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七 真相的一角

章一三七 真相的一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为了早rì看到这本星族的历史,李察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那种神秘符文的学习上。

    这种神秘符文兼容秩序与混沌,是李察从来没有见过的。

    此前李察所学会的诺兰德神语是秩序的体现,而其后从毁灭真名与苍蓝之月中又学到了一小部分混沌神语。两种神语都是各走一个极端,而这种名为群星之语的符文则是严格追求秩序与混沌的平衡,似乎走上了另一个极端。

    至此,李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石男必然是苏海伦最终进化的关键,所以才把她吸引到了某个极度凶险的地方。石男奇特的体质,对苏海伦来说恰恰不是问题,以星之力作为力量本源的传奇法师,可以自如吸收秩序与混沌任意一侧的力量。

    布拉特就是以此消息为诱饵,骗出了苏海伦。

    现在问题就是,是谁给了布拉特这张魔法纸。

    李察坐下,闭上了眼睛。

    魔法纸上每幅图像都被他深深刻印在灵魂深处,那些扭曲歪斜的线条看似毫无规则,但若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们正是体现了混沌的规则。

    此刻无数线条都被一一分离出来,在李察的意识空间中疯狂飞舞着,演绎着一道又一道的规则。

    李察还是第一次尝试着解析混沌规则。越是解析,李察就越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他索xìng放开自己,把所有的意识全部投入到对这些图案的解析上来。

    渐渐的,在无数杂乱的线条中,出现了新的画面。

    那是一只有些纤细、线条优美的手,它握拳,向前击出。随后汹涌澎湃的力量就从这只甚至显得有些单薄的拳头上涌出,层层叠叠地涌向前方。

    这力量是如此强横庞大,它直接撕开了沿途经过的空间,并且把从空间裂隙中涌出的狂暴能量融入到自己体内,然后再继续向前。

    仅仅是一拳,就在空间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那道力量跨越千米,轰向远方。在拳头的前方,隐约的深紫sè勾勒出了拳力的轨迹。

    毁灭xìng的力量,是轰向一个有些娇小的美丽身影,可是在那小小的身体中,散发出的气势却是铺天盖地!

    那个身影,早已刻印在李察的记忆深处,那就是传奇法师,神圣同盟的守护者,苏海伦。

    而轰击苏海伦的那个人,李察也知道是谁了。

    李察蓦然张开了双眼,图书馆中则闪过一道电光!

    魔法纸上,那是无定的笔迹!

    到了这一刻,李察反而冷静下来,所有的愤怒、不甘和后悔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最冰冷的理智。

    他站了起来,心中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现在的他,和超级强者的差距究竟有多远?

    毫无疑问,李察是年轻一代的王者,在他这一辈人中,李察的成就可谓高处不胜寒,连一个堪可比肩的人都没有。也许只有总是神神秘秘,让人看不透猜不着的圣马丁能够对李察有点威胁,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

    而无定,则是上一代人物中的代表,是天才中的天才。若不是她行事疯狂混乱,也不会走上最终的那条不归路。

    在那个时代,即使是菲利浦和梵琳,也要联手才能击败无定。无定对战斗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不可逾越的巅峰,在这个方面再也无人能够超越她。

    苏海伦能够对无定形成压制,是因为她也是同一层次的天才,并不比无定差多少。而且上古种族带给了苏海伦无比强悍的身体,相比之下,无定的人类身体就要逊sè太多。先天种族上的限制,才是双方如此差距的原因。

    现在,无定终于站到了李察的正前方,并且让李察再也绕不过去。而李察,也不想第二次亲吻无定的靴子。

    李察现在准备暂时放下一切,平心静气地整理一下一直以来的收获,找出和超级强者之间的真实差距,然后看看应该如何弥补。

    当阿克蒙德在诺兰德上掀起了一场巨大风暴后,他们又象风暴一样骤然消失。

    布拉特的家族几乎被连根拔起,所有直系以及血缘较近的支系族人都被斩杀。但是象布拉特这样历史悠久的家族,还有不少远房血脉残留。不过他们显然已经引不起李察丝毫的兴趣,他收拢了全部军队,并且召回分散在各地强者,然后就离开了诺兰德。

    除了依旧悬挂在各大灰sè组织悬赏榜首的巨额赏金外,一时间阿克蒙德好象就从来没有活动过一样。

    一切都在正常进行,阿克蒙德又开了新一期的兑换,放出了第六件米达伦的套装。五阶的魔动武装反而因为需要的积分过高,因而暂时无人问津。

    强者们依然在赶往法罗,参加对巨龙和恶魔战争,大批的工匠和法师依然为高薪所吸引,加入到阿克蒙德设立的各大工坊。

    大批的巨龙和恶魔不断转化为积分,成为强者们攀登向上的垫脚石。而也有数量不菲的强者在战斗中倒下,倒在实现梦想的半路上。但是一些强者倒下来,又有更多的强者闻风而来。

    总而言之,一切突然间就变得正常了,除了传奇法师布拉特的家族几乎被斩尽杀绝之外。

    贵族领主们在松了一口气之余,自然就对李察这样做的动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李察是在拖延时间,毕竟积分兑换体系创造财富的能力已经渐渐为人所知。而阿克蒙德此前反应如此高调且激烈的原因,也被不少人猜测为,心虚。

    是的,阿克蒙德在心虚,因为他们失去了超级强者的座镇。李察或许以后会成长为超级强者,但就象绝大多数圣域一辈子也成不了传奇一样,在诺兰德历史上,绝大多数传奇强者直到终老,都摸不到超级强者的边。

    超级强者的衡量标准有很多,其中有等级:27级是公认超级强者最低等级。

    也有战力,只要能够在大领主级别的存在手下有保命或是逃走的能力,也就算是迈过了超级强者的门槛。

    还有规则,超级强者至少要在某项主位面级别的规则上达到深入掌控的程度,这样举手投足间都会附加规则之力,这才是他们一身恐怖战力的根源。在规则掌控上,主位面的普通规则,次级位面的底层规则,或者是跨位面的任意通用规则,只要达到深入掌控,就拥有了超强级别的战力。

    阿克蒙德现在谋求的dú lì,至少需要一名超级强者在背后撑腰,这也是诺兰德约定俗成的一项潜规则。而李察此前的疯狂,则被人解读为想要展示阿克蒙德也有超强级别的战力。

    但是,越来越多习惯了yīn谋论的贵族领主们开始蠢蠢yù动,他们认为,李察越是想要向大家证明阿克蒙德有超级强者,就越是说明他们实际上没有超强级别的战力。

    各式各样的流言四起的时候,李察悄然回到了诺兰德。他和离开时没什么区别,依然的清瘦,眉宇间有着些许的疲惫。

    李察来到黑玫瑰古堡地下的通讯魔法阵,输入一个久已不用的座标,那是接通神圣同盟皇宫的通讯魔法阵。

    片刻之后,魔法阵的影像中浊流匆匆赶来。

    他看到李察的样子,眼中闪过惊讶,随即微笑着问:“原来是李察殿下,你怎么突然想到要找我了?”

    “无定在吗?”

    浊流保持着不变的迷人微笑,说:“你应该说无定陛下。别忘了,我就是陛下脚边的一条忠犬,对陛下的任何不敬都会激起我的愤怒和疯狂。不过这一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那我只好拒绝和你说话。”

    李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浊流顿了顿,说:“陛下前往位面深处去找一样东西,已经走了很久。她会在三个月后回来。因为陛下去的是接近外域的地带,那里是混乱占优的区域,所以在陛下回来之前,没有办法和陛下联系。”

    李察有些意外于浊流的配合态度,说:“真没想到,你居然不是准备和我先打一架。”

    浊流咧嘴笑了,说:“我这是对绝对力量尊重,也是对你那种疯狂的尊重。以前的你可没有让我尊重的资格。”

    李察笑笑,微微躬身,说:“好吧,既然是这样,那么刚才是我失礼了。我想问你一件事,无定陛下是不是曾经送过一张绘着各种混沌属xìng生物的图谱给我的老师?”

    浊流先是皱眉,然后舒张开来,说:“确实如此。陛下让布拉特把这张图带给苏海伦殿下。至于其后有什么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李察默然片刻,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说:“你承认了就好。那么,有一件事情我要提前通知你一下,我将要重返浮世德。无定陛下回来的那天,就是我踏上浮世德的时候!”

    浊流大吃一惊,瞳孔急缩,问:“你的意思是进军浮世德?”

    “是的。”

    浊流忽然哈哈大笑,神情极是欢畅。

    在大笑声中,他下了断言:“你这是和浮世德所有豪门为敌!你会被打得很惨的!”

    “会吗?”李察微笑反问。

    这一天,又是一个消息震惊了整个诺兰德。

    李察决定按照古老传统,进军浮世德!

    当年歌顿曾经以十三骑士完成了进军浮世德的壮举,那么李察呢?

    这将是一条布满荆棘之路,每前进一步都将以无数古老家族的血肉与荣誉作为踏脚石。

    被历史踏在脚下的,也许是神圣同盟一众豪门,也许是阿克蒙德。

    卷8,如月之殇,完。

    PS:卷八在这个时候结束,很应景啊。

    还债时间开始:

    有些事,不去做,就不会知道结果。

    有些事,做之前,或许就已经看到结果。

    但这不是止步退缩的理由,阿克蒙德,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