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一 黑暗地域的记忆

章二十一 黑暗地域的记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不可思议的能力,李察就相当于已经在黑暗地域中行走了一次,这种经验完全无价,怎么形容其珍贵都不足为过。

    李察向马丁看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教皇也不多说,喃喃默念了几句什么,然后伸手在李察额头轻轻一点!

    一刹那间,李察眼前就完全陷入黑暗!

    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东西,所有感知一旦探出体外就会被彻底扭曲。反射回来的感觉完全是一些扭曲的,支离破碎的东西,根本就无法拼凑出任何意义来。

    这一刻李察看到的还是黑暗,下一刻就变成了满眼的彩光。

    李察知道自己看到了,也感知到了。但是现在世界的底层规则发生了改变,他所看到的只是无数个碎片,然后杂乱无章地堆积在一起,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李察越是努力,就越是抓不到头绪。

    李察压下心中的惊慌,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一个规则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超出他的理解。比如说这里的声音可能是彩色的。

    总而言之,这是和永恒与时光之龙光辉照耀下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而当务之急,李察是先重新构建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和理解。

    李察镇定下来,随即激活真实天赋。这一次,在他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条条规则之线,生生灭灭,而且许多规则之线奇异地相互缠绕,就象一个杂乱无章的线团。

    李察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本质,那就是黑暗和混乱。

    既然有了本质理解,李察就开始尝试解析这些规则,却忽然发现智慧天赋完全失去了作用。他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在这个全新的世界,原本的解析模型已经没有用了,解析方法需要重新构建,以适应这个世界。

    于是李察沉下心来,第一次针对自己建立了解析任务,开始极速运算。这次的任务不算困难,而且李察的智慧天赋也已经达到了非常强大的八阶。所以没过多久就得出了结果。

    李察依据新的模型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感知,眼前突然一变,就出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可还没等李察看清楚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干枯苍老的大手,一把将他从这个世界中抓了出来。李察眼前顿时又是一片光怪陆离。

    不过这次李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把自己的感知模式切换回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秩序后,教皇、马丁和小教堂就再次出现在李察的眼前。

    教皇的气息微弱了很多,脸色苍白,好象刚刚进行了一场大战。他紧紧抓着放着光明礼赞的盒子,疲倦地挥了挥手。

    马丁对李察说:“我们先走吧,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李察和马丁离开了圣辉大教堂,来到王都另一端的一个小教堂,这里是马丁现在的住处。两个人坐定后,马丁一番解释,李察才明白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

    教皇在黑暗地域的经历是他最大的财富。自从黑暗地域归来后,教皇就拥有了一种奇特而恐怖的能力,他能够把自己在黑暗地域的记忆具现出来,然后把其它人拉入。

    黑暗地域的规则完全不同于永恒与时光之龙建立的秩序,在那里甚至感知和思维都是混乱的,因此人们很有可能永远也适应不了那个世界。如果教皇再把这段具现出来的记忆封闭。那么被送入记忆的人就有可能永远困在里面,实际上等于是死了。

    这就是教皇最可怕的能力,也是几乎无解的能力。

    圣马丁一直顾忌着他的这项能力,因为马丁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从黑暗地域中出来。当然教皇这项能力也不是没有代价,他每施展一次,被具现化的那段记忆就会永远消失。而据圣马丁观察,教皇在黑暗地域中所有的记忆,也不过能够支持他施放三次能力而已。

    在过去的岁月中,教皇先后两次用过这个能力,解决了两个极为强大的敌人,现在只剩下一次使用机会。虽然只剩下一次机会,但一次机会依然足以让任何人,包括圣马丁和华文在内,对教皇望而却步。

    圣马丁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而华文则最多有一半生还希望。

    但现在这次机会已经用在李察身上,教皇制衡圣马丁和华文最强硬的手段已经消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或许圣马丁主要的对手就是华文大主教了。不过即使没有黑暗地域的记忆,教皇依然不容小视。

    经过马丁的解释,李察也就明白了光辉内部的一些秘闻。而且他现在终于知道流砂让他挑战教皇的用意。想必流砂那时就已知道教皇多半会将李察送入黑暗地域的记忆。

    如果李察能够活着出来,那么自然就有了前往黑暗地域的资格。如果李察死了,那么也不过是早一些而已。真到了黑暗地域,李察只有死得更快。

    李察现在惟一疑惑的就是,为什么教皇会对光明礼赞如此看重?

    对于这个问题,圣马丁笑而不答。李察于是知道这事可能涉及光明教会核心机密,也就不再问了。

    谈完这些,马丁说:“李察,教皇答应给你两倍的价格。这笔补偿会折算成材料,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

    对于痛宰光明教会,李察自然不会有任何不好意思,当下点头道:“最好是某种强大到带有规则力量的材料。”

    马丁点头答应了,然后说:“李察,教皇让我把这句话带给你。”

    马丁递过来一张纸条,李察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用神文写着一句话:“自由不是毫无代价,最重的枷锁意味着最广阔的世界。”

    李察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马丁显然也不打算解释。李察反复默念了几遍,把这句话记在心里,然后向马丁告辞,准备离开圣树王朝。

    “等一下!”马丁叫住了李察,然后说:“李察,你最近一定要小心。我总感觉到命运的力量在向我示警,而危险是向着你来的。”

    李察深深地看着圣马丁,叹道:“为什么危险向我而来,却是你先有感觉?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马丁露出一个微笑,笑得李察毛骨悚然:“因为我们俩的命运,正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我能理解为,这是你又想要杀了我的开场白吗?”李察毫不客气。

    “我杀了你,不就是交错命运的证明吗?”

    “但我对和你命运交错毫无兴趣!你要是想杀我,倒是可以来试试,现在也行,以后也行!”

    圣马丁居然连连点头:“放心,我会的!”

    李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倒是觉得,现在在这里把你给宰了,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圣马丁笑得光辉灿烂:“你杀不了我。”

    李察眼中泛起一层危险的蓝色,声音却异常平静地说:“试试或许就知道了。”

    “试也不会试的。因为你麻烦还很多,比如”

    马丁一句话还没说完,李察怀中突然发出喀嚓一声轻响!李察顿时脸色大变,平静地看了马丁一眼,站了起来,说:“我得先走了,你记得让人把光明礼赞的钱送过来。”

    “放心,我在这方面的信誉一向完美。不过刚才是什么声音,是什么东西碎了吗?”

    面对一脸疑惑和好奇的马丁,李察只是说:“你听错了。”

    片刻之后,李察就消失在王都的超远程传送阵中。

    圣马丁站在传送阵前,脸上所有的表情全都消失了,而传送阵中的余光照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却留下大片阴影。

    许久,马丁才转身,对身后一名圣武士吩咐道:“去华文大主教那里。”

    这名圣武士显然是马丁的心腹,闻言说:“马丁殿下,现在还没有等到您说的时机呢。现在去找华文,会不会稍早了一点?”

    马丁叹了口气,说:“时机没有等到,但危机已经先来了。我们没有时间再等,现在是找那个老家伙摊牌的时候了。”

    圣武士一躬身,就随着马丁一路远去。

    李察一路传送,直到回到浮岛,在自己的书房中坐下,这才从怀中取出了末日印记。

    此时此刻,末日印记的水晶外壳上竟然多了一条裂纹!而水晶内封存的金属则转为一个狰狞的机械,两根黑洞洞的管口正对着李察。

    李察正在大规模生产雷神,自然知道这两根管口中可能会喷出什么。他慢慢转动末日印记,机械的两根枪口也随之转动,始终对准李察。

    如果说一开始末日印记中生成的金属是一个无意识的机械,那么现在它就有了意识,也有了灵魂!

    李察一下就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收割者已经来了!

    他已经无瑕去置疑为什么收割者会来得这么快,只是想到过去这段时间在尝试解析末日印记时候,看到的那数以万计的恐怖战争机械,李察忽然间全身发冷,竟然有些动弹不得的感觉!

    那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