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间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正午时分,悠长苍劲的号角声再度响起,构装骑士们从整齐阵列再度化为钢铁洪流,沿着既定的路线,踏上血路征途。

    片刻之后,整个诺兰德再次被阿克蒙德所震惊。

    当年歌顿以十三骑士杀上浮世德,创造了辉煌篇章。现在李察以更加彻底的方式碾压全部浮岛豪门,一路平推。这已经不能称之为辉煌了,一时之间,即使是最博学的历史学家,竟也找不什么形容词来描述李察的举动。

    各大豪门领主反应各不相同。

    千年帝国帝宫中,土门亲王正和藏剑及迦兰帝君在随意闲聊,消息传来时,迦兰帝君原本低垂的双眼竟然张开,与藏剑默默对视一眼,又垂了下去。

    藏剑则温和地说:“看来又出一个了不起的小家伙。听说他带上了山与海?”

    “确实如此。”土门亲王说,他想了想,又道:“算算时间,她的沉睡期也快结束了,说不定会有一个意外惊喜。”

    藏剑笑了笑,说:“不,这次那个小家伙是不会让她参与战斗的。那是个倔强的孩子,总想着把什么事都扛在自己身上。从这一点来说,倒是和歌顿很象的。”

    土门亲王叹道:“歌顿是可惜了,否则的话未来成就恐怕也会很高。虽然我只见过他一次,但给我的感觉,那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迦兰帝君忽然说:“听说李察开始通缉所有的学者法师?”

    土门亲王一怔,说:“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帝君说:“我们手里不是掌握了几名学者法师的行踪吗,听说里面还有一个挺高级的家伙,能够参加他们那个什么议会的。”

    “您的意思是?”

    迦兰淡淡地说:“把这些学者法师都挖出来,能抓的抓,抓不了的就杀掉,然后都交给李察。”

    土门亲王心中一凛,知道帝君终于下了决心。

    不过旁边的藏剑有些不解地问:“我们抓来杀了就是,为什么还要交给李察?”

    “为了赏金。小家伙挺有钱的,我们正好国库空虚,可以补贴一点。”帝君轻描淡写的回答让土门亲王和藏剑都听得呆掉了。

    圣树王朝中诸领主有失神,也有震惊,消化了消息之后,他们就更加保持了对此的关注。而许多此前曾经坚持要对李察进行制裁的大领主,在背地里有多么的惊慌后怕,就没人知道了。

    最受冲击的,自然还是神圣同盟浮岛豪门。

    门萨公爵当晚砸了书房中所有能够砸掉的东西,但砸完东西之后,随从们却没有等来任何命令。没有进一步的命令,已经开抵指定位置的军队也就停在原处,按兵不动。

    老约瑟夫书房中的灯整晚都亮着。当天明后他走出书房时,在外面守候了一夜的随从惊诧发现公爵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公爵大人,我们”随从刚想请示命令,老约瑟夫就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径自回到卧室休息去了。

    在最底层的7-7浮岛,阿南公爵忽然哈哈大笑,然后大声喝令:“告诉我们的人,没有我的命令,一律不许出战!要送死让别人去!”

    六层浮岛上,如威灵顿、图兰公爵等都默默坐着,怅然若失。

    5-5浮岛,从得到消息时起,铁血大公就站在魔法地图前,再也没有动过。

    在这幅神圣同盟的大地图上,一条红线清晰勾勒出了这次阿克蒙德血路征途的路线。早在两个月之前,李察就公布了进军浮世德的路线,丝毫不怕有人埋伏或是截击。

    铁血大公背在身后的双手下意识地绞紧,实在委决难下。

    铁血家族是神圣同盟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在同盟中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仅在皇室之下。拦截李察的重任,当仁不让地就落在了铁血家族身上。

    其它浮岛豪门都可以观望,哪怕威灵顿家族,也可以借口说等等看铁血大公的决定,惟有铁血大公不能够这么做。是战是退,就取决于一念之间。

    只是要战的话,拿什么来战?

    李察挟千骑构装,堂堂正正而来,摆明要击溃任何敢于正面拦截敌人。

    面对一支全部由构装骑士组成的军队,什么奔袭、埋伏或是sāo扰都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所有浮岛豪门联合在一起,此战也是必败。更不要说在李察超凡绝伦的临战指挥下,这些构装骑士必然会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除非

    除非各豪门尽起大军,倾尽全力,才有希望围歼李察这支军队。但这是血路征途,不是神圣同盟对外的生死国战。

    这样做失去了血路征途的意义不说,还会徒然让整个神圣同盟的实力大损,平白便宜了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铁血大公还清晰记得当初两大帝国使者要求重新划定三方边界时所受的屈辱。

    而且,铁血大公还想深了一层。

    要战的话,铁血家族必然是冲在最前的,那时或许有六七个,或许有三五个家族会跟随铁血一同出战。但不管出战的有几个家族,有一点却是肯定的,哪怕只有三四个家族按兵不动,那么铁血大公爵手上的这点兵力就会被李察杀得片甲不留。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浮岛的顺序排名就又要换一换了。当然是那些按兵不动的浮岛豪门往上换。

    在另一方面,铁血大公手上可以动用的资源也不是太多,他不可能为了血路征途抽调全部家族jīng锐。而强者方面,白夜已经明确表示不参与,回到黄昏之地去了。阿伽门农也不是特别积极,表现在他的话更加少了,根本就不提出任何建议。

    那么退让?

    其它家族都可以退让,惟独铁血家族不能退让,因为声誉受损会最严重。

    铁血大公就这样站着,沉思着,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

    第一天是最混乱,也是最艰难的一天,无数的人都在观望着形势的发展,随时准备调整自己的应对。

    李察的构装大军这一天只行进了一百多公里,就在选定的地点扎营休息。

    一路行来,李察遇到了无数远远游荡窥视的斥候轻骑。按照常理,当这么多斥候出现时,也就意味着大战行将到来。但是直到李察扎营,周围出现的也只有斥候,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成规模的军队。

    李察率军扎营的这处休息点也是随着路线一起公布的。当夜幕降临时,李察只是放出正常数量的岗哨,然后就让大军全部休息,一点也不怕人偷袭。

    深深的夜幕下,数名轻装骑兵正骑在战马上,遥望着李察那灯火通明的军营。

    看到岗哨的数量,一名年轻些的斥候忍不住说:“他们的防守也太松懈了吧?这要是带上几千人夜袭,说不定就把他们给打回去了”

    领队的是名留着大胡子的老兵,听到年轻斥候的话,立刻骂道:“放/屁!那军营里睡的可都是构装骑士!就凭你那两下子也想夜袭?离他们还有一千米远就多半被发现了。什么时候听说整营的构装骑士会被人偷袭的?”

    年轻斥候听得脖子一缩,犹有些不服地说:“那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在这里不也没被发现吗?”

    大胡子哼了一声,冷笑着说:“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人家只是懒得动手来杀我们而已!”

    “不不可能吧?”年轻斥候吓得脸都白了。

    这只是夜幕下的小小插曲。

    在夜sè的掩映下,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窥探着李察的军营,但是军队始终都没有出现。

    第二天天sè大亮时,李察率军启程,又只走了一百多公里就停下休息。然后第二天又平静地过去。

    第三天依然平静。

    但是神圣同盟的浮岛豪门却再也坐不住了,各大家族家主召开秘密会议。

    会议从黄昏一直持续到天明,让这些武力不弱的老牌领主也都疲惫不堪。

    各家主们早就达成了共识,必须与李察一战,但有一件事却始终谈不到一起去,那就是究竟谁为前锋?

    会议一直开到天亮,也没有得出结论。或许大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确定的结论。

    千骑构装的突进根本无可阻挡,就是传奇强者也根本不敢正面靠近。所以和李察对战,谁冲在最前,谁就是个死。

    众家主心中都明白,这件事再讨论多少次也不会有结果。当不得不散场时,铁血大公爵是最后一个离开会场的,只是一夜之间,他就象突然苍老了几岁。

    李察依旧在按步就班地前进着,严格按照既定的行程和路线行军,就象生怕对手找不到他的行踪一样。

    连续三天的平安无事,让梅克斯再也忍耐不住,索xìng来到李察身边,问道:“这就是血路征途?神圣同盟的拦截军队呢,怎么一直没有看见他们出现?”

    李察淡淡地说:“我不是说过吗,直到浮世德之前,都不会有战斗。”

    “可是,他们难道一点荣誉都不想要了?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就一定不会有人想要来试着拦截你呢?”梅克斯深觉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