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六 世界的呼吸

章十六 世界的呼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察的双瞳不断闪烁,在真实视野和普通视界间切换着。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一旦换到真实视野,李察就能够看到虚空中能量的流转。在这里,到处都是星力爆炸燃烧后留下的残迹。

    不必说,苏海伦在这里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一次她全无留手,对手也异乎寻常地强大,双方的战斗干脆直接摧毁了这个脆弱的位面!

    苏海伦的敌人又会是谁?

    在虚空中,李察看到了大量浓郁混沌力量的残余。

    这或许是某个混沌生物,可是李察用真实视野检视过那混沌力量中所蕴含的规则之力,却赫然发现那规则之力极为复杂强大,已经超越了跨位面一般规则的层次,而接近触摸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

    如此强大!

    李察刹那间全身发冷,如果和苏海伦战斗的是如此强横存在的话,那么苏海伦多半凶多吉少。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极为渺茫。要知道,即使是深渊大领主,也不是每一个都有触摸世界底层规则的能力!

    无定来到李察身边,看到他脸色苍白,身体不断颤抖,于是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也看到了那一缕金发,于是骤然全身冰冷!

    “她难道”无定的话突然都说得很艰难,嘴唇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

    李察缓缓摇头,说:“不知道,应该还有机会吧?”

    他觉得,这句话都说服不了他自己。

    这时,无定忽然飞跃到远处,抓住一块桌面大小的东西,又飞了回来。在她手中,赫然是一片巨大鳞片!只看这鳞片大小,就可以想象它原本的主人体型会有多么庞大。

    李察一言不发,抓过鳞片,伸指在上面连续虚弹三记,分别使用了三种规则力量。

    秩序和中立都在鳞片上留下一个深孔,而混沌力量则只打出一个浅坑。李察现在一弹的力量,已经可以轻易洞穿准传奇级别的盾牌,却击不穿这块鳞片。

    李察双眼微眯,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枯涩:“是混沌巨兽。”

    “混沌巨兽!”无定也大吃一惊。

    混沌巨兽她不光听说过,还曾经远远地见过。在外域中,混沌巨兽就是最终级的灾难,凡是遇到它的人都没有回来过。人们对混沌巨兽的一点可怜了解还是来自于一些异族。

    如果苏海伦遇到混沌巨兽,那多半凶多吉少。光看现场的话,苏海伦已经击伤了混沌巨兽,战力之强悍,已经是匪夷所思。但是这仍然远远不够。

    李察的目光扫遍了战场,从残留下来的痕迹看,这只混沌巨兽的体长已近万米。而且苏海伦甚至动用了十余次空间爆裂这样的大杀器,对它所造成的伤害却是依旧有限。

    这就是空间爆裂的局限之处,它对个体的杀伤力和范围杀伤力差不多。遇到身体格外强悍的对手,威力就会大打折扣。如果是对付混沌巨兽这样的对手,李察的蓝火,或者是套装效果结合神官格斗术而成的万物成灰,杀力还要在空间爆裂之上。

    不过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现在留下的痕迹已经残缺不全。苏海伦和混沌巨兽之间的战斗对周围环境的规则造成剧烈影响,而李察的真实视野可以看到规则变迁的轨迹。他完全是靠这种方式来还原当日战斗的范围,自然相当不准确。

    无定在旁边虚立,她尽管双手染满无数强者的鲜血,但在这种情况下所能起到的作用却极为有限,只能眼睁睁地站在那里。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片刻之后,李察神色忽然一动,整个人瞬间传送到数百公里之外。在这里,又一点湛蓝星力从虚空中飘出,落在李察手上。

    李察脸色当即一变,因为这点蓝色星力是苏海伦和混沌巨兽大战之后,才留下来的标记!

    无定随即在李察身边出现,问:“怎么样?”

    “不知道,做好战斗准备,我们过去看看。x.”说罢,李察抓起无定,传送向星芒飘来的地方。

    又经历连绵数十次传送,李察终于来到了星芒指示的地点,也是苏海伦和混沌巨兽最后决战的战场。

    此刻的战场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在缓缓运转着。

    无定盯着黑洞看了一会,忽然色变,说:“这个不是黑洞,而是空间通道!只不过现在在向黑洞转变。”

    李察双眼微眯,说:“应该是他们最后的一击,彻底击穿了空间,才形成了这样一个通道。”

    李察脸色随即变得坚毅,说:“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

    无定骇然叫道:“你疯了!”

    “你不也穿过了秩序通道了?和这个有什么不同!”

    无定厉声喝道:“胡说!这两个能一样吗?不许去!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要怎么样,她却突然说不出来了。

    李察此时把身上的空间装备都摘了下来,交到无定手里,说:“如果我回不来的话,就帮我把这些带回去,顺便照顾一下我的家族。我和苏海伦的半位面就交给你了。”

    无定双眉倒竖,脸上全是杀气,怒道:“你们要是都回不来,我要那些破玩意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我会回来的。”李察微笑着说,然后不容无定再次反对,忽然转身飞起,几个闪烁就消失在空中的黑洞中。

    无定静静站着,动也不动,仿若一尊雕像。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捂住嘴,然后感觉脸上好象有两颗热热的东西滚落。

    这是极为陌生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就连当初

    就连当初她愤而远走外域的时候,都未曾如此过。

    无定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这不是为了李察,也不是为了苏海伦。苏海伦对她确实有致命的吸引力,但却不是那种爱到极致的感觉,而更象两个强横存在本能的吸引。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理由,或许是为了李察和苏海伦。他们让无定看到了一些她曾经以为存在,然后又再也不相信了的东西。

    永恒漩涡是极动,也是极静的,这里是世界的呼吸地。混沌与秩序在这里交汇,旧的规则随时湮灭,新的规则总在产生。

    可是这整个世界的伟迹,此刻在无定眼中,却还不如面前这个尚未完全生成的黑洞重要。

    她静静地站着,手里握着李察的空间戒指和手环。

    当通道真正变成黑洞时,李察就没有可能回来了。真到那个时候,无定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可能会去完成李察的嘱托,但也有可能直接投入到黑洞中,在那里彻底湮灭了自己。她并不是为了什么人,而只是突然感觉到了厌倦。

    厌倦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让她可以提起兴趣的人了。

    至于李察的嘱托,在无定的心中根本就不重要。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

    黑洞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加强大,无定眼中的火焰也渐渐熄灭。

    终于,她的手无力张开,空间戒指和手环从指尖滑落,然后在紊乱引力的牵引下,渐渐飘远。无定心念一动,她的身体就缓缓浮起,然后飘向黑洞。越是接近,飞的就越快。

    她索性闭上了眼睛,放松了身体,就当这是生命中最后一次长眠。

    无助的飘游中,她突然全身一震,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猛然把她抱住,随后极为蛮横地把她拖离黑洞!

    无定全身一震,蓦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李察气急败坏的脸。他一个转向,抓过空间戒指和手环,然后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喝道:“传送!”

    这是极为危险的举动,用神语驱动象传送这样的魔法需要支付相当大的能量,而李察现在气息极为微弱。

    当传送门在面前成型时,李察身上突然出现无数细小裂口,细细的血丝喷涌如雾。他哼都不哼一声,抱着无定强行撞入传送门,就此远去。

    在进入传送门前的瞬间,一缕缕从黑洞中透出的黑气,宛若有生命一样疾速蔓延,迅速向李察的脚缠去。但只差了那么一毫厘,李察就已消失在传送门中。

    留在原地的传送门随即炸开,在虚空中燃成一团耀眼的火球!

    黑气刹时被烈火烧掉了少许,它立刻蜷缩起来,发出如婴儿啼哭一样的哀鸣,然后不甘不愿地退回了黑洞。

    在上万公里外,李察和无定从虚空中跌出,李察顾不得处理伤口,即刻用手在空中极速划动,创建了一个大型传送门,然后又冲了进去。下一刻,他们在李察的半位面上出现,然后两个人重重摔在地上。

    李察想要坐起来,可是早就虚弱无力,又重新摔了回去。这一下牵动了他全身伤口,顿时痛得他脸都扭曲了。

    喘了一口气后,李察转头盯着无定,怒道:“我不是让你在那等我吗?你这是在干什么?!我还指望着你带我逃离黑洞呢!现在可好,要不是我刚刚学会了神语咒文,刚才差一点就被”

    李察咆哮到一半,忽然就没了声音。无定扑了上来,一下就吻住了他,也把他下面所有的话都封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