,谁就自己去打。不要算上我。”

    此言一出,除了阿伽门农之外,房间内人人皆惊。

    铁血家族虽然不止一个传奇,而且白夜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但是当白夜终于压抑不住力量越过传奇大关时,战力即刻井喷,仅仅数月就冲到了23级,并且一连觉醒数种强悍的血脉能力。现在单以战力而论,即使铁血大公也比她强不了多少。

    那年轻人自觉底气十足,就是因为家族中虽然没有超级强者,但有仅比超级强者弱了一层的铁血大公和白夜。而白夜若是不肯动手,那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

    那年轻人惊问:“白夜,你你这是干什么?”面对素以凶名著称的白夜,他可不敢象对阿伽门农那样说话。

    白夜依旧是懒懒地说:“因为李察那句话说得没错,铁血确实没有必要为了西斯比那个蠢货动手。”

    年轻人又惊又怒,说:“西斯比是你的叔叔,你怎么可以这样?”

    白夜淡淡地说:“他也是你的叔叔。我觉得若是开战,你完全可以找阿克蒙德随便哪个传奇强者单挑,为西斯比报仇。”

    “你!我怎么可能和传奇单挑”年轻人顿时气得有些说不出话。他不过是普通圣域,随便哪个传奇都能一巴掌把他拍死了。

    “你要是办不到,那就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乱叫。”白夜看来已经失去了耐心,说话再不客气。

    那年轻人惊怒交织,羞愤yù死,只能把控诉的目光转向铁血大公。

    在神圣同盟中,白夜一向被视为第二个无定女皇,她杀xìng极重,做事素来全无忌惮。若真是激怒了她,虽然两个人是亲兄妹,但白夜素来极为讨厌他,很有可能将他当场斩杀。

    即使在铁血大公面前,白夜也绝不会顾忌。

    其实在铁血家族中也有血亲通婚的古老传统,那年轻人当年为了贪图白夜无光梦魇的强横血脉,曾想和白夜成婚,结果犯了白夜的大忌。从此在白夜心中,就把他视为随时可杀之人。

    “够了!”铁血大公一声怒喝。他胸膛急剧起伏,显然气得不轻,对阿伽门农说:“你现在是我的继承人,说说你的想法。多说几个字!”

    阿伽门农说:“错在西斯比,而不是李察。另外,打不赢的话还不如不打。传奇就是再不堪,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一起见钱眼开。别忘了,阿克蒙德有积分兑换系统。”

    阿伽门农罕见地说了这么多话。他所说的内容不要说其它人,就是铁血大公听了也是遽然一惊。

    传奇强者没有哪一个会xìng格软弱,在成就传奇的道路上,他们早就锻炼出了坚定如钢的意志。也许有某一个会见钱眼开,但李察麾下一次xìng多了四名传奇,怎么会个个都是见钱眼开?他们追随李察,除了阿克蒙德能够给他们一些其它地方难以得到的利益之外,对李察本人的认同也必是重要原因。

    另外,阿克蒙德的积分兑换系统也是一项大杀器,它每时每刻不在创造海量财富。然而这是能够得到超五阶神装的惟一途径,对众多强者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但铁血大公依然有些不甘心,再次望向白夜。

    白夜终于动了动,用近乎无sè的双瞳和铁血大公对视着,说:“阿伽门农说的没错,就算我全力以赴,我们也打不赢。”

    这句话再次震惊全场,就连铁血大公也有些愕然:“这怎么可能?”

    白夜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李察凡是去做的事,基本都是有把握的。他敢公开苏海伦失踪的消息,敢于公然把保护领主的古老原则踢到一边,一方面自然是展示为苏海伦复仇到底的决心,另一方面,呵呵,难道他真是疯了,而不是有信心打赢所有敢于干涉的人?”

    铁血大公依然是难以置信:“可是,他这不是等于挑战整个神圣同盟?”

    “为什么不可以呢?父亲,你不愿意承认,只是因为李察太年轻了,崛起得也太快。我们铁血家族确实有千年历史,深厚底蕴,而李察才崛起十几年,算上歌顿阁下也就是再多十几年而已。但是,历史久并不意味着一定强大,现在李察眼中真正的敌人,恐怕是皇宫中的那位陛下,而不是我们。”

    铁血大公缓缓坐回座椅,说:“我明白了。原来我确实是老了”

    白夜淡淡一笑。

    在她初入传奇时,不止一次遇到资深传奇不忿她的张扬,在她面前摆出所谓前辈的架子,不肯给她应有的尊重。对于这种人,白夜从来都是用拳头回答的。在把两个不开眼的老牌传奇打成重伤后,整个黄昏之地,就再也没有什么人会无缘无故地招惹她了。

    现在很不幸的是,铁血家族就成了李察立威的踏脚石,虽然李察本意并不见得愿意如此。可是西斯比的愚蠢却把铁血大公推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铁血大公亦是果决能断的人,心结解开后就做了决定:“去告诉西斯比家族的人,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将不会继续追究。”

    房中许多人都露出沉重表情,虽然铁血话说得似乎很强硬,但实际上已经是向李察服软认输了。

    第二天,整个神圣同盟、乃至整个诺兰德再次沸腾了,原因就是铁血大公的声明。

    即使强如铁血大公爵,竟也在阿克蒙德的强势面前服软?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贵族,都是无比的震惊!

    自从李察在深蓝公开炫耀武力之后,他所做的事就无一不是惊世骇俗,丝毫不顾及任何传统或是潜规则。苏海伦的死,或者说是失踪,已经彻底激怒了李察。

    这头凶兽,已经开始亮出一直深藏的爪牙!

    铁血大公的变相低头没有在李察心中激起任何波澜,当这个消息传开时,他正站在深蓝,听着菲尔的汇报。

    魔法纸的来源已经查清,它是神圣同盟皇室专用的魔法纸,工艺流程都是特别设计,其它地方根本无法仿冒。之所以李察以往没有见过,因为那是亲王以上才有的私人信纸。

    纸上所绘的十几种生物,有一大半已经查明了来历。它们都是在虚空中混沌力量盛行的地方才会出现的生命。永恒与时光之龙光芒覆盖的区域都是秩序之地,因此这些生命极为罕见。

    菲尔调整着魔法影像,调出魔法纸上其中一幅素描。那是一个头大身小,宛如石元素般的奇特生物,然后说:“殿下,我认为关键可能就在这个东西身上。”

    李察目光一凝:“继续说。”

    菲尔说:“我查找了所有古老典藉,最后在一本关于上古种族的传说中才找到了它的来历。这个东西的名字叫石男,是一种介于血肉生命和元素生物之间的奇特生命形式。在它的身体中,秩序与混沌融为一体,因此产生了奇特的力量。但是它对生存环境的要求也极为苛刻,必须是在混沌与秩序产生了绝对平衡的世界,所以极为罕见。”

    李察双眉紧锁,那张魔法纸上的一切都已深深刻印在他脑中,此刻不必去看,他也能记起整张魔法纸上十几个手绘生物中,只有这个石男有些模糊,有被不断抚摸过的痕迹。看来菲尔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因此重点去调查了这个石男的资料。

    “这个石男有什么用?”

    菲尔说:“这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我们都是秩序的受益者,秩序深深植入我们的灵魂深处。石男虽然有刺激生命进化的奇异功能,但是它体内所含的混沌力量对我们来说却是无以伦比的剧毒。哪怕是超级强者,如果吃下石男,恐怕也要立刻心脏爆碎而亡。”

    “无定呢?我记得她是混沌规则的掌控者。”

    “无定陛下也是一样,因为她体内没有秩序之力,石男体内的秩序规则对她也是剧毒。”

    菲尔解释之后,继续说:“不过苏海伦殿下似乎出自某个古老种族。而且那个种族在现在很可能已经接近灭绝。据说,石男对几个上古种族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力,它是这些种族最终进化的关键。”

    “老师是哪一个上古种族?”李察皱眉问。

    “不知道。”

    菲尔能够查到这些,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李察点了点头,把魔法纸收了起来,随即传送到苏海伦的半位面,再次走进那间古老且神秘的图书馆。

    苏海伦的种族之秘,在这里应该能够得到解答。因为李察还记得自己有可能破解阅读到的七本书中,就有一本的名字是《星族史》。

    这些天里,一有时间李察就会来到图书馆,全力以赴地学习书中的知识。

    PS:起床,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