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首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另一名将军问:“飞蜉什么时候会到?北边冷岩王国的道路已经彻底被雪封了,我们在那边的两千人撤不回来。”

    刚德皱眉,和分脑沟通了一会,脸色稍微好了些,说:“今天傍晚两只飞蜉就会抵达冷岩王国,然后在三天内会有十只陆续到达,足够把他们全撤回来了。”

    一名同样光头的将军问:“大人,您说的那个前所未见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他们真有那么厉害吗?”

    刚德一瞪眼,怒道:“前所未见,那当然是连我也没看到过。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只要知道他们很厉害就行了,我们需要先撤回铁三角帝国,在那里组织防线!”

    早餐吃罢,将军们各自离去。

    现在时间紧迫,再过两天,就是军团直属部队撤离的时间了。北方军团在这里驻扎了三年,哪里是说一声走就能撤得走的。每个将军都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

    深红王国的军团一向补给充足,光是各项盔甲武器以及补给物资的打包装车,就是极为繁重的工作。而飞蛹和飞蜉都被派去把分散驻守在各国的战士接回来。

    李察一向秉承人比装备更重要的理念,所以在运力不足的情况下,飞蜉将优先运送战士。许多物资不得不抛弃。

    就这样,又一天在紧张和压抑中度过。

    若从空中俯瞰,灰色的海象一只庞大无匹的怪兽,正用力拍打着海岸。而在积雪覆盖的大地上,十余支军队已经启程,他们在雪白大地上行走着,象一队队不知疲倦的黑蚂蚁。

    当早上刚德再一次醒来时,又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窗外的天更加阴沉,明明快到中午,却还黑得好象是夜一样。风在呼啸着,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看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暴风雪降临。

    “这见鬼的天气!”刚德骂了一句,然后叫亲兵进来帮助自己披甲。这套传奇级别的盔甲确实防御力惊人,但穿戴起来也麻烦,而且它的头盔让刚德觉得怎么戴都不舒服。

    下午就是军团本部撤离的时间了,最远的冷岩王国驻军一部分已经上了飞蜉,正在向本部飞来。他们将会在本部用剩余物资进行补给,然后再沿着本部的行军路线撤离,并在中途和本部汇合。

    按理说,这样的天气什么样的军队都难以行动,就是母巢创造的骑士们也会大幅放缓速度。空中寒风太大时,飞蜉、飞蛹这类单位也会受到影响。惟一可以行动自如的,就是拥有空间力量的星蛹。但星蛹只有一只,除此之外,刚德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军队能够在这样的气候下活动。按理说,他不应该担心会受到攻击。

    可是刚德就是坐立不安。

    他披挂整齐,大步走出已经搬空的堡垒。此刻本部的军团已经集结完毕,所有能够带走的物资都已装车,就等刚德一声令下即可撤离。

    将军们都站在魔骑旁,等待着刚德的命令。

    刚德最后扫了一眼自己的军队,对军容颇为满意。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信息突然从分脑处传来,运送冷岩王国驻军的飞蜉遭到攻击!

    刹那间,刚德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不管是侦骑遭到攻击,还是军队受到攻击,都不会让他如此惊惧。然而现在是飞蜉遭到攻击!

    飞蜉是在几百米高空中飞行,几乎是贴着云层行动,在风雪天气下一般地面上十二级的弓箭手都攻击不到这个高度。而且在东海诸国,谁都知道飞蜉是深红王国标志姓的兵种,一旦攻击飞蜉,就等同于和深红王国宣战。

    就凭法罗本土这区区几个圣域强者,也想和强者云集的深红王国开战?刚德自己就能把他们全砍了。

    现在攻击飞蜉的显然就是收割者,他们终于来了!而收割者能够攻击到飞蜉,说明也有空中部队,那么在地面行进时北方军团很有可能被追上。

    刚德迅速冷静下来,向分脑问道:“救得回来吗?”

    分脑回答:“对方已确认是收割者,不建议救援。另外在途中的飞蜉已经返回。”

    刚德深吸了一口气,说:“那通知冷岩王[***]团,原地驻守,尽量坚持!”

    “是,刚德大人。”分脑也不再是过去机械式的回答。这是母巢补完了灵魂后的变化。

    刚德随即转身,对将军们吼道:“准备出发,戒备行军,弓箭手和构装骑士作战斗准备。行军目标低吼峡谷!”

    将军们都一脸诧异,低吼峡谷是必经之地,但原本只是今天预定行军距离的中间点。戒备行军是行将遇敌的节奏,难道敌人们已经快要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应该在城堡中驻守才是道理。

    但刚德怒吼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发?!”

    上万人的大军离开了城堡,滚滚而行,向低吼峡谷走去。

    此时此刻,在靠近海岸的地域,一场规模不大但却激烈的战斗正在进行。

    飞蜉挪动着庞大的身躯,正向地面降去。但是它的轨迹歪歪扭扭,更象是行将坠落。在飞蜉周围,几架金属战机正环绕着它高速飞行,不时射出道道光束,靠近时偶尔也会轰出几发金属弹丸。更远处,更多的小型战机也在飞舞着,时时向飞蜉射出一道细细的光束。

    飞蜉上已经破损处处,大量白色蒸汽不断从破洞中漏出。尽管伤口上皮肉蠕动,不断分泌出黄色的粘液,试图修补破口,但是那些金属战机每一道光束轰来,都会在飞蜉身体上重新开一个伤口。而它们逼近时轰出的金属弹丸,更是威力巨大,实打实中一下就可以在飞蜉身上轰出数米见方的巨洞!

    重伤的飞蜉坠落的速度明显加快,轰的一声摔在大地上。在飞蜉下方,几百名战士异常狼狈地奔了出来。他们训练有素,立刻试图集结,以盾牌保护自己。

    空中数十架只有悬崖鹰大小的小型战机呼啸而下,不断射出光束,轰向地面上的战士。光束有可怕的杀伤力,在盾牌表面稍一停留,就可以熔穿盾牌,然后射在战士们身上。

    皮甲对光束的抵抗力更弱,转眼之间就被光束熔穿。一个个战士惨叫着倒了下去,转眼间伤亡就过百。

    一名强壮军官大声吼叫:“晃动你们的盾牌,不要站在原地死守!动起来,都动起来,不要让那该死的魔法在你们身上停留!谁手里有弓箭,给我把那些该死的东西射几个下来!”

    战士们立刻按照命令开始奔跑,并且不断晃动盾牌。这下效果明显,第二波攻击中大多战士都是只伤不死。然后还有几支长箭射上了天空,其中只有一支命中。

    军官刚刚一声叫好,随即脸色就阴沉下来。那枝附加了斗气的利箭居然只射进去一点!被击中的战机晃了晃,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盘旋攻击。

    缺乏反击手段的战士只能被动挨打,一名名战士不断倒下。那名军官顿时眼睛都红了,他抓起一根短矛,在怒吼声中掷了出去!这根蕴含了他全部力量的短矛如电般激射上天空,轰在一架微型战机上!

    轰的一声,短矛在斗气的作用下炸得粉碎,那架微型战机终于冒出火花,摇晃着坠向地面。军官的这一击顿时吸引了天空中那几架小型战机的注意,其中一架呼啸着俯冲下来,机身下的炮口红光一闪,一枚金属弹丸就如闪电般轰向军官!

    军官头发都竖起来了,他一声狂吼,勉强抓过一面盾牌挡住了自己!

    轰的一声,战场上腾起一团火光,军官已经不见踪影。随后一只紧握着盾牌握把的断手从空中坠落,摔在地上。

    这是那名军官留下的惟一痕迹。

    转眼之间几百名战士都变成了尸体,而飞蜉也瘫倒在地,再也不动了。即使有母巢造物的强悍生命力,它也无力承受如此众多的伤害。

    收割者的战机在战场上空徘徊,片刻后几架颇为笨重的飞行器飞来,投入上百只机械甲虫。这些甲虫即刻开始切割分解飞蜉和战士们的尸体。它们将衣甲和血肉完美分离,就象一个个手法最精湛的杀手。

    血肉被压缩成一个个方块,然后装载到那些足有十余米长的运输飞船上。装满一船后,运输飞船就会飞向北方。

    此时此刻,刚德策动魔骑,跟随大军缓缓行进。他已经下令让附近的军队前来汇合。现在看来,跑是肯定跑不过收割者了,仓皇逃命的话只有被分流追杀全歼,还不如不疾不徐地撤退,实在逃不掉了就集中兵力狠狠地打一场。

    刚德摸了摸座骑屁股左侧挂着的大斧,又摸了摸右侧上一排七根掷矛,心中顿时踏实了很多。自从知道收割者出现的是空中部队后,刚德就下令把仓库里所有的弓箭和掷矛都带上了。

    此刻在蓝水绿洲城内,李察站在作战室内,面对着法罗地图,面色严峻。

    远方的分脑已经把最新遭遇战的战报传送过来。结果很糟糕,李察损失了一只飞蜉,并且战死了三百名精锐战士,而战果只是击落了一架收割者的战机,这还是那名十四级军官全力爆发后的结果。

    惟一让李察感到有些安慰的是收割者出现的规模好象也不算很大。

    PS:今天到此为止了,大家晚安。